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報橫式  

【小說試讀】  

作者:劉芷妤

全省各大通路均售

迷時回  

 Ch.4 請問您要幾分糖

  

  夜色已經完全籠罩了迷時回。

  

  螢詩人大多完成了他們的工作,一個個面容疲憊地拖著步伐離開,其中有許多都看見了小實,滿臉好奇卻沒靠近,僅僅在遠處對她投以溫暖的眼光。

 

  小實看得出來他們很累,而且,好像變得比剛才更小了點?

 

  「……有鑒於審查員大人的意見,我們即時展開了改革和重整的活動,當然是希望審查員大人能夠滿意。」眨眨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一條領帶,很端正地打在他沒有脖子的布偶身體上,看起來,呃,老實說,一點也不正式。

 

  此刻他們正坐在澄詩光廊附近的露天餐廳。在審查員的冷言冷語裡,眨眨已經放棄小實可能是朵朵本人或者傳說中小英雄的期望,小實不知道這時究竟該鬆一口氣或表示難過,哪種比較適當。

 

  「我也說了,到最後期限前,我不會對你們的所謂改革提出任何看法,留或不留,到那天就一拍兩瞪眼。」

 

  「什麼最後期限?」小實不太容易專心在眨眨和審查員的官腔對話中,她身邊充滿了各種奇奇怪怪的生物,有的走來走去,有的飛來飛去,還有爬來爬去和滾來滾去的,精彩得不得了。她用驚奇的眼光看著他們,他們回視她的眼光,則複雜得多。大概是她就坐在這個滿臉不屑的審查員旁邊的關係吧,大家都遠遠地看著他們,悄聲說著話。

 

  不過,她還是聽見了那四個字,直覺不對勁。「誰的最後期限?你到底是來審查什麼的?」

 

  「妳的兩個問題,答案都是迷時回。」審查員嘆了口氣,聽起來卻不怎麼真心。「真糟糕,雖然是作者的女兒,卻一點都不了解這個故事,究竟要從哪裡解釋起呢?」

 

  「就從你到這裡來的目的開始吧。」小實迎視審查員冷淡嘲諷的眼神。「剛才眨眨看到我很驚訝,表示這個地方是沒有人類的,也就是說,你本來不存在這個故事裡,那你是從哪來的?來這裡幹麼?」

 

  「哇喔……」審查員挑挑眉,翻了一下手上的資料夾。「我的調查報告裡,只有提到作者的迷糊和孩子氣,想不到她女兒這麼有邏輯。

 

  「這麼說吧,在你們的世界裡,人類是唯一具有創造力的生物。人類會想一堆怪點子,企圖解決一些問題,雖然常常因此製造更多問題。這種創造力對科學家而言是各種發明,在音樂家身上表現為樂曲,在妳媽媽這種人身上,就變成文章、故事、小說……隨便啦,妳愛說那是什麼就是什麼。」

 

  「我媽媽那種人,是哪種人?」

 

  「妳不知道嗎?朵朵是精靈!」眨眨用無限崇拜的口吻對小實說。「她是一個偉大的精靈,她創造了迷時回!」

 

  「在迷時回的語系裡,精靈就是創造者,用魔法創造世界的造物主。」審查員懶懶地說,他往後靠在籐編椅背上,表情仍然冷得討人厭。「我的啤酒怎麼還沒來?」

 

  一個雪人般圓滾滾的傢伙,搖搖晃晃地端著一個啤酒杯過來,恭敬地擺在審查員面前。

 

  「你是說,我媽媽是神?」

 

  「對迷時回來說,寫出他們的那個人當然就是神,不過妳媽媽不喜歡這個字眼,所以迷時回稱她為精靈。聽起來很好聽啦,不過同樣的意義,換做你們的語言來說,朵朵只是個作家,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作家。」審查員喝了一口啤酒,臉色立刻大變,表情艱困彷彿赤腳走在劍山上,他考慮了一下,在青筋爆裂前將啤酒吐回杯子裡。

 

  「怎麼那麼甜?我不是說我要喝啤酒,給我這是什麼糖水啊?我要原來的那一種!我剛來那幾天喝的那種啊!呸呸呸,這算什麼啤酒啊!」

 

  「這這這是配合我們的改革方案,您您您如果不喜歡,我讓他他他們給您換一杯。」眨眨驚慌地拍拍兩只長耳朵,雪人大塊頭又趕緊搖搖晃晃地過來。

 

  「那,那這次請問您要幾分糖?」眨眨誠惶誠恐地扭著耳朵。

 

  「什麼幾分糖?啤酒!啤酒該是什麼味道就給我什麼!」

 

  「給給給給審查員大人一杯啤啤啤啤酒。」眨眨推推雪人大塊頭,大塊頭喃喃道著歉將啤酒杯換走。小實發現那個大塊頭一點都不「穩重」,一推就左右晃動,像充氣玩偶一樣。

 

  又來了。

 

  小實不了解,自從媽媽昏迷而她來到高雄之後,就不停聽到別人說媽媽很會寫作文,或者充滿想像力、很愛看書,現在又有人說她是作家?可是,他們講的那個人真的是和她一起生活陪她長大的那個媽媽嗎?

 

  媽媽根本沒有寫過什麼故事,也不太看書,更別說是個作家了。

 

  「你們真的確定那是我媽媽?也許一切都搞錯了,我媽媽不是你們說的那個人,所以我當然也不會是那個傳說中的小英雄……」她恍然大悟。「說不定,你們要找的是另一個朵朵,還有她的兒子小威,不是我媽媽和我。你們搞錯了!」

 

  「這樣想妳可能會好過點,不過呢,哎,人生哪,總是不能盡如人意。」審查員喝了一口雪人服務生送來的新啤酒,對小實露出一個不真心的惋惜表情,簡直可以說,他是有意讓小實看出他的不真心!「我們的審查制度是很嚴謹的,我很確定迷時回的作者就是妳媽媽,我想,是妳不夠了解她,一直都搞錯的人,其實是妳。」

 

  小實眨眨眼,咬住嘴脣。

 

  「回到正題吧。我隸屬一個凌駕於所有創作者之上的機構,這個地方呢,我們就暫且稱為『審查中心』。審查中心裡有好幾個部門,專門審查各種不同的創意。大部分的創意還沒成形,只是在腦子裡轉過;還有一種是半成品,製造過程出現問題和瑕疵,創意發想人卻沒有認真解決就放棄。這類東西,在發想人死去的時候,就沒有任何留存的意義了,我們會把這些廢渣通通刪除。」審查員嫌惡地揮揮手,一隻尖尖嘴凸凸眼的怪蜻蜓嘰哩咕嚕地飛走。

 

  「真糟糕,這些蚊蜻搞不清楚狀況,我去提醒他們別來打擾兩位說話。」看見審查員臉色一沉,眨眨的心也幾乎要沉到地底下去了。他連忙跳下椅子,蹦著小短腿跑到遠處去罵人。

 

  「但是這裡……」小實看了看四周,這個世界鮮活而充滿生命力,奇奇怪怪的東西四處亂跑,還怪有趣的。「這裡應該不是半成品。」

 

  「是啊,那也是我現在在這裡的原因。」審查員往前靠近桌子,雙手在桌上交疊。「這個故事非常完整,但是就和大部分的創作與發明一樣,妳媽媽沒有發表過這個故事,在你們的世界裡,看過這個故事的人只剩下你媽媽自己,而她現在……我想妳很清楚她現在的狀況,如果她不會醒過來,審查中心就會當作死亡案例處理,所以會派人,也就是我,過來了解這個故事有沒有留下來的必要。」

 

  「看過故事的人剩下媽媽……意思是,有人看過這個故事囉?」

 

  「我沒辦法告訴你誰看過。不過是的,有人看過,但如果這個故事不足以讓人印象深刻,或者連讀過的人都死了,那麼,跟沒有人看過不是一樣的嗎?」

 

  「如果沒有讀者,作者也死了,故事就會被審查留下來的資格?」

 

  「沒錯,妳終於搞懂了。不只是故事,還有許多科學發明、數學解題法、隨口哼出來的曲子、在課本邊邊的塗鴉……太多了!所以我說審查中心有很多部門,我只是比較倒楣被分到故事部,我以前主修的明明就是科……算了。」審查員滿肚子不高興地又大口灌了半杯啤酒。「幸好妳媽媽的故事裡,啤酒還挺不賴的。」

 

  小實的腦袋飛快地轉動。沒有讀者,這個故事就會被審查,所以,要讓故事留下來,一個可能是通過審查,另一個可能,就是去找到故事,讀它。

 

  「那你剛剛說的最後期限,是怎麼回事?」

 

  「中秋節。」審查員敲敲喝光的啤酒杯,雪人服務生又搖搖晃晃地跑過來,換了一杯杯沿鼓著泡沫的啤酒給他。「我給了迷時回一些意見,他們必須在中秋之前解決這個問題,那時我會評估這個故事夠不夠資格。」

 

  「中秋?那只剩兩個禮拜!」小實心一沉。「所以,你給了迷時回什麼意見?」

 

  「老實說,這個故事還算有趣,不過有趣歸有趣,味道還不夠。」審查員又大口喝下啤酒,用手背揩去嘴角的啤酒泡沫,很滿足的打地了一個嗝。

 

  從他的表情看來,那啤酒明明就很美味!

 

  「就這樣?」

 

  「這樣就夠他們忙了,不然妳還想怎樣?」審查員從鼻孔噴出一口氣,就在他又端起酒杯的同時,背後不遠的地方,有一群恐怖的不明飛行物正朝他衝過來。

 

  「喂,拜託不要,那是審查員,我們惹不起啊……」小實看見眨眨邁著小短腿追在那群不明飛行物後面,但眨眨跑得再快,也追不上那群嗡嗡作響的憤怒飛行體。

 

  「哇啊……」那群長得像大隻蜻蜓的生物,帶著一股令人作嘔的氣味一湧而上,包圍住審查員,有的用長長尖尖的嘴扎他,有的用蜘蛛般的節足攀在他身上。審查員顧不得打翻的啤酒,一邊大叫一邊跳了起來,拚命用手揮趕狂怒中的這些,這些……

 

  「可惡!這些糞蜻,他們有沒有搞清楚狀況啊?」眨眨手足無措地在審查員旁邊緊張亂跳,用長耳朵拚命幫審查員趕走大蜻蜓。

 

  「……一言堂……」「獨裁…」「…法西斯!」「…文字獄…」那些蜻蜓帶著臭氣嗡嗡咒罵著她聽不懂的話。小實忍不住後退一步,因為不想讓這些怪蜻蜓感到難堪,只是小小節制了呼吸,沒有明顯的掩鼻動作。

 

  為了救審查員而衝入敵陣的眨眨可就顧不得什麼禮貌了,幸好他的布偶手捏住鼻子的同時,一雙長耳朵倒還能無畏臭氣的勇往直前。

 

  「嘿,眨眨,好久不見。」半空中忽然浮現一顆鹿頭,嚇得眨眨大叫一聲。

 

  「繆思的髮夾啊!斐,妳堅持每次都要用這種方式出現嗎?」眨眨的一雙長耳此刻已經完全打結了。「拜託妳幫個忙啦!這樣審查員還沒等到期限就會……」

 

  「噢,那不關我的事啊,現在負責人是你又不是我。」話雖這麼說,那顆看似悠閒的鹿頭,反倒不著痕跡的提高了音量。「我呢,只是來提醒你,待會兒八點半,文化中心那裡有一場關懷偏遠地區連鎖咖啡店與小眾漫畫的慈善音樂會,那可是文化界的盛事呢,你晚到了可是搶不到位置噢。」

 

  「妳在說什麼,還不快……」

 

  說時遲,那時快,眨眨的抱怨還沒完,那些臭烘烘的「大蜻蜓們」全都嗡嗡作響地離開了滿頭包的審查員,用他們衝向審查員的速度,飛快地往另一個方向去了。

 

  「嗯,等他們到了文化中心,理智跟味道應該都恢復正常了。」半空中的鹿頭轉向小實,在對她微笑的同時,她的鹿頸子鹿身體鹿屁股和鹿腿,也一一出現。「嗨,妳還好吧?」

 

  眨眨顧不得這隻憑空出現的鹿,衝過去對氣得簡直要扭下眨眨耳朵的審查員又道歉又鞠躬。小實看著那隻鹿優雅地在空中踢踢她線條緊緻優雅的腿,提醒自己絕對不要露出驚訝的表情。

 

  「喔喔,看來妳跟朵朵一樣倔呢。驚訝一下嘛,我也是需要虛榮感的耶。」那隻鹿的蜜棕色毛皮上布滿了星光般的白色花紋,小實仔細看,每個小小花紋都是一個精緻的五瓣花圖案。「我是斐,很高興見到妳,小實小姐。」

 

  不是朵朵,不是小威。她叫自己「小實」。

 

  第一次,小實因為聽見自己的名字而有種難以言喻的感動,彷彿整個人都因為那兩個字而平靜了下來。

 

  小實看著斐,看著那雙好美的長睫毛鹿眼睛,覺得自己在這段期間,心裡某個被扭得愈來愈緊的結,悄悄地鬆了一圈。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