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思公告
Pinkoi 被謀殺的城市 愛與黑暗的故事
★任何問題來信,歡迎寄到:m.muses@bookrep.com.tw
★想知道近來出了哪些書?近期出版新書箱

妖怪報橫式  

【小說試讀】

地府皇家聯誼會:幾希復幾希

作者:無患子

地府,又稱陰間、陰曹、地獄、幽都、冥界,總之就是人死後,靈魂──或可稱鬼魂依附之處。在凡人的想像中,地府就像面鏡子,與人間一切相映照,因此人間有皇帝統治,地府也有閻王主理,但人間皇帝獨一無二,閻王卻有十殿閻王,各有判官襄助,以第一殿秦廣王蔣為首,專司人間夭壽生死,中間八殿則為各式不同地獄,如第二殿楚江王歷的寒冰地獄、第七殿泰山王董的肉醬地獄,第十殿的轉輪王薛,則負責遞解鬼魂,在冥秤之前分別善惡,核定等級,發四大部洲投生。

一般人按照既定程序,牛頭馬面等陰差按照生死簿上的壽限,上陽間押解鬼魂過鬼門關,鬼魂領取標明身分的路引後,便有了排隊轉世投胎的資格,轉世以後的命運如何,則得視此人累世的善惡、與人結下的宿冤多寡而定。

但有規矩,總有例外,有少部分難以在冥秤前斷定善惡之人,便會先守選一段時日,讓他們先下地獄受一陣子苦,抵銷惡報,換得來世投胎好人家,大部分鬼魂都願意接受這種安排;更有極極極少數人,守選是因為得經十殿閻羅會審通過,方能決定其去向,這些人便是歷朝歷代的君主。

因為這等人往往事功大,過錯亦大,但存心有愧,活著時候便大肆捐獻布施,燒紙錢、作法會、起寺廟、塑佛像,加上君王的後代子孫通常享祀豐厚,地府眾官肯定會收到不少好處,人家死後便不好隨意處置,只好圈個地方,名為監牢禁地,實為別墅外苑,讓他們輪候守選,其實是敘舊聊天閒嗑牙,一守就是上千年時間,慢慢眾家判官閻王便暱稱這所在為「地府皇家聯誼會」……

 

 

幾希復幾希

 


從出生到死後,大清黃金貴冑──愛新覺羅弘曆,再也沒有比現在更覺得鬱悶的時候。


是的,從出生到死後,因為他已經「死」了,講究點的說法,就是「駕崩」、「山陵崩」、「龍御賓天」,成了「大行皇帝」,當然未來總少不了英明神武蓋世無雙等等等等的幾十字溢美諡號。當然,他本人最為人所知的稱謂,還是他用了一甲子共六十年的年號──乾隆。

 

乾隆當了六十年皇帝、四年太上皇,一生活了八十八歲,就眾皇帝而言,無論是實際在位時間,抑或壽命,都可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奈何如今淪至念地府之幽幽,獨愴然而涕下,怎不讓生前愛熱鬧的他鬱悶?

 

憑藉父祖之餘蔭,這位太平天子的一生不可不謂順遂:自小養尊處優,爹爹疼在心裡,爺爺愛在面上,少年夫妻感情好,父親雍正一坐上皇帝寶座,便密詔立他為繼承人,又辣手處置幾位文武全才,野心勃勃的皇叔,為他開路;三哥弘時才有那麼一點小圖謀,馬上被皇阿瑪下令廢除宗籍。其他兄弟不是早死就是裝瘋賣傻;除此之外,雍正改土歸流、攤丁入畝、火耗歸公及一連串反貪腐措施,可說不遺餘力地整頓康熙末年過於寬弛的政風,不僅為兒子弘曆蕩平一切登基障礙,也為大清接下來一百多年國祚打下堅實基礎。

 

一帆風順當皇帝之後,後宮三千佳麗自不提,六下江南種種豔遇也不必多說,兒女成群更是當然。武有平準噶爾、拓新疆,文有編定四庫全書、三希堂鑑古,可說文武全才,自稱十全老人雖有老王賣瓜之嫌,但當皇帝當到這分上,可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真的了無遺憾嗎?仔細想想,總是有那麼一點,不過比起地府皇家聯誼會一干劉姓、李姓、趙姓、朱姓等等皇帝,他已算十分好命的了,這點他自己明白,若非文字獄牽連者眾,以及晚年好大喜功、勞民傷財,想必守選的日子會更好過。

 

說到地府「守選」,弘曆更是鬱悶。話說人死燈滅,來到地府皇家聯誼會安頓下來,隨即接到「和珅跌倒,嘉慶吃飽」的噩耗,抱怨了不孝兒子一陣,才想說怎不見幼時最疼愛他的康熙爺?父親雍正便冷冷道來因由。

 

「皇阿瑪自請為地府中西交流考察使節團首長,年前與張騫、玄奘、鄭和等代表前往西方冥府,這一去,得常駐三百年。」

 

弘曆聽得目瞪口呆,雍正不到六十就過世了,如今面目維持在五十多歲的樣子,弘曆在嚴肅的父親面前,不敢倚老賣老,只能變回二三十歲唇紅齒白的小白臉模樣,反正他也對這俊俏皮相頗感自豪,如今樂得重溫舊夢。

 

見兒子瞠目結舌,雍正似乎還不滿足,繼續雪上加霜道:「我已經上報閻王,請將皇阿瑪一生罪孽盡歸我父子二人,讓他老人家安心駐外研究,等批文下來,你就簽名吧。」

 

「啊?」弘曆還有點聽不懂父親的話,什麼「罪孽盡歸我父子二人」?是說自己得連康熙爺的份一起守選嗎?平三藩、收台灣、文字獄、三征噶爾丹,他老人家的罪孽不可謂輕啊!如此一來,他何時才能從這陰沈沈的地府脫身?

 

「弘曆,你不同意嗎?」雍正微微瞇起雙眼,指間佛珠串轉動頓止,看得弘曆心驚膽跳,這可是雍正大發雷霆的前兆。

 

「兒臣不敢,能為皇阿瑪分憂……為皇爺爺盡孝道,是兒臣的福分……」弘曆頭有點暈,說話差點咬到舌頭,畢竟這六十多年都是人家阿諛諂媚他,他可好久沒這樣阿諛諂媚別人了。

 

「嗯。」雙眉稍稍舒展,雍正指間的佛珠總算回到正常的轉動速度,他接著探手入懷,取出一封火漆封緘的書信,交給兒子道:「康熙爺臨行前留了封手書給你,你自己看吧。」

 

眼看木已成舟,弘曆只好含淚收信,跪安回到仿盛京故宮建成的偏殿中,悄悄拆開書信,看看康熙爺究竟交代什麼。

 

原來康熙不知從何得知天機:中國未來數百年間將陷入一個前所未見的低潮,一連串喪權辱國的條約、敗仗,使民不聊生,就連科技、文化也落後於西方甚遠,因此他才義不容辭地自請往西方常駐考察,希望找出其富強之道,有一天能幫助中國脫離這難堪窘境。

 

說完國事,便是家事。信末,康熙吩咐孫兒弘曆保重身體,有空多陪胤禛──也就是他皇阿瑪雍正說話解悶,並交代能言善道的他,和地府皇家聯誼會其他異姓皇室打好關係,以鞏固愛新覺羅家的地位,不忘要他向歷代賢能君主學習修身齊家治國之道。

 

「我都當了六十年皇帝了,還學什麼治國之道?論起當皇帝,這裡誰比我當得久……我做皇帝比人強,世代祖傳有名望,扮起來準像唐明皇……」

 

弘曆百無聊賴地哼了幾句黃梅調「扮皇帝」,心想唐明皇李隆基可也沒他英俊瀟灑,朱家那浪蕩小子朱厚照就更別提了。收好祖父的信之後,弘曆攤在架子床上胡思亂想。這些日子以來,他不是和附近金國完顏家的人來往,就是和蒙古人縱馬草原打獵喝酒,但自家仿盛京故宮悽悽慘慘、冷冷清清,別說妃嬪侍從,連像樣的書畫、擺設都欠奉,一向喜愛附庸風雅的他,感到寂寞難耐十分自然。

 

父親雍正不喜和漢人皇帝來往,他可不排斥,史書上威名赫赫的君主,如秦王嬴政、漢高祖劉邦、唐太宗李世民可都還在地府守選,誰不想一睹廬山真面目?既然身奉皇爺爺之命,自己大可冠冕堂皇地交際應酬,只是如何結識方不冒昧,倒是個頭疼的問題。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與其待在屋內空想,不如到外面轉轉,說不定無意間碰上什麼文皇武帝、靚妃麗女,憑他如簧巧舌、俊俏面容,還不手到擒來?

  

弘曆越想越得意,隨手從衣箱選了套常服換上,梳了條烏黑油亮的長辮,照照鏡子,摸摸自己光潔的月亮頭,套上長靴,便趾高氣昂地出門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之前在晉江的網站上看過這篇故事,請問如果已公布在繆思的部落格上,這篇是不是就不會收錄在書上呢?如果沒收錄,真的有點可惜。
  • 繆思靠妖
  • 不是滴~~這篇不只會收錄在書上,而且無患子還有大幅加筆,已經跟晉江發表過的網路版不同;還請你多多支持!!
  • 悄悄話
  • 訪客
  • 請問:無患子的地府皇家聯誼會繼〔唐棣之華〕後,會出版新的續集嗎?出版日期約在何時呢?
  • 是的,新書《幾希復幾希》會在7/7上市喔!!還請多多捧場!!

    繆思靠妖 於 2011/05/31 12: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