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報橫式  

【小說試讀】

作者:微風婕蘭

預定上市日期:2011/8/11 

荒流封面  


第二章


醒來之後,杜鵑已回到自己的床上,衣物換過了,一頭一臉的血汙也變得乾乾淨淨。

不知道睡了多久,外頭天色仍亮著,只是不知今夕何夕。杜鵑趕忙起身,起來後卻想不到要做什麼,倒退兩步坐在床邊,看著天花板,心中一片茫然:以前那些日子是怎麼過的?

兩人雖是質子,卻也沒被怎麼虧待,什麼粗活都不必做,杜鵑每天除了看看書、就是陪羅羅研究術法,需要什麼器具材料和書本,向丫鬟說一聲就行了,連出門採買都不必。要出門也沒什麼限制,跟門房說一聲就成,有人跟著也無所謂,反正他也只是陪羅羅出外採集藥草,有那個咒印在,他有再大的神通也逃不出若木城。

就這樣,羅羅伴著他度過了十年的時光,羅羅死了,他竟不知日子要怎麼過下去。

不要想了,再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不如把注意力放在眼前……而眼前之物除了角落結有蛛絲的天花板,就是橫亙在房間中央的橫梁。

橫梁邊有一縷銀色的髮絲滑落下來。

杜鵑胸口一跳。

「妳在那裡做什麼?」

杜鵑一出聲,那縷銀絲瞬間被拉回梁上。

杜鵑嘆了口氣。「都已經被瞧見了,就別躲了吧。」

過了半晌,呼嵐悶悶地回道。「我不會出聲,我也不會往下看,我就待在這裡,不會打擾到你的。」

「可是……待在上面不舒服吧?」至少灰塵絕對不少。

「你不是要趕我走嗎?」那聲音聽起來有些委屈。

「我沒……」

「那我可以待下來了?」

銀髮少女躍下橫梁,輕巧地落了地。少女一身以灰白為主的衣袍款式俐落樸素,僅在領口及袖口滾上雪白毛邊,在一片灰白之中只有那對彎彎的藍眸燦亮。

她……在笑?杜鵑退後不及,少女飄揚的髮辮擦過鼻端,搔得杜鵑皺緊了鼻子,見杜鵑一臉怪相,銀髮少女笑得更開懷了。心知中計,杜鵑張了張嘴不知怎麼回話,乾脆扭過頭去不理她。

「吶……杜鵑。」呼嵐拉了拉杜鵑的衣袖,笑吟吟地說:「我餓了。」

「我不餓。」

「可是我餓了。」

杜鵑想要不著痕跡地抽回袖子,卻怎麼也敵不過呼嵐那麼隨手一拉,這下他也有些惱了:「餓了就自己想辦法。」

「這可是你說的。」呼嵐突然鬆手,眨眼間已出現在杜鵑身後,拿起桌上的搖鈴大力搖了起來。

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丫鬟冷淡的聲音在房門外響起:「有什麼吩咐?」

「鹹的甜的都要,多一點。」呼嵐附在杜鵑耳畔說道。

「太多會令人起疑。」杜鵑小聲反駁。

「兩天沒吃東西吃多一點也很正常!」呼嵐抗議:「這兩天守著你都沒出去,餓死我了!」

「公子?」丫鬟似是等的不耐煩了,出聲詢問。

「上些吃的。」

「不要忘了甜點。」呼嵐提醒。

「再來幾道甜食。」杜鵑補充。

「我要雞湯。」呼嵐乾脆點起菜來了:「燉得很軟爛又香噴噴的那種。」

「還要雞湯。」杜鵑放棄掙扎了。

門外的丫鬟沈默了一會兒。「還有嗎?」

「就這樣,去吧。」

「是。」

等到丫鬟的腳步聲漸漸遠去,杜鵑回頭瞪了呼嵐一眼。

「幹嘛?」一個不注意,呼嵐已隨手拿起桌上的茶壺倒起茶來,也不問杜鵑要不要喝,一臉「我才是老大」的模樣。

「什麼幹嘛?」杜鵑沒好氣地回道:「我才要問妳找我做什麼?」

「你還記得那個夢吧?」呼嵐閉著眼,像小貓一樣啜著半溫半涼的茶:「你出現在我的阿達瑪中,占火也顯現了你的臉,你應該聽說過吧?『阿達瑪即命運』,你和我的命運有關,所以我就來找你啦!」

「可是……」

呼嵐眼睛一轉,比了一個噤聲的動作,像貓兒一樣一溜煙地回到橫梁上。

「公子,可以進來嗎?」

敲門的丫鬟名叫采兒,雖然喚作采兒,對杜鵑卻總是不理不睬,不管杜鵑和羅羅有多古怪的要求,從不多說第二句話。其他的丫鬟不是盯著他的眼睛瞧,就是看到施術用的符石咒玉就發抖,久了杜鵑就只留下采兒服侍。

來來回回足足三次,采兒才把菜布完,走之前還奇怪地看了杜鵑一眼,最後在桌上放了個陶瓶,才關上門走遠。為防呼嵐的存在曝光,杜鵑在門上施了一個隔音和禁入的結界,一轉頭呼嵐已開始吃了起來。

「妳……」

「快來吃吧!」呼嵐一手拚命將包子往嘴裡塞,一手拿個包子塞到他手上:「吃完了心情就好了!」

「夠了!妳不要一直纏著我!」

呼嵐愣了一下,正當杜鵑以為那張笑臉要潰堤的時候,蔚藍的眼睛眨了眨,勾出一個明亮的微笑。「當然要纏著不放呀!怎麼可以讓命運逃掉呢?」

……原來命運是和獵物類似的東西嗎?杜鵑扭曲了嘴角:「放心好了,我想逃也逃不了。」他根本無法踏出若木一步。

呼嵐聽不出杜鵑話裡的意思,仍是笑道:「那就好,你不逃我也省了點工夫。」

聞言杜鵑嘆了口氣,不知怎麼胸口的悶氣也消了,接過包子小口小口地吃了起來。

這頓飯吃得熱鬧無比,杜鵑看著呼嵐,無法理解一個人怎麼可以發出那麼多聲音。

「吶,這是什麼?」「嘿,你吃的那是什麼?」「瞧你眉頭皺得那麼緊,很酸嗎?」「哇!這個好好吃喔!你也來一個……咦這是最後一個,哈哈,真是對不住呀……」

食物以驚人的速度消失,那麼纖細的身體究竟怎麼塞下這麼多食物?無意間回想到夢中的景象,杜鵑的臉紅了紅,拿起茶杯半遮住臉。

「啊,那杯茶我喝過。」呼嵐忙搶過茶杯,把一個陶瓶塞進杜鵑手裡:「你就就著瓶口喝吧。」

擔心呼嵐發現自己的心思,杜鵑拿起陶瓶一口飲盡。

「呃……」瓶內的竟然是烈酒!一股熱氣自胃部點燃,衝向頭頂,眼前的一切開始搖晃,杜鵑用手撐頭,好不容易沒有倒下去,只見呼嵐那漂亮的臉孔湊得老近,銀色的睫毛眨呀眨的。

「醉了,那就睡吧。」呼嵐的語氣不甚驚訝,還帶有一點果然如此的味道,語畢便面無表情地伸手抓住杜鵑。她要做什麼?杜鵑只覺得腦內轟然作響,隱隱約約知道自己被算計了,他有些生氣,又有點難過,不知是難過自己怎麼會這麼輕易被騙,還是難過呼嵐竟然騙了他。

「妳、妳……算計我?」

「是、是,我算計你。」呼嵐抓住杜鵑的右臂,彎下身抓住了杜鵑的膝蓋。

「不要!」杜鵑閃身躲開。

「不要什麼啦!」呼嵐伸手再抓。

「妳要對我做什麼?是誰派妳來的?有什麼目的?」杜鵑搖搖晃晃地退後。

「我派我自己扶你去睡不行嗎?」呼嵐火大了,抓住杜鵑往床上拖去:「誰知道你這麼容易醉呀!」

「我、我才沒有醉……」杜鵑想掙扎,腳下卻一軟,身子一斜就撞在床角。

沒想到被杜鵑這麼一撞,床角竟然「叮」一聲滾出一塊被紙裹住的玉珮。

「小心!別踩著了。」呼嵐趕忙衝向前扶住又想站起的杜鵑,等杜鵑乖乖坐在床沿,這才撿起玉珮和紙張。

「那是什麼?」杜鵑迷迷糊糊地問。

呼嵐瞄了紙上的字一眼,隨口回道。「玉和……一張寫滿字的紙。」

「快給我!」杜鵑突然跳起,一把搶走呼嵐手上的東西,看了紙上的字幾眼臉色大變,伸手往方才撞上的床角探去,沿著床摸了沒幾下,便發現靠牆的那面床板有個可以塞東西的小洞,附近殘留著很稀薄的施術痕跡。

……是羅羅。那張紙上滿滿都是羅羅的字跡,將玉珮藏起來的這個術法也是羅羅施的,那是一種施術者到生命盡頭才會解開的術。紙上的符文和玉珮是羅羅留給他最後的東西,杜鵑閉著眼睛,感受著床板上羅羅的術力一點一滴地消失,許久之後才收回手,專心讀著紙上的文字。

呼嵐搔了搔臉,知道這時不能打擾杜鵑,又不免感到好奇,紙上的筆跡相當草,她看了半天也看不懂,便轉而觀察杜鵑擱在腿上的玉珮。當初雕這塊玉的師傅功夫可能不大好,玉上雕的雖是龍,又有種說不出的古怪感,再加上玉珮缺了一角,下面刻的字完全看不出是什麼。

「這到底是什麼?」呼嵐憋不住了,開口詢問杜鵑,杜鵑卻是身子一歪,幾乎就要靠在呼嵐肩上,呼嵐皺了皺鼻子,隨手一推,杜鵑就轉而倒臥在床上。

「不行……解……咒印……我還要……」

「快點睡。」呼嵐順手替杜鵑拉上了棉被:「我不會走的。」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