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阿法貝塔!請回覆!阿法貝塔!請回覆!」夏子站起來拍打桌面焦急地叫著,但沒有人回應她。

  爆炸的塵煙蓋去了我的超感覺,我難以想像那是多麼接近固體的煙霧,能夠讓我的感知範圍完全被限制在船內,一點也無法延伸出去......

  ......然後塵煙突如其來地消失,夏子的喊叫中出現了別的人聲。

  「叫什麼啊?船失火了?」男子不耐煩的聲音打斷了夏子的呼叫。「看妳船也好好的嘛,叫得像著火了似的,妳是有多不喜歡出公差啊?」

  夏子沒有回答,呆坐在椅子上。

  「怎麼?鬧夠就安靜下來了?三號機庫,妳去哈邦涅拉是被人家怎樣了不成?」

  前一刻因為爆炸,破碎窗玻璃如沙塵般灑下的塔,現在毫髮無傷地矗立在我們面前;明明被爆風掀開的門重新關好,現在正一點一點地上升,我們正朝著那個地方前去。

  夏子與我們有著同樣的疑問。她回頭看了小桃一眼,兩人交換了眼神確定剛剛的一切並不是只有自己看見的幻覺。

  但事實擺在眼前,我們正對著高聳的塔前去,方才慘烈的狀況徹底消失。

  包括小桃剛剛指著的,我們回家的路。

  消失無蹤。



  「我帶客人回來了──」夏子從船邊開啟的一個大洞跳下船──我已經見怪不怪了,它們的牆壁看來是預先挖好了許多個給人行走的洞,再用高明的技術藏起來,只有需要的時候才出現。

  一個男子大跨步地迎了上來。「妳剛剛是怎麼回事,叫得像是死了人一樣......」小夏撲到男子身上,雙手雙腳把他抱了個動彈不得。

  ......跟小桃有拚的蠻勁啊。

  才想著,小桃敲了敲我的胸口。「你在想什麼?」我連忙擺手表示沒有,這小妮子好像看透了我的思想,嚇了我一跳。

  那兩人抱了半天,夏子才重新回到地面。

  「跟你們介紹一下吧。這是我工作夥伴兼男友,彼得。」夏子抱著男子的手拖拉著接近我們。「然後那邊那個大美女是小桃喔。」

  彼得抬頭看著小桃,視線經過她的肩膀,我的肩膀,一路往下,然後又循著原來的路線回到小桃臉上。

  「真是『大』美女啊......」他悄聲地驚嘆道,小桃也許聽不見,但這是逃不過我的超感覺的。他的視線在小桃的臉上跟我的胸口......或說胸肌比較正確?總之他的視線上下繞了幾次,像是猶豫著要把哪邊當作辨識的特徵,最後還是回到小桃的臉上。

  「小桃小姐,妳好。」彼得露出真誠的笑容,得到的是小桃動人心魄的微笑。如果不是夏子拉著他要走,恐怕他的口水就會開始從嘴邊流下了。

  我了解,大家都想看美女的......即使那位美女有四隻手,還有根本不屬於女性的身體曲線也一樣。

  「請這邊走吧。」夏子拉著彼得,邊對小桃說道:「我先幫妳申請客房休息,再帶妳參觀阿法貝塔吧。」

  「喔。」小桃低下頭,但似乎覺得不夠又伸手拉扯我的領口,我才跟著彎腰鞠躬。「謝謝妳囉──



  所謂的客房不比小桃家裡的一個房間大多少,但是比起沙漠要舒適太多了。小桃抱著一個嵌在牆上可以流出水來的開關不放;直到她喝到打嗝為止,我都必須配合她坐在地上,一邊忍耐她來不及灌進嘴裡的水流到我身上。

  這邊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有魔法,她們時不時會命令一個叫做「扛表特」的女僕,然後這女人就會依照指示達成要求。

  小桃雖然試過叫她,但只得到冷淡的回應:「您不是阿法貝塔登記成員,請洽櫃檯處理。」

  總而言之雖然我們是客人,但女僕並不服侍我們。

  但我也不需要它們的服侍。我用手指沾了水,在地上寫著:「妳可以找到傳送門的位置嗎?」

  小桃順從地點點頭。「沒問題。夏子不是說要帶我們參觀?我們可以趁機找路呀。」

  好女孩。

  我拍拍小桃的頭,魅魔發出撒嬌的哼聲。

  然後門無聲無息地打開,夏子瞪大了眼看著這一幕。但她很快地變化表情,裝出一副沒事的樣子。「小桃小姐,參觀許可下來了,我帶妳在塔裡繞繞吧?」

  我立刻站起身來,小桃揮了揮手。「好啊──

  我們跟著夏子走出房間,外面已經站了一群人。看到我的瞬間他們倒吸了一口氣,但是當他們的眼神不約而同地往上飄,看到小桃時發出的聲音卻是長長的驚嘆;甚至有人看到忘了呼吸,在噎住似的咳嗽中才想起來自己是需要空氣的活人。

  「大家好──偶數小桃唷啾咪──」小桃嬌笑著對這些人打招呼,我注意到她故意用了跟平常不太一樣的語調,不知道她這樣說話跟這群人的反應有沒有關係......

  ......沒有才怪。似乎有個年紀比較大的傢伙抱著胸口倒下,接著這些人就把他往後推擠過去了。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我們在門口僵持了片刻,夏子才推開人群為我們開路。「這邊這邊,我帶你們去看我們的研究室!」

  我的肩膀上「長」著小桃跟在夏子後面,後頭再跟著一群沒魂似的男人,簡直像是什麼詭異的遊行。我輕輕捏小桃的手背表示責備,魅魔露出俏皮的笑容,跟在旁邊的兩個男子立刻像剛剛的老頭一樣摀著心口倒在牆邊。

  「欸嘿,被你發現了。」

  雖然不知道妳搞什鬼,但顯然妳就是在搞鬼啊!就是瞎子也看得出來好嗎?

  「人家沒有做壞事啦,我只是讓他們『更』喜歡我一點,這樣才不會注意到我們怪怪的啊──」魅魔討好地笑瞇了眼──不對,那個笑容才不是討好誰,而是詭計得逞還是什麼計畫惡作劇的笑容!

  不過,原來如此;難怪他們對我們這怪模怪樣的組合毫無反應,我還以為這些人真瞎了。

  在我胡思亂想的期間跟著夏子到了一個以透明玻璃圍起來的地方。

  「這邊是我們的生體機械儲藏室喔。」她指著一個一個啤酒桶外型,大概有一人高的桶子。「不管是治療或是材料補充,這邊都可以提供我們足夠的生體機械。」

  她一邊介紹,裡面用白色衣服把自己裹得像是大胖子,只露出眼洞的人們對著這邊......對著小桃揮手。桶子裡面的東西則是像軟泥怪一樣地冒了出來。

  ......那應該不是什麼正常狀況吧?我伸手指著其中一團從桶子裡冒出來的綠色軟泥怪。

  夏子微笑地順著我的手指看過去。「沒錯,那個就是最高濃度的生體機械喔,平常是看不到的......

  笑容只維持了一秒,女子按下了窗邊的一個按鈕尖叫著:「異常狀況!異常狀況!那個誰你趕快處理一下!生體機械滿出來了!」

  我不會說「滿」,我會說「爬」......

  不過那些綠色藍色、或是粉紅色的軟泥怪並沒有像我以為的爬離罐子,而是搖晃著直立了起來。

  「奇怪!生體機械質變了,怎麼都硬化了?」「數值變動異常激烈!」「生體機械沒有活動!」「廢話都變成了石頭還活動什麼?」玻璃裡面傳來高聲喊叫的疑問,而對於那些一根根直立起來的軟泥怪,我有了很不好的聯想。

  小桃......這不會也是妳搞的?

  我再次捏捏小桃的手臂。魅魔搖搖頭表示不知道。「應該只對人有效啊......啊不然這樣好了。」小桃兩手伸到我的腹間,抓住衣服的下襬往上掀開。

  「看──是腹肌跟胸肌喔──

  「啊啊怎麼回事!」「數值回穩!」「生體機械又軟化了!」「怎麼回事啊這個狀況?快調紀錄做分析!」

  我加快腳步希望早點離開這個區域,一邊忙著把下襬從小桃手上搶回來並塞回褲子裡面。

  才往前走兩步就撞到夏子,她正以看到什麼美食似的眼神盯著我的肚子瞧,口水似乎正要從嘴邊流出。

  這叫什麼?前有豺狼後有虎豹?進可攻退可守?

  「嘿!」小桃出聲叫道:「這腹肌跟胸肌都是我的唷!」

  「喔、喔,」眼神恍惚的女子被小桃這樣一叫,大夢初醒似地反應過來。「嗯,當然是妳的呀,我知道啦,不過我可以摸摸看妳的胸肌嗎......

  喂。

  「可以呀。」

  喂!妳是大方個什麼勁?

  「那我摸囉。」「好呀。」一邊說著,小桃還把我的手抓住,不讓我去擋住夏子。

  「欸欸欸!」男子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身後。「搞什麼鬼,夏子妳又撿冒險者回來了?」

  雙手肆無忌憚地在我胸口抓著的女子在聲音出現瞬間突然矜持拘束了起來,變化之快簡直可比閃電。「沒有啦,就,帶人家參觀一下,提高我們阿法貝塔的形象啊。」

  男子臉上有著些不悅的神情。「我們這邊是技術導向的,可不是什麼觀光點!」他上下打量我,視線停在小桃臉上。「妳就是那個登記觀光的小桃?服裝品味未免太前衛了吧?」

  「嗯──」小桃又用那種特別的聲調說話。不過面前男子的態度確實比起剛剛的人來得惡劣不少,希望不要有什麼麻煩事才好。「人家來觀光的啾咪......」「我現在要帶她去另外一個區域了!技術長掰掰!」

  夏子打斷小桃的話,抓住我的手跨步狂奔,我被她抓著跟在後面腳步有些踉蹌。跑過三個轉角之後,夏子才停下來,一邊喘氣一邊說道:「真不好意思,我沒想到會遇到他。」

  「剛剛那位是我們的技術長匹勒格,他沒有惡意啦只是稍微有點兇。」她在轉角處張望了半天,才回頭對我們說道:「他不太喜歡塔裡有非工作人員,可是我們本來就有觀光的預算要達成,技術單位都這樣喔,不好意思......

  小桃笑了笑搖頭。「沒關係啦,不過我想去那個嗯......」她露出思考的樣子,手指抵著下唇,問道:「塔外面有漂亮的走廊,可以帶我去看看嗎?」

  「當然可以!」夏子看起來十分興奮。「塔外走廊很漂亮,是我們阿法貝塔的觀光重點唷!」她一邊走著,從懷裡拿出了一個小小的方塊。「妳看起來沒有帶照相機,我可以幫妳拍照留念!走吧我們往這邊走比較快!」

  夏子雀躍地領在前面,小桃低聲對我說道:「之前看到那個通道好像在第三層的走廊附近,我想我們到那邊應該就會發現一些線索了吧?」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