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如果仔細看的話,會發現沙漠不是只有沙子。還有要命的太陽、石頭、骨頭,逐漸變得乾燥的皮膚跟頭髮......

 

  小桃泡在浴缸裡面往後仰,手裡抓著的筆往架在浴缸上的木板上一丟,墨汁濺到紙上,暈出大塊黑色的墨跡。

 

  「哎唷寫不出來啦──」她的手垂到浴缸外,撥弄著地上的沙子玩。

 

  難以想像艾拉竟然授意這種事情──在堆了滿屋子沙的房間裡面放個裝滿水的浴缸給小桃泡著。

 

  用了一半的蘆薈霜跟乳液罐插在沙子裡,我滿手是洗不掉也擦不乾淨、油膩膩的護髮乳;小桃看起來已經完全恢復了,包括之前抱怨的乾燥皮膚、分岔頭髮以至於隨時會崩潰尖叫的情緒都消失無蹤,要說的話她正處於最佳狀況。

 

  除了寫稿的能力之外。

 

  於是我跟她被關在編輯部的傳送房間裡面。

 

  「反正這房間一時半刻也不能用了,妳就窩在裡面寫稿吧。」艾拉如此說著,同時幾個壯漢便搬了浴缸與幾個大水桶到房間裡,把這房間變成了小桃的臨時浴室。

 

  而且我也被關在裡面。

 

  「怎麼辦呢──」小桃噘嘴看著我,滿臉撒嬌的樣子。「要是寫不出來我們就出不去了耶──

 

  既然知道的話動作快點寫完不就好了。我把筆遞給她,但她鼓起臉頰轉過頭去。「不要!我不要寫!好麻煩而且人家的手還在保養。」

 

  ......我把椅子上的沙拍開坐下,把酒瓶裡最後的一點倒進喉管裡。

 

  「不然這樣吧?」小桃趴在浴缸邊緣,小腿翹起來踢著水玩。「我用講的,你幫我寫吧?要是水潑到紙就不好了。」她一邊說著,腳上踢起更多水花,半瞇著眼望過來。

 

  我嘆口氣。走到浴缸旁把紙筆連著木板架子一起搬到桌上。最上面的紙小桃才寫了幾行字,暈開的墨漬已經佔去了大部分能寫的地方。

 

  ......真是很棒的理由是吧?


      *       *       *      *         

 

  「......然後啊,那個大船,那個跟房子一樣大的大船啊就衝過來了!」小桃手舞足蹈,從浴缸裡潑出不少水。

 

  我把放紙的桌子挪開一點,寫下「房子一樣大的船」。

 

  「一邊噴煙一邊衝過來,超級多沙子的,整個天空都暗掉了說,我可是拼命拍著翅膀才沒有被撞到,你知道嗎,我這輩子沒有飛那麼快過,就這次真的為了逃命我飛得超級快......

 

  妳講太快了......我無法把抱怨說出口,小桃講的速度遠超過我能夠跟上的程度,我只能勉強記下幾個單詞:船衝,天暗,飛快。

 

  「結果轟隆一下船就過去了,而且船後面還噴熱風,明明是沙漠了還噴熱風啊!簡直就是殺人!」小桃生氣地握拳打在水上,幾滴水落在紙面,我連忙抓起紙甩掉水滴,但墨跡已經有小部分暈開。

 

  「你有沒有在聽我說還拿紙搧風明明這邊就沒有那麼熱!」小桃兩手抱住頭,濕淋淋的頭髮海藻似地垂在眉間,而那之後的是充斥著不滿與懷疑的眼神。「你真的一點都不知道我那時候有多熱!我的頭髮立刻就捲了!馬上就捲了!瞬間就捲了天啊你知道那是天殺的什麼狀況嗎!」

 

  她才剛說完我腦海裡便浮現了一叢灌木頂在她頭上的樣子。

 

  也許我還真的知道那是什麼狀況也不一定。我忍不住呵呵呵地笑了出來,肩膀無法控制地抽動。

 

  灌木,等等我一定要記下灌木這個詞,哈哈哈。

 

  「笑屁啊!」小桃大怒,從浴缸裡掬水潑出來,我連忙抬起桌子退後保護貴重的稿紙;魅魔睜大了眼睛瞪著我,尖叫道:「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時間才讓頭髮恢復現在捲翹但又不是大爆炸的樣子嗎!」

 

  我不需要知道吧?小桃張牙舞爪地從浴缸裡站了起來,好像隨時要撲上來的樣子。我把桌子放下,抓起旁邊的浴巾往她頭上拋去。

 

  魅魔低下頭接過浴巾,抬起眼嘟著嘴不滿地看著我,又把浴巾丟了回來,兩手抱胸站著跟我對看,身上還滴著水。

 

  如果頭還留著的話我這時候一定大大搖頭兼嘆氣,不過現在只能做到後者而已。

 

  「你有什麼不滿?」小桃挑釁地看著我的斷頸。她已經可以從那邊血液的狀態判斷我的情緒了,我任何掩飾的行動都是枉然,絲毫沒有隱私可言。

 

  我用浴巾把她濕淋淋的頭髮壓乾,然後把浴巾裹在她身上。我刻意示好的行為讓魅魔哼了一聲露出微笑。

 

  但顯然她對我的表現還不夠滿意。小桃伸手抹過我的脖子,灑了點血到地上,隨著沙上黑紅的範圍變大,她的微笑漸逐漸加深;直到那範圍超過大約浴缸一半的大小時,她滿意地從浴缸中跨出來。

 

  幾滴水落在沙上,但她並沒有沾到一粒沙子,而是踩入了那個由血形成的深色通道內。

 

  對於這樣的行為我一點也不驚訝。艾拉大概也知道門上的鎖對小桃來說只是象徵性地要她負責完成稿子,而不是真的能把誰鎖起來。

 

  「來。」小桃對我勾勾手指,消失在血的通道中。

 

  我跟著踩進那個通道,卻不如平時那般踩到柔軟如雲霧的地面,而是一腳踩到了沙堆裡。

 

  ......我重新踏了一次,只有沙子滲進我的鞋子裡。

 

  我不在編輯部的房間裡,四週是無窮無盡的沙子,以及極為炎熱的氣溫。

 

  這......這哪是小桃的房間,這是沙漠啊!沙漠!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小桃就為了我沒有幫她好好寫稿子故意整我不成?

 

  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當前最要緊的是陽光曬在我的身上讓皮膚發痛,我趕快讓黑血流遍全身,抵擋陽光的曝曬。

 

  但是涼快不到兩秒,我發現鎧甲的溫度直線上升,燙得簡直像是鐵板燒肉......因為黑血鎧甲是黑色的啊!

 

  當我正為了使用鎧甲抵擋曝曬、或是任鎧甲吸熱把我烤熟兩條路擇一大傷腦筋的時候,小桃的聲音突然冒了出來。

 

  「你在做什麼呀人家在等你耶......」她從我的斷頸伸出兩隻手臂,然後她頭冒了出來,左右看看之後安靜了片刻,接著快速地說道:「掰掰我要回去了。」才說完她突然歇斯底里了起來。「什麼......為什麼不能回去我要回去啦放我回去!」她雙手搥打著我的胸與肩不停尖叫:「我不要我不要!為什麼人家回不去啦!救命啊──啊!」

 

  瞬間她安靜了一下兩手緊緊揪著我胸前的鎧甲。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啊!」她用力到發抖不已,死死抓著我的鎧甲。「人家小腳趾踢到東西了啦!」

 

  那又不是我的錯!妳跟我抱怨難道我就能幫你呼呼嗎?

 

  趁著小桃還在跟她的痛覺奮戰,我展開知覺,希望可以探知「門」的位置,早早回去。

 

  但是附近只有一個又一個的沙丘,除了沙子還是沙子,無論我如何延伸我的知覺,我唯一知道的是我們被綿延不絕的沙丘給包圍了起來。

 

  「怎麼辦啦!」小桃吸著鼻子,邊哭邊說:「這樣曬下去人家上半身跟下半身會變成不一樣顏色,太糟糕了!」

 

  妳在擔心這個啊。魅魔無謂的擔心讓我感到渾身無力。我雙手擺向前,表示「妳可以全部出來啊」,魅魔對我的建議完全地嗤之以鼻。

 

  「才不要!最少我現在胸部以下還蠻涼快的,我才不要過來陪你一起曬太陽。」

 

  隨便妳。

 

  我艱難地在沙上跨出步伐。想著早到沙丘的背光面應該可以多少躲避一下陽光。好不容易找到了一處有陰影的沙丘,我才稍微試著坐下,地面便傳來些許點震動,小桃指著我們面前:「你看你看!那個就是我說的超級大船!」

 

  遠處一個比起女巫通信編輯部總部還要大上幾倍的「船」在沙上移動。船上方繫著無數的帆面,每一張帆都被風吹得鼓脹,正以非常快的速度對著我們衝來。

 

  「......那個......」小桃猶豫地問道:「那艘船是不是對著我們開來了?」

 

  是。

 

  我手腳並用地想往沙丘頂爬去,但沙子無法著力,我們就像是落入蟻獅的陷阱般不停滑落到沙丘底部。

 

  我換了個方向,但徒勞無功。不管怎麼跑,那艘大船像是懷著惡意似地就是對著我們直衝。小桃緊張起來,大喊著:「我帶你飛走吧!」接著立刻叫道:「哎唷我撞到東西了!」

 

  廢話!妳肩膀以下的下半身不是還在家裡嗎!

 

  我死命地往應該可以避開大船行進路線的方向跑去,但是感覺不管怎麼跑都無法離開會被撞到的範圍。那船實在太大了,大得一點也不合理啊!

 

  「咦?啊哈哈哈哈哈!」

 

  咦?

 

  「是誰搔我癢......啊哈哈哈!」魅魔的上半身在我上半身的「上方」扭動,讓我難以在跑步時保持平衡。

 

  ......拜託不要鬧了可以嗎!我們正在逃命,妳非得要在這種時候跟別人玩起來嗎!我一個踉蹌,手腳並用地在沙上游泳似地爬行。

 

  「可惡!我可是有跟黑腳學『聽勁』啊!看我的!阿噠──」小桃大聲叫著,但能夠聽見的人大概只有我。

 

  巨大的船影籠罩在我們上方,眼看著就要被輾過去了!

 

  「哈哈哈哈不要搔我的腳底板,哈哈哈哈......就說不要了聽不懂啊踹死你!」小桃對著在她家中抓著她的腳的某人發怒,但我想現在已經不是管她的腳底板的時候了。

 

  我叫也叫不出來,陷入了大船底下。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