繆思公告
Pinkoi 被謀殺的城市 愛與黑暗的故事
★任何問題來信,歡迎寄到:m.muses@bookrep.com.tw
★想知道近來出了哪些書?近期出版新書箱

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閱讀地海,寄回函,來抽獎!』抽獎名單揭曉! 


非常感謝熱情參與活動的讀者,得獎名單已經出爐了。
在此,恭喜所有獲獎的讀者,抽獎贈品將於兩周內寄送完畢。
希望大家繼續支持繆思的出版品與活動,謝謝!



得獎名單如下~



















































































































































































巫師獎



 



朱美賢



 



李建輝



 



林姿蓉



 



桂曉芸



 



鄭宇超



 



古墓獎



 



徐紓婷



 



陳慧瑜



 



傅聖芬



 



楊慎絢



 



鍾夕傑



 



彼岸獎



 



陳俐云



 



馮浩



 



楊曙宇



 



楊曙澤



 



謝怡暄



 



孤雛獎



 



王景德



郭淑芬



趙梓倫



邱柏翰



陳姵陵



王翔昱



陳月玲



劉坤松



李盈昌



劉家瑜



吳姿嫺



陳以翔



蔡宏杰



杜逸倫



曾玲貞



何俊慶



夏明仁



蔡宜純



張青萸



郭芸瑄



吳盈瑩



陳律宇



鄭依秦



郭張市



黃雅姿



地海獎





江孟儒



張由美



曾文玲



 



吳佩蓉



張芷琳



游恩惠



 



吳欣純



張家銘



JING WANG



 





李昱



張凱涵



楊聿寧



 



杜逸華



張馨文



楊承逸



 



林建甫



郭家寶



楊寬盛



 



林湘婷



陳品戎



蔡淑媛



 



王瑋蔞



陳美儷



吳孟葶



 



施舜耘



陳淑霞



鄭皓元



 



洪任邦



陳靖洳



王珮庭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1984年軌跡奇幻獎 
紐約時報連續3月暢銷書 
軌跡雜誌連續5年Top 5暢銷書

中央大學英文系副教授白瑞梅Amie Parry專文推薦


摩根與桂妮薇,
亞瑟同母異父的姐姐與摯愛的妻子
卻展開了一場兩個女人的戰爭,
牽動著德魯伊與基督信仰的爭戰。
英格蘭的命運從此不同......



書系:奇幻館 
原文:The High Queen(THE MIST OF AVALON )
作者:
瑪麗安.紀默.布蕾利
 
譯者:李淑珺
 
ISBN:978-986-7399-65-6 
內文頁數:366頁 定價:320元

應當繼承亞法隆女王之位的摩根卻自我放逐,逃離亞法隆,到亞瑟的宮廷服侍王后桂妮薇。她與桂妮薇在信仰上的強烈對立、她鍾愛的藍斯洛與桂妮薇之間的情愫、她與亞瑟的微妙關係--以及她對亞法隆信念的動搖,全都編織入命運的絲線中,逐漸將亞瑟的治國理念拉離了亞法隆的掌控……

摩根與桂妮薇,這兩名影響亞瑟王最深的女性,會如何左右英格蘭的命運?


本書細膩而深刻地描繪出亞瑟王傳奇背後,看似隱晦不明的女性角色,卻是影響亞瑟王傳奇建立與顛覆的重要推手。女性不再只是妝點亞瑟王傳奇的美麗花瓶。

作者簡介/
瑪麗安.紀默.布蕾利Marion Zimmer Bradley, 1930-1999),美國作家。生於紐約,在一九六一年初版她的第一本小說《穿越空間之門》(The Door Through Space),開啟了她傑出的寫作初版生涯。在接下來的一年,她寫出了膾炙人口《黑暗星球》(Darkover)系列的第一本書──《亞東尼斯之劍》(Sword of Aldones)。並很快地入圍科幻文學界最重要的獎項之一「雨果獎」。之後,她的作品《禁塔》(Forbidden Tower)也同樣被提名「雨果獎」;而另一部作品《赫斯圖的遺產》(Heritage of Hastur)則被提名為地位崇高的「星雲獎」。
《亞法隆迷霧》是布蕾利最成功的一部長篇小說,在一九八四年贏得美國「軌跡雜誌最佳奇幻小說獎」,並蟬聯《軌跡雜誌》暢銷書排行榜前五名達數年之久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摩根說…… 
我這一生中,曾有許多不同的稱謂:姊妹、愛人、女祭司、女智者、王后。但此刻,我的確已成為女智者,而有些事也到了該公諸於世的時候。當然,如果理智地看,我想最後依舊會是基督徒的說法流傳。眾神靈的世界已離基督徒掌權的世界愈來愈遠。我無意埋怨基督,我不滿的是他的修士。他們說大女神是惡魔,說她從不曾擁有統御世界的力量,頂多承認她的力量是撒旦的力量,要不就將她罩上拿撒勒聖女的藍袍[注1](雖然拿撒勒聖女確實也自有其力量)還說她一直維持著處子之身。但是處子怎麼可能了解人類的憂傷與苦痛?




        但此刻,當世界已經改變,亞瑟──我的兄弟、我的愛人,昔日之王與明日之王──已在亞法隆聖島上死去(凡人說是沈睡),我必須在白耶穌[注2]的修士嘗試用一堆聖人和傳說掩蓋這一切之前,說出這個故事。   


        因為,就如我所言,這個世界已經改變。過去旅人只要有足夠的意志,知道幾個祕密,乘上駁船往夏海航行,最後到達的地方不是僧侶雲集的格拉斯頓柏利,而是亞法隆聖島;因為當時兩個世界之間的大門就在薄霧中漂蕩,隨著旅人的思緒與意志開啟。在我們的時代,飽學之士都知道這個偉大的祕密:身周的世界是由思想決定,日日不同。 
        如今基督教的修士認為這侵犯了他們上帝的權力,因為上帝一舉創造了世界,世界便從此不再改變。於是他們關閉了相通的大門(其實這些門也從來不曾存在,僅存於人心),小徑從此也唯通僧侶之島。他們用教堂鐘聲一路防護,驅趕隱藏在黑暗中另一個世界的一切想法。他們還說那個世界即使存在,也是撒旦的領土,地獄的門口,甚至地獄本身。 
        我不知道他們的上帝是否創造了什麼。儘管關於我的故事那麼說,但其實我從不清楚他們的修士在做些什麼,也不曾穿過那些被奴役修女的黑色長袍。或許是因為我一直穿著深色長袍,如大地之母偽裝成女智者時一樣,因此我剛去亞瑟在卡美洛的宮廷時,那裡的人會選擇這樣看待我,但我也始終未曾告知真相。其實,在亞瑟的治世瀕臨結束時,揭露真相可能極為危險,因此我不得不俯就權宜之計。我偉大的女王,湖之聖女薇薇安,絕對不會這麼做。她曾是亞瑟除我之外最好的朋友,同樣也是除了我之外,亞瑟最黑暗的敵人。 
        但是紛爭已經結束,在亞瑟垂死之際,我終於能夠不再視他為我的敵人,我的女神的敵人,而只是我的弟弟,一個需要母神幫助的垂死之人,跟所有人最終的結局一樣。連修士都知道這一點,因此藍袍的永恆處女馬利亞也成為世人臨終時的世界之母。 
        於是亞瑟終於將頭枕在我的膝上,在我身上不再看到姊妹、愛人或敵人,只有女智者、女祭司和湖之聖女。然後他歇息在大地之母的胸膛。他由此而生,最後也如所有人一樣,註定回到她身邊。我引導乘載他的駁船,不是前往僧侶之島,而是前往真正的聖島亞法隆,位在我們的世界之後的黑暗世界裡,如今除我之外幾無人能達。此時他說出自己多麼悔恨曾讓敵意阻擋在我們之間。 
        講述這個故事時,我有時會講到發生在從前,當時我還太年幼而無法理解的事,或我不在場時發生的事,或許聽眾會散去,說:這是她在施展魔法。但我一直擁有預見的天賦,也能看穿人心,而那段漫長的時間裡,我與人們非常親近,所以我不時會經由不同的方式得知他們的思緒,因此我將依據我所知講出這個故事。
        因為有一天,修士也會依據他們所知講述同一個故事。或許從這兩者之間能透露出一點真理的微光。
        因為那些認定只有一個上帝、只有一個真相的修士,並不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世界上沒有所謂真實的故事。真理有許多樣貌,就像通往亞法隆的古道,它會不會迎接你,你最後抵達的是永恆的聖島,還是落入修士的鐘聲、死亡、撒旦、地獄和天譴中,都看你的意志、你的想法而定……但或許我所言對他們不太公平,連視修士袍如毒蛇避之唯恐不及,有充分理由對他們厭惡不已的湖之聖女,有一次也斥責我不該說他們上帝的壞話。
        「所有的神都是同一位神,」她曾對我說,如同她先前曾說過無數次,如同我也曾對我帶領的新人說過無數次,以及追隨在我之後的每位女祭司都會說,「所有女神都是同一位女神,啟蒙者只有一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真理,神就在妳的真理當中。」
        所以,或許,真理就在通往僧侶之島格拉斯頓柏利的小徑,和永遠失落在夏海濃霧中通往亞法隆的途徑之間蜿蜒曲折。
        但這就是我的真理,我,摩根,就是告訴你這些事的人,也就是後世所稱的摩根勒菲[注3]。

1 拿撒勒是耶穌基督的故鄉,因此基督的母親聖母馬利亞也被基督徒尊稱為「拿撒勒聖女」。 
2 基督教剛傳入北歐的時期,改信基督的信徒在受洗後頭一週必須穿著白袍,所謂「白耶穌」的稱呼可能由此而來。 
3 本書中的摩根(Morgaine)與一般亞瑟王傳奇中的摩根(Morgan)拼字略有不同。摩根勒菲(Morgan le Fay),意思是仙靈的摩根。



奇幻館 
原文:Mistress of Magic (THE MIST OF AVALON I) 
作者:
瑪麗安.紀默.布蕾利
 
譯者:李淑珺
 
ISBN:978-986-7399-64-9 
內文頁數:400頁 定價:360元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為阿格凡爵士拿香料甜酒過來的見習騎士從迴廊門走進來。他以誇張的宮廷禮鞠了兩次躬(這是騎士修行過程中,見習騎士成為候補騎士之前應行的禮儀),然後高聲道:「加文爵士、加赫里斯爵士、加瑞斯爵士到。」


        那三個兄弟跟在他身後,喧鬧地談論著戶外活動和各自近況。所以現在整族都到齊了。除了莫桀之外,他們都有妻子,不過被塞在某個地方,沒人見過,而這群兄弟彼此也闊別已久。他們聚在一起的時候,會做些很孩子氣的事,這些事還滿有趣的,不至引人反感。或許在亞瑟的故事裡,所有戰士都帶有某種孩子氣──如果單純坦率和孩子氣是同義詞。


  家族之長加文領頭走來,一隻隼停在他的拳頭上,身上還披著不成熟的羽毛。如今,這個體格結實的傢伙滿頭的紅髮中已然出現白髮,耳上毛髮則是雪貂般的顏色,帶點黃,很快就會轉白。加赫里斯看起來很像他,或者說,至少他是眾兄弟中和他最相像的,只不過他是個比較溫和的複製品,頭髮沒那麼紅、身體沒那麼強壯、體格沒那麼魁梧、個性沒那麼頑固。事實上,他還有點傻。加瑞斯是純正奧克尼血統的所有兄弟當中年紀最小的,身上還保留著青春的蹤跡。他走起路來一跳一跳的,彷彿正享受著生命的愉悅。


  「嘖!」加文粗啞的聲音在門邊響起。「已經在喝酒了嗎?」他仍保有外島口音,拒絕說純正英語,不過他已經沒再用蓋爾語思考了。雖然有違自身的意志,他的英語還是進步了。他愈來愈老了。


  「這個嘛,加文,是啊。」
  阿格凡知道有人不贊成他這番午前小酌,於是有禮地問道:「你今天好嗎?」


  「不壞。」


  「今天很棒,」加瑞斯說:「我們帶她去和藍斯洛的候隼[1]一起做高空獵擊,她真的很伶俐,我從沒想過,她沒有袋狐[2]也辦得到!加文把她調教得很好,沒有半點猶豫地往下撲,就好像她一直以來的目標就是那隻蒼鷺似的。她先漂亮地繞著白堡旁新堆的乾草飛了一圈,之後就在朝聖路上加尼斯側搶到他的上方。她……


  加文發現莫桀故意打起呵欠來,於是說:「你可以把你那口氣省下來。」


  「真是一趟好飛行。」他下了一個不甚有說服力的結論。「既然她有能耐抓到獵物,我們應該給她起個名字。」


  「你都怎麼叫她?」他們紆尊降貴地問道。


  「既然她是從藍迪來的,以藍斯洛來為她命名會是個不錯的主意。我們可以叫她藍斯洛妲之類的。她會是隻一等一的遊隼。」


  阿格凡瞇著眼看加瑞斯,緩緩說:「那你最好叫她桂妮。」


  加文從中庭走了回來,他剛把那隻遊隼放在她的棲木上。


  「別說了。」他說。


  「如果我說的不是事實,那我道歉。」


  「我不管那是不是事實。我要說的是,你要管住你的嘴。」


  「加文真是位『英勇的騎士』,」莫桀對著空氣說:「如果誰說了什麼不好的話,就會惹上大麻煩。你看,他真強壯──而且,他在模仿偉大的藍斯洛爵士。」


  那名紅髮男子威嚴地轉向他。


  「我不算是很強壯,兄弟,而且我不打算利用這點優勢。我只想要我的人民表現正派。」


  「當然,」阿格凡說:「和國王的妻子睡覺是正派的表現,還有,即便國王的家族擊垮我們的家族、讓我們的母親懷了孩子、又想把他淹死,都算是正派。」


  加赫里斯抗議:「亞瑟一直都對我們很好。拜託,不要再發這些牢騷了。」


  「那是因為他怕我們。」


  「我不明白亞瑟幹嘛要怕我們,」加瑞斯說:「藍斯洛可是站在他那邊的,我們都知道他是全世界最好的騎士,可以擊敗任何人。不是嗎,加文?」


  「就我個人而言,我不想談這件事。」


  加文的高傲口氣激怒了莫桀,他突然對他們爆發。


  「很好,但我想談。在長矛比試上,我可能是個差勁的騎士,不過我有勇氣為我的家族和權益挺身而出。我可不是偽君子。這宮廷裡的每個人都知道王后和最高司令官是一對愛侶。我們應該做純潔的騎士,要保護貴婦人,但是除了那個所謂的聖杯,所有人都對其他事三緘其口。阿格凡和我決定現在就去找亞瑟,當著整個宮廷的面,親口問他王后和藍斯洛的事。」


  「莫桀,」氏族首領高聲說:「你不能做這種事!這是有罪的!」


  「他會的,」阿格凡說:「而且我會和他一起去。」


  加瑞斯仍沈浸在痛苦與吃驚的情緒中。


  「但他們是認真的。」他斷然說出這句話。


  那陣訝異平息之後,加文率先採取行動。


  「阿格凡,我是一族之首,我禁止你這麼做。」


  「你禁止我這麼做。」


  「沒錯,我禁止你這麼做。因為如果你這麼做,你就成了個可悲的笨蛋。」


  「老實的加文認為,」莫桀下評論:「你是個可悲的笨蛋。」


  這回,那個高大的傢伙像馬一般驚跳起來,轉向他。


  「我沒那麼說!」他咆哮道:「你以為你是個駝子我就不會揍你,所以你占我便宜。要是你再嘲笑我,我一定揍你,瘋子。」


  莫桀聽見自己的聲音在說話,口氣冰冷,似乎是從他耳後傳來。


  「加文,你真是嚇壞我了。你居然能說出有見地的話來呢。」


  當那個巨人朝他走來的時候,同樣的聲音又說:「來啊,打我啊。這樣就可以表現你的勇氣。」


  「噢,住口,莫桀,」加瑞斯懇求:「一下子就好,你能不能別這樣找人麻煩?」


  「如果你們不蠻橫,」阿格凡插嘴道:「莫桀才不會像你說的那樣,找人麻煩。」


  加文像新式大砲般爆發。他轉身背離莫桀,像隻中了圈套的公牛,對他倆咆哮起來。


  「我的靈魂一定是給了魔鬼。你們不能安靜、不能離開嗎?我們這個家族就是沒辦法有點安寧嗎?以上帝之名,別搞這些陰謀詭計,忘了這些藍斯洛爵士的愚蠢閒話吧。」


  「這不愚蠢,」莫桀說:「我們也不會忘記。」


  他站了起來。


  「那麼,阿格凡,」他問:「我們去找國王吧?還有誰要一起來?」


  加文擋在他們身前。


  「莫桀,你不能去。」


  「有誰要阻止我嗎?」


  「我。」


  「真勇敢啊。」那冰一般的聲音說,它仍然是從空中某處傳來。隨後,這個駝子移動腳步想要通過。


  加文伸出那隻指背上長著金色毛髮的紅色大手,將他推了回去,在此同時,阿格凡也伸出那隻長著肥胖手指的白色手掌,按在他的劍柄上。


  「別動,加文。我有劍。」


  「你是有劍,」加瑞斯大叫:「你這惡魔!」


  這個小弟發現自己的生命赫然落入一種模式。他們被謀殺的母親、那隻獨角獸、眼前這名正在拔劍的男人,和某個在儲藏室裡讓短劍閃耀出光芒的孩子:這些事讓他哭了出來。


  「好了,加瑞斯,」阿格凡吼道,臉色白得像張床單。「我知道你的意思,我現在就拔劍。」


  情況已然失控:他們的動作變得像木偶一樣,彷彿這些事以前都發生過──也確實發生過。加文一見到劍,就盲目地暴怒起來,他轉身背對莫桀,嘴裡迸出一連串字眼,並且拔出他一直帶在身邊的獵刀,朝阿格凡逼近──這些是同時發生的。那個胖子像是被兄長的怒火逼得採取守勢,在他面前往後退卻,用顫抖的手握住身前的劍柄。


  「喂,我漂亮的小屠夫,」加文吼道:「你很清楚他是什麼意思。我們得向自家兄弟拔劍相向,因為你從來也沒饒過那些手無寸鐵的人。我用裹屍布詛咒你!拿起你的劍啊,老兄!拿起來!你是什麼意思?殺了母親還不夠嗎?該死的,你要嘛放下劍,要嘛就拿出勇氣來戰啊!阿格凡……


  莫桀拿著他自己的匕首,悄悄溜到他身後。剎那間,刀光在陰影中閃動,那隻鴞的眼睛反射出光芒;在此同時,加瑞斯跳上去阻止。他抓住莫桀的手腕,大叫:「夠了!加赫里斯!把其他人看好。」


  「阿格凡,把劍拿起來!加文,別管他了!」


  「走開!我自己可以教訓這隻狗!」


  「阿格凡,快點把劍放下,不然他會殺了你。快點啊,老兄。別傻了。加文,別管他了。他不是認真的。加文!阿格凡!」


  不過阿格凡給了這位家族之長無力的一劍,而加文輕蔑地用刀將這一劍打偏。現在,這個鬢髮已白的高壯老人衝上前來,將他環腰釘在原地。阿格凡向後一倒,跨過放著香料甜酒的桌子,他的劍便鏗啷地掉在地上,加文就壓在他身上。刀子惡毒地舉起,想完成任務,但是加赫里斯從後面抓住了刀。整個場面有一股戲劇性的靜默,所有人都一動也不動。加瑞斯抓著莫桀。阿格凡用那隻還能自由活動的手遮住眼睛,想躲開那把刀。加赫里斯則抓著那隻復仇之手,讓它懸在半空中。


  就在這難分難解的時候,迴廊的門再次打開,那位彬彬有禮的見習騎士如同先前那般不帶感情地宣告:「國王陛下駕到!」


  所有人都放鬆下來。他們放開自己原先抓著的東西,開始移動。阿格凡喘著氣坐起來,加文轉身背對他,抬起一隻手遮臉。


  「上帝哪!」他低語道:「但願我沒有這種病態的怒火!」


  國王已經來到門口。


  他進門,這個長久以來都盡其所能把事情做到最好的沉靜老人來了,看起來顯然比實際年齡要老上許多。他高貴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眼前的情景,然後跨越迴廊,溫柔地親吻莫桀,並對他們所有人微笑。


 

 



 


 

 



 


1 候隼(Passager),此指在遷徙途中被捕獲的遊隼。


2 袋狐bagman, bagfox),是一種裝在袋子裡,之後放到獵場給狗追的狐狸

 
奇幻館
原文:
The Candle in the Wind (Once and Future King Ⅵ)
作者:
作者:
懷特T. H. White
譯者:譚光磊+
簡怡君
ISBN:978-986-7399-66-3
內文頁數:256頁定價:220元
內文頁數:256頁定價:220元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莫桀:我想當好人。
摩根:你去跟梅林說啊,看他讓不讓你當。
莫桀:那你是要我死嘍。
摩根:對不起,我是魔女。













--
顯示為編輯進入趕稿地獄108層之精神崩潰狀態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石中劍、亞瑟王、梅林與圓桌武士,如何成為歐洲文化的基石?

騎士風範與基督教信仰,如何打造英格蘭民族精神?
當代亞瑟王傳奇經典小說「
永恆之王」與「亞法隆迷霧」,帶您探索這神祕迷人的英雄君王浪漫傳說真相!

96/04/27(五) 20:00~21:00 誠品書店台大店

主講:徐慶雯(繆思出版總編輯

主辦單位:繆思出版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石中劍、亞瑟王、梅林與圓桌武士,如何成為歐洲文化的基石?

騎士風範與基督教信仰,如何打造英格蘭民族精神?
當代亞瑟王傳奇經典小說「
永恆之王」與「亞法隆迷霧」,帶您探索這神祕迷人的英雄君王浪漫傳說真相!

96/04/14(六) 15:00~16:00 誠品書店中友店

主講:徐慶雯(繆思出版總編輯

主辦單位:繆思出版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瑞梅Amie Parry
中央大學英文系副教授 


  對我而言,在我的修正主義(較好的說法是再建構主義)版本中,「女性性格發展」的關鍵就是這點而已。現代女性已經被灌輸了大量敘述男性闖天下立功勞、女性在旁觀賞傾慕卻從不涉入的神話/傳說/英雄故事。我認為,將摩根與聖湖女王重建成真實完整的事件主導者,在今日女性宗教與心理之發展意義重大。我強烈感到這曾是真正的宗教經驗。



         約在我開始著手摩根勒菲的故事(即日後的「亞法隆迷霧」)時,一項歷時多年的宗教研究最後讓我接受一所諾斯替派(Gnostic)天主教會授任神職。小說問世後,許多女性來求教於我。她們意識到女神存在,這點開展了她們的宗教悟性,因此她們詢問這是否能與基督信仰並行。我的確非常強烈感到,兩者不僅能並行,也必須並行。就如摩根發現遭基督教會驅逐的女神默默現身於聖徒與聖母崇拜中,我也認為,對女身神祇的崇拜在其名之下存續了這數百年,而今更將浮現於世。



  ──瑪麗安.紀默.布蕾利〈「亞法隆」觀點〉(Thoughts on Avalon



  


  「亞法隆迷霧」是一部動人且迷人的小說,從摩根勒菲這位遭受非議的反派人物與桂妮薇、薇薇安(聖湖女王)、伊格蓮、妮姆等女性人物的觀點,對亞瑟王傳說進行深入、「修正主義」觀點的重述,以此迭獲讚揚。有關亞瑟王的種種傳說,最早是透過中世紀法文著作為人熟知,卻以英文改編版本傳布了後續數百年,直到十九世紀前,不無爭議地構成了英語奇幻與神話想像文學的核心。亞瑟王傳說可謂有起源神話的功用,因其敘述了「歷史上」的亞瑟王(推測於西元五、六世紀在位)在羅馬帝國從這塊北方島嶼撤離最後軍力後,從侵擾的撒克遜人與其餘古老歐洲民族手中最後統一了不列顛[1]的故事。直至今日,亞瑟王傳說成了英語文化敘事中深遠長久的存在,這項存在目前更超越了英國的範圍(例如,布蕾利並非唯一重述此故事的美國人);亞瑟王傳說當然也值得以女性主義的脈絡去重述。二十世紀許多版本中,女性人物時而強大、時而聰慧,但幾乎永遠站在敘事行動的邊緣(可與「魔戒」中的女性人物相較)。



  亞瑟王傳說的維多利亞時代版本,以丁尼生的《國王牧歌》(
Idylls of the King)為代表,展現的是女性美德的理想形象,作為典範的那位仕女一生受錮於高塔中,而後犧牲自己的人生只為換得迷人的藍斯洛一瞥。在日後的描述中這類代表並未完全消失,無論是文字還是視覺上。儘管連同丁尼生的作品在內,這些故事並非那麼單面向,而布蕾利在本文開頭的引文中探討的議題,卻在女性展現力量時最為明顯,因為女性力量都表現在嚇懼、謀私、不法勾當與誘惑上。特別是摩根(一般稱為摩根勒菲,意指精靈的摩根),也終於成為亞瑟王朝(亞瑟王與圓桌武士)黑暗、共謀的敵人。隨著故事進展,她往往逐漸危害卡美洛及其象徵,尤其是騎士精神的道德理想,而這正是亞瑟王朝致力建設的目標,根據神話所述,它為動盪亂世帶來秩序、一統與文明。在一些知名的二十世紀版本中,摩根隱藏身分,以便操控毫不猜疑的亞瑟上她的床,因而懷了他的長子,也是他唯一的直系子嗣。大多數的詮釋版本都拿她頂罪,在這齣關於濫用權力(天授君王的權力必須合理運用)的悲劇中擔任一件訊息或一項警告的象徵。譬如,這場悲劇結果在最終一戰獲證,因為在該戰中,亞瑟與他的獨子莫桀在單挑時殺了彼此。



  然而,一個故事如此複雜,以傳說流言構成、又是對話體情節,這類看法並非唯一可行的理解方式。擁有力量的女性角色並非扁平人物,正因為她們的「黑暗」給了她們複雜與深度。最重要的是,從她們觀點出發的解讀方式(較少見但並非毫不受鼓勵),意味故事本身確實承認一種相對於主流的另類觀點(即便較簡短且非常消極)。重視女性的知識與能力、更多性選擇、前基督信仰或異教信仰,以及目前可名為「另類生活方式」等,這些都是另類觀點。



  「亞法隆迷霧」一項特殊之處是,修正或再建構了亞瑟王傳說,但並不否認女主角的黑暗面,甚至把她視為敵對的角色(在故事中某些部分)。在修正主義方案中一種很典型的傾向是,亟欲拯救一項道德聖戰中的代罪羔羊而未質疑聖戰背後看似合理的價值觀。在這點上,本書並不典型,這也許是它之所以能在三十多年來都攫獲了大眾的想像力的原因。它於一九八二年出版後,在《紐約時報》暢銷書榜上停留很長一段時間,至少有十七國語言版本通行。在二○○一年又改編成TNT電視臺的迷你影集(自然略去了不少情節,因為整部小說有八百多頁),頗受好評。本書並未「漂白」或「聖潔化」摩根,反而擁抱摩根的黑暗神祕面,並以此作為敘事的出發點,甚至讓她的「魔法」帶有「異教主義」特質(一種當代宗教,被聲勢漸長的極右基督教團體斥為惡魔崇拜,不幸地,這種刻板印象也影響了美國社會中較不基進的民眾)。除了遭受誤解,本書並未將摩根描述成其餘人物那樣,比如說,是個貞節純粹的女性基督徒;反而轉向她的歧異,甚至加以放大,從她的性自主(甚至將她描述成雙性傾向)發展支線劇情,更賦予她的「黑暗」明顯的形貌(包括研習魔法與膚色,後者也讓小說蘊含反帝國主義的味道,因為維多利亞時期的亞瑟擁有全不列顛帝國的權力及其繼承的王權)。



  如一般所說,這部小說是寫於新異教的新時代心靈運動興起的時期。異教主義經常是以女神信仰為核心,事實上,本文開頭的引文也用了「意識到女神存在」來提及新異教的自覺。雖然作者從未聲稱自己是任何女巫集會或魔法團體成員,但〈致謝〉顯示了她與該運動許多重要團體與領導者關係親近。略上網路搜尋便可得見,本書廣為新異教社群接納,因該社群的文化敘事脫胎自亞瑟王傳說的某些象徵與敘事框架,例如聖杯神話與格拉斯頓柏利。格拉斯頓柏利是真實的英國地名,有些人(特別是異教信仰者)相信那是聖杯所在地(由亞利馬太的約瑟帶去),也是亞瑟陵墓所在,更是傳奇聖島亞法隆所在處。許多新時代心靈運動的信徒從世界各地來到格拉斯頓柏利朝聖。小說利用了這條脈絡,讓信奉女神的亞法隆恰好存在於信奉基督的格拉斯頓柏利,但安排亞法隆在另一個更為古老、心靈層面的次元空間,因此大多數旅人皆能到達兩塊聖地之一,卻鮮少有人能穿梭兩地。



  若從字面上看這層隱喻,布蕾利便是女祭司之身,能分開迷霧往來亞法隆與格拉斯頓柏利之間。儘管小說(與其後的迷你影集)遭到基督教團體批評,但作者絕非站在反基督信仰的立場-她其實在諾斯替派天主教會擔任神職,也在小說中明白展現冀望調和兩種宗教的心願與努力。或許布蕾利就像摩根,她的爭論不是針對耶穌,而是反對將聖經的教義過度窄化,這點在美國社會卻相當普及,尤其認為其餘宗教都是褻瀆,只有由教會詮釋的基督教才是真正的宗教。在小說開頭,摩根便暗示「沒有所謂真實的故事」,有些版本被視為唯一真相,封殺了其他版本。「但這就是我的真理」,她如是結語,帶入小說正文,呈現一般所知的傳說中遺失的視角。非常諷刺的是,一本如此努力想調和兩種宗教、擁護宗教行為多元性的小說,被批評成基進女性主義/女神信仰的宣傳品。布蕾利想必早已預料到此等批評,並借摩根之口道出她所預期,這段話或許仍是最佳的回應:


  


  因為那些認定只有一個上帝、只有一個真相的修士,並不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世界上沒有所謂真實的故事。真理有許多樣貌,就像通往亞法隆的古道,它會不會迎接你,你最後抵達的是永恆的聖島,還是落入修士的鐘聲、死亡、撒旦、地獄和天譴中,都看你的意志、你的想法而定……




~出自「亞法隆迷霧」中文版序~



 


 



1 亞瑟王傳說的參考書目眾多,其中《新亞瑟王傳說百科全書》(The New Arthurian Encyclopedia, edited by Norris J. Lacy, New York and London: Garland Publishing, Inc.: 1991)內容詳盡完整。一處可信的網路參考資料來源為「The Camelot Project at the University of Rochester: Arthurian Tests, Images, Bibliographies and Basic Information: 。該網址視覺呈現極佳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聆聽古代大地的聲音,
發現英雄事蹟背後的女性力量。

 *1984年軌跡奇幻獎 
 
*紐約時報連續3月暢銷書 
 
*軌跡雜誌連續5年Top 5暢銷書 

奇幻館 
原文:Mistress of Magic (THE MIST OF AVALON I) 
作者:
瑪麗安.紀默.布蕾利 
譯者:李淑珺 
ISBN:978-986-7399-64-9 
內文頁數:400頁 定價:360元




中央大學英文系副教授白瑞梅Amie Parry  專文推薦

「亞法隆迷霧」首部曲《亞法隆女王》,從摩根的成長經歷揭開這個動亂時代的傳奇序幕。德魯伊聖島亞法隆的女兒伊格蓮,先是嫁給信奉基督的康瓦耳公爵,生下摩根,隨後又與不列顛共主烏瑟結為連理,生下亞瑟。但這一切都是亞法隆的計謀嗎?亞法隆對摩根與亞瑟又有何安排?當摩根乘著湖上小舟前往亞法隆,準備成為女祭司時,她並不知道命運之輪正要轉向她無法預期的方向……

作者簡介/
瑪麗安.紀默.布蕾利Marion Zimmer Bradley, 1930-1999),美國作家。生於紐約,在一九六一年初版她的第一本小說《穿越空間之門》(The Door Through Space),開啟了她傑出的寫作初版生涯。在接下來的一年,她寫出了膾炙人口《黑暗星球》(Darkover)系列的第一本書──《亞東尼斯之劍》(Sword of Aldones)。並很快地入圍科幻文學界最重要的獎項之一「雨果獎」。之後,她的作品《禁塔》(Forbidden Tower)也同樣被提名「雨果獎」;而另一部作品《赫斯圖的遺產》(Heritage of Hastur
)則被提名為地位崇高的「星雲獎」。
《亞法隆迷霧》是布蕾利最成功的一部長篇小說,在一九八四年贏得美國「軌跡雜誌最佳奇幻小說獎」,並蟬聯《軌跡雜誌》暢銷書排行榜前五名達數年之久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永恆之王終於全部出完了!(淚)



永恆之王終於全部出完了!(淚)


經過兩個月的奮戰,我們終於將傳聞中永恆之王系列最後兩本《殘缺騎士》、《風中燭》送到讀者手上。


在做書的過程中,小編真一度想為書名算個筆畫,避免取太過不吉祥的名字比較好,像是殘缺、風中燭這種名字……(小小透露一下,接下來還有一本名字帶有「災難」的書呢……)


懷特爺爺在這兩本書,還是秉持他一貫高超的碎碎念本領,藉著亞瑟王的故事大抒己懷(其實有時候真覺得很像齊天大聖裡的唐僧……),外加懷特爺爺知識淵博,四處旁徵博引,常常天外飛來一筆,就得三拜四請孤狗大神(讀者可翻閱風中燭第三章便可見到這集眾人之力的成果)。


在懷特爺爺的強力催眠之下,有時也不免讓小編心生幻覺。雖然讀了這兩本書(即使是其他的亞瑟王文學作品也一樣),或許妳/你偶爾很想掐死桂妮薇,可是亞瑟跟藍斯洛之間,更是讓人起疑。

岔開話題,這個殘缺騎士藍斯洛到底是長得方的還是扁的,到現在還是個謎,因為懷特爺爺的筆下,藍斯洛可是:他的臉就像皇家動物園裡的怪物一般醜陋,他長得像非洲猩猩……。而他的相貌還可能造成他童年的陰影。可是在《亞法隆女王》裡的藍斯洛,可被形容是身形纖瘦、輪廓分明、黝黑而俊美……


話說回來,讀者想必在閱讀《殘缺騎士》時,看到許多令心裡浮出許多問號的句子:


這是亞瑟與藍斯洛初次見面的場景(藍斯洛那時候才十五歲啊……):


……於是他們乘船離開英國,男孩站在船首,始終不肯回頭,怕洩漏自己的感情。其實早在宴席當晚,他便已愛上亞瑟。那位甫戰勝歸來的北方君王,晚餐時滿臉通紅、意氣風發的模樣,深深烙印心頭,隨著他回到法國。


大家都知道,藍斯洛可是亞瑟座下第一騎士,小編可是懷疑背後動機並不單純:


……他想成為全世界最傑出的騎士,這樣一來,亞瑟就會以愛來回報他……


而當藍斯洛知道亞瑟已經娶了桂妮薇,他的反應是:


……十八歲的他將生命獻給了國王,卻只落得遭人遺忘,不啻一大打擊……而所有不平當中,最痛苦的莫過於他為了年長國王的理念摧殘自己的身體,最後卻發現國王的妻子翩然而來,不費吹灰之力就奪走了他的愛。藍斯洛嫉妒桂妮薇,同時又以自己的妒忌為恥……


所以,當藍斯洛第一次看到桂妮薇的反應也就不令人意外啦:


……他只覺得她是個強盜,搶走他的東西,由於強盜盡是虛偽冷酷、工於心計,所以他也認為她虛偽冷酷、工於心計。


而且,其實桂妮薇也察覺到自己橫阻在他和他的朋友之間。而藍斯洛更是將他的嫉妒轉化成漠視她這人的存在。


不過根據小編派駐亞瑟寢室外的狗仔隊指出,某天早上桂妮為對亞瑟提出了更勁爆的指控,不過這段驚人內幕,可得等到亞法隆迷霧系列第三部《鹿王》才能為讀者揭曉啦,就在這邊先賣個關子嘍!

小編腐到不行亂報。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永恆之王」送好禮!

集「永恆之王」四部曲的封底截角印花共四枚,填妥回函,連同四枚印花一起寄回繆思出版,就可參加抽獎!


回函截止日期:96年4月15日,郵戳為憑
得獎公布日期:96年4月30日,名單公布於繆思部落格,另將個別通知得獎者

獎項內容:
卡美洛獎1名→桌上遊戲《圓桌武士》一套
亞瑟王獎1名→桌上遊戲《亞瑟王紙牌版》一套
梅林獎1名→「梅林三部曲」一套
亞法隆獎1名→「亞法隆迷霧」四部曲一套
永恆獎1名→「永恆之王」系列封面複製原畫一套(四幅)
圓桌獎12名→《水晶洞窟》(梅林三部曲I)一本

合辦單位:新天鵝堡
www.swanpanasia.com
                    海豚桌上遊戲網 www.boardgamer.or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石中劍、亞瑟王、梅林與圓桌武士,如何成為歐洲文化的基石?

騎士風範與基督教信仰,如何打造英格蘭民族精神?
當代亞瑟王傳奇經典小說「
永恆之王」與「亞法隆迷霧」,帶您探索這神祕迷人的英雄君王浪漫傳說真相!

96/04/07(六) 15:00~16:00 誠品書店台南店B1書區舞台

96/04/07(六) 20:00~21:00 誠品書店高雄大遠百店17F書區中庭

主講:徐慶雯
(繆思出版總編輯

主辦單位:繆思出版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美國知名童書作家唐娜‧喬‧娜波莉(Donna Jo Napoli)今年三月應童書作家與插畫家協會(SCBWI)邀請即將來台展開兩場公開演講,侃侃而談成為作家的心歷路程,分享寫作的技巧,透過國外作家經驗的分享,讓台灣的讀者與作家對創作有不同的視野。





        唐娜‧喬‧娜波莉擅長以改編童話著名,她的作品《魔法陣》(旗品)、《呼吸》(繆思)、《海妖悲歌》(繆思)曾先後引介至台。《魔法陣》是娜波莉最早的中譯作品,內容改寫自〈糖果屋〉,從過去根本不值一顧的巫婆角度寫起(巫婆也有她的聲音、她的故事?)。《呼吸》則是改寫斑衣吹笛人故事,並且是從那位因跛腳步伐慢、沒跟上其他孩童隊伍、卻倖得生存的小男孩角度著眼,小說中並嘗試解釋當時鬧鼠疫的真正原因。《海妖悲歌》則是從希臘神話當中那群住在海上、以魔音誘引水手迷航撞岩的女妖角度入手。  


 


          由童書作家與插畫家協會(SCBWI)邀請與主辦的這兩場演講中,唐娜‧喬‧娜波莉將與台灣的創作者與讀者一起分享成為一位作家的歷程,經歷了十四年才賣出第一本書這期間支持她繼續創作的動力。在演講中,這位知名的童書作家更會與在座的讀者討論基本的寫作技巧,如善用觀點及人物的方法,娜波莉也將討論一些例證,從語氣的設定到融入角色的態度,乃至於寫作的各樣細節等。

      歡迎所有有興趣的創作者與讀者一起參與分享,詳情請詳見附件。  

主辦單位:童書作家與插畫家協會 www.scbwi.tw               協辦單位:誠品書店 



 


 


唐娜‧喬‧娜波莉Donna Jo Napoli介紹: 
美國青少年兒童文學作家暨語言學家。她在哈佛大學取得數學學士、義大利文學碩士與羅曼語及文學博士,並於多所大學、學院任教,目前是史瓦斯默學院(Swarthmore College)語言學教授,亦曾至澳洲、瑞士、中國大陸、南非等第擔任大學客座教授,學術成果卓著。在文學創作上也成就輝煌,著作屢獲美國童書「金風箏獎」(Golden Kite Award)、希得妮.泰勒書獎(Sydney Taylor Book Award)、卡洛琳.菲爾德榮譽書獎(Carolyn W. Field Honor Book)、肯塔基藍草獎(Kentucky Bluegrass Award)及學校圖書館期刊年度最佳圖書與《出版人週刊》年度選書。她擅長以不同的觀點重新詮釋童話故事,透過她的書寫,「青蛙王子」、「糖果屋」、「美女與野獸」、「傑克與豌豆」、「美人魚」、「斑衣吹笛人」等故事皆有了新的解讀意義。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亞瑟王--英國最偉大的君主,
建立流傳後世的圓桌騎士精神,
亞瑟王傳奇--中古歐洲文學的瑰寶

流傳之廣,僅次於《聖經》和莎士比亞。

風中燭--永恆之王終曲,最後的悲劇!

奇幻館
原文:The Candle in the Wind (Once and Future King Ⅵ)
作者:
懷特T. H. White
譯者:譚光磊+簡怡君
ISBN:978-986-7399-66-3
內文頁數:256頁定價:220元



在莫桀精心布局之下,王后與騎士的祕密戀情,終於在卡美洛宮廷掀起軒然大波。尊貴的王后被控叛國,送上火刑臺,藍斯洛會再次甘冒大不韙挺身拯救她嗎?亞瑟王為維護和平公義而建立法治,為何淪為邪惡操弄的工具?他如何面對摯愛一再背叛的打擊?

亞瑟王與他的私生子莫桀,猶如光與暗般對立。亞瑟王終生悔恨自己過往輕率犯下的罪愆,但儘管他一生奉獻為國,感召多少英雄信奉騎士精神,為和平理想奔走,最終仍無法贖罪嗎?莫桀的心結,在母親摩高絲扭曲的愛與奧克尼一族復仇的怒火推波助瀾下,如何侵蝕亞瑟王無私的愛?將光輝燦爛的卡美洛王朝推向衰亡的這段命運悲劇,又是在多久之前就開始轉動呢?

作者簡介:

特倫斯.韓伯瑞.懷特Terence Hanbury White, 1906-1964),英國作家。生於印度孟買,後回英國定居,專事研究寫作。鄉間生活傳記《吾身屬英格蘭》(England Have My Bones, 1936)一書,奠定了他在文壇的名聲。之後,他投入研究亞瑟王傳奇,因而有「永恆之王」(The Once And Future King)四部曲的誕生,也成為他創作上另一個重要里程碑。 
 
 懷特喜愛隱居鄉間,遠離塵囂。平日除了寫作,便是從事打獵、釣魚等休閒娛樂,也喜歡豢養寵物。1964年他自美國返家時,在航往希臘的船上過世,享年59歲。他除了小說,還留下大量短篇故事和詩。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在男孩看來──而他認為必定有什麼緣由──他的臉就像皇家動物園裡的怪物一般醜陋。他長得像非洲猩猩。



班威克城堡裡,法國男孩看著磨光的壺盔表面,凝視映出的面容。壺盔在陽光下閃現黯淡的金屬亮澤。壺盔幾乎與今日士兵的鋼盔無異,作為鏡子的效果自然有限,可是他也沒別的選擇。他來回翻轉壺盔,希望能從凸面的各種扭曲形象中,得出自己的大致樣貌。他試圖找尋自我,卻畏懼可能找到的結果。 

男孩認為自己出了問題。日後他雖然成為偉人,全世界都臣服腳下,仍終生為此缺陷所困,彷彿知道心底潛藏了什麼,為之羞慚,卻無法理解。我們也毋須試圖理解。既然他寧可將之深藏心中,我們便不應多加探觸。

男孩站在兵器庫裡,四周陳列著各式武器。過去兩個小時裡,他一邊拋擲一對啞鈴──他稱作「秤砣」──一邊唱著既不成調也無歌詞的曲子。他年方十五,剛從英格蘭回國,父親正是協助英格蘭王弭平叛亂的班威克國王班恩。你一定記得,亞瑟有意招募年輕人成為騎士,趁早使他們具備圓桌信念,而他早已在宴席上注意到藍斯洛,因為這孩子不論玩什麼幾乎都是贏家。

藍斯洛猛力舉著啞鈴,發出無言的噪音,心裡想著威武的亞瑟王。他滿心敬愛之意,才會在此舉啞鈴。他將自己和英雄唯一的那次對話銘記在心,隻字未忘。

那時他們正要乘船返回法國,亞瑟與班恩王親吻道別,然後喚住藍斯洛,兩人走到船的一角。班恩艦隊的紋章船帆、忙於纜索的水手、武裝砲塔、弓箭手和鉛白色的海鷗,便成了他們談話的背景。

「藍斯,你過來一下好嗎?」國王說。

「陛下。」

「晚宴時,我注意到你和別人玩遊戲。」

「是的,陛下。」

「你可說是大獲全勝。」

藍斯洛瞇眼看著地面。

「我想找很多精於遊藝的人,一起來協助我實踐理念。這是等我平定全國、成為真正的國王之後要做的事。等你長大以後,不知願不願意幫忙?」

男孩扭扭身子,突然眼神奕奕地看著對方。

「這事和騎士有關,」亞瑟繼續說道,「我打算建立一個騎士組織,就像嘉德勳章[注1]那樣,專門與濫用武力的人作對。你有興趣加入嗎?」

「有的。」

國王仔細打量他,不確知他究竟是欣喜、驚怕,還是純粹出於禮貌。

「你了解我所說的話嗎?」

藍斯洛有些倉皇。

「法文中我們稱之為Fort Mayne[注2],」他解釋道,「家族裡誰的臂力最強,誰就當頭,可以照他的意思胡來。所以我們才說是Fort Mayne。您想要集結一群相信正義而非強權的騎士,終止『強壯的手臂』為亂的情形。是的,我非常想加入。但我得先長大。謝謝您。現在我要說再見了。」

於是他們乘船離開英國,男孩站在船首,始終不肯回頭,怕洩漏自己的感情。其實早在宴席當晚,他便已愛上亞瑟。那位甫戰勝歸來的北方君王,晚餐時滿臉通紅、意氣風發的模樣,深深烙印心頭,隨著他回到法國。

在那雙專注搜尋壺蓋的黑眼睛後頭,是他昨晚做的一個夢。七百年前──如果照馬洛禮的記載,則是一千五百年前──那時的人與現代的精神科醫師一樣,很把夢境當一回事。藍斯洛的夢令他不安,並非因為這個夢潛在的意義,因為他絲毫不知此夢意義何在;而是因為夢使他覺得失落。夢境是這樣的。

藍斯洛和弟弟艾克特.德馬利斯分別坐在椅子上,他們站起身,騎上兩匹馬。藍斯洛說:「出發吧,讓我們去追尋找不到的東西。」於是他們去了。但是有某個人或某種力量朝藍斯洛撲來,把他痛揍一頓,奪去他身上衣物,替他穿上一件滿是繩結的衣服,令他改騎驢子。接著有一座美麗的井,井水清澈至極,為他平生僅見。於是他下了驢子,到井邊喝水,只覺世上美好之事莫過於此。不料他才彎身湊上去,井水便往下沉,直直沉到井底,離他愈來愈遠,碰也碰不到。他因此覺得淒涼,彷彿遭到井水遺棄。

男孩反覆傾斜手中錫蓋,將亞瑟、水井、使他夠格為亞瑟效力的啞鈴,還有肌肉痠疼的臂膀都拋諸腦後,心中卻還有個揮之不去的念頭。這個念頭與金屬蓋上映出的面容有關,與那位於他靈魂深處,使他長成如此容貌的缺陷有關。他從不自欺欺人,深知無論再怎麼轉動頭盔,鏡中映象仍不會改變。他早已決定,等自己長大成人,受封騎士,一定要給自己取個憂悒的稱號。他既是長子,受封騎士只是早晚的事,然而他不願自稱藍斯洛爵士,而要叫做Chevalier Mal Fet,亦即「殘缺騎士」。

在男孩看來──而他認為必定有什麼緣由──他的臉就像皇家動物園裡的怪物一般醜陋。他長得像非洲猩猩。

《殘缺騎士》第一章待續。
1 嘉德勳章(Order of the Garter),為西元一三四八年左右由英王愛德華三世制訂。相傳某次舞會中,索爾斯堡(Salisbury)伯爵夫人不慎掉落襪帶,國王見狀急中生智,撿起襪帶繫於自己膝下,因而替伯爵夫人解圍。嘉德(garter,即襪帶之意)勳章即源自此。 
2 意即「強壯的手臂」(Strong Arm)。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施主們!是《不去會死!》不是《不會去死!》



這是一個新遊戲

步驟一
默念不去會死30秒
步驟二
大聲朗誦不會去死30遍
步驟三
快速合唸不去會死不會去死不會去死不去會死
步驟四
問對方到底是不去會死還是不會去死
呼呼~~~風蕭蕭兮,易水寒,很  , 我知道
話說第一次聽到這書名時可是覺得非常酷,一語道盡最近流行的新名詞「壯遊」,浪跡天涯非去不可心情。
又符合作者搞笑文筆基調。
就在上上下下忙送印之際,某天印刷廠來電鈴~鈴~阿你棉家的不會去死喔......
蝦咪!!!!!我們家不會去死現在是怎樣!?要ㄊㄨㄚˋ堵就對了
捲起一隻手袖子「傢斯傳便便等你」,啊啊!!不是,是不去會死要......  ㄘㄟˊ都快要報警處理了。
幾天後,當我正沉醉在封面一望無際的藍天做白日夢時,小白msn通路朋友傳來~登登登~,畫面浮出你們要不要換書名?不去會死有點恐怖ㄋㄟ!是怎樣,中國人怕鬼,西洋人也怕鬼,嘖嘖!司馬中原叔叔上身,少年仔~有幾多代誌你噯瞭概,這是恐怖行銷好咩!
人生有趣,就靠這種不去會死追求夢想的決心跟勇氣。想賺大錢、功成名就也是啊!
出版後,某大bbs站貼出→大家知道《不去會死!》嗎?我把他看成《不會去死
唉!阿彌陀佛,這也算是引起討論跟注意了。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