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報橫式

【小說試讀】

荊棘花冠():公主騎士

作者:款款

封面及內頁繪圖:VANE

荊棘封面        

 


 

第一章 修道院

 

摩蒙修道院是光明教會在麥錫恩公國中部地區最大的修道院,它座落在坎布克的山上。在這兒,無數的山岩和巨石早就被侵蝕成了錯落、陡峭的山壁和石峰的迷宮。山後面是無窮盡的黑森林,參天的巨樹拔地而起,密密沈沈地遮住了所有明亮、蓬勃的日光。


小小的瑪德琳和索朗從馬車裡探出頭來,向山頂看去。她們眼前漸漸出現了一個龐然大物。六劍形的徽飾、聳立的鐘塔、拔高而狹長的城樓,彩色的鑲嵌玻璃窗……無一不在昭示著這座修道院的高大雄偉、富麗堂皇。

 

高高的穹頂,宏大的空間,超常的尺度,越發襯托出個人的渺小,人們一靠近修道院,就感受到來自天國的龐大氣勢,將渺小人類那微不足道的驕傲剝奪殆盡。

 

修道院位在摩蒙鎮附近,周邊砌著巨大的黑碎石圍牆,院落中央有一座噴泉。修道院裡面錯落著二十多座不同風格的附屬建築,有教堂,禮拜堂、修行室、畫廊、圖書館,塔樓、墓地等等。

 

教堂的大理石大廳是傳統的圓形穹頂,共兩層,祭壇、屋頂以及拱廊都以優美的紋樣及色彩裝飾;門窗的線條呈現出了完美的弧形,和拱廊、穹頂一同組成了和諧的視覺效果,更加強調出了寬敞廣闊的空間。

 

教堂內的布置十分華麗,和外面的黑灰色調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正廳和聖龕上部繪滿了花鳥,雕刻著飛翔的天使,聖龕正中是主神——光明真神,旁邊是正義之神、公平之神以及兩個天使組成的群雕,聖龕下面則是一組表情各異的聖徒雕像。

 

教堂內的所有門柱上都繪滿了花朵,牆壁上下也用金粉塑成了金碧輝煌的劍、盾、花冠和植物。巨大的門占了大廳的一半,牆上陳列著歷代國王的畫像,因為修道院一直受到國王和貴族的資助。

 

走廊中裝飾著華麗的鑲嵌玻璃畫,多數是莊嚴肅穆的宗教主題,同時安放著聖騎士弗洛里安的雕像、鎧甲,以及奧古斯特國王的雕像。聖騎士弗洛里安是伯萊茲大陸上有史以來最勇敢的騎士,跟英勇的托比.奧古斯特國王、大魔法師曲哲共同開創了這個麥錫恩公國,他們都是古籍中的傳奇人物。

 

室內的一角安置著巨大的管風琴,聽說那是由來自精靈聖地的製琴名家製造的,音色優美,連真神都曾經前來聆聽過。

 

回廊後面是修道院的小禮拜堂。它的地下室是歷代主教的墓窖。他們的棺木安放在通道兩側的墓龕裡面。傳說中,這裡保存著光明神的聖袍,除此之外,也保存著鑲有寶石,以魔法金銀絲刺繡的教皇袍。聽說,這個大修道院還收集了很多精巧的、充滿了法力的六劍徽、金箔聖畫、刺繡、魔法卷軸和很多大黑暗時代前的藝術品和黃金製品。

 

惠恩公爵的騎士尼埃遠遠護送姊妹兩人到修道院的門口,他穿著明亮的盔甲,瑪德琳透過車窗,一路期盼地看著他,幻想他能突然衝來,把她們抱上馬背快速逃離這個移動的囚籠。但是他不能,在她們下車的時候,他看著兩個女孩,對著她們右手舉劍,施禮說:「真神保佑妳們,還會『保佑』馮.德魯多省長這個罪魁禍首——我絕對饒不了他!」

 

瑪德琳不明白這些人名代表的意義,不論是父親死前詛咒的奧古斯特,還是尼埃口中的馮.德魯多,但是她沒有機會開口詢問,尼埃便轉身走了。

 

接著,她們就被帶進了教堂。

 

「人自從降生到這個世界上就是有罪的,妳必須不斷向神懺悔妳的罪過。從此以後,忘掉以前的一切,妳必須從頭開始,做一個苦修的修女來抵贖妳的過錯。」高大的女修道院長溫頓用生硬、嚴厲的聲音告誡著兩個新來的姑娘:「我不管妳們以前是誰,也不管妳們從前的地位多高。即使妳們曾經是擁有公主稱號的公爵千金,依然是罪人!感謝神,在仁慈的光明神面前,人們都是平等的,妳們一樣是光明神的僕人!

 

「摩蒙修道院是公國裡最嚴厲的修道院,我也是外修院的院長中最嚴格的一位!選中我指導妳們,就是因為我對神最虔敬,最忠誠!感化過無數犯了罪的女孩!妳們要在摩蒙修道院裡好好遵守規矩,做個好修女來化解妳們的罪惡!」

 

兩個女孩呆呆地仰望著她,她的聲音在她們耳中轟隆作響,但是兩個疲倦又飽受驚嚇的小腦袋根本無法理解她話中的意思。女院長穿著黑修女服的寬大身影就像是一道高大黝黑的深淵,阻住了修道院門外清綠的世界。

 

摩蒙修道院內有著九百多名修士和苦修者,還有一個專門為兩百多名女修士建的「外修院」,溫頓院長就是外修院的負責人;另外還有一間不大的孤兒院。外修院裡面不全是修女或孤兒,也有附近鄉下的姑娘來修道院裡學習教養和裁縫手藝,或是在現實裡犯下了重罪的女人來此贖回她們的罪惡。

 

瑪德琳和索朗一進修道院就被分到不同的地方,瑪德琳被分到外修院,而索朗因為年紀小,則被分去孤兒院,由修道院雇用的鄉下婦人們照顧。瑪德琳緊緊地抓住妹妹,大聲說:「我不要跟妹妹分開!」

 

溫頓院長則對她說:「在修道院裡沒有妳的妹妹,只有光明神的女僕索朗和瑪德琳。」

 

她緊緊抱住妹妹不肯放手,索朗則拚了命地尖叫;她們的叫喊聲響徹了石頭砌成的修道院,高大的院長拉鈴召來了幾個年輕有力的修女,把她們提起來從長長的走道裡拖出去,旁邊的門後不時有人驚慌地偷看,又被修女們喝斥回去;她們像丟石頭一樣把兩姊妹扔進了風琴室旁邊的小屋子,然後鎖上了門。

 

這真是個懲罰的好地方。瑪德琳從來不知道光明神的教堂裡還會有這麼陰暗、低矮、沒有光亮的角落,漆黑黑地成了一團混沌,似乎連世界都要把她們遺忘了。一整天沒有食物,沒有燈光,沒有人說話的聲音,甚至連時間都靜止了。只有冰冷的水、岩石地板和發出腐朽霉味的聖堂桌椅,還有索朗啞了嗓子的哭喊。

 

這件事給瑪德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很快就知道,這是一個必須要遵從規矩才能過下去的地方。


深夜,她們被放了出來;女修道院長滿意地看著倔強的孩子們臉上掛著惶恐的淚。在她眼裡,這些女孩不好好管教,就會變得庸俗、輕浮,沒有一點禮貌。尤其是出身良好、目中無人的貴族女孩,更得讓她們學會以後要怎樣才能活下去。

 

瑪德琳被鞭笞了十鞭子,哭泣和求饒都不管用;女修道院長只相信一句話:「再倔的馬,用鞭子都能馴服。」

 

所以,當瑪德琳被修女們脫下了綢緞長裙,換上黑色粗布黑裙的時候,她並沒有像白天被關在禁閉室裡那樣,崩潰地放聲大哭。她只是機械地換上了棉衣,狼吞虎嚥地把一塊硬麵包塞進嘴裡。

 

——這是個不同的世界。」這一天的遭遇在她的腦海中轉了一圈,瑪德琳意識到了這個事實。人們說,當世界關閉了一扇門,一定也會再打開一扇窗;重點是,你得學會放棄走門口去爬窗。她唯一惋惜的,是那件絲綢長裙是姊姊凱特親手幫她穿上的。

 

「以後再也不會有溫柔的姊姊和家了。」瑪德琳閉上了眼晴,在黑漆漆的石屋裡沈沈睡了過去。這真是漫長又恐怖的一天,她渴望著第二天一睜開眼睛,就回到溫暖明亮的公爵府,和柔軟得像鋪了十二層羽毛被的床上。

 

但是,第二天早上,當她被修道院裡刺耳的鐘聲和渡鴉叫聲驚醒,她看到的還是陰森冷酷的房頂,和狹窄的豎窗。她永遠回不到原來的世界了,對十歲的瑪德琳來說,那真是可怕到極點。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