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思公告
Pinkoi 被謀殺的城市 愛與黑暗的故事
★任何問題來信,歡迎寄到:m.muses@bookrep.com.tw
★想知道近來出了哪些書?近期出版新書箱

妖怪報橫式  

【小說試讀】

荊棘花冠():公主騎士

作者:款款

封面及內頁繪圖:VANE

荊棘封面      

 


修道院是一個苦修者的世界。


這個世界令人望而生畏。


修道院又被稱為「隱修院」。在光明神和黑暗神混戰的年代,在傳說中的大黑暗時代的動亂期間,一部分堅定獻身光明教會的教徒們,為了取得更好的戰果,主動離開了人群,潛身荒涼的邊境地帶;在戰爭中,他們或遊歷民間,或偽裝進入敵人內部,以各種方式打擊邪教徒,為取得最終勝利付出了生命和血的代價,也得到了教皇和世人的敬重。


戰爭結束後,這些教徒向教皇要求建立自己的聚集地,教皇同意了,准許他們在艱苦的山區建立修道院,以「苦修和奉獻」為目的。進入修道院的修士們每天在聚集地裡生活,學習和勞動。


他們發誓要禁慾苦修,侍奉真神;而女性修道者還要常常禁食,晚上睡在冰冷的地上,以此來向真神表示奉獻決心。他們相信在個人的修行中,精神力量要大於權力,強調勞動多於學識,工作就是祈告。他們待己嚴厲,品行崇高、熟悉教義、愛心洋溢、痛恨著罪惡,被稱為「光明神的良心」。


修道士們還繼承了戰爭中的習慣,組織起強有力的「騎士團」來保護民眾,後來就發展成有力量的軍隊。形勢蒸蒸日上,一些修士恪守清規戒律,一些教士變成騎士去保護平民,還有些人成了教皇的親信和助手,對國王提出建議,協助管理政府。更多的人則立志服務社會,照顧老者、醫療病人和救急扶危。


這些義舉大大提升了修道院和騎士團的形象,貴族紛紛表達對修道院的支持,大量捐獻金幣和土地,修道院也變得富裕了。但是隨著捐贈給他們的財寶越來越多,一些帶著腐朽味道的東西也開始侵蝕人們。


慢慢的,在伯萊茲大陸上的各大公國,都出現了不利於教會的傳聞。比方為了爭奪富人和達官顯貴的捐贈,修道院之間開始相互詆毀、或者騎士團靠消滅「邪教」來搶奪他們的金錢、主教也會跟國王搶占通商口岸和商人的稅收……隨著謠言的傳播,民眾也偷偷懷疑起光明教會——但是,腐爛往往都是從內部開始擴散,表面上,現在的「光明教會摩蒙修道院」,依然是以一種道德模範、忠貞楷模的姿態出現在人們面前。

 

第二天清晨,瑪德琳被人從修道院裡冷硬而擁擠的床鋪上拉起,和一大群年紀差不多的姑娘一起摸黑穿上了自己的粗布衣裙。她不會梳頭髮,厭煩的修女惡狠狠地揪著她,把厚厚的頭髮編成了辮子。


瑪德琳忍住了想哭的衝動,和其餘女孩一起爭先恐後地去水井室用冰冷的水洗臉,然後魚貫走入大殿,跪在大房間裡進行早晨的第一次禱告。昏暗的燭光下,她身旁的小姑娘對她友好地一笑,然後緊閉雙眼,虔誠地祈求著光明神,瑪德琳惶惶不安地看著她。


「修女們每天要做十一次禱告。」年齡最大的修女對大家說。《光輝聖經》上說:「一天十一次讚美神。」因此她們每天需要禱告十一次,從凌晨三點起,每兩小時禱告一次,依次為早禱、晨禱、第三時禱告、正午禱告、下午時禱告、第六時禱、夜禱……等等,然後就寢,每天禱告的時間共約四到五個小時。


然後是犯錯的告誡:忘記說「讚美神」要鞭打三下;偷偷用手在桌上亂摸亂動,鞭打五下;互相打鬧碰撞,鞭打六下;唱詩時走調,鞭打六下……


瑪德琳一下子就走了神,她望著周圍的女孩們,看著她們臉上謹慎的表情,忍不住問身邊那個臉圓圓,和氣樸素的姑娘:「妳們這樣子祈禱真的有用嗎?」


「當然有用,真神聽到了我們虔誠的祈求,一定會保佑我們的幸福和未來。」叫苔絲的姑娘悄聲說著。


瑪德琳更奇怪了:「每天每夜大家都向真神祈求十一遍,要求得到幸福和幫助。大家都說一樣的話,用一樣的音節,那這個世上為什麼還有這麼多不稱心、不滿足呢?真神每天聽著人們的祈求,祂會答應每個人嗎?祂會不會聽得厭煩了?」


真神會不會開始討厭這些只會祈禱,卻不曾試著去改變處境的人們呢?她母親公爵夫人是個嚴格、虔誠的教徒,每天都在不斷祈禱,但是看看真神幫助了她什麼?她一個人被放逐了。


她正扭著頭說話,頭頂上突然搧過了一陣冷風。修女無聲地揚起黑戒尺重重打在了她和苔絲的頭上背上,原來她不知不覺間停住了禱告。


瑪德琳痛得差點摔倒,她忍住眼淚沒有出聲,對面的苔絲不停擺手,不准她哭。


之後,瑪德琳自然就跟她的新朋友坐在一起,吃冷湯和粗麵包組成的早餐。那湯灰濛濛的,裡面漂著幾片洋蔥和菜葉,瑪德琳不想吃,但是當長桌對面一個高個兒長雀斑的姑娘搶走她的麵包時,她就勉強自己吃一些了。


聽說她們待會就會被趕去做針線活,上午的時間她們得工作。她滿十歲了,已經是能夠學針線的年紀,所以修女們把她帶去,讓幾個大姑娘帶著她。


瑪德琳從沒想到修女們還要做那麼多工作。


教導修女曼達告訴她,每個光明教會的修道院都是自給自足,避免依賴外界的捐助。在廣大的摩蒙修道院裡有良田、磨坊、麵包房、菜圃、酒窖、手工作坊、馬廄,甚至還有牧場;修道院附近的一塊塊良田都是他們開闢的。


瑪德琳恍然大悟,怪不得有句諺語叫做「像修士那樣推磨,像騎士那樣喝酒」。她以前一直不明白是怎麼回事,現在才知道,那是因為修士精通農業和釀酒的技術。據說昆布蘭公國的香檳酒最早就是由修道院的修士們釀出來的,但是喝酒可不能像修士,他們喝醉的時候,連光明神顯聖都喚不醒。


雖然修女們不能去開墾良田和釀酒,但是她們的苦修可以表現在打掃、編織和裁縫。


在伯萊茲大陸上,國王、貴族和商人的女兒結婚時,最渴望擁有的就是一條由光明教會修女手工編織的婚紗。


在麥錫恩公國國王的婚禮上,莎拉王后的婚紗是由三十個修女足足繡綴了二年才完工的,據說那件婚紗織進了光明教會教士和主教們的美好祝福。瑪德琳曾跟著母親和姊姊親眼見過那條價值二十萬金幣的著名婚紗,那美好得彷彿是由精靈們製作的夢般輕紗,就像披上了繁星般美麗。


但是當她親自編織起那些富人們訂作的婚紗,她發誓從此以後只穿棉布長裙。


第一天,她先當大姑娘們的助手,只是幫忙拆線和收線就嘗到了苦頭。那細細的針腳、精美的抽絲一碰就斷,她不得不睜大眼睛看著線頭,眼睛一會兒就痛得流淚,視力也變得模糊不清。


這種工作很傷眼睛,長期下去甚至可能為此失去視力。瑪德琳屏住呼吸,看著很多修女和孤女坐在陰暗的窗邊,低著頭縮在工作臺旁,緊張地綴著銀線和明珠時,彷彿便看到所有人的未來。


這讓她震驚。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縫著像藝術品一樣繁瑣的織物,污濁的空氣、簡陋的環境和粗鄙的飲食會漸漸毀掉她們的眼睛和健康,而且沒有任何報酬,一切只為了傳說中光明神那仁慈的寬恕。


這種帶著修女們的艱辛和病痛的東西會顯示出光明神美好的祝福嗎?只有鬼才知道。瑪德琳太小了,所以她也不知道。


 

中午的午餐和早餐一樣,只是多了發酸的馬鈴薯和豆子。瑪德琳吃驚地想著,難道她們每天吃的都是這種東西?她們從來不吃牛肉、魚、蔬菜、麵包、乾酪、麥片、牛奶、杏仁茶嗎?後來沒過多久,連她自己都忘了那些食物的味道。


下午五時以後,修女們的工作,是在固定的時間裡閱讀和抄寫經書典籍。瑪德琳跟著曼達修女去了圖書館,一邊走一邊聽修女講解這裡的規定。曼達是個一臉疲憊的年輕修女,她說:「『抄寫和學習』是每個摩蒙修道院的修士修女都必須學會的技能。它可以保存住大量的書籍、文章、卷軸,為傳承文化做出貢獻,也能使姑娘和修士們變成有教養的人。」


摩蒙修道院的圖書館裡保存了全大陸最多、最全的書籍。一層層的書籍、卷軸高高排列在書架上,排了數百層,一直排到了三層樓高的天花板,寬敞的大廳周邊都是書櫃,像一個金光燦燦的藏寶庫,瑪德琳一臉敬畏地仰望著它們。


——對書籍和知識保持著敬畏之心。」這句話幫助瑪德琳學會了很多東西,看懂書和使用書,使她學會處理身邊的難題,沒有跟其餘同年齡的姑娘一樣腦子空洞得像蜂窩。


曼達修女領著她走進了院長室。每個進修道院的姑娘都得學一門知識,這能讓她們在離開修道院時有點才藝,像個大家閨秀—─雖然大多數的姑娘都會待在修道院裡一輩子侍候神。


瑪德琳在院長室裡看著長長的課目表,要學習「書寫」還是「算帳」呢?她的手順著長長的單子滑到了最後一行。也許是她的手被繡針扎得麻木了,也許她那會兒眼花了,她竟然指向了排在最後一位的「精靈語」。這讓院長和教導修女都大吃一驚。


連瑪德琳自己都大吃一驚。她其實很清楚自己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不蠢但是也絕不聰明,不出眾也不落後,是個很普通的孩子,放眼大陸少說也有數千萬。自從她在黑屋子挨了一頓打,她就學會遵守修道院裡的規矩,試著減少出差錯;集體生活需要的是合群、順從、謹慎、溫順的人。標新立異、倔強、愛出風頭的孩子在這裡是不受歡迎的。但是這次,她的「選擇」卻讓她變得異常刺眼。


「妳為什麼要學精靈語呢?這種語言艱澀難學,沒有實用性,只能看懂古籍抄寫古書。」溫頓院長尖聲說,她很意外。


瑪德琳用手指摸摸那一行字,那華麗猶如樂章的文字在灼燙著她的指尖,她小心翼翼地回答:「我覺得這種文字太美麗了……


溫頓冷冷地說:「苦修者喜歡華而不實的東西會變得墮落,妳並沒有打算好好苦修、懺悔,來改正妳的虛榮心,我很失望。」


她被鞭打了六下,但是,院長還是允許她每個下午可以去學兩小時的精靈語,因為修道院裡唯一懂點精靈語的老修士已經老得看不清斗大的字,修道院需要一個年輕人來繼承他的工作。


精靈語是最接近真神的語言,傳世的重要文獻都是由精靈語寫成。瑪德琳倒不是想成為史學家。她只是記得,家裡的壁畫主題好多都設定在大黑暗時期前,森林裡還住著精靈的時代。那些精靈年輕美麗、修長飄逸,穿著銀光閃閃、沐浴著月光的長袍,在森林裡漫步。有穿梭林間的敏銳弓箭手、有冷靜高雅的預言師……媽媽曾說過他們喜愛自然,學識廣博,善良親切,是天生的詩人和舞蹈家,也是真神除了天使之外最寵愛的種族。


想學精靈語的意圖是不是起源於心裡對這個醜惡現實的厭倦呢?瑪德琳並不知道,她只是覺得這總比學習什麼「算帳」、「書寫」那類管家和家庭教師才要用到的技藝有趣。雖然「書寫」也很重要,不過她剛認識的苔絲小姐已經選擇學習「書寫」,她們可以互相教對方。


傍晚,修道院熱鬧起來了,瑪德琳裹著厚厚的修女外衣從外修院跑出來。她們在年長的修女們指揮下,幫助修士接待遠方來的客人,包括難民、病人、流浪者和朝聖者,這也是修道院的重要工作,這裡還有醫院和避難所呢。


一個負傷的士兵感慨地對她說:「謝謝妳,修女。從戰場上回到這裡,修道院就像是真神的天堂一樣啊。」


「真神的天堂嗎?」瑪德琳一愣,不小心便讓經過身邊的忙碌修女碰得歪到一邊,背後的鞭傷直接撞上牆壁,讓她痛得幾乎哭出來。分開親姊妹、逼迫孤女們刺繡、讓她們吃不飽飯、把她從天堂推到了地獄,這樣的地方如果是天堂,那也只是虛假的天堂啊!


夜晚十點,瑪德琳擠在眾多孩子中間疲憊地躺下,緊張了一天的精神和身軀終於可以鬆懈下來。她躲在被單底下,一個人靜靜地落淚,第一次發現「恐懼」這種東西已經根深柢固地埋藏在內心裡面。


對一個十歲的女孩來說,這兩天發生的事早已遠遠超出了她所能承擔的限度,她不知道明天早上會不會再被人帶走,面對一堆她無法應對的事?


「這是怎麼回事?」瑪德琳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一天之內,她就失去了全部?她失去了家人、房屋、衣服、食物、自由,家裡究竟是出了什麼事?為什麼父親會犯下叛國罪?這不可能,誰都知道他是最正直,最忠誠的騎士。惠恩家族就是因為幾百年前保衛了麥錫恩公國才被賜予爵位,是麥錫恩公國唯二的公爵之一。這個罪名玷污了整個家族。


瑪德琳抽泣著,她深深體會了這場無法阻止的悲劇,沒有人能告訴她這是為什麼,沒有人。她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因為明天還沒有來臨;但是不管明天會擁有什麼,今天的她已經一無所有……如果能再重來一次,她一定要好好珍惜曾經擁有過的溫暖,爸爸、媽媽、哥哥、姊姊,還有索朗……


現在她的世界,只剩下這個修道院。瑪德琳知道,她只能為了「活下去」這個單純的目的,繼續在這個世界上努力掙扎。活下去,活下去才有機會,才有機會離開這裡!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WHB
  • 荊棘花冠3何時出呢??
  • 哈囉,WHB您好:目前編務還在進行,確切的出版月份還沒定出~等進度OK,我們會馬上公布出版日囉~~感謝你的耐心等待。繆思出版敬啟5/4

    繆思靠妖 於 2011/05/04 12:38 回覆

  • 澄華
  • 荊棘花冠的劇情相當吸引,
    我挺期待第三集的^^
    希望能快點出版
  • 哈囉,澄華您好:謝謝你的支持,我們會繼續努力^^
    繆思出版敬啟6/9

    繆思靠妖 於 2011/06/09 11:09 回覆

  • r22407c
  • 我想買荊棘花冠想知香港有邊間書局出售,最好出第三集時通告聲
  • 有任何出版訊息都會公布在部落格上,謝謝:D

    繆思靠妖 於 2012/01/30 12:2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