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思公告
Pinkoi 被謀殺的城市 愛與黑暗的故事
★任何問題來信,歡迎寄到:m.muses@bookrep.com.tw
★想知道近來出了哪些書?近期出版新書箱

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此為金魚大仙的側錄版,前情提要請見無患子的<女俠醃人頭>

 

 

「現在想起來也許這世上最愛我的人倒是那呂四娘了……」雍正悠悠地說

今天是未蓄鬚、未發福的少年模樣白白淨淨頗似老爸康熙當年只見頭稍稍一偏、手一側吸了口老爸寄回來的西洋卷紙煙悠悠吐出一縷煙:「後世給我編派的什麼喬引娣哪及得上呂四娘想我慕我二十余年……」

這……愛人愛到殺人之後還把醃人頭白天抱在懷裡、晚上對著說話的愛確實濃烈得要人命……一眾愛新覺羅家的男男女女寒毛直立相看無言。

身為雍正之子 在第一時間趕赴命案現場收拾殘局的乾隆今日破天荒變成個粉妝玉琢的娃娃樣原因無他老爸裝嫩他只得返老還童變成七八歲模樣但是卻一臉非常不舒服的表情。

當年他聞訊趕入圓明園一掀簾子眼見老爸依然盤膝坐在炕上但是頭顱沒了只剩脖子上那碗大的刀口筋骨血脈喉管全被切得干淨跟昨天晚上吃的羊頭肉切片看起來異常相似……最可怕的是當他強忍著想吐的衝動盡孝子義務放倒老爸時手放在老爸腹上時大概是不小心壓得太大力結果噗吱一聲大量血花從雍正的脖子噴射出來噴了老臣張廷玉一頭一臉張廷玉尖叫一聲當場昏倒他自己也滿手是老爸的血……乾隆摀住嘴一陣久違的不舒服感覺直湧上來。

旁邊一個還穿著皮袍腰圓膀粗的鬼見他一臉不適非常貼心地把他拎過來放在腿上拍拍他又小聲地說:「奇怪剛才八哥是問包子的愛情故事為什麼講到他死掉的故事有人問這個嗎弘曆你阿瑪是不是真的沒啥愛情故事這才覺得殺他的那個女人愛他

「有才真是見鬼了包子的個性這麼討人厭要不是他生在皇室總有些倒楣的女人得義務跟他睡誰會真的想跟他過一輩子」一個沒戴大拉翅、不梳兩把頭卻編著辮子戴著瓔珞的女鬼撇撇嘴非常直爽說。

老叔、睿老嬸小點聲啊……」乾隆怕怕地看了老爸一眼奶聲奶氣地說旁邊這對男女鬼說話如此不客氣還自動給雍正派了個包子的綽號自是輩份比雍正還高的鬼了。

雍正早聽見了礙於對方輩分只嘀咕了一聲:「死獾子吵個屁

案揭曉被稱為睿老叔、死獾子的男鬼自是曾一度為大清義宗成皇帝的睿親王多爾袞而那女鬼則是他的幾輩子冤家睿王福晉巴特瑪。事實上多爾袞夫妻整整比乾隆大上五輩是乾隆的玄叔祖但是大清當年本就沒這麼多講究橫豎只要不是直系的爺爺奶奶全是老叔老伯老嬸老大媽入了地府也是這般稱呼而多爾袞一生無子想兒子想瘋了此時見了乾隆這般娃娃模樣更是發揮了十足十的父愛待他好極了。

而多爾袞的八哥不是旁人正是乾隆正宗玄祖父皇太極他自帶著那五宮博爾濟吉特妃坐在上座唏噓不已:「唉……想不到四包子也有這樣一番心酸哪太爺爺心疼哪不過是說上回玄子捎回來的信上說有個『啥死得割耳膜病』四包子你是不是得了這症頭啊

「四娘愛我我愛四娘這哪裡是病我們滿漢相隔又有國仇家恨分離好不容易相見卻連句話都沒說完就人鬼殊途這比長恨歌還要長恨哪裡是病」雍正倔起來雖然理由非常沒有說服力不過就像他當年推新政、用田文鏡年羹堯那般即使別人不認同他認定了就咬定到底。

「真的是病……」坐在雍正上首一個跟他面目很是相似的青年轉頭對身後一個漢人面貌的女子說:「不過四包子比我們還悲哀。」

「哼都說小三子最會生兒子養兒子結果還不是養出個跟他阿瑪一樣的傻情種。」坐在多爾袞夫妻下首一個也是蒙古裝束的靚妝少婦說。

「玄子是在位六十年的好皇帝文治武功歷朝第一請姑母不要像叫狗叫貓似的三子三子地叫。」那少婦旁邊一位衣著鮮麗的老婦冷著嗓說。

只見她身上一件明黃緞面下織壽山福海、對繡龍鳳、散繡纏枝花翻箭袖袍子外套鑲紫貂領絳紅雙織金核桃花、挑不斷頭壽字雲錦長坎肩襟上別著翠雕子孫萬代金別針耳上兩邊各三個銀絲東珠墜頭上梳著小兩把頭別一支鳳戲牡丹點翠長頭面、簪一對銀鍍金嵌寶石蜻蜓簪左手一串沉香白玉十八子手串右手深色翠玉鐲。老婦約是七十年紀盤膝正坐一派盛世國母威儀。

「生他的不心疼又不是你生的你心疼什麼」那靚妝少婦說。

「姑母別站著說話不腰疼生兒容易養兒難玄子是我與老姑奶提攜褓抱拉拔長大多少難關不是我們三代三人一起闖過當年鰲拜拍桌子指著他鼻子罵他才十一歲說不得只能在我們跟前流點眼淚流完了淚我們還給他一嘴巴讓他記打不記哭。打了他我和老姑奶抱著他哭指天為誓永不相負。」老婦蒼老的聲音鏗鏘有力目光湛然她手中龍頭杖一跺震得那少婦與雍正上首的那對男女一跳:「在我跟前除了老姑奶誰都不准給玄子取綽號誰敢亂叫我跟他拼命聽見嗎

場中氣氛頓時尷尬起來因為敢給康熙取綽號的基本上只有那靚妝少婦與對面那一對男女再上去一點的也被孝莊太后「性」說過頂多讓他們叫玄子至於小輩們給他畫像叩頭都來不及哪敢給聖祖爺取綽號就這三人一向胡攪蠻纏也就這老婦鎮得住他們。

一向識相的乾隆連忙從多爾袞膝上滾下來跑到老婦身邊蹭了蹭:「祖奶奶別生氣……」

「蹭什麼蹭」那老婦正在氣頭上擰住了乾隆的耳朵:「滾一邊去你阿瑪你爺爺辛辛苦苦七十三年攢下的銀錢都給你花了個河乾海盡還欠了一屁股兩壘帳搞得大清一片混沌,從此沒翻過身來!你個混帳東西

說著不解恨那老婦把拐杖交給旁邊另一個與她面目也相似的老婦將乾隆拎到膝上攤平掐住他脖子後梗扒下他褲子露出半個屁股蛋兒啪啪啪打了十幾下乾隆從來沒吃過打在老祖奶奶膝上又哭又嚎雍正雖然聽著解氣但是見兒子這麼丟人又恐祖母氣壞身子(其實他根本是白操心,都是鬼了,還能氣壞身子嗎?)連忙過來跪下連連叩頭:「皇祖母消消氣都是孫兒養兒不教請皇祖母責打孫兒便是。」

這老婦不是旁人正是康熙的嫡母、中國史上任期最長的皇太后孝惠章皇后在大清京中的地位僅次於老姑奶奶孝莊太后。而那靚妝少婦是她的姑母廢后靜妃對面那對男女自然是孝惠后最討厭的順治皇帝與董鄂貴妃了。

「妹子快扶四包子起來。」孝惠后對旁邊那老婦說雍正不待攙扶連連稱不敢原來那老婦也不是外人是她的親妹子淑惠妃淑惠妃也是中國史上任期最長的皇太妃康熙五十二年才去世雍正幼年常在康熙身邊與淑惠妃自然也不疏遠。

「看在你阿瑪求情分上此番饒了你要再弄出些什麼狗屁倒灶事把你吊起來打」孝惠后威嚴十足嚇得乾隆淚眼汪汪直磕頭渾然忘記熱辣辣的屁股蛋兒還露在外面。

「到底是博爾濟吉特的姑娘母儀天下。」與皇太極並列上首的旗裝中年美婦說孝惠后欠身表示不敢當。

「皇后也是母儀天下呀。」皇太極微笑著說那美婦端莊地一笑不愧孝端之謚皇太極又搖搖面前的籤筒:「好啦小四兒說完了這回換誰說說愛情故事呢

「阿瑪我說可以嗎」順治皇帝舉手。

「說怎麼偷人的嗎」靜妃毫不客氣地嗆了一句順治聞言怒視靜妃手中金杯就想往她那裡丟去靜妃卻轉向孝惠后:「侄女你看……」

孝惠后斜睨靜妃一眼目光轉向她名義上的夫君順治皇帝熟視良久突然「嗤」了一聲撇過頭去明顯鄙夷。若在生前,她是絕對不敢的,但是當了大半輩子的太后之後,再見亡夫,只覺得他就是個不知好歹的臭孩子,僅存的一點敬意也從此蕩然無蹤。

「咳咳還是抽籤最妥當最妥當。」皇太極說嘩啦嘩啦地搖搖籤筒揪竟下一個會是誰呢

「唷老金家在吃團圓飯哪」卻聽得帳外有人笑著說。

「誰呀」皇太極問。

「弘曆去看看」多爾袞非常任意地指使乾隆因為他是席上最小的。

十全老人落到如今彩衣娛親還被任意指使乾隆實在滿腹心酸無奈他的武功稀鬆平常若跟多爾袞等人硬幹起來只有挨打的分此時只好起身個三尺應門之童眾人看著他走出去不免交頭接耳起來。

多爾袞起身拎著鐵壺坐到皇太極前面斟了一碗酒:「八哥喝酒。」

「獾子」、「乾

孝端皇后端坐一旁與孝莊抿嘴微笑。話說這對兄弟死後本在大清京中打鬧不休到底是孝端皇后有智慧托個夢與當時還在陽世的孝莊讓她做個法事多燒紙錢得來的紙錢孝端皇后擺酒宴請閻王判官說請他們幫個忙解一解這兄弟倆的仇若是辦成了往後她每年都托夢多燒紙錢以壯地府諸官出入賭場之行色。

地府知道大清還有個兩三百年國祚樂得多拿一筆外快自是滿口應承。就在孝端皇后的安排這兄弟倆在睡夢中被抓去輪轉台一扔轉了一世還做兄弟不過是多爾袞做長兄、皇太極做幼弟一樣是父母早亡、長兄如父只是此番總是長兄出去與人火拼、幼弟在家持守兄弟二人相依為命康熙年間黃河大發幼弟被水衝去長兄跳入水中相救死也不放手雙雙溺斃還讓皇帝頒了個義行匾康熙自然不知道這兩個死在黃河的老百姓是他的祖父與叔祖……

有了這一世互相扶持兄弟二人回到聯誼會中自然什麼恩仇都不計較了孝莊下來時本還擔心又陷入這對兄弟的糾紛卻沒料到是孝端皇后、大貴妃、淑妃、宸妃、睿王福晉與這兄弟倆一起到奈何橋上相迎。

「布木布泰辛苦妳了。」皇太極說還是四十歲左右的壯年之貌。

「布木布泰對不起。」多爾袞卻是二十出頭的少年之貌誠心地向她一躬:「當年都是我豬油蒙心沒有道義害你受苦了。」

「這……」孝莊錯愕。

「獾子別這麼說當年要不是我為了汗位強搶布木布泰她本就該是你的福晉是我搶了她又不愛惜你不要自責。」

「不八哥是我的錯我怨天尤人沒惦記你對我的好我不是人!」

結果這兩兄弟竟然抱頭痛哭、相擁而泣開始自爆自己當年做的一切雞毛蒜皮事又指天為誓永不相負愛新覺羅家特別愛來這套),孝端皇后一副見怪不怪的表情依然溫婉微笑:「布木布泰我給妳解了一樁公案。」

「多謝姑姑。」孝莊謝了四下一看低聲問:「怎地不見福臨

「與博穆博果爾去大元草原上打獵了說要獵野味回來孝敬額娘。」大貴妃微笑著說。

「娜木鍾姊姊你……」孝莊聽了更詫異地看著大貴妃。

「咳還是你姑姑解的。」大貴妃笑看著孝端皇后誠心地說:「到底是正宮皇后沒得說的。」

孝端皇后笑而不答她一直都保持著四十歲出頭的樣貌依然是那樣母儀天下的氣派她走向七十歲容貌的孝莊溫柔地抱住她:「布木布泰你受苦了。」

「姑姑……」孝莊哭倒在姑母肩上十二歲嫁入後金失去少年愛侶來不及享受青春就被迫從父母疼愛的小格格變成忍氣吞聲的小福晉青年喪夫中年喪子獨力撫養兩代皇帝在權臣宗親間周旋來去六十年她真的好累好累……

「乖乖……好孩子……不哭了不哭了……」孝端皇后溫言寬慰輕輕撫著她的背看著她的身型從七十歲、六十歲、五十歲……變成十二歲來歸時的小格格模樣:「都是姑姑不好……」

皇太極走上前來摸著孝莊的頭:「布木布泰都過去了……在地府裡你盡管過你想過的日子……」

「汗王……」孝莊淚眼汪汪地看著姑姑與皇太極。

在他們後面是曾經猜忌她而死前又求她原諒的姊姊海蘭珠海蘭珠此時也是十七八歲模樣她走上來牽過孝莊的手:「妹妹走吧……」

「是啊是啊就為了等你我們都沒敢走呢」一身紅勁裝的睿王福晉拉著孝莊另一手:「我都想開啦 都是黃金血胤的姑娘還有什麼好計較?走吧忽必烈汗他們都等著呢別哭啦到這兒哪裡還有眼淚

再也不會有眼淚了……孝莊破涕為笑多爾袞見她笑了高聲一哨一群馬紛紛跑到面前眾人翻身上馬疾馳而去。孝莊望著姑姑與皇太極在前面身邊是博爾濟吉特氏的姊姊妹妹們多爾袞殿後她伸手擦乾眼淚忽略旁邊那一座座漢式的建築遠處是久違的草原風光在盡頭那頂金帳下早已為她擺下筵席。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蟹鯨魚
  • 從唐跳來清真是累死俺也~~~本來應該也把康師傅也編進來當個主角,但是他正在天庭的攝影棚裡軋新戲~~~只好下集出來露個老臉(?)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