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思公告
Pinkoi 被謀殺的城市 愛與黑暗的故事
★任何問題來信,歡迎寄到:m.muses@bookrep.com.tw
★想知道近來出了哪些書?近期出版新書箱

目前日期文章:20100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聽說......摩西太太2/1起泡誠品書店

 摩西太太在邦地海灘(Bondi Beach)一帶可是一號有名人物。除了星期五以外,每天黎明破曉時,都能見她一身鬆垮、舊式的黑泳衣,在沙裡費勁地拖著步,朝浪花的方向前進。即使大雨傾盆、強風急勁、激浪澎湃,也絲毫不動搖她的意志。日出總是她的浴泳時刻。 偶爾,若是浪過大,進海灘戲水太過危險,她也仍是拄著手杖,用杖柄猛力敲擊「邦地救生俱樂部」大門,直到有人頂著強風豪雨開門。 「這種天氣就怕啦?」她會不屑的說,一邊用瘦巴巴的手指指人。「你們真是太嫩了,年輕人。這種天氣在俄羅斯還只算是飄雨,現在給我馬上開門,我要進去游泳!」

 摩西太太也像個擅長拾蛋的農村少女,總能把人聚在一塊兒。每早她都拎著空籃子出門,卻滿載新朋友而歸。「有名字嗎?」她會直接向路人走上說:「說來聽聽,這樣我就會記得,下次再見面就不是陌生人了。我呢,叫摩西太太。」她會伸出瘦小的爪子。「很高興認識你啊,大鼻子先生。來個名字吧?」她會再逼問一次。這是她的獨門絕招。一直到八十幾歲(雖然她不願透露細節),她從沒忘過半個名字--姓氏和名字皆一字不漏。她總會把大家相互介紹認識:「早啊,大鼻子先生彼得.波拉克,或美腿小姐茱莉.麥可茵托許,或波霸太太坦妮雅.沃克,傻耳朵先生艾迪.裴瑞尼,或大屁股太太莎拉.傑柯伯思。」

 這時她臉上總是掛著坦率無邪的微笑,以致於從未得罪過任何人。

 摩西太太宣稱自己有五呎兩吋高,不過一直到臨走前,她的實際身高大概是五呎不到。儘管如此,她身體筆挺得像根鉛筆,除了老太太難免的一點小腹,整個人的身材算是維持得相當好。「從十六歲到現在八十……喂,不要問我到底幾歲,不關你的事,我的體重都保持在三十五公斤。」她會愉快地拍拍肚子說:「每天只吃一餐,每餐只吃一點兒。」她會用手比量。「貪心的人早死啊。這是上帝對不與他人分享食物的懲罰。」

 每個星期五晚上,我們都得參加家庭聚會,慶祝猶太安息日 的開始。除了要忍受禱告、燭光和難以下肚的酒,我總是樂此不疲,因為摩西太太會做全世界最美味的炸魚。記得有一次,我和老太太一塊兒坐在後陽台的九重葛下,啜飲她自調的薑汁啤酒。

 頭上有兩隻玫瑰鸚鵡在深紅花瓣間吱喳亂顫,南風自海面吹來,讓人卸下一天的炎熱疲憊。魚是摩西太太稍早做的,門廊間卻仍飄散著餘留氣味。那時我就已覺得自己的廚藝不差,卻仍忍不住問:「摩西太太,妳的炸魚為什麼這麼好吃呢?有什麼獨門秘訣嗎?是因為妳都用真鯛嗎?還是因為麵糊的關係?」 她用的是淡啤酒麵糊,魚則是當天現捕、向朵樂海鮮餐廳的漁船現買的真鯛。就是因為這魚,週五清晨她才固定在海灘缺席。大清早,她便搭上頭班開往邦地轉運區(Bondi Junction)的公車,再轉往瓦特森海灣,準時迎接破曉後第一艘駛進碼頭的朵樂漁船。她總是排在隊伍的第一個,睜著雪亮雙眼精挑細選,最後拾起一尾大魚,緊盯著磅秤數字不放。

 幾乎在同一時間,她就已對價錢大表不滿,要求老闆用三十年前老一輩的價錢跟她算。「太可恥了!你爸要是知道你給我這種價錢,肯定從墳墓跳出來跟你算帳!」 一陣理所當然的拒絕、驚愕、搖頭嘆氣以後,朵樂兄弟終究不得不投降。這樣的場面固定要在星期五一早上演一番,於是他們老早認命,知道週五捕到的第一條真鯛注定是賠錢賣給摩西太太。這群愛爾蘭佬生來迷信,索性將賣給她的魚視為某種獻祭儀式。這些漁夫和那幾個滑板男孩一樣,把摩西太太當成好運的關鍵。

 老太太接著會轉搭兩班公車,拎著她的戰利品回家。肥魚用報紙隨便包著,頭和尾巴曝露在她的籐籃外。巴士司機到了瓦特森海灣站還會特別下車,把籃子提到車上靠窗邊的空位,然後把窗戶打開。「新鮮的魚根本不會有味道!」摩西太太則會生氣地回嘴:「沒你的口臭厲害!這魚新鮮的很,親牠一下都沒問題!」 「真該收妳兩張票,摩西太太,那隻魚比妳人還胖!」
「你成天只會上車下車,喊著『請付錢,請付錢』。這是像你這樣的好孩子該做的工作嗎?收兩張票?竟然想收我兩張票!」她對著他舉起一手的五指,以及另一隻手的拇指。

 「現在的車票已經是六十五年前我剛到這裡時的六倍了,請付錢先生湯米.強生。但是社會哪裡進步了,除了光天化日下公然搶劫,什麼也沒有。我看我該寫信給首相了!」九點前她就會到家,開始清理魚、將魚肉切片,頭和尾巴留下來做湯(一樣無與倫比的美味),中午以前,肥美潔白的魚肉就已炸成金黃酥脆的魚排,等候涼卻並在晚餐上桌,佐以西班牙紅洋蔥圈和深棕酸醋浸漬過的小黃瓜片。

 「真鯛?你以為是真鯛的功勞?麵糊?唉,魚就是魚,麵糊就是麵糊。麵粉和蛋不過就是麵粉和蛋。或許加了點啤酒,還有鹽。讓我告訴你吧。」她將頭微微向我的方向傾,清清喉嚨,示意我靠近些。「是我的那柄家傳的煎鍋!」她慎重地說出這幾個字,像是每個字的開頭都得大寫。接著她輕聲說:「裡頭有俄羅斯靈魂。」她轉頭望著我。「有一天,等我死了以後,拜託你把這些故事寫下。或許可以寫成一本書。」
 「故事?」我狐疑地問,摸不著頭緒。「我的那柄家傳的煎鍋。」她把身子往回靠,眼神忽然迷離。「我從沒把我的故事告訴別人,只有現在,我打算告訴你。」

......摘自《家傳大煎鍋--序曲》布萊思‧寇特內 著(一的力量、愚人節說再見 作者)

 

2月1日起誠品書店微笑宣導~大家看到時記得微微笑~~~(笑)

*忠誠店/東湖店/忠孝SOGO店/新竹書店/園道店/台南店/安平店/高雄遠百店/高雄大統店*
摩西太太

圖:摩西太太為馬蒂達繪,其他為小版畫擅自的碎嘴完稿;圖很小?看不清?傻孩子,現場看~(摸摸)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二萬 

一轉眼、一瞬間,就要迎接人氣二萬了!
老規矩~(是哪門子的老?)
踩到20000人次的「捧由」記得寄照片來唷~有圖有真相
這次的禮物是
繆思的super idol--麗莎和卡斯柏繪本系列之博物館驚魂記乙本!
送您去看他們踩進博物館發生什麼事?

博物館驚魂記 

ps.有人問小版畫,為什麼上次畫kero君~這次畫高跟鞋?
     版畫回說~這就是畫畫......開心開心嘛~別太認真啊!!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無患子和謝金魚●台北國際書展-讀者見面簽書會
活動時間:1/30(六)15:00-15:50
活動地點:台北國際書展世貿I館B731(共和國攤位,靠近市府路、7號售票亭)
排隊時間:14:50開始
人數限制:40名(如果時間內簽完40名,可開放現場讀者一直到時間結束)
參加辦法:
當天憑書《地府皇家聯誼會》或《拍翻御史大夫》,即可參加簽書會活動。
如果兩本都有的讀者,則可獲得繆思特別製作的紀念版胸章乙只喔!(限量限量!)


●作家介紹:
無患子《地府皇家聯誼會》作者
無-大頭 本名彭千華,筆名無患子,生長於臺北,成年移居香港,現於北京讀研中,輾轉於兩岸三地討生活,立志行遍萬里路,以廣見聞,目前作品有〈次柳氏異聞〉、〈地府皇家聯誼會〉兩系列。
少慕唐人風姿,長而學史,現轉習語言文字,嗜讀雜書,山醫命卜相囫圇吞棗不求甚解,尤好小說家言,自詡為第十流方家,以傳奇志怪為終身所好。
作品〈染輕容〉榮獲第三屆奇幻文化藝術獎,青龍獎首獎。〈烏栖曲〉榮獲尖端出版2008浮文志新人獎首獎。
(繪:賾流)

 

 

 金-大頭

謝金魚《拍翻御史大夫》作者
 唐長安中一尾迷途大金魚,家有雙親一對、破電腦一臺、舊書數架、肥貓三隻。初識之無二字,便由廟口歌仔戲和電視國劇一頭栽入歷史,及長,入國姓爺太學歷史系,現在庚子賠款太學攻讀歷史學碩士中。
問魚平日何處,晉江、批踢踢、逼死兔。
作者個版:bbs://bs2.to  P_asbransa
(繪:tuiry)

●誰是小千千??

誰?? 

●攤位圖與其他資訊:

攤位圖 

台北國際書展官方網站:http://www.tibe.org.tw/2010/

有任何問題也歡迎於文後留言或是寄信到m.muses@sinobooks.com.tw 感恩^^

囉嗦的紀錄:
小版畫於1/28凌晨更新活動流程,人數限制是避免活動時間太長而耽誤下一場活動開始,請各位朋友見諒。

預告:高雄場將於2/6(六)下午3點~4點於夢時代3樓誠品書店書區舞台舉辦喔!!!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第二回  只緣天庭法不公,才落地府唱苦情

 

「司法不公啊!司法不公!楊戩跟我有仇不是一天兩天了,玉帝那混帳老不死的又不是不知道……唉,我不過就是那次楊戩戰死猴子的時候,隨口稱讚了一下他結實的屁股,奇怪咧!屁股又翹又結實不好嗎……我連摸都沒摸,說說又不算嫖,算口頭騷擾而已,幹麼討厭我啊!嗚嗚嗚……姊姊,我好委屈啊……」

 

「嗝!妹子再喝點,去他娘的,上回去太白金星那裡喝酒,他不是拿了人間什麼非試不可的算命題嗎?記得那次說咱倆一個是皇帝一個是宰相吧?蹲完苦牢,我們去人間當一回帝王將相,那時要多少結實的屁股都有啊!嗝……不過……這苦牢要坐多久啊……還有那四萬萬五千萬……嗚嗚,我哪裡有這麼多錢啊?嗚嗚,要賺多少潤筆才賺得到四萬萬五千萬?上回我替那個什麼西方的文藝女神寫的中華地府參觀手冊,還在送印,潤筆費還沒到啊……我現在可是一文錢都沒了,嗚嗚嗚嗚,誰說神仙沒血沒眼淚的啊?是誰啊?給老娘站出來!」

 

話說地府一處小山亭裡,兩個女子正喝得醉醺醺茫酥酥,酒嗝打個不停不說,時而拍案暴怒、時而抱頭痛哭,完全在發酒瘋。仔細一看,她們桌上只有花生瓜子,連個下酒小滷菜都沒有,頗為寒酸。

 

不消說,看小山亭外懸著的『思過亭』匾額即知,這兩人是被判入地府坐牢的仙人。而匾額下方掛著的名牌,則顯示這二位是……

 

「鯨仙、無患仙!我來啦!」從外頭傳來一聲,淚眼相看執手無語的二仙只見一個綠袍女子手提著竹籃進來,但是一進來就趕忙掩門,打開竹籃「妳們看。」

 

「雞!」二仙驚呼,貪吃成性所以當年在東海裡長成巨無霸、吃垮龍宮而被龍王強行脫胎化仙的鯨仙,謝了一聲就撕下雞腿啃起來,倒是無患仙還記得問一聲「璇璣,這雞哪來的?」

 

「我虞璇璣身為輪轉殿畜生道判官,自然是有門道的……」那綠袍女子原來是地府判官,她活著的時候好酒,死了也想喝酒,只是喝酒無肉如有山無竹,不過癮。所以她與轉為畜生、註定要成為人類菜餚的鬼魂說好,當他們一轉成畜生形準備跳輪轉臺入人間時,她就一刀把他們宰了,魂魄自然馬上回歸地府,重新再轉輪轉盤試試下次手氣,反正對地府來說,這些鬼魂都註定要一死去做肉食,那麼在人間死或地府死也就無多大差別了。

 

虞璇璣說完來由,便撕下翅膀送入口中,鯨仙倒了酒來,三人一飲而盡,那無患仙又問:「璇璣,這燒雞做的真好,是妳的手藝嗎?」

 

「是我家那死鬼做的,二仙知道,他也在地府做官混口香火,倒是頗受地君賞識,不過鬼嘛,總是難免有些壓力,他壓力大就想做菜。上回人間有個什麼南京大戰,一下子三四十萬鬼魂下來,他精神緊張得都快爆炸了,我就領了一頭豬回去讓他殺……哎呀,當真是庖丁解豬骨肉分離,灌香腸、做豬血糕豬血湯,炒豬肝、炒腰子、豬心冬粉,燉豬腦,頭皮耳朵滷了做小菜,豬皮熬膠,後腿肉做火腿,骨頭熬湯,最好吃的是腰內嫩肉,裹粉炸了給我做飯包,好吃得受不了啊……」

 

虞璇璣一頭說,二仙在旁聽得口水都快流下來了。鯨仙聽到腰內嫩肉裹粉炸一句,猛然想起上次回東海探親時,化出真身本相,見有人乘船專門來看鯨魚。最近海水忽冷忽熱讓她過敏,打了個噴嚏,記得有個小孩手一鬆,一塊黃澄澄香噴噴的東西便掉入海波。她元神出竅過去一看,是塊炸肉,上面套著個紙袋寫『好吃到靠妖香雞排』,化回仙體後拾起來吃,雖說已經溼了冷了,不過還真的是好吃到靠妖,現在想起來還是……

 

「妹子,妳怎麼含著個雞骨頭流口水啊?來,雞屁股給妳。」

 

無患仙的聲音將鯨仙拉回現實,她一拍桌子站起身來:「姊姊,我們去賣雞排!」靠妖雞排

「啊?」

 

「地府都只吃香火,鬼鬼都想吃肉,所以我們透過璇璣的管道取得肉食,然後賣雞排還罰款,以地府鬼想吃肉的狀況,一定可以超越孟婆湯!到那時,我們兩個還了罰款還有餘錢,就再拉起一個太一雜誌,砲轟玉帝跟二郎神這對混帳舅甥,至於璇璣,既然是雞肉供應商,自然也有賺頭可以存私房錢了!這樣你好我好我們三個都好,二位意下如何?」

 

其餘二人沉思片刻,不約而同拍案而起。

 

「幹了!」、「有錢能使鬼推磨!我加入!」

 

※※※

話說忘川邊上楊柳依依,多年前,孔門七十二賢與孔子入地府旅遊時,見得此景,合題了〈采薇〉一詩,正所謂「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行道遲遲,載渴載饑;我心傷悲,莫之我哀。」後,長嘆而去,至今寄居於東海某島國的孔廟中,年年再受香火祭祀,然而從前都是真牛真羊,如今為了節省開支愛護動物,肉都不肉了,氣得孔老夫子每年到了此時都往其他地方遊歷,不願再吃那些看起來像肉但是不是肉的東西。

 

不過現在來到忘川孟婆橋邊的鬼魂,倒真箇是「行道遲遲,載渴載饑」,行道遲遲,是因為大排長龍,一個時辰只能前進一點點,載渴載饑是因為地府的死人味中,現在漂浮著炸雞排與煮奶茶的香氣,越聞越餓、越渴越聞,只盼早日排到自己。而眾鬼的目標,自然是橋尾那又金又紫貼滿各種推薦詞,俗豔至極的『天堂雞排』。

 

渾然不顧橋頭孟婆射來的憤恨目光,一身窄袖金衫的鯨仙囂張地向她搖了搖手中金色摺扇,一邊對身穿亮紫高腰襦裙的無患仙說:「科科科,姊姊,咱們賣雞排外加奶茶真是做對了啊!」

 

「多虧璇璣介紹了茶神陸羽和他女朋友來當工讀生,陸羽又出主意加賣奶茶,業績翻了一翻吧?」無患仙查看手上魚鱗冊上貼的每日業績,滿意地點著頭說「不過璇璣真有頭腦,聽說除了收我們貨錢,也每鬼收半錢加速投胎手續費,把這手續費上交輪轉殿,這才塞住她老闆跟同僚的嘴,真是個強者啊!」

 

「我昨日合計合計,再賣個半年,我們就可以還上四萬萬五千萬了,再賣個半年一年的,又可以攢下一大筆錢,足夠請上幾個工讀鬼顧店。我看,我們就在地府辦一個豬油時報,趁著太一那票不講義氣把我們送出來頂著先的混蛋龜縮著不敢寫,一口氣把他們的客戶都搶過來,這次不只是月刊季刊,咱們每日一爆,首先就爆那可恨的二郎神!哼哼哼,總有一日,我要他跪在我腳下求我別寫了。」鯨仙陰陰賤笑著說。

 

「每日一爆太累了,我看學著西方,七日一爆比較好。橫豎地府那個妖怪報不是向我們邀一期稿,結果寫得太爽,寫成了好幾期,憑我倆胡說八道的功力,七日一爆不過是把一月的份量拆成四次,這樣不但賺報費,還可以賺廣告費,喔對了,為了補償孟婆,第一刊就免費幫她打個廣告吧……」為人比較厚道的無患仙緩緩地說。

 

「就依姊姊。」

 

二仙商議已定,會心一笑,鯨仙看向大排長龍的鬼群。其中除了一般的鬼之外,還有派出來買下午茶的地府差役、溜出來打混的官吏與一些還未投胎的公侯將相帝王后妃,有些不耐煩的,屢屢飄起來看看到底排到那裡了。前檯分作兩區,木訥不善言詞的陸羽認真地看單要求,或半糖或去冰地調著奶茶,而他妖嬈嬌媚的道姑女友,則在前檯收單結帳遞雞排奶茶。

 

後面大油鍋旁,因為陷害武聖岳飛而判入油鍋酷刑的南宋宰相秦檜夫妻,由於身在油鍋多年,對於油溫跟熟度感同身受,所以被二仙托虞璇璣去交涉,付錢與地府租來炸雞排,由於二鬼顏面盡損,羞對眾鬼,所以都包得緊緊的,也算是表示乾淨衛生。

 

而無患仙則看向忘川邊上,二仙租來一塊地,因為賺錢賺得開心,於是名為開心農場,農場上數隻乳牛,負責提供鮮奶做奶茶。另一群從畜生道那邊趕來的雞,正由漢高祖手下的樊噲等鬼負責宰殺,一群被逐出地府皇家聯誼會的姬妾們,則認命地在旁處理雞排、串雞心、串雞屁股、捲雞腸、剁雞腳,雞排送去前面炸,其他的在忘川邊支起滷鍋滷了,若前面接單,鬼魂再來此處取貨。

 

正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欲知後事,請待第三回分曉。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回:二郎神狀告開封 小散仙慘貶地獄

咚咚咚!

開封府前,正有一人倒持三尖兩刃刀,以刀柄不住敲擊牛皮大鼓,敲得震天價響,守門的牛頭馬面老早躲得遠遠,只因來者是武功高強,脾氣暴烈,額頭還開了隻天眼的二郎神楊戩。

 

「還我的哮天犬來!」

不錯,這裡的開封府,主理其事者是以公正廉明著稱的包拯包青天,但府衙所在地卻不是陽間汴京開封,而是陰間地府,包拯不是開封府尹,而是地府判官,他的隨從也不是王朝馬漢,而是牛頭馬面,只不過眾神鬼慣稱他的府衙為「開封府」,一千年也就這麼似是而非的傳承下來。

開封府專司地府人間天庭的各式冤案慘案懸案,府外並設有一喊冤鼓,供鳴冤之用,平日來擊鼓的小仙小鬼,多半是象徵性的敲一兩下,便有牛頭馬面捧來簿本,讓他們留下姓名事狀,然後擇期通知開庭審理。不過眼下可沒鬼敢冒著被三尖刀戳得肚破腸流的危險,前去勸退楊戩。

 

話說楊戩的愛犬哮天失蹤多時,讓他這飼主著急萬分。日前他偶然翻看太一雜誌(天庭惡犬最著名的八卦月刊),赫然發現某兩個小散仙投訴哮天犬仗勢欺人,四處亂吠亂咬,偷菜啃蟠桃不止,還亂踩莊稼,搞得天怒人怨,被評了五個「劣」字,最終被某位忍無可忍的大仙抓去斬首,屍體不知去向,據說是流落到地府被煮成香肉湯了,他才不惜紆尊降貴,前往地府擊鼓申冤。

 

「何人擊鼓鳴冤?」

 

「吾乃楊戩是也!」

 

「閣下有何冤屈,還請入內詳訴。」

 

包拯的聲音從府內傳來,楊戩收回尖刀拄地,一臉殺氣騰騰,牛頭馬面連忙上前推開大門,讓他和後面那幾隻狼狗,大搖大擺走入公堂之上。

 

「冤枉——汪汪汪汪!」

 

楊戩尚未開口,那狼犬隻隻眼眶含淚,已迫不及待的「汪汪」喊冤,牠們都是哮天犬的手下,平常跟在老大身後,名是巡察天庭,實是騙吃騙喝,修為雖淺,吠起來也是嗚嗚汪汪,聲勢浩大。

 

「你就是地府首席大判官包拯?」

 

眼看一群狗亂叫亂嚷,惹人心煩,包拯額間青筋微跳,也顧不得楊戩面子,驚堂木重重一拍,先給了個下馬威。

 

「正是在下。郎神所攜何物畜類,公堂之上,竟敢肆意咆哮?」

 

「某自當管教。」

 

楊戩哼了一聲,側眼微瞥,幾隻狗馬上嚇得窣窣後退,趴伏在地,再不敢出聲。

 

「請上座。」

 

包拯臉色稍緩,也覺適才有些過份,畢竟楊戩是玉皇大帝的外甥,平常也盡忠職守,不見有何欺壓良民的惡行,如今愛犬慘遭屠殺分食,其情可憫,也難怪他會失控發火。

 

楊戩撩撩袍腳,一屁股坐在馬面搬來的太師椅上,再喝了口牛頭送來的茶,開門見山道:「前因後果你大概也聽說了,有人構陷哮天於不義,還讓他死無全屍,淪入餓鬼肚腹,你地府裡那些不長眼的餓鬼,我一定不放過他們!」

 

包拯的師爺公孫效率甚高,立即遞上散仙投訴哮天犬那一期的八卦雜誌,包拯一目十行的瀏覽一遍,突然想起月前地府皇家聯誼會舉行的香肉聚餐,心中有了不好預感。

 

楊戩不住磨著牙齒,見包拯猶自沈吟不語,便滔滔不絕抱怨道:「其實不用你查我也知道是誰,我只是先來通知你一聲,讓那些啃哮天骨頭啃得津津有味的死鬼繃緊皮!哼,那兩個無事生非的陰險女人,公器私用,藉雜誌報導公報私仇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平常經過我洞府的時候就老是偷踢哮天,以為我不知道嗎?我待會就寫狀告上天庭,說她們心存惡念,虐待動物至死,應當鞭笞數十,貶落地獄受刑一千年……」

 

楊戩口中的「兩個女人」,其實是太一雜誌的兩名特約編輯,一個名喚蓬萊鯨仙,據說是徐福渡蓬萊時的座駕大鯨魚的後代;另一個名叫無患珠,據說是由達摩祖師頸上一串無患子佛珠修練成仙。這兩個小散仙久已燒黃紙、拜天地,結為金蘭姊妹,平日無所事事,專以探聽八卦為樂,筆下加油添醋,便成為一篇篇不負責的報導,偶爾也會收潤筆費替神仙鬼怪們寫些抹黑仇家的小說傳奇。算不上大奸大惡,但她們這回惹上二郎神,可說是踢到了鐵板。

 

包拯若無其事的閤上雜誌,清清喉嚨,道:「二郎君請放心,此事確有蹊蹺,包某一定徹查到底。」

 

「最好如你所言!」

 

撂下狠話後,楊戩拂袖而去,包拯示意師爺公孫送客,然後逕抽了張黃符紙,以硃砂筆寫了幾個字,摺成紙鶴投往窗外,不出半刻,紙鶴便搖搖晃晃的帶來回音,滿滿酒氣撲面而來。

 

包拯皺起眉頭,但聞紙鶴以男鬼的聲音醉醺醺道:

 

「喔對啊,那天劉邦弄了一隻沒頭天狗跟四隻羊腿,我跟趙光義都有吃,你也想吃嗎?樊噲煮香肉的手藝當真好,李世民烤羊腿的功夫也不錯,我現在一個鬼喝悶酒,你要不過來陪我?」紙鶴左翅畫了個花押,乃他先主大宋開國太祖趙匡胤是也。

 

包拯無奈,再拿了張黃紙,寫了幾個字,摺成紙鶴扔出窗外,半晌紙鶴拍著翅膀回來,嘴上還叼著顆花生米。

 

「老流氓說香肉是他重孫子弄來的,就是三國志平話的那個劉備,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沒聽清楚。我知道你公事忙,沒空陪我喝酒,記得跟小范偶爾弄些特產孝敬老子啊!哪,賞你吃花生。」

 

花生米「咚」地掉在桌上,包拯越聽越是頭大,香肉果真是被地府皇家聯誼會的皇帝們吃了,這些皇帝久在地府輪候投胎,平日無所事事,不是喝酒,就是睡覺。皇帝們雖是理虧,但不知者難以入罪,況且來的是隻無頭狗,誰知道是大名鼎鼎的哮天犬?可是狗究竟是誰殺的?兩個小散仙看來不像如此心狠手辣,若是扯上劉備,會不會與他二弟關聖帝君關羽有關?

 

雖然死的只是一隻狗,但事主牽扯到一堆大仙小仙,不容小覷。包拯連忙取來一卷宗,將案發詳情仔細寫下,準備寄予范仲淹、寇準等同僚,來個三司會審。末了不忘再紙鶴傳書,提醒劉邦趙匡胤莫向外提起狗肉之事,以免二郎神上門尋釁,如孫悟空大鬧天宮一般,提刀大鬧地府。

 

搓湯圓搓了半天,吃狗肉兇手這邊算是壓下來了,但楊戩怨氣難消,全數發洩在蓬萊鯨仙和無患珠兩個小散仙身上,說是他倆污衊哮天犬,害得牠莫名被斬,身死受辱。玉帝被外甥煩的緊了,想著想著,突然想起太一雜誌似乎曾報導過他尋花問柳的不實新聞,怒從心起,遂親判她倆罰款四萬萬五千萬兩天帑,外加地府刑期一百年,以資效尤。

 

   兩位小散仙上訴無效,欲哭無淚,只好雙雙結伴至地府受刑,太一雜誌編輯群噤若寒蟬,被迫停刊,不少受害者額手稱慶,也有好事者長聲嘆息,謂「寧不知天庭與地府,八卦難再得」。幸好兩散仙姊妹情深,相互扶持,時不時同牛頭馬面聊些八卦,眾鬼本就無聊,為了聽她們說故事,多少比較客氣,日子總不算太難過。

--故事未完,請待第二回合。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生命猶如一塊原石,而她只有靠自己的雙手,

才能從中挖掘出獨一無二、專屬於自己的黃金

原石 貝拉羅莎是個美豔動人的紅髮女孩,更擁有不亞於外表美貌的熱情與勇氣。儘管打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她的生活 便是一連串的災難,但她不願安於命運的擺布,而要親手打造自己的幸福。

 當戰火逼近家園,她知道出發去尋找財富、創造新生的時刻終於來臨!她帶著雙腿癱瘓的爸爸、在戰爭中斷了左臂的中士愛人、一貨車的鍋子,還有埋藏在腹部無法移除的一顆子彈,毅然決然踏上了未知,成為大西部拓荒史的一份子。

 旅途上的種種見聞,有的新奇有趣,但也時時充滿苦難折磨。她結識了從法國來冒險的攝影師,經歷了宗教狂熱的生活,與印第安人共舞,也投入淘金熱……愛情令她歡欣卻也令她心碎;粗暴的父親不時否定她的努力,卻又微妙地支撐著她的希望……何處是她旅程的終點,人生的寄託?這一路上的悲喜交錯,苦甜揉雜,就是生命的滋味嗎?究竟什麼才是她所追尋的財富與幸福?

原石 (Pepites)安.蘿爾.邦杜 繆思出版01/11發行定價240

這裡買 博客來網路書店金石堂網路書店誠品網路書店

安羅爾 安.蘿爾.邦杜 Anne-Laure Bondoux

1971生,定居巴黎。兒時夢想環遊世界,成為印第安人、牛仔、淘金客。結果待在法國完成文學學位,育有兩個小孩,寫了幾本書。寫作之於她,即是很便捷的交通工具,也是另個尋找「金礦」的方式。著有:《李努歐普的命運》(2001)、《李努歐普的第二人生》(2002,榮獲法國RTL少年小說獎)、《殺手之淚》(2003,榮獲女巫獎、法國電視獎及17項各地獎項)、《部落》(2004)、《小公主與船長》(2004)、《生命如斯》(2004),以及2009年最新作品《奇蹟時刻》(Le temps des miracles)。

關於「原石」,網友看到的是……

◆《原石》是一位曼妙女郎,走在時代尖端新女性的堅持不懈,不畏困苦,累了休息再出發,生命是不斷的前進,嘗盡歡喜悲苦,女牛仔貝拉對生命的熱情,堅毅不拔的精神,讓人很難不愛她!──Amity

◆《原石》是一部優秀的小品佳作,她有著鮮明角色、經大融爐熬煮成一鍋的歷史情結(煮的非常糊喲)以及最終的、始終沒有磨滅的、充滿光明的未來希望。──elish

◆當我們遭遇挫折、失去勇氣的時候,想想貝拉羅莎吧,或許便能就此生出面對一切的勇氣也不一定。──小云

◆非常值得一看的一本小說,在我人生的低潮中給我很大的力量,勇敢的面對,秉持著自己的信念與善良,不要害怕走向不可知的明天。──木頭

◆貝拉羅莎永遠正向、樂觀,也許會有情緒化的低潮,但總會振作起來(而且很快),你很難忽視她的熱情,正如她的巨乳以及滿頭紅髮一樣吸引人--也許更吸引人。──毛毛牙

◆完成一個人的命運,依循著召喚、啟程、歷險、歸返的架構,但迷人的是安.蘿爾.邦杜簡單、魔幻、詩意的文字,帶著苦澀的內容,猶如人生的種種不完美。──快雪

◆沒有一件事是被草草帶過,每件事都相當完整,讓人可以很明顯的看出貝拉羅莎與其他人的心理變化,卻又絲毫沒有冗詞贅字,讓人不得不讚嘆作者的功力啊!──咖啡飛

◆我貪婪的試圖用貝拉羅莎的生命故事,來淨化自己的靈魂找到新的出口。當看見她屢敗屢起,當看見她再度讓紅髮飄揚於曠野,我彷彿也得到一股新生的力量。──夏天

◆原石磨成鑽,未必顆顆皆是光彩奪目,但卻已有著足夠的堅不可摧。──蚊子

◆貝拉羅莎的故事,鼓舞我重新追夢,更是激勵了我,即使生活中面對了諸多不順的事,也不該輕易的被打倒。──琥珀色的月亮

◆貝拉羅莎命運中跌跌撞撞的事件,怎麼樣都跌不掉她堅忍的韌性和包容的愛。──顏玲

 【延伸作品】

殺手之淚殺手之淚(Les larmes de l'assassin)

法國女巫獎、歐洲書蟲獎、法國電視獎、馬賽青少年書獎……等二十項書獎得主。

《出版人週刊》、《學校圖書館期刊》、《書目》、《科克斯書評》感人推薦。

未識親情的男孩、冷血的殺人犯與浪蕩的富家子,組成了奇異另類的家庭,在冷冽無情的貧瘠荒原上相互依偎求生,內心深處微弱的人性情感猶如埋在乾硬土地中的種子,竟因而萌芽破土。用以灌溉的,是詩句與眼淚,文字與繪畫,還有──無法以常理衡量的愛。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親愛的讀者您好,

日前接獲讀者告知《地府皇家聯誼會》的內文印刷裝訂部分有誤!
        繆思出版深感抱歉!
如果您也遇到類似的問題,可先依以下情況處理:
在書店門市購買,可憑發票回原門市換貨;
網路書店則可依各家設定的換貨方式處理,
或您也可以直接寄回繆思出版公司更換!  (請註明瑕疵書更換)
地址:231台北縣新店市中正路506號4樓 繆思出版 收
電話:(02)2218-1417 轉9 由共和國文化 客服人員為您服務

造成您的不便,繆思出版深感抱歉,如有任何問題也歡迎與我們聯絡。

繆思出版全體小編 敬啟  1月9日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