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思公告
Pinkoi 被謀殺的城市 愛與黑暗的故事
★任何問題來信,歡迎寄到:m.muses@bookrep.com.tw
★想知道近來出了哪些書?近期出版新書箱

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前陣子「妖怪報」的友刊:天庭太一雜誌跟地府酆週刊的兩位主筆相談甚歡,已經相偕到摩鐵兒樓去……嗯?這位看倌您的表情微妙,是以為邊邊要說什麼?唉,您想想大仙跟余大記者的工作,也知道她們是去摩鐵樓裡裝針孔準備偷拍事宜……至於後續被老闆拿掃把趕出門去之類的八卦報導,邊邊身為正派的妖怪是不會亂說的,當然也絕不會公開手上的相關照片!

閒話休提,今天傳來特稿的是《無頭騎士徵婚記》作者,女巫通信人氣NO.1作家Encty久違的相關消息;據說他已經打開傳送門跳進一個充滿沙帆、高科技的未來世界,女巫通信編輯長因為他脫稿(把稿子脫掉不交是也)太久,似乎弄了個什麼手段把特約記者小桃也送去那個世界……


 


 

 

 

  今天是第三天。

 

  我的面前矗立著一道門框,女巫學徒好心地拿了漏斗跟烈酒給我。我接過漏斗往脖子一插,抓住杯子把冰冽的酒液直接灌進我的食道與胃。

 

  卡洛識相地沒說話,把倒空的杯子重新斟滿酒放在我面前的桌上,沈默地退到房間之外,並輕輕地把門掩上。

 

  房裡的時間彷彿凍結般毫無動靜,只有門框中間那個薄膜似的「通道」海浪波動般地不停變換顏色,提醒我世界並沒有靜止下來。

 

  三天了。

 

  小桃作為特派記者被艾拉派出去採訪已經整整三天了。她被要求通過這道傳送門出去採訪並不是沒有先例,但是三天沒有絲毫回音倒是第一次。

 

  甚至該這樣說,她出去採訪從未超過一天,有時候甚至一頓飯之內的時間就帶著寫好的稿子回來了,直令人懷疑她到底有沒有真的去採訪或者只是亂寫一通而已。

 

  而這次三天過去了,傳送門上卻連張紙片也沒有回來。

 

  「他還在等?」艾拉粗啞的聲音從門縫中透進來。「叫他回去了。」

 

  「可是,總編輯……」

 

  門外艾拉似乎與她底下的小編們討論了些什麼東西。但我並不想分神去注意她們。反正她要說什麼就會直接跟我說,不想說的我問了也沒用,還不如等她講省事。

 

  女巫把門推開,走進來站到我旁邊,跟我一起盯著門瞧。「你先回去休息吧。」

 

  「她一回來我就會派人通知你,你不需要……」我擺擺手打斷了她的話,引來她一陣無可奈何的嘆息。「我知道你擔心她,但你在這邊又能怎麼樣?實際點,你還不如回去你們的小窩等她回來,她回來我就把她直接送回去,這次我不會把她關起來趕稿,好唄?」

 

  桌上放著的酒杯外側凝了些水珠,我把酒一股腦地倒進漏斗裡。

 

  艾拉似乎有點生氣。「話說回來也才三天,你就這麼緊張,編輯部裡面那些小鬼被你嚇得大氣也不敢喘一下,你未免太誇張了吧?」

 

  ……誇張的是妳手底下的人吧?我坐在房間裡面干她們什麼事了?我不想理會這些瑣事,動也不動一下。

 

  她看我沒有回應,繼續念道:「你知不知道正常的外派記者取材都是從一天起跳,出去兩三天是平常,一個禮拜才回來也不是沒有,小桃動作是很快,這次雖然久了點,也許她只是多花點時間跟人家聊聊天而已……」我猛地站起來,轉身面對艾拉。

 

  三天?什麼樣的聊天要三天?妳跟誰可以聊上三天?我的脖子滲出血液,但即使如此,小桃也沒有如常地經過我的血液通道出現……

 

  這樣還不夠讓人擔心嗎!

 

  艾拉丟過一張擦手紙給我,讓我抹去流到身上的血液。她把頭探到房門外喚了聲:「卡洛!過來過來。」女巫學徒一陣風似地出現在房裡。看到地上的血跡便自動自發地拿起備在牆邊的拖把把血跡擦掉。

 

  「你不要逼我,奧斯卡。」女巫看起來有點不悅,低聲對我威脅道:「你再不回去休息,我就讓你想休息也沒有辦法!」

 

  ……妳想怎樣?我逼近她的臉,血液再從我的脖子冒了點出來。

 

  「你想不想聽聽神對於從擔心受怕中解脫、獲得喜樂的方法?」說著,她還有意無意地看了卡洛一眼,女巫學徒並沒有聽到她的話,但是發現艾拉看著她,便對這邊露出了天真無邪的微笑。

 

  我打了個冷顫。

 

  是啊,妳的確提出了一個很強力的威脅。但是在確定她安全回來之前,我是絕對不會離開的!我雙手抱胸坐回椅子上,背對艾拉表示不理會。

 

  「這樣啊,你下定決心了是吧?」艾拉壓低了聲音說道,然後回復平常的音量:「卡洛來,妳跟大爺說說如何獲得神的喜樂吧。」

 

  「好的!我很樂意!」

 

  妳當然很樂意!我可一點也不!

 

  我渾身僵硬地坐著,艾拉這次是來真的,卡洛對我的威脅也是貨真價實,只要她想,歌頌神的教誨這種話題她可以講上三天三夜,之前我可是見識過被她教誨了整個晚上的人們是怎麼痛苦地重複地被催眠然後被叫醒又被催眠又被叫醒,那彷彿拷問一樣的……

 

  「大爺,您一定知道的,在光之中神賜與了我們無窮的喜樂,只是我們無法體會……

 

  開始了,開始了,開始了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對,我就是想這樣慘叫,一點不錯這種催心裂膽痛苦不堪的聲音……咦?

 

  小桃?

 

  「啊啊啊啊啊啊——」聲音漸近,門上的波動越來越激烈,小桃連滾帶爬地從門裡衝了出來,跟著她衝進屋裡的是黃色滾燙的沙子,一下子淹沒了桌椅,我連忙跳起來,站到沙堆之上。

 

  艾拉沒反應過來被沙堆給埋了,她跟卡洛掙扎著想推開蓋住自己的沙子,好從沙堆裡面站起來。

 

  「給我水給我水給我水——」小桃雙眼充滿血絲啞著喉嚨叫著,看到我的瞬間便撲了過來。「水~~~~~~」她幾近殘暴地抓住我的領子,一手拔掉我插在脖子上的漏斗,嘴巴便咬了上來。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我已經知道掙扎是沒有意義的……但即使如此她現在的樣子還是很可怖啊!我顧不得騎士的尊嚴拔腿就逃,小桃拍著翅膀追在後面三兩下又把我抓住還用狼女教她的技巧把我固定住,稀哩呼嚕地在我的脖子上吸血。

 

  ……是我身邊的男人都被女人騎在頭上,還是這年頭的女人真的越來越誇張了?

 

  等艾拉跟卡洛從沙堆裡爬出來,好整以暇地把衣服上的沙子拍乾淨之後,我癱在沙上,小桃躺在我身上,喘著粗氣。

 

  「哦,終於喝夠了……嗝!」

 

  ……可以請妳下去了嗎?我伸手推開她,恢復精神的小桃直起上半身但依然坐在我身上,高聲說著:「你幹什麼推人家,我這次很辛苦耶!」一邊說著,她想到了什麼似地,瞪大了眼睛對艾拉用更高的音量叫道:

 

  「是誰!這次操作門的是誰!」她兩眼圓睜,頭髮似乎隨著她的尖叫豎了起來。「妳說這次是去樹海訪問精靈,樹海個鬼啦!精靈個屁啦!

 

  「沙漠!我這次一去就是沙漠!熱死人的沙漠!我想說妳傳錯地方了一回頭門不見了啊!門怎麼會不見!為什麼會不見!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小桃激動地抓著我的領子把我的上半身抬起又放下,揚起了大片的沙塵。

 

  我哪知道!干我什麼事啊!

 

  「我再回頭就看到一艘船啊!艾拉妳看過嗎?在沙子上跑的船,有這麼大,這麼大,比出版社還要大的船啊!」小桃兩手張大比畫著,我被砰地丟回沙上,小桃跳起來一腳踩在我的腰上。「那麼大的船比房子還要大的船,對著我衝啊!天啊嚇死人了我的天啊那麼大的船對著我衝過來,我以為我要死了——

 

  小桃兩手抱頭尖叫著,瞬間她又換上了一副橫眉豎眼的樣子喊道:「是誰!艾拉妳說操作傳送門的是誰!我要把那個人綁在樹上七天七夜看他會不會領悟什麼叫作生死一線間!啊———

 

  崩潰邊緣的魅魔再度尖叫,我抓住她的膝蓋把她絆倒,她還來不及掙扎我就把她緊緊地抱在懷裡,輕撫她的背。

 

  「而且還不能用魔法,門不見了我又不能用魔法,我怎麼回得來,嗚嗚,我在沙漠裡面飛來飛去渴得要死,仙人掌又那麼多刺刺得人家手好痛……」

 

  小桃停止了爆炸般的胡言亂語開始喃喃地一邊啜泣一邊抱怨,急促的呼吸終於慢慢穩定下來,眼眶盈滿了淚水。

 

  「嗚……這次我真的好辛苦,好可憐,為什麼我要這麼可憐……」

 

  我輕輕地拍著她的背,魅魔的眼淚一滴一滴地落在沙上,形成深色的圓點。

 

  「你看我的頭髮都分岔了!」她抓起一把頭髮心疼地說著,然後又摩擦自己的手臂。「還有你看那麼乾燥的天氣,我的皮膚都脫皮了,太陽又很大人家都曬傷了啦!」一邊說著她又開始哭鬧,我只得輕拍她的頭髮,希望讓她冷靜下來。

 

  ……我說艾拉跟卡洛,小桃在這邊鬧,妳們倒是很懂得找機會從門縫溜出去啊……

 

  ……而且妳們是什麼時候在門邊放了那幾罐蘆薈霜、乳液跟護髮乳?

 

 

 

 

  【女巫通信夏季號】

  本期「世界跑透透」專欄記者外出取材暫停一期,敬請期待下一期的復刊。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仙人掌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無頭還不感謝人家用心良苦步這個局嗎! XD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