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思公告
Pinkoi 被謀殺的城市 愛與黑暗的故事
★任何問題來信,歡迎寄到:m.muses@bookrep.com.tw
★想知道近來出了哪些書?近期出版新書箱

大結局:包青天明察秋毫,二散仙投胎轉世

 

  鯨仙收了罰單,本就憋氣在心頭,見來者不善,一副老子就要吃霸王餐的樣子,便也擺起凶神惡煞的模樣道:「找你弟弟?你是誰啊?你弟弟又是何方神聖?老娘從不給人賒帳,更不給人包!要吃雞排就給現金!」便手掌朝天抖啊抖的要錢。

 

  「包你娘親,要錢沒有,要命更沒有!」來人聞言更怒,王霸之氣一發,一腳踏上雞排攤,震得鍋碗瓢盆乒乒乓乓,更作勢把木棍往雞排攤的招牌戳去,「再吵就把妳們的攤子也挑了!」

 

  「啊啊,這不是盤龍棍耍得地府第一的趙太祖嗎?」無患仙連忙搶上前去賠笑,鯨仙還想再罵,已被她拉到一邊,聽她低聲勸道:「這裡由我搞定,妹子繼續做生意,否則給他一棍打爛招牌,豈不賠的更多?」

 

  鯨仙不甘不願的去了,只見那壯漢大搖大擺坐下,哼道:「算你帶眼識人,老子就是趙匡胤,堂堂大宋開國皇帝,總不會欠妳幾塊雞排錢,妳去冥府銀行打聽打聽,有誰比我弟弟的信用更好?」

 

  「是是是,趙太祖您武功高強,好打抱不平,地府誰人不知、誰人不曉,不知今日怎麼如此賞光,親自駕臨小店?」

 

  無患仙笑嘻嘻的拿來幾塊大雞排和兩杯波霸珍奶,趙匡胤老實不客氣據案大嚼,邊吃邊批評道:「粉裹的比肉還厚,還說是李唐掛保證的雞排店……我看那些餓鬼是餓太久了,母豬賽貂蟬,把ㄆㄨㄣ當成楊枝甘露……」

 

  「不爽不要吃!」鯨仙百忙之中回首罵道。

 

  「你這小金魚說什麼?」趙匡胤拍桌道。

 

  「哎哎哎,太祖息怒息怒。」無患仙連朝搭檔使眼色,把趙匡胤按回凳上,裝可憐道:「唉,我姊妹孤苦,靠一支筆謀生,無奈得罪天庭要人,慘成謫仙落地府,全賴閻王手下留情,才有這麼一條生財之道。這雞排生意看似好賺,卻也是辛苦錢,每天七早八早起來餵雞拔毛,三不五時還有官兒開罰單找碴,賣得油煙滾滾,都成黃臉婆了,才賺那麼丁點,何時才夠咱們贖罪回天庭哪!太祖您可要體諒體諒我們小生意。」

 

  趙匡胤清清喉嚨,「我也不是不顧人生計……據說你們以前是在雜誌寫稿的吧?唉,我平生最是敬重讀書人,所謂『強幹弱枝,重文輕武』是也,你們以後若有什麼麻煩,我吃你們喝你們的,自然也會撐你們的啦!要是有什麼不長眼睛的小妖小鬼找麻煩,老子不止打得他們鼻青臉腫,還讓包黑子抓他們回去煎煮烤炸,包管連他娘都不認得他!」

 

  眼看他宋太祖拍胸脯保證,無患仙心念電轉,一條妙計浮上心頭,順勢道:「咦,原來太祖爺您認識鐵面無私的包拯包青天?」

 

  「當然囉,我大宋君臣關係和諧,什麼難事在我手下不能『河蟹』?你們可別以為我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無患仙心想你若是頭腦發達,就不會給弟弟宋太宗「宰」而代之了,但此話當然不能宣諸於口,便佯嘆道:「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麼?」

 

  「包青天自認公正廉明,還不是屈服於楊戩的淫威之下,硬生生聽信他的說詞,把咱們姊妹貶來地府當替死鬼,明明他那隻狗就不是我們殺的,咱姊妹要是殺了他的狗,這會兒也是賣香肉不是賣雞排了,嗚嗚嗚,天地不仁啊!視萬物為芻狗啊!吾等雞狗不如啊!」

 

  無患珠抓了小手絹,咿咿嗚嗚宛如苦情旦的哭訴。明明她的話破綻十足,偏偏趙匡胤就是聽信女人哭哭啼啼這一套,滿腔熱血呸了幾塊雞骨於地,叫道:「豈有此理?喔,我記得了,難不成那天狗就是上次劉邦讓樊——」

 

  「喔喔,高祖他怎麼了?」

 

  無患仙聽出蹊蹺,奈何趙匡胤頓時收聲住口,思考半晌,撇撇手道:「如果是這件事……我得再好好想想,反正妳們有虞判官和我罩著,暫時就先賣賣雞排吧,哈哈哈!」

 

  貌似慷慨的笑完,趙老大秉持吃人夠夠的精神,又帶走一堆宵夜回去與兄弟朋友們分享,一旁的鯨仙終於看不過去,奔過來嚷道:「姊姊啊!我知道妳喜歡肌肉糾結的猛男,妳對趙老大有意思請人家吃免費雞排奶茶就算了,居然還打包這麼多給他帶走?!」 雞肉糾結

 

  鯨仙邊罵邊飛快按著計算機,滔滔不絕,「加上先前送給黑心判官那些,今天咱們足足白賠了七十八杯奶茶、一百一十六片雞排,天啊!還有開心農場被嚇死的雞……」

 

  無患仙幽幽盯著奈何橋來來往往的鬼鬼怪怪,道:「哎,愚姊算數不好,妳別跟我提這個。」

 

  「怎麼了?該不會是那死人頭還想勒索吧?」

 

  「不是。」無患仙嘆了口氣,「我是想咱們老窩在這裡賣雞排也不是辦法,得想條後路才是。」

 

  無患仙語重心長,鯨仙悲從中來,也跟著哽咽起來:「要不怎麼辦?我也想和以前一樣,聊完八卦寫完稿就躺在貴妃椅上擦指甲油玩貓啊!哪像現在,天天切雞排煮珍珠,指甲都要剪的短短的。」

 

  無患仙倏地抓著金蘭拜把的手,立誓道:「不行,我們不能只求自保,還要對抗楊戩跟他走狗們的邪惡勢力!」

 

  知道包拯有「河蟹」之嫌後,無患仙與鯨仙不惜成本,日日送雞排奶茶到開封府收買牛頭馬面,發揮從前挖八卦的本事,不久就探聽到消息:說是美滋滋把楊戩的哮天犬煮成香肉湯的,竟是地府皇家聯誼會的一干皇帝?她倆原是作了人家的替死鬼!

 

  二仙於是哭哭啼啼上開封府擊鼓鳴冤,包拯心知皇帝們不想將事情鬧大,惹來楊戩翻桌開打,便好言安撫二仙,聲稱一定徹查到底;加上牛頭馬面等手下平日收了她們不少好處,也信誓旦旦說一定會加強巡邏,確保天堂雞排攤周圍的治安,條件是孝敬的奶茶必須任選口味。

 

  二仙不依不撓的回去後,天庭卻在這時傳來令眾人虎軀一震的消息。

 

  哮天犬回來了!

 

  而且帶著兩大八小,一妻一妾跟還沒斷奶的孩子一起回來了!

 

  「你他媽連狗都耍老娘,這是什麼世界啊!」

 

  「楊戩這白癡,自家小狗發春,卻害得我們淪落地府賣雞排?」

 

  天堂雞排攤前,蓬萊鯨仙與無患珠一前一後連連咒罵,來傳話兼捱罵的是趙宋苦命帝王徽宗趙佶,他本是到奈何橋送他幾個帝姬女兒投胎,半途被趙匡胤趙大官家抓來跑腿,原以為是順便歇腳喝茶的優差,想不到一來就被母夜叉雙雙劈頭痛罵。

 

  「我我……我也不清楚啊!」

 

  「不清楚?還搞不清楚就隨便貶人下地獄,什麼天神啊?還開了三隻眼!」鯨仙手拿滾油杓揮舞罵道,嚇得趙佶連連後退。

 

  「這裡還有一封信,兩位老闆不如先看看吧。」趙佶顫巍巍掏出一封信。

 

  「拿來給我!」無患珠一把搶過。

 

  趙佶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還是李道長寄蘭看不過去,請他過去喝杯茶,一回生二回熟,一男一女對坐論道十分融洽,趙佶更一副被佳人電眼電得暈陶陶的模樣。二仙懶理他色中餓鬼,三兩下拆開信仔細閱讀。

 

  據趙匡胤所言,狗肉乃是劉邦的重孫的結拜二弟關羽弄回來的,於是包拯私下請託與關羽交情不斐的岳飛出面詢問,關羽聲稱狗是他巡狩期間,從神農氏的研究所後花園弄到的。因為這群以哮天犬為首胡作非為的野狗,蹂躪天庭後花園不已,這回踩壞的更是神農大帝精心培育的新品種莊稼,神農一怒之下隨便抓隻狗仔殺了,吊在花園籬笆以儆效尤,關羽得見,便砍下狗身拿去孝敬大哥,只留下頭顱風乾嚇狗。

 

  哮天犬失蹤,其實是因為偷吃太多蟠桃,導致春情勃發,難以收拾,四處播種(當然是對母狗,而不是田地),搞了半天,才帶著一堆花花綠綠的小狗回到二郎神身邊。楊戩又喜又悔,無奈木已成舟,玉帝金口諭命既出,總不能自打嘴巴認錯召回二仙,只得採一「拖」字訣,讓包拯安撫她倆再說。

 

  「咱姊妹倆就被河蟹掉了?」鯨仙不可置信的道。

 

  「人家有個玉帝舅舅,我們算什麼。」無患仙氣得撕咬雞排洩恨,滿嘴滿手盡是油膩。

 

  「我嚥不下這口氣啊!我一定要寫一篇『二郎神與齊天大聖的異種糾纏』的特稿給太一雜誌,方可洩心頭之恨。」

 

  「好消息、好消息啊!」二仙正想著怎麼口誅筆伐之際,這廂氣喘吁吁跑來湊熱鬧的是判官虞璇璣。

 

  「璇璣!咱姊妹好冤哪!」鯨仙率先哀嘆道。

 

  「我都知道了。」虞判官拍拍她的肩,「這次是來說一個好消息──鯨仙、無患仙,閻王剛剛頒佈赦令,恩准妳們投胎上人間抵地府刑期了!」

 

  「當真?」

 

  「不假。」

 

  「一定是玉帝老鬼拉不下面子,又受不了我們吵,索性把我們送上人間!」鯨仙學著無患仙撕咬雞排洩恨,姊妹倆這陣子以雞排奶茶為主食,快都吃成三層五花月亮臉了。

 

  「管他呢!反正玩個七八九十年再回來,總比一直擺攤好吧?況且玉帝閻王為了補償妳們,給妳們的家世不會太差,念念書寫寫文章,找個丈夫吵吵鬧鬧,很快就過一生啦!」

 

  虞璇璣勸道,想起當年和丈夫李千里結下的筆墨師生姻緣,也是粉臉微紅。二仙想想也覺有道理,相視一笑,默默於腹中醞釀該怎麼利用腦裡的八卦傳奇,在來世鬻文謀生。

 

  想知道虞判官與李判官前世今生糾纏不清的師生孽戀?想知道趙匡胤、朱棣、劉邦等皇家聯誼會的皇帝后妃們的恩怨情仇?請期待蓬萊鯨仙與無患仙投胎人間的曠世爆料鉅作──

 

  「拍翻御史大夫」(謝金魚)

 

  「地府皇家聯誼會之唐棣之華」(無患子)

 

(下台一鞠躬)

繆思妖怪報開春增刊篇--《天堂雞排》連載到此結束!

感謝作者無患子、謝金魚聯袂搞笑~

感謝各位讀者支持鼓勵,不棄嫌小版畫動作慢吞吞~

祝福大家福虎生豐!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金魚
  • 我跟姊姊去南部玩一趟回來
    真的都變三層五花月亮臉了(拉下巴)
  • 一晃眼......就年初五了啊
    身體整隻腫腫腫~
    還有眼皮~~
    一回到家裡就開始看庫存的漫畫,比上班日熬的還兇吶!!

    繆思靠妖 於 2010/02/18 17: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