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只緣天庭法不公,才落地府唱苦情

 

「司法不公啊!司法不公!楊戩跟我有仇不是一天兩天了,玉帝那混帳老不死的又不是不知道……唉,我不過就是那次楊戩戰死猴子的時候,隨口稱讚了一下他結實的屁股,奇怪咧!屁股又翹又結實不好嗎……我連摸都沒摸,說說又不算嫖,算口頭騷擾而已,幹麼討厭我啊!嗚嗚嗚……姊姊,我好委屈啊……」

 

「嗝!妹子再喝點,去他娘的,上回去太白金星那裡喝酒,他不是拿了人間什麼非試不可的算命題嗎?記得那次說咱倆一個是皇帝一個是宰相吧?蹲完苦牢,我們去人間當一回帝王將相,那時要多少結實的屁股都有啊!嗝……不過……這苦牢要坐多久啊……還有那四萬萬五千萬……嗚嗚,我哪裡有這麼多錢啊?嗚嗚,要賺多少潤筆才賺得到四萬萬五千萬?上回我替那個什麼西方的文藝女神寫的中華地府參觀手冊,還在送印,潤筆費還沒到啊……我現在可是一文錢都沒了,嗚嗚嗚嗚,誰說神仙沒血沒眼淚的啊?是誰啊?給老娘站出來!」

 

話說地府一處小山亭裡,兩個女子正喝得醉醺醺茫酥酥,酒嗝打個不停不說,時而拍案暴怒、時而抱頭痛哭,完全在發酒瘋。仔細一看,她們桌上只有花生瓜子,連個下酒小滷菜都沒有,頗為寒酸。

 

不消說,看小山亭外懸著的『思過亭』匾額即知,這兩人是被判入地府坐牢的仙人。而匾額下方掛著的名牌,則顯示這二位是……

 

「鯨仙、無患仙!我來啦!」從外頭傳來一聲,淚眼相看執手無語的二仙只見一個綠袍女子手提著竹籃進來,但是一進來就趕忙掩門,打開竹籃「妳們看。」

 

「雞!」二仙驚呼,貪吃成性所以當年在東海裡長成巨無霸、吃垮龍宮而被龍王強行脫胎化仙的鯨仙,謝了一聲就撕下雞腿啃起來,倒是無患仙還記得問一聲「璇璣,這雞哪來的?」

 

「我虞璇璣身為輪轉殿畜生道判官,自然是有門道的……」那綠袍女子原來是地府判官,她活著的時候好酒,死了也想喝酒,只是喝酒無肉如有山無竹,不過癮。所以她與轉為畜生、註定要成為人類菜餚的鬼魂說好,當他們一轉成畜生形準備跳輪轉臺入人間時,她就一刀把他們宰了,魂魄自然馬上回歸地府,重新再轉輪轉盤試試下次手氣,反正對地府來說,這些鬼魂都註定要一死去做肉食,那麼在人間死或地府死也就無多大差別了。

 

虞璇璣說完來由,便撕下翅膀送入口中,鯨仙倒了酒來,三人一飲而盡,那無患仙又問:「璇璣,這燒雞做的真好,是妳的手藝嗎?」

 

「是我家那死鬼做的,二仙知道,他也在地府做官混口香火,倒是頗受地君賞識,不過鬼嘛,總是難免有些壓力,他壓力大就想做菜。上回人間有個什麼南京大戰,一下子三四十萬鬼魂下來,他精神緊張得都快爆炸了,我就領了一頭豬回去讓他殺……哎呀,當真是庖丁解豬骨肉分離,灌香腸、做豬血糕豬血湯,炒豬肝、炒腰子、豬心冬粉,燉豬腦,頭皮耳朵滷了做小菜,豬皮熬膠,後腿肉做火腿,骨頭熬湯,最好吃的是腰內嫩肉,裹粉炸了給我做飯包,好吃得受不了啊……」

 

虞璇璣一頭說,二仙在旁聽得口水都快流下來了。鯨仙聽到腰內嫩肉裹粉炸一句,猛然想起上次回東海探親時,化出真身本相,見有人乘船專門來看鯨魚。最近海水忽冷忽熱讓她過敏,打了個噴嚏,記得有個小孩手一鬆,一塊黃澄澄香噴噴的東西便掉入海波。她元神出竅過去一看,是塊炸肉,上面套著個紙袋寫『好吃到靠妖香雞排』,化回仙體後拾起來吃,雖說已經溼了冷了,不過還真的是好吃到靠妖,現在想起來還是……

 

「妹子,妳怎麼含著個雞骨頭流口水啊?來,雞屁股給妳。」

 

無患仙的聲音將鯨仙拉回現實,她一拍桌子站起身來:「姊姊,我們去賣雞排!」靠妖雞排

「啊?」

 

「地府都只吃香火,鬼鬼都想吃肉,所以我們透過璇璣的管道取得肉食,然後賣雞排還罰款,以地府鬼想吃肉的狀況,一定可以超越孟婆湯!到那時,我們兩個還了罰款還有餘錢,就再拉起一個太一雜誌,砲轟玉帝跟二郎神這對混帳舅甥,至於璇璣,既然是雞肉供應商,自然也有賺頭可以存私房錢了!這樣你好我好我們三個都好,二位意下如何?」

 

其餘二人沉思片刻,不約而同拍案而起。

 

「幹了!」、「有錢能使鬼推磨!我加入!」

 

※※※

話說忘川邊上楊柳依依,多年前,孔門七十二賢與孔子入地府旅遊時,見得此景,合題了〈采薇〉一詩,正所謂「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行道遲遲,載渴載饑;我心傷悲,莫之我哀。」後,長嘆而去,至今寄居於東海某島國的孔廟中,年年再受香火祭祀,然而從前都是真牛真羊,如今為了節省開支愛護動物,肉都不肉了,氣得孔老夫子每年到了此時都往其他地方遊歷,不願再吃那些看起來像肉但是不是肉的東西。

 

不過現在來到忘川孟婆橋邊的鬼魂,倒真箇是「行道遲遲,載渴載饑」,行道遲遲,是因為大排長龍,一個時辰只能前進一點點,載渴載饑是因為地府的死人味中,現在漂浮著炸雞排與煮奶茶的香氣,越聞越餓、越渴越聞,只盼早日排到自己。而眾鬼的目標,自然是橋尾那又金又紫貼滿各種推薦詞,俗豔至極的『天堂雞排』。

 

渾然不顧橋頭孟婆射來的憤恨目光,一身窄袖金衫的鯨仙囂張地向她搖了搖手中金色摺扇,一邊對身穿亮紫高腰襦裙的無患仙說:「科科科,姊姊,咱們賣雞排外加奶茶真是做對了啊!」

 

「多虧璇璣介紹了茶神陸羽和他女朋友來當工讀生,陸羽又出主意加賣奶茶,業績翻了一翻吧?」無患仙查看手上魚鱗冊上貼的每日業績,滿意地點著頭說「不過璇璣真有頭腦,聽說除了收我們貨錢,也每鬼收半錢加速投胎手續費,把這手續費上交輪轉殿,這才塞住她老闆跟同僚的嘴,真是個強者啊!」

 

「我昨日合計合計,再賣個半年,我們就可以還上四萬萬五千萬了,再賣個半年一年的,又可以攢下一大筆錢,足夠請上幾個工讀鬼顧店。我看,我們就在地府辦一個豬油時報,趁著太一那票不講義氣把我們送出來頂著先的混蛋龜縮著不敢寫,一口氣把他們的客戶都搶過來,這次不只是月刊季刊,咱們每日一爆,首先就爆那可恨的二郎神!哼哼哼,總有一日,我要他跪在我腳下求我別寫了。」鯨仙陰陰賤笑著說。

 

「每日一爆太累了,我看學著西方,七日一爆比較好。橫豎地府那個妖怪報不是向我們邀一期稿,結果寫得太爽,寫成了好幾期,憑我倆胡說八道的功力,七日一爆不過是把一月的份量拆成四次,這樣不但賺報費,還可以賺廣告費,喔對了,為了補償孟婆,第一刊就免費幫她打個廣告吧……」為人比較厚道的無患仙緩緩地說。

 

「就依姊姊。」

 

二仙商議已定,會心一笑,鯨仙看向大排長龍的鬼群。其中除了一般的鬼之外,還有派出來買下午茶的地府差役、溜出來打混的官吏與一些還未投胎的公侯將相帝王后妃,有些不耐煩的,屢屢飄起來看看到底排到那裡了。前檯分作兩區,木訥不善言詞的陸羽認真地看單要求,或半糖或去冰地調著奶茶,而他妖嬈嬌媚的道姑女友,則在前檯收單結帳遞雞排奶茶。

 

後面大油鍋旁,因為陷害武聖岳飛而判入油鍋酷刑的南宋宰相秦檜夫妻,由於身在油鍋多年,對於油溫跟熟度感同身受,所以被二仙托虞璇璣去交涉,付錢與地府租來炸雞排,由於二鬼顏面盡損,羞對眾鬼,所以都包得緊緊的,也算是表示乾淨衛生。

 

而無患仙則看向忘川邊上,二仙租來一塊地,因為賺錢賺得開心,於是名為開心農場,農場上數隻乳牛,負責提供鮮奶做奶茶。另一群從畜生道那邊趕來的雞,正由漢高祖手下的樊噲等鬼負責宰殺,一群被逐出地府皇家聯誼會的姬妾們,則認命地在旁處理雞排、串雞心、串雞屁股、捲雞腸、剁雞腳,雞排送去前面炸,其他的在忘川邊支起滷鍋滷了,若前面接單,鬼魂再來此處取貨。

 

正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欲知後事,請待第三回分曉。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