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思公告
Pinkoi 被謀殺的城市 愛與黑暗的故事
★任何問題來信,歡迎寄到:m.muses@bookrep.com.tw
★想知道近來出了哪些書?近期出版新書箱

第一回:二郎神狀告開封 小散仙慘貶地獄

咚咚咚!

開封府前,正有一人倒持三尖兩刃刀,以刀柄不住敲擊牛皮大鼓,敲得震天價響,守門的牛頭馬面老早躲得遠遠,只因來者是武功高強,脾氣暴烈,額頭還開了隻天眼的二郎神楊戩。

 

「還我的哮天犬來!」

不錯,這裡的開封府,主理其事者是以公正廉明著稱的包拯包青天,但府衙所在地卻不是陽間汴京開封,而是陰間地府,包拯不是開封府尹,而是地府判官,他的隨從也不是王朝馬漢,而是牛頭馬面,只不過眾神鬼慣稱他的府衙為「開封府」,一千年也就這麼似是而非的傳承下來。

開封府專司地府人間天庭的各式冤案慘案懸案,府外並設有一喊冤鼓,供鳴冤之用,平日來擊鼓的小仙小鬼,多半是象徵性的敲一兩下,便有牛頭馬面捧來簿本,讓他們留下姓名事狀,然後擇期通知開庭審理。不過眼下可沒鬼敢冒著被三尖刀戳得肚破腸流的危險,前去勸退楊戩。

 

話說楊戩的愛犬哮天失蹤多時,讓他這飼主著急萬分。日前他偶然翻看太一雜誌(天庭惡犬最著名的八卦月刊),赫然發現某兩個小散仙投訴哮天犬仗勢欺人,四處亂吠亂咬,偷菜啃蟠桃不止,還亂踩莊稼,搞得天怒人怨,被評了五個「劣」字,最終被某位忍無可忍的大仙抓去斬首,屍體不知去向,據說是流落到地府被煮成香肉湯了,他才不惜紆尊降貴,前往地府擊鼓申冤。

 

「何人擊鼓鳴冤?」

 

「吾乃楊戩是也!」

 

「閣下有何冤屈,還請入內詳訴。」

 

包拯的聲音從府內傳來,楊戩收回尖刀拄地,一臉殺氣騰騰,牛頭馬面連忙上前推開大門,讓他和後面那幾隻狼狗,大搖大擺走入公堂之上。

 

「冤枉——汪汪汪汪!」

 

楊戩尚未開口,那狼犬隻隻眼眶含淚,已迫不及待的「汪汪」喊冤,牠們都是哮天犬的手下,平常跟在老大身後,名是巡察天庭,實是騙吃騙喝,修為雖淺,吠起來也是嗚嗚汪汪,聲勢浩大。

 

「你就是地府首席大判官包拯?」

 

眼看一群狗亂叫亂嚷,惹人心煩,包拯額間青筋微跳,也顧不得楊戩面子,驚堂木重重一拍,先給了個下馬威。

 

「正是在下。郎神所攜何物畜類,公堂之上,竟敢肆意咆哮?」

 

「某自當管教。」

 

楊戩哼了一聲,側眼微瞥,幾隻狗馬上嚇得窣窣後退,趴伏在地,再不敢出聲。

 

「請上座。」

 

包拯臉色稍緩,也覺適才有些過份,畢竟楊戩是玉皇大帝的外甥,平常也盡忠職守,不見有何欺壓良民的惡行,如今愛犬慘遭屠殺分食,其情可憫,也難怪他會失控發火。

 

楊戩撩撩袍腳,一屁股坐在馬面搬來的太師椅上,再喝了口牛頭送來的茶,開門見山道:「前因後果你大概也聽說了,有人構陷哮天於不義,還讓他死無全屍,淪入餓鬼肚腹,你地府裡那些不長眼的餓鬼,我一定不放過他們!」

 

包拯的師爺公孫效率甚高,立即遞上散仙投訴哮天犬那一期的八卦雜誌,包拯一目十行的瀏覽一遍,突然想起月前地府皇家聯誼會舉行的香肉聚餐,心中有了不好預感。

 

楊戩不住磨著牙齒,見包拯猶自沈吟不語,便滔滔不絕抱怨道:「其實不用你查我也知道是誰,我只是先來通知你一聲,讓那些啃哮天骨頭啃得津津有味的死鬼繃緊皮!哼,那兩個無事生非的陰險女人,公器私用,藉雜誌報導公報私仇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平常經過我洞府的時候就老是偷踢哮天,以為我不知道嗎?我待會就寫狀告上天庭,說她們心存惡念,虐待動物至死,應當鞭笞數十,貶落地獄受刑一千年……」

 

楊戩口中的「兩個女人」,其實是太一雜誌的兩名特約編輯,一個名喚蓬萊鯨仙,據說是徐福渡蓬萊時的座駕大鯨魚的後代;另一個名叫無患珠,據說是由達摩祖師頸上一串無患子佛珠修練成仙。這兩個小散仙久已燒黃紙、拜天地,結為金蘭姊妹,平日無所事事,專以探聽八卦為樂,筆下加油添醋,便成為一篇篇不負責的報導,偶爾也會收潤筆費替神仙鬼怪們寫些抹黑仇家的小說傳奇。算不上大奸大惡,但她們這回惹上二郎神,可說是踢到了鐵板。

 

包拯若無其事的閤上雜誌,清清喉嚨,道:「二郎君請放心,此事確有蹊蹺,包某一定徹查到底。」

 

「最好如你所言!」

 

撂下狠話後,楊戩拂袖而去,包拯示意師爺公孫送客,然後逕抽了張黃符紙,以硃砂筆寫了幾個字,摺成紙鶴投往窗外,不出半刻,紙鶴便搖搖晃晃的帶來回音,滿滿酒氣撲面而來。

 

包拯皺起眉頭,但聞紙鶴以男鬼的聲音醉醺醺道:

 

「喔對啊,那天劉邦弄了一隻沒頭天狗跟四隻羊腿,我跟趙光義都有吃,你也想吃嗎?樊噲煮香肉的手藝當真好,李世民烤羊腿的功夫也不錯,我現在一個鬼喝悶酒,你要不過來陪我?」紙鶴左翅畫了個花押,乃他先主大宋開國太祖趙匡胤是也。

 

包拯無奈,再拿了張黃紙,寫了幾個字,摺成紙鶴扔出窗外,半晌紙鶴拍著翅膀回來,嘴上還叼著顆花生米。

 

「老流氓說香肉是他重孫子弄來的,就是三國志平話的那個劉備,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沒聽清楚。我知道你公事忙,沒空陪我喝酒,記得跟小范偶爾弄些特產孝敬老子啊!哪,賞你吃花生。」

 

花生米「咚」地掉在桌上,包拯越聽越是頭大,香肉果真是被地府皇家聯誼會的皇帝們吃了,這些皇帝久在地府輪候投胎,平日無所事事,不是喝酒,就是睡覺。皇帝們雖是理虧,但不知者難以入罪,況且來的是隻無頭狗,誰知道是大名鼎鼎的哮天犬?可是狗究竟是誰殺的?兩個小散仙看來不像如此心狠手辣,若是扯上劉備,會不會與他二弟關聖帝君關羽有關?

 

雖然死的只是一隻狗,但事主牽扯到一堆大仙小仙,不容小覷。包拯連忙取來一卷宗,將案發詳情仔細寫下,準備寄予范仲淹、寇準等同僚,來個三司會審。末了不忘再紙鶴傳書,提醒劉邦趙匡胤莫向外提起狗肉之事,以免二郎神上門尋釁,如孫悟空大鬧天宮一般,提刀大鬧地府。

 

搓湯圓搓了半天,吃狗肉兇手這邊算是壓下來了,但楊戩怨氣難消,全數發洩在蓬萊鯨仙和無患珠兩個小散仙身上,說是他倆污衊哮天犬,害得牠莫名被斬,身死受辱。玉帝被外甥煩的緊了,想著想著,突然想起太一雜誌似乎曾報導過他尋花問柳的不實新聞,怒從心起,遂親判她倆罰款四萬萬五千萬兩天帑,外加地府刑期一百年,以資效尤。

 

   兩位小散仙上訴無效,欲哭無淚,只好雙雙結伴至地府受刑,太一雜誌編輯群噤若寒蟬,被迫停刊,不少受害者額手稱慶,也有好事者長聲嘆息,謂「寧不知天庭與地府,八卦難再得」。幸好兩散仙姊妹情深,相互扶持,時不時同牛頭馬面聊些八卦,眾鬼本就無聊,為了聽她們說故事,多少比較客氣,日子總不算太難過。

--故事未完,請待第二回合。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金魚
  • 某噗友說:
    這邊吃狗肉,另一邊連署保護狗……
    有種奇妙的趣味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