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思公告
Pinkoi 被謀殺的城市 愛與黑暗的故事
★任何問題來信,歡迎寄到:m.muses@bookrep.com.tw
★想知道近來出了哪些書?近期出版新書箱

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巴諦魔到底是誰?

他可是無魔不知、無魔不曉,異世界巨靈中的天王巨星!


機智、幽默、強大,無魔能及!


他建造過古城烏魯克、卡納克、布拉格……!


他的智慧啟發了吉迦美什、所羅門、托勒密、浮士德……等人!


他活了五千年,幾乎沒有什麼巨靈能與他媲美!






各位!在此宣布一項天大的好消息!


「巨靈三部曲」中文版的首部曲,即將在台灣上市了!


「巨靈三部曲」絕對是我看過最好笑……等、等一下……(砰!磅!嘎!b---


……抱、抱歉……是最「幽默」、最「睿智」、最「優秀」的奇幻小說。


 


欸,巴諦魔到底是誰?


他可是無魔不知、無魔不曉,異世界巨靈中的天王巨星!


機智、幽默、強大,無魔能及!


別稱:巨靈沙卡、萬能無比的恩戈索、長著銀翎的巨蛇……!


他建造過古城烏魯克、卡納克、布拉格……!


他的智慧啟發了吉迦美什、所羅門、托勒密、浮士德……等人!


他活了五千年,幾乎沒有什麼巨靈能與他媲美!


 


但是他如此淡泊名利,寧願在異世界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


也不願在地球上享受萬人愛戴的巨星待遇。


不過,終究有位厲害的作家(注1),


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挖掘收集了完整詳實的資料,


以四年的時間寫成了最具參考價值、最值得收藏、最受全球矚目的


報導文學經典:「巨靈三部曲」。(注2


這也是至今唯一最完整詳實的巴諦魔傳記!(注3


 


這部精彩連連的作品,忠實記載了巴諦魔的事蹟,


尤其栩栩如生地呈現了他偉大迷人的性格。


有趣的是,傳記並非從數千年前他服侍所……(砰!嘎!鏘!磅!唧!b------


……他啟迪所羅門的著名事蹟開始寫起,


而是選擇與現代讀者最接近的年代,


從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小魔法師納桑尼爾的故事開始,


逐漸將巴諦魔至今為止的偉大成就展現在讀者眼前。


而這位暴躁、臭屁、驕傲自大、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毛頭小子,


恰如其分地襯托了巴諦魔優雅、睿智、深思熟慮的迷人作風。


 


在這次著名的倫敦陰謀事件中,


沒腦袋的納桑尼爾竟然蠻橫地迫使巴諦魔偷取一件古老寶物-撒馬爾罕護符。


這樣寶物是藏在另一個魔法師的家中,


然而機警的巴諦魔發現事有蹊蹺,因而被設計關進倫敦塔飽受折磨。


堅忍不拔的巴諦魔沒有出賣主……主謀納桑尼爾,藉機逃出來……


最後巴諦魔以他過人的智慧,解開了整件陰謀之謎,並且……(注4


 


這麼精彩的作品,理所當然獲得多項大獎肯定,


包括美國號角書獎、英國蘭開郡童書獎、德國青少年小說獎、


創神兒童文學獎、法國幻想大獎、奧地利年輕讀者陪審團童書大獎……


巴諦魔的事蹟更將搬上銀幕。


 


最重要的是,你不能不認識這位對地球歷史貢獻良多的幕後功臣:巴諦魔


現在正好有此良機!請速速把握!(注5





注:


  1. 此人名為喬納森.史特勞,他能完成這三部曲而還活著(不管是怎麼做到的),都相當令人刮目相看、值得敬佩。
  2. 沒聽過?快快去惡補一下資訊: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70641

  3. 同時也是欽定版。
  4. 欸,再講下去就捏他了,抱歉。
  5. 其實以上是我奉命上來寫的……如果沒有幫巴諦魔做宣傳,小的我回到異世界後靈髓就要被五魔分屍….啊!不是!噢!萬能之靈!小的我……(砰!啪!嘎吱!嘎吱嘎吱!b----------------------------------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全系列獲2006年創神兒童文學獎
《書目》雜誌2004年十大青少年奇幻選書

首部曲日文版銷售突破20萬冊
三部曲全球銷售超過250萬本

改編電影籌拍中預計2009年上映









書系:奇幻館
原文:The Amulet of Samarkand (The Bartimaeus Trilogy I)
作者:
 喬納森.史特勞
譯者:呂奕欣
 
ISBN:978-986-7399-77-9
 
內文頁數:432頁  定價:
350


這個世界與我們的有點像又不是很像──在英國,魔法師掌控了政經大權,從首相到政府官員,個個都是魔法師,擁有魔法天賦就表示能出人頭地。然而魔法就必然是令人羨慕的天賦嗎? 
   已有五千歲的巨靈巴諦魔被召喚到現代倫敦,沒想到這位有膽子召喚他的人竟然只是一名魔法師小學徒?巴諦魔必須達成小學徒納桑尼爾的命令,才能回復自由之身。他原以為只要變幾個小把戲就能脫身,還能順便作弄一下小學徒──沒想到接下的任務卻是個燙手山芋! 
 年僅十三歲的納桑尼爾是個魔法天才,但是老師呆板的訓練和漠不關心的態度在他心中投下陰霾……更過分的是,老師竟然眼睜睜任他受人羞辱,當眾剝奪他的自尊心與所剩無幾的溫暖關愛。自此,他心裡開始醞釀一件相當危險的計畫──復仇。 
   巴諦魔依約盜取了魔法師勒福雷斯家中的撒馬爾罕護符。然而,他惹到的這位勒福雷斯可是個野心家!不久,老巨靈與小學徒赫然發現自己捲入一連串恐怖的魔法陰謀、謀殺與背叛…… 
   儘管充滿陰暗的驚悚冒險,但巴諦魔世故、嘮叨、自以為是的個性搭配上小學徒的陰沈心機,恰成絕配,讓這趟驚悚之旅一路都有驚喜與歡笑為伴。

作者介紹:

喬納森.史特勞(Jonathan Stroud),一九七○年出生於英格蘭南部的貝德福,從有記憶以來,便不斷寫作。他曾在約克大學研讀英國文學,之後前往倫敦,擔任出版公司編輯。除「巨靈三部曲」之外,還出版多本小說。目前專事寫作,和妻子與小女兒住在聖艾班斯。 作者正式網站:www.jonathanstroud.com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她永遠都是他眼中的樣子──對自己、對目標都充滿信心的最高女祭司。




橡樹之囚

 



1


遙遠的北威爾斯山嶺裡,雨日復一日地下,猷瑞安國王的城堡彷彿在霧氣、濕氣裡漂浮。路上泥濘深可及膝,滾滾河水自山間衝下,淺灘為之氾濫,濕冷的寒氣籠罩整片土地。摩根裹著斗篷和厚重的披肩,在織布機中拿著梭子穿梭的手指愈來愈僵硬緩慢。她突然一驚,挺起身子,梭子從她冰冷的手上掉下。


「怎麼了,母親?」梅林妮被安靜大廳裡突然響起的聲音嚇了一跳,眨了眨眼問。


「路上有人來了,」摩根說,「我們得準備迎接客人。」然後她看到媳婦臉上困惑的表情,不禁埋怨自己又陷入了恍惚中。現在這些婦人的工作總是讓她恍神。她早就不紡紗了,但她還滿喜歡織布,之前她只要保持頭腦清醒,不要屈服於令人昏沉的單調動作的催眠,似乎就還安全。


梅林妮看著她的眼神半是警覺,半是惱怒。摩根出乎意料的預見總是激起她這種反應。倒不是梅林妮相信這是什麼邪惡或神奇的事,這不過是婆婆的怪異行徑。但她會對牧師提起這些事,牧師就會拐彎抹角地來問摩根來人何時會到,摩根就得擺出一副溫順女人的臉孔,假裝不知道他在說什麼。總有一天她會太過厭倦或沒有提防,而不再在乎,對那個牧師直說,到時候他就真的有話可說了……


算了,話出如風,現在也無法挽回。她跟伊安神父處得還算好。他曾是猷安的老師,以牧師而言,算是相當有學識的人。「告訴神父,他的弟子會在晚餐時到家。」摩根說,隨即意識到她又說溜嘴了。她知道梅林妮正想著要告訴牧師,所以回應了梅林妮的思緒,而不是回應她說出的話。摩根走出房間,留下瞪著眼的少婦。


整個冬天多雨多雪、暴風雨不斷來襲,沒有任何旅人到訪。她不敢紡紗,紡紗太容易打開通往靈通的門,但現在織布似乎也有同樣的效果。她勤奮地縫製全家大小的衣服,從猷瑞安到梅林妮剛出生的寶寶,但細緻的針線活對她的眼睛太吃力,冬天時她又無從取得新鮮的植物和藥草,可以熬煮膏藥或藥汁。沒人跟她作伴──她的侍女都是猷瑞安部屬的妻子,比梅林妮還要無趣,甚至無法清楚地從聖經裡引述一句話;對摩根能讀書寫信,還懂些拉丁文跟希臘文震驚不已。她也不能老坐在豎琴旁,所以她一整個冬天只能無聊不耐到快要發狂……


……她想,更糟的是,總是有想坐著紡紗、想讓心思飄到遠處的誘惑,追蹤在卡美洛的亞瑟,或正在進行計畫的亞可倫──她想到三年前,應該讓亞可倫在宮廷裡待久一點,就能取得亞瑟的了解與信任。亞可倫手上有亞法隆的蛇形刺青,或許這會成為他與亞瑟之間無可取代的聯繫。她對亞可倫的思念讓她隱隱作痛。在他面前,她永遠都是他眼中的樣子──對自己、對目標都充滿信心的最高女祭司。但那是他們之間的祕密。在這漫長孤獨的季節裡,摩根經常陷入不斷來襲的懷疑和恐懼當中:她會不會就像猷瑞安所想的,只是個日漸年老的孤單王后,身體、心智和靈魂都逐漸枯萎凋零?


但她仍舊堅定地掌握著這個家,掌握著鄉村百姓和城堡居民,讓他們都慣於徵詢她的意見與智慧。周圍各地的人都說:王后很有智慧,連國王事事都要問過她。她知道,部落的人和古老民族都近乎是敬拜她,即使她不敢太常出現在古老的祭儀中。


此刻她在廚房裡準備晚宴──但在這個漫長的冬天將盡、道路冰封時,恐怕很難擺出什麼盛宴。摩根從上鎖的食物櫃裡拿出一些她儲存的葡萄乾和乾果,還有一些香料,烹煮剩下最後一點培根。梅林妮會告訴伊安神父,猷安將出席晚宴。她則會親自告訴猷瑞安這個消息。


她上樓到他的寢室。他正懶懶地在裡面與一名侍衛玩骰子。房裡空氣不流通,感覺很悶,散發著汙濁陳舊的味道。
他今年冬天因肺炎臥病許久,至少意味著我不必與他同床。摩根冷冷地想,或許亞可倫今年冬天都在卡美洛、在亞瑟身邊也好,否則我們可能會冒太大的風險而被發現。

猷瑞安放下骰子,抬頭看她。他跟病痛掙扎了這麼長的時間,明顯瘦了些。有好幾次摩根以為他活不下去了,但她用盡全力挽救他的性命,一部分是因為儘管她心裡有諸多不滿,她還是很喜歡他這個人,不希望他過世;一部分則是因為他一死,亞沃洛齊就會繼承他的王位。


「摩根,我一整天都沒看到妳。我一個人好孤單,」猷瑞安口氣裡有一絲不滿。「休華,哼,這傢伙沒有妳一半好看。」


「是嗎?」摩根調整到猷瑞安喜歡的開玩笑口氣,「我故意讓你一個人,是以為你到這把年紀會變得喜歡年輕男人了……我的丈夫,如果你不喜歡他,那可以給我嗎?」


猷瑞安咯咯笑起來。「妳讓這可憐的傢伙臉紅了,」他開朗寬大地笑著說。「但是妳一整天都不理我,我除了在這裡痴痴地想,對著他或狗拋媚眼,還能幹什麼?」


「好了,我就是帶好消息來給你的。今晚他們會扶你下去大廳參加晚宴──猷安正往這裡來,晚餐前就會到了。」


「感謝上帝,」猷瑞安說,「我以為我今年冬天就會死,再也看不到我的兒子。」


「我想亞可倫也會回來參加夏至慶典。」摩根一想到離五一節火祭只剩兩個月,身體就覺得飢渴的發疼。


「伊安神父又來煩我,要我禁止這些祭典,」猷瑞安煩躁地說,「我實在受夠他的抱怨。他老是認為如果我們砍掉聖樹林,百姓就會滿足於只由他來賜福給田地,而不會再舉行五一節火祭。每年參與火祭的人確實愈來愈多──我本來以為隨著老一輩過世,這儀式就會逐漸沒落。我很樂意讓這些儀式隨著無法適應新生活方式的古老民族消失,但是如果現在連年輕人都轉向這些異教徒的儀式,我們就得採取一些行動了──甚至應該砍掉樹林。」


你敢這樣做,我會殺人,
摩根想,但她強迫自己的口氣溫柔而理智。「你不該這麼做。橡樹子是餵豬的食物,也是鄉下人的食物──連我們都會在收成不好時吃橡樹子做的麵粉。而且這些橡樹已經長在那裡幾百年了──這些樹是神聖的……」

「摩根,妳的話聽起來就像異教徒。」

「你能說橡樹不是上帝的造物嗎?」她反駁,「為什麼要因為愚蠢的百姓用伊安神父不喜歡的方式利用橡樹,就懲罰這些無害的大樹?我以為你愛你的土地。」

「我是啊,」猷瑞安煩躁地說,「但亞沃洛齊也說該砍掉樹,這樣異教徒就無處可去。我們可以在原地建一間教堂或禮拜堂。」


「但是古老民族也是你的子民啊,」摩根說,「你年輕時與這片土地舉行過聖婚。難道你要讓古老民族失去同時是他們食物來源以及庇護所的橡樹林,剝奪他們由神所造,而非凡人建的教堂?到時候你就任由他們飢荒或死去,像在某些已經清理過的地方一樣?」


猷瑞安低頭看著自己關節突起的蒼老手腕,上頭的藍色刺青已褪色,只剩一點痕跡。「人家叫妳仙靈族的摩根真是叫對了──妳真是會為古老民族說話。我的夫人,既然妳為他們的庇護所請命,只要我還活著,就不會有人去動橡樹林,但是在我之後,亞沃洛齊一定會照他自己的意思去做。妳幫我拿鞋子和長袍來好嗎?這樣我在晚宴廳上才能像個國王,而不是穿著拖鞋和睡衣的老頭。」


「當然,」摩根說,「不過我現在沒辦法扶你起來,得讓休華幫你更衣。」


等這個男人完成他的工作之後,摩根便幫猷瑞安梳頭,並叫來另一名隨時聽國王吩咐的侍衛。這兩個男人抬起他,用手臂搭成椅子,扛他到大廳裡。摩根在王位上放好靠墊,看著這個虛弱老邁的身體安放在上面。


此時她聽到僕人忙亂來去,中庭裡響起馬蹄聲……
猷安她還沒抬起目光看那個被迎進大廳的年輕人,就知道是他。

眼前這個高大年輕,肩膀寬闊,一邊臉頰帶著戰場傷疤的騎士,實在很難讓人記著他就是在她到猷瑞安宮廷孤單絕望的頭一年,像隻馴服的野生小動物般到她跟前的纖瘦小男孩。猷安親吻了父親的手,然後在摩根面前彎腰。


「父親。親愛的母親……」





 


「孩子,真高興你回來了。」猷瑞安說,但是摩根的眼睛落在跟著他走進大廳的另一個男人身上。一瞬間,她無法相信,感覺像是看到一個鬼魂──如果他真的回來了,我應該會在預見中看到他的……然後她明白了。我一直努力不要想到他,怕自己會想他想到發狂……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開創亞瑟王傳說小說敘事風格
塑造當代亞瑟王傳奇新編典範

1984年軌跡獎(Locus Award)
軌跡雜誌TOP5蟬連5年
紐約時報暢銷書榜蟬連3月

亞法隆迷霧最終章!






書系:奇幻館
原文:The Prisoner in the Oak (THE MIST OF AVALON IV)
作者:瑪麗安.紀默.布蕾利
 
譯者:李淑珺
 
ISBN 978-986-7399-72-4
內文頁數:
368頁  定價:320


在這世上,所有我愛過的人,都已被我殺害、拋棄,或者,被死神奪去。
 

摩根幾經波折,終於重回亞法隆。然而,亞法隆與基督教和平 共治的理念至此已瀕臨破滅,沒有信徒送子女到亞法隆來接受祭司訓練,傳承德魯伊教的信念。守護聖島的力量漸微,亞法隆的危機迫在眉睫。


德魯伊教的一件聖物遺失不見,卻無端出現在基督教堂中,冠 上基督教聖物之名。這究竟是人為的強奪,還是女神的旨意?梅林大師凱文處處反對摩根,他真是亞法隆的叛徒嗎?抑或也只是在執行他所聽到的神諭?


摩根維護亞法隆的努力,不斷化為徒勞。她眼睜睜看著自己主 導的一樁樁行動導致一件件命定的悲劇,強大的預視力,只是讓她一次次眼見噩夢成真。
亞法隆的式微真是不可違抗的命運嗎?她注定要失去一切,甚 至是奉獻一生的信仰?


亞法隆的女神有三種形象:既是少女、母親,也是女祭司── 但,她還有第四張面孔:死亡婆婆。亞法隆最高女祭司摩根,已然走過少女歲月,也曾為人母。如今,等待她去完成的最終使命,會是什麼?

諸王已逝, 亞法隆將永遠離開塵世……






作者簡介

瑪麗安.紀默.布蕾利Marion Zimmer Bradley, 1930-1999),美國作家。生於紐約,在一九六一年初版她的第一本小說《穿越空間之門》(The Door Through Space),開啟了她傑出的寫作初版生涯。在接下來的一年,她寫出了膾炙人口《黑暗星球》(Darkover)系列的第一本書──《亞東尼斯之劍》(Sword of Aldones)。並很快地入圍科幻文學界最重要的獎項之一「雨果獎」。之後,她的作品《禁塔》(Forbidden Tower)也同樣被提名「雨果獎」;而另一部作品《赫斯圖的遺產》(Heritage of Hastur)則被提名為地位崇高的「星雲獎」。
《亞法隆迷霧》是布蕾利最成功的一部長篇小說,在一九八四年贏得美國「軌跡雜誌最佳奇幻小說獎」,並蟬聯《軌跡雜誌》暢銷書排行榜前五名達數年之久。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仁吉還真是不甘寂寞唷。還以為他滿腦子就只想著要顧好少當家,看來並非如此。是不是私下玩弄女人的感情,才遭人怨恨呢?」









致當家大人

  




  


「致玉郎仁吉,爾日偶遇,一見傾心,銘心……接下來這字怎麼唸呢……」




長崎屋的少當家一太郎,一邊讀著拿到寢床上來的書信,一邊略略傾著蒼白的臉龐思考。




由於這是一太郎今年冬天第三次發高燒了,所以他已長達五日被迫窩在特厚的蓋被下。從小便待在身邊代為打理大小事的兩名家丁,就像長他五歲左右的兄長般圍在他的身旁,連想從棉被裡起個身都不被允許。拜此所賜,少當家現在可是覺得無聊到了極點。




這幾天,江戶嚴寒得厲害。冰冷的臘月寒風吹過,彷彿要滲進衣物下一般。但能否安然度過季節變化,經常得看經濟情形而定。




迴船問屋兼藥鋪批發的長崎屋,是間鋪上棧瓦屋頂和抹上灰泥外壁,店面足足有著十間寬的店,想找個隙縫讓風吹進來都很難。而且還是擁有「江戶十組」股份的大店鋪。




店鋪位於自日本橋朝南走去、經過江戶最繁華熱鬧的通町後,靠近京橋那一帶。長崎屋擁有三條往來大阪的菱垣迴船,以及多條可將貨物分批運輸、稱作「茶船」的小船,生意十分興隆。




店裡除了有約三十名的幫傭之外,還僱有為數眾多的船夫和腳力,在店鋪和停靠在京橋的船之間來回往返。在其他地方的河岸碼頭,也有好幾座長崎屋的倉庫。




除了迴船問屋的運輸生意之外,長崎屋也在隔壁店內販售藥材。這是在為體弱多病的少當家收購藥材時,因買賣量漸增而獨立出來的一門生意。原本就是為了兒子才開始做藥材批發,所以不但備有各式各樣的上等藥材,價格也很公道,頗受好評,生意相當不錯。




而藥鋪這邊的負責人,對外都表示是由少當家擔任。但這位未來的繼承人卻還是沒什麼變,依舊勤勞地不斷病倒,經常無法起身工作。與做生意的經驗相比,反倒是生病經驗豐富堪稱行家,少當家自己對此事感到十分厭煩。




位於精心設計別館中的少當家臥房裡,今天也一如往常,為了不讓人覺得寒冷而在不倒翁圖案的火爐中排滿了大量木炭,藥湯罐則冒著如羽毛般的溫暖蒸氣。雖然很舒服,但只能一直躺著,就算是身為病人也覺得躺到好累,讓少當家眉間的縱紋,清楚地顯現出來。




心情鬱悶會讓食欲減退。若真是這樣的話就糟糕了,所以家丁們時常會為了少當家而帶些小玩藝兒到別館去。




這次用來解悶的,是放在藥鋪那邊的家丁仁吉袖袋中的信件。




「此……意……綿綿……確實讀得出來的字只有綿綿而已。我說仁吉啊,這封信是愛慕信吧?你看過了沒有?」




「怎麼可能全部讀過放進袖子裡的東西。數量這麼多,光是看就覺得煩。」




迴船問屋家丁佐助明明並非被詢問的當事者,卻自一旁回答:




「說到這個仁吉,年末一到就得四處收帳,結果收回來的情書卻比銀兩還多。仍是個受歡迎的男人啊。」




「就是說啊。」




一太郎滿臉笑容,望著放在棉被旁那些寫給家丁的信。雖然本人看起來並不怎麼開心,不過這位眼神清澈的美男子衣袖卻有收集風流策的興趣。他所收到的情書,足可堆出三個成人拳頭大的小山。




對年方十七、總是臥病在床的少當家來說,上門說媒的是多不勝數,但關於男女情愛的不可思議,卻仍是不明就理。所以他從剛才開始,便興致高昂地想一窺艷情世界的究竟。




「欸,少當家,似乎只有這封字謎般的信,跟之前的不太一樣。」




從躺臥之處的腳邊冷不防傳來說話聲:




「仁吉,你是不是曾經說重話甩掉女人呀?這信末寫得是『去死』吧!」




繼續說的話,和像是物體摩擦般的聲音疊在一起:




「哎呀,真的是這麼寫吶。這可不是情書,而是威脅信吧!」




「災難臨頭啦。」




「白澤大人,這可嚴重了。該怎麼辦才好?」




「要不要集合妖怪同伴來保護您?」




不知不覺中,房中冒出了數個身影,圍在棉被四周。從放在臥房一角的屏風中探出半個身子的,是名喚屏風覷的付喪神;他就和屏風上的繪畫一樣宛若優伶般容姿華美。那一群身高約只有數寸、擁有凶惡長相的,則是叫做鳴家的小鬼。和擔憂的話語呈反比,他們的眼中閃爍著晶亮的光芒,看來竟似十分開心。




看到這些非比尋常的妖怪們突然出現,少當家他們卻既不慌張也不顯驚訝。這是因為一直陪伴在一太郎身邊的家丁佐助、仁吉,他們擁有犬神、白澤這樣與一般人大不相同的妖怪身分。




在長崎屋裡,隱藏著連當家的藤兵衛都不知道的祕密。那就是前代當家伊三郎的妻子阿銀,其實並非凡人,而是超乎常理、活了三千年的大妖怪。武士出身的伊三郎為了與這樣的阿銀相戀,因而捨棄一切,從西國逃至江戶,當起商人並開設店鋪。




也就是說,少當家正是因為承繼了祖母的妖怪血統,所以才能以人類之身感知到妖怪的存在。




不過,雖然能感受到妖怪存在,卻也僅只於此,其他什麼能力也沒有。要說他傻,倒也是挺憨的。




因為擔憂身體虛弱的少當家,祖父母便安排這兩位妖怪兄長來守護一太郎。拜此所賜,現今長崎屋內,少當家的身邊總是少不了妖怪的出現。長崎屋老闆夫婦倆嬌寵兒子的事蹟,甚至比高明的經商手腕還更家喻戶曉,而妖怪們則像是要和這對夫婦競爭一樣,對少當家極其保護和溺愛。尤其是兩名家丁,更是緊張兮兮到過度保護少當家。




到了年紀較長時,即使已經察覺到這種生活並不尋常,但少當家對妖怪已經很習慣,甚至到了覺得這樣也沒有什麼不好的程度。




而這位並非人類之身,而是付喪神之一的屏風覷,是個對自身的華美感到自豪的妖怪。但是,他卻不像家丁們一樣擁有神奇的強大力量,因此跟兩名家丁特別處不好,只要逮到機會,冷嘲熱諷的話便接連冒出。




「仁吉還真是不甘寂寞唷。還以為他滿腦子就只想著要顧好少當家,看來並非如此。是不是私下玩弄女人的感情,才遭人怨恨呢?」




「你的意思是說,我曾經為了跟女人攪和,而怠忽照顧少當家了是嗎?你敢再把這種無聊的事掛嘴上,我就扔你進井裡。」




紙造的屏風付喪神遭到仁吉威脅,一時之間怯縮了起來,但他可不是那種會就此打住、個性溫馴老實的傢伙。




「是哪裡的女人啊?閨名為何?」




聽到這連珠炮似的發問,家丁的臉色,就像是闇夜裡拿著提燈從下巴往上照似的,變得陰森駭人。




「該不會喚作『久米』吧?」




「看來你很想變成井底的垃圾嘛。」




仁吉的手比說的話更早伸了出去。被壓在榻榻米上動彈不得的付喪神,雖然被掐住脖子,仍拚了命地嚷叫:




「不是我……剛才那句不是我講的!」




「你這個壞胚子,別想說謊脫罪!」




家丁加重了手勁後,連聲音都已經發出不來的妖怪,在榻榻米上頭拚命地上下揮動手腳。這時候,一道悠哉的聲音制止了這兩人:




「仁吉,剛才那句是我說的啦。」




知道原來那是一太郎說的,家丁便滿臉堆笑,很乾脆地把付喪神往旁邊一扔。屏風覷一邊和嘴上唸著「真是個蠢東西」的佐助相互瞪視,一邊大口大口喘息著。




「少當家,『久米』這個名字,是從哪裡看出來的?」




「從這封字謎的最後兩個字呀。這該不會其實是寫作『久米』,而不是寫成『去死』吧?」




來自四面八方的視線,全集中在棉被上的情書。短暫的靜默之後,妖怪們的笑聲在臥房裡爆發開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這字好像蚯蚓之類的東西掉進墨壺裡,在掙扎扭動似的,但的確不是『去死』。」




「的確是『久米』。這字真是驚人的草書啊。」




「就算一樣是蚯蚓般的字,若是不用棒子讓牠吃點苦頭,還真表現不出這股微妙的感覺哩。」




鳴家們肆無忌憚地訕笑。一太郎則坐在床上苦笑著。




「這種字體,實在很難讓人有戀愛的感覺啊。只會讓人聯想到蚯蚓而已。」




「到底是什麼樣的女子寫得呢?」




就在少當家他們捧腹大笑時,仁吉已興沖沖地在火爐旁沏起茶來了。和一般常人不同的妖怪家丁,只希望情書能夠讓少當家打發無聊就好,其他別無所求。對於那些將思慕之情寄託在情書裡的原主人們來說,這實在是件超乎意料之外的事。




「而且,寫這封信的人,應該是個有一定年齡的女孩兒吧?到底是在哪習的字呀?在大江戶裡頭,居然有這種老師,會放任學生寫這麼糟的字!這種寺子屋,保證是門可羅雀唷。」




不知何時已重新站起身子的屏風覷,走到棉被旁,再次參與談話。少當家微微傾著小腦袋瓜,詢問家丁:




「要是真的門可羅雀,好像不太妙吧?」




「那當然,因為錢就進不了口袋了嘛。」




已熟知商場法則的佐助邊說明,邊將盛著茶具的盤子放在少當家身邊。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