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雲之彼端,有一座僅容十人站立的小島,一名黑髮少年坐在島上的一顆大石頭上,專心地打磨手中的長矛,有隻羽蜥在空中追著雲朵玩。

 

「凊鷹,今天你要說什麼故事?」一聲稚嫩的叫喊打破了寧靜,凊鷹將長矛放在一旁,一抬頭就見銀髮小女孩跳下羽蜥,也不管腳下岩地處處是坑洞,朝他直衝而來。

 

「呼嵐兒,走慢點,小心腳下的岩縫。」凊鷹出聲提醒。

 

「有什麼好怕的?」語畢,呼嵐兒凌空躍起,一次跳過兩個幾乎有她那麼寬的岩縫。

 

「小心別摔了,妳腳下的雲指不定通往地雲,妳一摔恐怕就直接摔進龍神懷裡了。」

 

岩縫間流雲飄動,若失足跌落岩縫,還真不知會通往何處。

 

呼嵐兒噗嗤一笑。「那也不錯,我正想看看龍神是什麼樣子!」

 

曇洲由雲海上的無數島洲構成,有的島洲大而平坦,上頭還有山岳湖泊,他們居住的凌雲群島是由許多細小的島嶼組成,島嶼間各不相接。此時腳下站立的小島布滿岩縫,雲氣自縫隙升起後四處飄散,整座島上都是白茫茫一片,乍看之下彷彿女孩正踏在雲上向他奔來。

 

「凊鷹,再跟我說說龍神大戰羽蛇神的故事?」幾個蹦跳間呼嵐兒已來到他眼前,拉著他的手亂搖一通。

 

「不是說過好幾次了嗎?」凊鷹抽回手,將未完成的符石串收入袋中。

 

「我就想聽你說嘛!」

 

「龍神、荒拓神和鸞鳥合力打敗了羽蛇神……沒了。」

 

「沒了?」呼嵐兒啞口無言。好好一個可歌可泣的諸神之戰,被他說得活像群眾鬥毆,而且正義的一方人還比較多,不知情的人聽起來說不定會以為龍神是惡霸頭子……這根本是在敷衍她!

 

「耳朵都凍紅了,也不知道多穿點。」凊鷹替呼嵐兒戴好斗蓬上的兜帽,添了條圍脖兒,想了想又脫下披風替她披上,直把呼嵐兒裹成一團球,才滿意地露出一絲淺笑。

 

呼嵐兒被他這麼一晎,心裡甜滋滋的,方才被敷衍的不快早飛到天邊去了。「對了,我剛在母親那看見太昭人了!一身鐵甲臭得要命,頭盔一拿下來……哇!扁鼻子扁臉,眼睛和頭髮也黑漆漆的沒半點色彩,看起來真沒意思……」她說完才想到凊鷹也有太昭血統,連忙補了一句:「還是凊鷹好看。」

 

「我知道。」凊鷹自信一笑。

 

「你……還真不知羞!」

 

凊鷹早知今日太昭使者會來訪,他沒興趣見太昭人,也不希望太昭人對他指手畫腳,才會躲到這個連名字都沒有的小島,沒想到還是給呼嵐兒找到了,也不知道她找了多久。呼嵐兒的羽蜥仍未長成,除了頭部和腳爪處生有鱗片外,全身都是柔軟的白羽,看來像是隻放大的鳥兒,能載著呼嵐兒找到此處,實在是難為牠了。

 

「凊鷹,你見過戎人嗎?書上說戎人黑皮膚紅頭髮綠眼睛,能和野獸溝通,厲害點的還能騎老虎騎狻猊,我也好想騎有翅膀的老虎呀!大家都騎羽蜥,騎老虎的人多威風!」呼嵐兒笑著躲進凊鷹懷裡,正好躲過羽蜥的拍打。

 

凊鷹無奈地拍了拍羽蜥的頭以示安撫。「不要欺負羽蜥,若牠不肯載妳,妳不就回不去了?」

 

「才不會!牠也知道我是說著玩的!」呼嵐兒笑著抱住羽蜥的頸子,羽蜥扭過頭不肯理她,一陣冷風吹來,呼嵐兒打了個冷顫,羽蜥馬上忘了還在同她鬧彆扭,張開翅膀替她擋風。

 

「起風了,回去吧。」凊鷹推了推呼嵐。

 

「不要,我還要聽你說故事。」

 

「龍神三個打一個,贏了。」凊鷹越說越簡短了。

 

呼嵐兒白了他一眼。「贏了之後呢?荒拓神留了下來,鸞鳥偶爾會降臨,龍神到哪裡去了呢?」

 

「龍神回到雲中了。」

 

「這不是廢話嗎?哪裡沒有雲呀?」

 

「有人說羽蛇神撞斷了天柱,龍神為了拯救曇洲生靈,只得犧牲自己背起曇洲,說不定妳現在就踩在龍神背上。」

 

「龍神好可憐呀……」呼嵐兒話說到一半,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我亂說的,沒人知道龍神到哪裡去了。」凊鷹把呼嵐兒攬到懷中:「睏了?」

 

「嗯……找你找了好久。」呼嵐兒揉了揉眼睛:「母親說……你是因為太昭人來了才躲起來,我怕你一個人會不開心……所以來找你。」

 

呼嵐兒一句話一個哈欠,看來是真的睏了,凊鷹用意念喚來自己的羽蜥,抱起呼嵐兒:「我帶妳回去休息。」

 

「嗯……」呼嵐兒瞇起了眼睛昏昏欲睡:「凊鷹,以後……不要一個人躲起來了。」

 

「好。」

 

凊鷹的羽蜥展翅飛起,呼嵐兒的羽蜥跟在其後,兩隻一大一小、同樣雪白的羽蜥飛越雲海。凊鷹懷中的呼嵐兒作了一個夢,夢裡的她騎著羽蜥飛入雲中,找到了枕著雲沈睡的巨龍。

 

 

《閒聊》

 

正在修稿地獄之中,編輯大姐突然說:下次的駐站作家就決定是你了!我大吃一驚,想說我偷偷觀察繆思部落格好一陣子,駐站作家不都是出完書的作者嗎?我書都還沒出也來當駐站作家實在是誠惶誠恐呀!

 

誠惶誠恐完當然還是得交稿,編輯大姐說寫創作起源、萌點還是寫稿的心路歷程都可以,可是我看大家都寫得很精彩,只有我一個人閒聊好像很遜,所以還是擠出了一個小短篇供大家玩賞(←是要玩什麼東西。)玩完了再來聊聊創作起源之類的(←結果還是要閒聊!)

 

會創作荒流來自於一個想法——想要寫一個東方風格的奇幻故事。

 

荒流中的主人翁和我們同樣擁有中文名字,也深受諧音困擾(像女主角「呼嵐」的名字唸快一點就會變虎爛,呼嵐忽然呼喚……唸起來很像繞口令←這純粹是妳的問題吧!)

 

荒流的世界名叫「曇洲」,曇其實是雲氣布於天空之意(其實沒查字典前我也以為曇就是曇花…),因此曇洲眾島洲被雲海相隔,天空亦被天雲所布滿。同時曇這個字拆開來看,就是日在雲之上,太陽被雲擋住了看不到,所以曇洲不見天日也是很合理的事。

 

奇幻世界一定要有魔法,那麼荒流的魔法要用什麼樣的系統呢?大家都知道中文字很神奇,可以由很多部分組成,比方一個火是「火」,兩個火是「炎」,三個火就變成了「焱」,那麼魔法系統就用可以組合起來的符石系統吧!

 

不過法術要大就要用很多符石,打鬥時一次要丟很多顆符石好像很遜,而且主角可能會被重死,羽蜥可能會飛不起來,所以簡單的法術用符石可以,比較複雜的就想辦法作成咒玉帶在身上,畢竟玉是天地靈氣形成的,當然可以儲存術法囉!

 

至於敵人的部份除了人就是獸,這些獸當然不能是普通的野獸,有些奇獸參考了山海經,像故事中的食人飛虎窮奇應該是大家熟悉的奇獸。其實當初寫窮奇的時候牠很凶猛,不知為什麼寫久了就變成可愛的座騎……(我和呼嵐一樣好想要一隻會飛的大老虎當座騎呀!)

 

……種種想法一點一滴累積起來,便構築成荒流的世界。

 

 

 

《雲夢》這個短篇是女主角小時候的故事,那時呼嵐還是個很愛聽故事、充滿好奇心的小女孩。如果讀者看完《荒流》之後再重看一次,也許會有不同的感覺也不一定。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初次見面,請大家多多指教。(鞠躬+偷偷打哈欠繼續修稿)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