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part.4

內文摘自繆思出版預計十月發行之《非人間--蜃樓》
如需引用或轉載本文,請事先知會我們!繆思出版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

海市,蜃樓。

「那孩子來了,重明。」

一名衣飾華貴、左耳盤著一條金蛇的俊美男子在一盞紅色宮燈下抬起頭來,站在他肩上的金色鳥兒聽見自己的名字,張開鳥喙,發出尖銳的叫聲。

男子伸出手指,在左耳上小指粗細的金蛇頭上敲了敲,那蛇張開嘴巴,將一樣東西吐在男子手中。

那是一根大約只有小指末節那麼長的青銅曲錐,只見它滾到男子掌心之中,之後便像是發芽的種子一般,開始生長。不多時,男子掌中便躺著一面徑長八寸的青銅古鏡,鏡面上浮現了一個正竭力在石梯上前進的少年身影。

「他看起來實在不像個死人呢。」男子伸出另一隻手,食指貼著那銅鏡的邊緣滑行。「重明,你覺得這是太陰鏡的功勞呢,還是妙華那個小姑娘的功勞?」

鳥兒沒有答話,轉頭用尖長的口喙清理自己的羽毛。

那男子似乎也不期待牠的回答,他看著鏡中的身影,喃喃自語:「說到這太陰鏡……」

古鏡中少年的身影消失了,一名全身溼透、姿容冶豔的紅衣女子取而代之。紅衣女子在海岬上迎風而立,左手拿著一幅青色包布,右手拿著一面鏡子;那鏡是青銅所製,鏡背刻著四靈八卦,鏡鈕則是隻蹲伏的無角麒麟。

正是太陰鏡。

只見那紅衣女子右手撳在鏡面上,看了那面鏡子最後一眼,之後「轟」地一聲大響,銅鏡在她手下碎成粉。而在那紅衣女子擊碎古鏡的當口,男子手上的古鏡跟著一震,在他掌心晃動不已,鏡面的影像也變得混沌不明。

男子將整個手掌貼在鏡面邊緣,好讓古鏡逐漸恢復原有的平靜。「看來,即便有了『弱水』,咒陣沒有及時完成的話,還是困不住雨師妾的女兒哪……」

他說著咯咯咯地笑了,笑聲未畢,肩上的鳥兒猛地昂起頭來,發出一個帶著警告意味的聲音。

「呀,客人到了。」

男子將手掌收攏,圓盤狀的鏡子在他攏起手掌的瞬間消失無蹤,只剩下那截短短的銅錐。他的手一翻一握,再次攤開──銅錐不見了,此刻躺在他掌心上的,是一塊約有半個手掌大小的紅色薄片,那東西略呈圓形,上面有著不規則的同心紋路,看起來像是某種巨大動物的鱗片。

「那位劍客和他的和尚朋友帶著那位小兄弟來了呢,重明。」男子說著取下了一旁的宮燈。「今晚可有得忙了。」

 

※※※

 

海市的入口是一條順著山勢盤旋而上的狹窄石梯,少年走在劍客與和尚之間,領頭的劍客腳步輕捷,他卻走得上氣不接下氣,每爬一階,雙腿就像是重了一分,只能拖著腳步勉力跟上。

少年勉力爬了一百多階,腳下一滑,眼見便要失足,一隻手抓住他的右臂,向上一提,將他拉了回去。

他抬頭一看,抓住他手臂的人不是別人,卻是劍客。

「多……」少年喘著氣向劍客道謝:「多謝前輩。」

「不要逞強。」劍客低頭看著少年。「這道石梯會越來越難走的。」

「這條石梯……有點像是……」少年又喘了口氣。「咒陣的入口……」

「海市確實是個咒陣。」答話的是走在少年身後的和尚。

「啊?」少年微微一驚,進入他人的咒陣可不是兒戲。「這是誰的咒陣?」

「據說海市是遠古少昊帝轄下五島的遺跡,島上留有一樣被稱為『少昊神器』的東西,正因為島上保有這樣神器,所以神器的力量讓這整個島變成了一個咒陣,凡是進入咒陣的靈獸精怪,都只能以裸蟲的樣貌存在,而且無法操弄任何術法。」和尚道:「這條石梯,就是用來祓除五島咒陣禁制之事,不管你是什麼來頭,只要登上這道石梯,就都只是一隻手無縛雞之力的裸蟲。」

裸蟲?少年聽到那兩個字的時候,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天生萬物,又可區分為身上帶有鱗片的鱗蟲、生有羽毛的羽蟲、被覆著毛皮的毛蟲、外有介殼的介蟲、以及體無遮蔽的裸蟲──而和尚口中所說的「裸蟲」,其實便是人。

只是這「裸蟲」二字似乎帶著幾分輕蔑之意。

和尚並沒有注意到少年在想些什麼,續道:「也正因為如此,這個地方才會成為能夠安心做買賣的海市吧。」

「那蜃樓是什麼樣的地方?」

「這個嘛……」和尚側著頭想了想,之後問少年道:「你可聽說過『公子魈』這號人物?」

聽到那個名字的瞬間,少年隱隱約約想起了什麼,不過那一點靈光很快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再也捕捉不著。

「他是誰?」少年問。

「他是『少昊神器』的主人,能知過去未來。」和尚笑了。「這人很早以前就在海市開門招攬生意,只要你付得起他所要求的代價,他就可以告訴你很多事情。」

「很多事情?」少年問。

「很多事情。」和尚點頭。「據說公子魈能見旁人所未見,若是你心裡有什麼未竟之事,他都能幫得上忙。只是……」

「元空。」前方傳來劍客的聲音。

此刻梯頂已然在望,劍客的腳步明顯地慢了下來。

「一會兒再說吧。」和尚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少年這才注意到,他的呼吸也顯得有些沈重。

在最後這段梯級中,同行的劍客與和尚顯得舉步維艱,但少年卻覺得和先前沒什麼兩樣,走起來還算輕鬆,似乎腳下石梯正在告訴他,他已經獲准進入海市,再沒有什麼東西需要袚除了。他低著頭走路,腦中想著和尚方才所說的話。

海市蜃樓……能知過去未來、見旁人所未見的公子魈……

少年心中驀地打了個突──他想起自己是在哪裡聽說過這個人了。師父曾經對他提起,師伯長春子之所以客死崑崙山,至今無法入土為安,就是因為──

「前……」

眼見少年就要踏上梯頂,他卻突然回過頭去要向和尚問話,只是眼前的景象讓他大吃一驚,完全忘了自己要問些什麼。

只見石梯上布滿了黑鴉鴉的人影,每個人都正氣喘咻咻地向前邁進。

這是……什麼時候……

少年正自驚疑不定,和尚推了他一把,要他繼續往前走。

他轉過頭去,正對上劍客的臉。

「到了。」劍客說。

 

     ~內文摘自《非人間--蜃樓》第一章•應真 未完,9月30日繆思出版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