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報橫式    

【小說試讀】

作者:微風婕蘭

預定上市日期:2011/8/11 

荒流封面  


杜鵑完全想不起那一夜是怎麼過的。

不久後獸群醒來,密密麻麻地擠在羅羅房外,不知究竟是什麼執念驅使獸群,這些大小不一的獸竟然一隻又一隻地撞向房門。房門一整晚震個不停,力道大時連橫梁都在晃動,梁上的灰塵弄得兩人灰頭土臉咳嗽不止,即使如此,獸群還是無法突破杜鵑設下的障壁。

杜鵑試著將精神集中在障壁上,卻覺得看什麼都像隔著一層霧,呼嵐不時搖動他的肩膀,杜鵑才會麻木地移動手臂,添加維持障壁所需的符文,並視情況加以強化。 

「你還是想些別的事吧!我來守著。」呼嵐說。

想什麼?杜鵑無神地回望呼嵐。

這一夜勉強算是有驚無險,唯一的危機是角獅的角突破了障壁,將房門撞出一個大洞,牠的角被卡在破洞中,進退兩難胡亂掙扎時,呼嵐提起長矛,刺進角獅的眉心。不知何時天已微微亮起,從角獅撞破的洞可以看見獸群漸漸散去,世界再次恢復靜默,雞沒有啼、狗沒有吠,人們似乎仍在夢中。

呼嵐對杜鵑點了點頭,推開守了一夜的房門。

障壁一解除,鮮血便湧進房內,角獅巨大的身體淹沒在血泊之中,十數隻體型較小的獸頭部撞得血肉模糊,被後面湧上的獸踩得稀爛。數不清有多少獸死在這裡,在這之中,只有角獅死於呼嵐之手,其餘的全是死於獸群彼此瘋狂的踐踏。

清晨的日曜花仍未完全綻放,一切看起來異常蒼白,杜鵑注視著眼前這片煉獄一般豔紅的風景,胸口竟是一片乾涸。他回頭走進房間,從櫃子裡拿出幾個符石,再次走出房外。

「你要做什麼?」呼嵐問。

「把牠們燒了,留下來怕會有麻煩。」

杜鵑將幾顆符石放在角獅身旁,右手放在中央的符石上,左手拈著不知名的香料,嘴裡喃喃念著咒語,白皙的指尖有青光跳躍,符石也同時泛起紅光,術火很快地覆蓋了角獅,然後捲上鄰近的屍體。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難聞的焦味,杜鵑面無表情地站起,不急不徐地走到和呼嵐相遇的樹下,以被劈成兩半的羯犬為圓心,布下一個更大的法陣。

呼嵐這才明白杜鵑說的麻煩是什麼——憑他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術士,自然不可能將力大如牛的羯犬劈成兩半,只要看了這些屍體,自然明白有人幫助杜鵑,至於被發現了會有什麼麻煩,她就完全想不到了。

「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呼嵐問。

杜鵑回頭看向呼嵐,臉上的神情像是不曾發現她的存在、也不曾看過她,一對漂亮的金眸冷淡而疏離。

「謝謝妳剛剛救了我,其他的……」杜鵑將視線移向熊熊燃燒的火焰:「與妳無關。」

「與我無關?可是……我的阿達瑪……」

「那是妳的事。」杜鵑很快地截斷了呼嵐的辯解:「我不曾看過妳,妳也不認識我……妳可以走了。」

「你……」呼嵐臉上出現了一抹奇特的神色,像是同情、像是悲傷,杜鵑心頭一動,扭過頭去,最後終究沒能看清映在那對藍眸中的自己:一個黑髮金眸的少年孤伶伶地站在血海之中,一身青色的寬大衣袍更顯得身量單薄,身後有火焰在燒著。

「你走吧。」

「不管你怎麼說,我不會走的。」呼嵐固執地回答。

杜鵑頭也不回地走進羅羅房內,關上了房門。隨手在門邊擺上咒玉,將那些令人生厭的氣味鎖在門外,這樣一來一回,房內地上滿是沾血的腳印,鞋襪也早吸飽了鮮血,杜鵑皺了皺眉,除下鞋襪,找了乾淨的地方坐下。

臉好癢。杜鵑用手背擦了擦臉,揩下一些紅褐色的痕跡。對了,這是羯犬的血,印象中羯犬的血好像有毒,是什麼毒他想不起來,只知道乾了以後癢得要命。

好安靜。不管怎麼凝神細聽,周圍都是靜悄悄的,那個銀髮少女大概走了吧?即使她沒走,他也聽不出來,就算走在血水之中,她的腳步仍像貓般安靜。

沒有鳥的聲音、沒有蟲的聲音、沒有人的聲音,什麼都沒有,只有杜鵑自己的呼吸聲,彷彿天地之間只剩下這個小小的房間。

只剩下他和羅羅。

不知不覺間,杜鵑模模糊糊地睡著了,醒來後,有許多人在房間來來去去。

「沒有傷口……」

「也不像是被下毒……」

幾個人聚在羅羅身邊交頭接耳,有一個像是療者的人替杜鵑上上下下做過檢查,他也任人擺布,就是不說話,不管這些人說了什麼、問了什麼,杜鵑都沒有回答。

等到有人搬起羅羅,杜鵑才說:「把羅羅還給我。」

那人張開嘴巴不知道說了什麼,杜鵑沒有聽,又重覆了一次。「把羅羅還給我。」

療者拿了一個陶瓶在杜鵑鼻端一晃,他又睡著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