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報橫式  

【小說試讀】

作者:劉芷妤

全省各大通路均售

迷時回  

3 初次見面,你好你好


  這次,小實完全知道自己要做什麼,雖然她還不大確定是對誰做。

 

  她躡手躡腳,調整呼吸,微張雙手保持平衡,用趾頭著地,悄悄爬上樓梯最末端那段「無聲區域」,深吸一口氣然後毫不猶豫地開門衝進去──

  啊哈!!

  「被我抓到了吧?」小實大叫。丟開作文講義和作文簿,一個箭步上前「撈」起正想逃回床底下的月牙筆袋。「你想跑哪兒去?,我可是牡丹國小最會跑的,每次大隊接力我都最後一棒,男生還……」

  等小實意識到自己在威脅一個長得像香蕉的非生物,她已經用惡狠狠的表情瞪著手上的筆袋十幾秒了。「呃……」她差點要道歉,及時想起來自己既不需要威脅一個筆袋,當然也不需要跟被威脅的筆袋道歉。

  什麼啊。

  這個筆袋只是被丟在地上而已,根本就不是什麼「正想逃回床底下」吧?小實懷疑地看看房裡,一邊回想上次房裡這些東西本來在什麼位置,一邊懷疑自己為什麼會覺得這個筆袋看起來很心虛。

  但房間實在太亂,小實很快就放棄回想。媽媽以前還老是念她不整理房間,自己真該好好檢討一下,這個房間簡直是儲藏室吧?真的能住人嗎?

  小實又看了一眼手上的月牙筆袋,眼神充滿懷疑。

  「這是月亮還是香蕉啊?」小實喃喃地將筆袋放回方桌上,一瞬間以為自己又聽見房裡其他角落傳來的竊笑。

  對了,書櫃。

  她回到上次弄亂的那個書櫃前,詭異的是被她翻出來的那些書都已經回到櫃子裡乖乖排好,當然也可能是舅媽來整理的,但是,她直覺這個可能性很小。

  她盯著自己右手食指上快要消失的紅印,飛快轉了轉眼球,再度挽起袖子,重新將櫃子裡的書抽下來,抽掉中間那些書的同時,她也聰明地用胳膊擋住旁邊的書,不讓它們往中間倒,又妨礙她探查書櫃深處。

  她的資優班入學許可,可不是白拿的。

  抽掉第二排的書,小實伸手打算抽掉第三排,結果手指毫無防備地撞上一堵牆,她用細瘦的手臂擋開兩邊的書,睜大眼睛往裡頭看,只看見一道木板,非常普通的、廉價的、一般書櫃用來充當櫃壁的那種薄木板。

  她甚至還敲了敲那片木板,空洞的脆薄聲響沒有任何特別之處,唯一能稱得上不大對勁的事情,大概就是這種廉價書櫃幾乎不可能出現在這個整修成豪宅的家裡。這只是一個正常的、普通的書櫃。

  這種正常未免太不正常了!小實生氣了,她站起身,轉到書櫃旁邊,用力把書櫃推開,打算看一下書櫃背後長什麼樣子。

  什麼鬼?上次明明至少有三排書呀!不要以為她是好欺負的,咬了人家一口就想躲起來,門都沒有!

  小實把全身的重量壓在書櫃側邊,奮力推開它,但這書櫃真是重得離奇,八成是裝太多書了,不然就是,裝了更多書以外的東西!

  「砰。」「叩!」廉價書櫃的結構不大穩固,經小實這麼不要命的推拉,方型的櫃子都快歪成菱形了,裡頭的東西也掉了下來。小實才不管什麼東西掉出來,固執地繼續使力推,直到書櫃稍稍與牆面拉開距離。

  小實換了一個策略,她坐到書櫃旁,背抵著牆,用腳掌又把書櫃推離牆壁一些,然後整個人鑽進櫃子後面的空隙,用力敲打書櫃後面那塊薄木板。

  奇怪,還是一樣空洞的聲音。怎麼可能呢?她記得很清楚,櫃子裡至少有三排書,書後面還有……

  「小實?」

  門忽然打開,進門的舅媽和窩在書櫃後的小實同時嚇了一跳。

  「妳在那裡做什麼?」

  「我,我在找東西……」小實連忙鑽了出來,書櫃後面的陳年灰塵把她弄得全身髒兮兮。

  「找什麼東西居然要把書櫃推開?」舅媽驚訝地看著書櫃和牆壁之間的髒地板,她克制自己沒說出口的是:連那些搬家工人都推不開的櫃子,妳推開了?

  「我在找……」小實一邊拍掉身上的灰塵,一邊轉著眼珠找藉口。她眨眨眼,看見書櫃旁一個長方形的紙盒,八成是剛剛推書櫃時掉下來的,盒蓋歪在一邊,露出裡頭半滿的鉛筆。「我在找筆,程阿姨叫我們回家要把沒寫完的作文寫完。」

  「噢,」舅媽的表情好像被天上掉下來的飛機砸到似的。「我忘了幫妳準備文具了,妳要不要先借小杰的用?我明天再幫妳買新的。」

  「沒關係,我想用媽媽以前的筆。謝謝舅媽,舅媽晚安。」小實擠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不過顯然她不大擅長這種笑容,任誰都看得出她心裡打著其他主意。只可惜這時的舅媽自己心裡藏著其他事情,幾乎沒注意到小實笑得歪歪的嘴角。

  「好……」舅媽顯然一時難以回神。「對了,我上來是想問妳,妳真的不要用美樂蒂的那個床組嗎?那一套真的很可愛喔,舅媽特地幫妳挑的呢。」

  「唔。」小實眼光飄到房裡那套綠色系的單人床上,那套床組,也是舅媽特地幫「他」挑的吧?這個房間預期的是一個男孩,不是她。

  小實忽然覺得不大舒服。

  「我用這個就可以了,謝謝舅媽。」

  「嗯,好。那我不打擾妳寫作文了,有需要什麼再告訴舅媽……」

  「舅媽,」她很快地抿了一下嘴脣,不知道這個飛快的小動作讓舅媽想起同樣有這個習慣,卻不相往來十多年的那對兄妹。「那個,這書櫃裡,本來有幾排書啊?」

  「本來有幾排書?」舅媽走到櫃子前端詳。「不是兩排嗎?」

  「我是說本來。」

  「本來?」舅媽側著頭,好像不大了解小實的話。「如果現在裡面有兩排書,那就是一直都有兩排書,我們很少進這個房間,這是保留給妳媽媽的,我們不會隨便亂動這裡的東西喔。」她沒告訴小實的是,至今還沒有人動得了這裡的東西。

  「保留給媽媽的……」小實不知道該不該問。「是要等媽媽回來住嗎?」

  「嗯……是啊。」

  「那,為什麼媽媽都沒有回來呢?我連媽媽在高雄有一個家都不知道。」小實真的很不解,這幾天她一直試著自己找到解釋,但始終沒有辦法說服自己。「一直到媽媽昏倒,社工阿姨她們跟我說我有舅舅和舅媽,我才知道……」

  舅媽沒讓她說下去,伸手用力抱住她。小實錯愕地任舅媽抱著,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只讓小實更加意識到自己剛從書櫃後面爬出來有多髒。

  「舅媽不知道能跟妳解釋多少。」小實幾乎要以為舅媽的聲音裡有些哽咽。「這些應該要讓妳媽媽跟妳說的,但是,我不知道她這麼多年都沒講,是不是不想讓妳知道,或者……我不曉得。」

  小實忽然又覺得自己沒辦法念資優班了,為什麼舅媽說的話她完全聽不懂?

  「妳只要記得,妳媽媽是個很好的人,好不好?」

  什麼好不好?她本來就是啊,媽媽超酷的,比很好還要好……然後,她忽然想起愷杰說的話,關於媽媽的爸爸和哥哥,對媽媽的看法。

  舅媽鬆開抱著小實的手。「妳也許是唯一一個能住在這個房間的人了,在妳媽媽回來之前,妳就住下來吧,這個房間是給妳的。」

  一個念頭閃過小實腦海。

  「就算我是女生也一樣嗎?」

  舅媽微張著嘴巴,然後很快地又恢復溫柔的微笑。「當然,小實,妳是她的孩子,不管你是男生或女生都一樣。」

  小實看著舅媽,覺得舅媽可能也沒辦法念資優班,她連騙人都不會。

  「晚安小實。」

  舅媽轉身離開房間,輕輕關上了門。

  房間裡的東西似乎同時吁了一口氣。

  小實轉轉眼睛,走到書櫃前,彎身碰觸從書櫃裡掉出來的那個裝滿鉛筆的紙盒,紙盒裡的鉛筆都是只剩下小指那麼長的鉛筆頭,將紙盒裝了七分滿,非常可觀的數量。

  然後她猛地轉身,用長頸鹿逃命的速度(那是媽媽說的)用力將手伸進書櫃裡兩排書之間的空隙──這次她的手沒有撞到薄木板,整支手都進了書櫃還沒有碰到底,書後彷彿有個很大的空間,裝滿了奇怪的東西,她伸手亂抓,感覺自己的手腕又被咬了一口。

  「幹麼亂咬人啦!」小實大叫,同時反手抓住那個咬她的「東西」,感覺起來像是一疊紙?

  小實必須死命抓住,才不致讓那疊瘋狂掙扎的紙逃走。她用力把手抽出來,手上的那疊紙一離開書櫃就「恢復冷靜」,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的大本作業簿,淺綠色的。

  「噢。」她看著自己手腕上的牙印,痛得齜牙咧嘴。「太過分了吧?」

  她盯著手上的綠色作業簿,用力甩了甩,作業簿沒有抵抗的樣子,看起來也沒有任何危險性,她又甩了甩手,紙張在她手間啪啦啪啦響,可以瞥見裡頭滿滿的鉛筆筆跡和紅筆批改的痕跡。

  她屏住呼吸,慢慢將作業簿輕輕放到地上,才鬆手,作業簿立刻死命逃回書櫃,動作不比逃命的長頸鹿慢多少,已有準備的小實飛身撲過去壓住作業簿,還沒想清楚究竟什麼作業簿居然可以有這般蠻力,作業簿就趁她不注意又咬了她一口。

  小實慘叫,還來不及重新將全身力量壓住作業簿之前,綠色作業簿又逃回書櫃深處,她伸手跟著鑽進去,砰一聲撞上櫃壁的薄木板。

  「太狡猾了吧?」小實氣得大叫,縮回一連被咬了好幾口又狠狠撞上櫃子的手,無法相信自己竟然輸給一本莫名其妙的作業簿。

  「其實妳也很狡猾啊,假裝看鉛筆然後忽然把手伸進去櫃子裡,未免太沒禮貌了。」

  聲音是從桌上傳來的,小實轉過頭,桌上只有一個長著柳丁頭的黃色檯燈。

  小實早就決定不要輕易相信這是個普通房間了,她慢慢接近方桌,在椅子上坐下來,保持距離地盯著那盞檯燈。

  「我都自己開口跟妳說話了,不用那麼緊張吧?我不會咬妳的。」

  檯燈柳丁般的燈罩忽然轉向她,露出裡頭圓敦敦的、忽然亮起來的燈泡。「算妳倒楣,一來就遇到高中週記。朵朵的高中週記可悍著了,只是咬妳幾口還不算什麼,上次那個搬家工人啊,他的手要是多放在櫃子裡兩秒,大概連手筋都會被挑斷。喔對,國中週記也沒好到哪裡去,她們要是發起飆來,又哭又咬又撕又抓的,妳肯定寧願自己一個人在電影院裡連看三部恐怖片。」

  小實瞪大眼睛,還沒來得及想清楚,另外一個聲音從床底下傳來。「你幹麼跟她說話啦!」

  小實又轉過頭,看見床底下露出半截筆袋。她動作飛快的伸手抓住筆袋,將它「拖」出來。

  「我記得剛剛把你放到桌子上了。」小實坐在椅子上,盯著筆袋質問他。「不要以為幾分鐘前的事情我會忘記,說,你幹麼亂跑?」

  她現在完全不認為威脅這個筆袋很蠢了,相反的,相當必要。

  「這房間太久沒有住人了,你都忘記怎麼掩人耳目啦?」檯燈的彈簧燈臂一伸一縮,連著燈座輕而易舉地彈跳兩下,靠近被小實抓得牢牢的筆袋。「話說以前朵朵住這裡的時候,也不大有人會進來就是了,大家的躲藏技巧都不大靈光耶。」

  小實看看手中咕噥著的筆袋,又看看檯燈。「你們都認識媽媽?」

  「當然,我們可是她的東西。」一顆磨得圓滾滾的橡皮擦從床底下朝她跳過來,咚咚咚沿桌腳跳上桌子。接著從房間的各處,紛紛有類似的橡皮擦,探頭探腦地跳出來。

  「你們這樣就相信她啦?」筆袋從小實鬆開的手中跳出來,顯得非常不悅。

  「剛剛大家都聽到了,她可是朵朵的女兒。朵朵的女兒耶,沒有人有其他疑問了吧?」桌邊的一個看來老舊不起眼的紙箱裡,「爬」出一個藍黑色夾雜碎銀點瓷底的馬克杯,桌上的檯燈伸長燈臂,將馬克杯撈上桌子。「謝啦。」

  「好說。」

  小實看著他們在自己的桌上對話吵架,心裡竟然有種奇妙的,暖暖的熟悉。

  比起樓下的那一家人,這裡的東西好像和她的血緣關係更近、更親。

  「那可能是個陷阱,你們怎麼會光聽將軍夫人的片面之詞,就相信這個入侵者是朵朵的女兒?」

  「不然你以為她特地上樓來演一場戲,騙我們這些…這些東西?」檯燈誇張地將燈罩往天花板翻了一下,又轉回來瞪著筆袋。「誰會沒事編故事騙一個筆袋、一個檯燈,還是什麼…不管啦,總之將軍夫人沒必要幹這種事。何況妳也看到了,這女孩自己搬開了書櫃耶,這可不是誰都做得到的。」

  檯燈最後這句話,讓大家都不約而同的沉吟點頭。「嗯~」

  「但是傳說呢?」筆袋跳起來,環視一圈桌上的大家。「你們忘了嗎?傳說中的描述很清楚,朵朵的孩子,應該……」

  「是個男生?」小實的聲音乾淨俐落,沒有多餘情緒或尾音。

  包括月牙筆袋,大家都安靜下來,面面相覷了好一陣子。

  小實知道這種安靜是什麼意思。

  「朵朵跟妳說過妳應該是個男生嗎?」馬克杯怯怯地問。

  「沒有,可是大家好像都這麼覺得。」小實不去看身後的床。她喜歡綠色,但是她知道綠色是男生的顏色,她應該用紅色、粉紅色,或者紫色。

  她應該穿著有蕾絲裙襬的洋裝,而不是有著大口袋的工作褲。

  她應該被誇獎漂亮、可愛、溫柔,而不是像媽媽那樣總是說她酷。

  她是個女孩,卻像個男孩。她想起媽媽對她的疼愛與縱容,忽然明白,媽媽其實不只希望她像個男孩,而是,希望她根本就是個男孩。

  「媽媽跟你們說過她想要一個…兒子?」

  「倒不是對我們說。」檯燈不大自在地轉轉燈臂。「她大概從高中,不,大概從國中就開始有這種想法,講了十幾二十年了,我想,呃,我想全世界都知道吧。」

  的確是。

  小實覺得腳底的磁磚開始變軟,而她坐著的這張椅子正以大象踩進沼澤的速度往下沉。

  「我知道了!」一個橡皮擦高興地說。「那妳有哥哥或者弟弟吧?」

  她搖搖頭。「我連我爸爸都沒看過。」

  「怎麼會沒有爸爸呀,妳爸爸不是那個……」

  檯燈迅速彎下燈臂,用柳丁頭塞住馬克杯的嘴。「拜託,現在不是說那個的時候。」

  她抿著脣,安靜地坐在桌邊,窗外的夜色好像隨著呼吸被她吸進身體裡,她覺得自己越來越沉,越來越暗。

  「欸,那個,其實妳也不要難過……」筆袋靠近小實在桌上交叉的手臂,用柔軟的粉黃色表布蹭蹭她。「說不定她後來改變主意了,所以才生了個女兒啊。」

  「對人類來說,生男生女不是打定主意就可以的。」她說。「這是運氣問題。」

  東西們瞭解地點點頭。「原來如此。」

  「啊,所以是運氣不好囉。」馬克杯煞有介事地繼續點著頭,立刻被眾東西用眼光亂刀砍殺。

  「你可以少說兩句嗎?」檯燈瞪馬克杯一眼。「早知道我讓你留在底下就好。」

  「想不到傳說最基本的條件都破滅了,這下子怎麼辦?」筆袋嘆口氣,接著頭一扭,往桌邊亂七八糟的櫃子堆喊。「百寶箱,你聽了那麼久,也該說說話吧?」

  筆袋語畢,櫃子某個角落「鏗鋃鏗鋃」響了幾聲,小實差點以為裡面會有個生鏽的機器人或者廢鐵做的變形金剛從書堆裡爬出來。不過,從櫃子深處爬過紙箱資料夾等雜物到窗臺上面對她的,其實只是個老舊的鐵製喜餅盒。

  「嗨,初次見面,小……呃。」百寶箱想要紳士地朝小實屈身行禮,可惜他年代久遠的鐵製身體只能勉強「喀拉」幾聲,彎不大下去。「朵朵的女兒,我想,妳不叫小威吧?」

  「我叫小實。」她發誓她聽見大家對她的名字嘆了口氣。

  百寶箱鏗鏗鏗打開一點空隙,從裡頭吐出一張護貝過的剪紙。「這是小威。」

  當然了,當然,她怎麼會沒想到呢?小實伸手撿起那張護貝,《北海小英雄》裡小男主角充滿活潑朝氣的自信笑臉,她再熟悉不過了。

  她想起媽媽教她那些小威的招牌動作,說她像小威那樣勇敢開朗又聰明。

  媽媽想要一個小威,不想要小實。

  她眨眨眼,又眨眨眼,然後冷靜地將護貝剪紙放回喜餅…百寶箱裡。「謝謝。」

  「妳能告訴我們,朵朵怎麼了嗎?」

  媽媽怎麼了?她深吸一口氣,又用力地眨了幾下眼睛。

  「她昏倒了,現在人在醫院裡。舅舅跟舅媽說,她很可能會這樣一直昏倒,不會醒過來……」

  不只是桌上的東西們,小實感覺到整個房間,整個房間都一齊倒抽了一口氣。

  真是個,關心媽媽的好房間啊。

  「難怪最近這麼多怪事,原來是朵朵出事了。」

  「但是朵朵還活著啊,那個故事審查員是怎麼回事?這不是那種老父還沒死,就忙著分遺產的不肖子嗎?」

  「你的比喻也太不倫不類了,那個審查員,呃我想,應該是為了以防萬一……」

  「開什麼玩笑?他一來,大家都亂了套,現在亂成什麼樣子你也不是不曉得。」

  「這會兒可糟了,朵朵醒不過來,誰來幫迷時回恢復正常秩序……」

  「那小英雄呢?」

  「整個都不對啦連傳說也不傳說了……」

  房裡的每個角落都響起刻意壓低的瑣碎私語,她不確定是不是這些聲音都真的是聲音,但這些慌亂與急切,用一種聲波以外的方式,更直接地傳遞給她,她身上每個細胞都感覺得到。

  「我們得叫醒朵朵,保護迷時回,那是她的靈魂,如果迷時回怎麼了,朵朵會『真的』死掉。」百寶箱嚴肅地對筆袋說,然後轉過來,看著小實。「首先我們得知道,朵朵是怎麼昏過去的。」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