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報橫式  

 

  夏子講的「塔外走廊」奇熱無比。說是走廊,也就是一處通道,只是牆上在固定的距離開了許多拱門形狀的窗子,熱風通過那些完全沒有遮擋的窗灌入走廊。小桃一再地跟她要飲料來喝,轉眼已經喝完了第三杯。

 

  「小桃,妳看那邊。」夏子指著遠處一艘巨大的船。那船揚起了無數的帆,在沙丘上如同切開水面般地平順前進。「那個是『千帆』,我們都這樣叫它的。」

 

  「喔──有一千面帆的船嗎?我第一次看到!」小桃把手中的飲料放在窗框上,用手遮住陽光。「好大的船,有我們一個城鎮那麼大吧?」

 

  夏子走過來站在小桃旁邊。「可能有喔,看妳們城鎮有多大吧?」

 

  「嗯。」小桃咕嚕咕嚕地把飲料喝完。「如果可以裝下一千人的話,我們城鎮裡的人就可以通通住進去了耶。」

 

  「那是可以的喔。」夏子顯然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與小桃說話的態度有些應付。

 

  風聲拂過我們,她們兩個暫時都不想再說話的樣子,我把感覺張開,希望能夠捕捉到什麼不一樣的地方,找到回家的門。但我什麼也沒有找到。即使把感覺覆蓋在我身邊的每一塊地磚上,我能感受到的只有砂礫,被風吹著滾動,被陽光曬得發燙的砂礫。

 

  我們要在這種地方待多久呢?我已經開始懷念從喉管灌酒的滋味了,等回去一定要來灌個過癮才好。

 

  「那個,嗯......」夏子出聲打破尷尬的沉默,看得出來她正在努力地挑選用詞,她嘴巴張合了幾次後才發出聲音:「那個,小桃,我想妳也看到了。」

 

  「嗯?」小桃不改本性,裝傻一流的──還是她就是這麼傻?「妳說什麼?」她提出問題的同時,在我的手臂上捏了一把。

 

  我想我必須要去問問艾拉小桃是不是學了什麼特別的魔法之類的,這已經超越默契等級,到了可以說是讀心術的程度了。

 

  夏子非常認真,盯著小桃的眼神幾乎要把她刺穿。「妳應該看到了,那時候,那時候......」說出她看到的景況似乎超過言語所能表達的範圍,她重覆了好幾次同樣的發語詞才終於說道:「阿法貝塔失火,妳有看到嗎?」

 

  要是我的話不會說那是失火,會說是倒塌吧?

 

  「喔那個啊。」小桃一派輕鬆的樣子回答道:「誰知道呢?也許是錯覺?我聽說過沙漠裡面有一種叫作『海市蜃』的樓......

 

  不是建築物,那個詞本身就是指幻象啦!

 

  「......那個樓可以變成各種樣子的樣子?也許我們就是看到了那個?」小桃煞有介事的胡說八道,夏子則是捧場地笑了笑。「希望是這樣就好了。」說著,她便往塔內去。「我要去處理我帶回來的東西,妳要跟我一起嗎?」

 

  「不了,我想在這邊再待一下。」小桃回給她笑容。「我大概可以走回去,如果真的迷路了我再請人幫我找妳?」

 

  「也可以,妳說找夏子,他們就會幫妳找到我了。」她手摸在牆上一處特別的磚塊上,牆上便開啟了一個門。「那我先回去了,有需要的時候再跟我說唷!」

 

  「好的。」小桃揮手示意,牆壁在夏子的身後再度闔上;如果不注意的話,根本無法發現那面牆上有一扇門的接縫。

 

  「這邊的人也蠻親切的嘛,如果不是這個樣子,也許我可以跟她們當好朋友呢。」小桃手遮在眉毛上,望著遠方緩緩移動的千帆。

 

  而我想的是剛剛夏子的笑容。雖然她一直保持著愉快的樣子充當我們的導遊,但她的眼神與其說是笑意,不如說更充滿了不適當的興奮或期待之類的東西。

 

  我不認為那是看到塔毀滅該有的反應。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她跟我們一樣在意那個幻象。只是我們是為了回家,而我不知道她是為了什麼。

 

* * *

 

  沙漠的晚上冷的不像話。

 

  小桃兩手抱著自己的肩膀,一而再、再而三地問我同樣的問題:「我冷死了......你的血能不能流到我身上來,幫我弄層毛衣好嗎?」

 

  我只能聳肩攤手。這種事情可不是想就可以做到的。

 

  「真是沒用的傢伙。」這小妮子心情差起來嘴上不饒人,接著說道:「好險我下半身還在家裡,不然你說要是我冷到屁股了該怎麼辦?」

 

  能怎麼辦?你平常的穿著就是一副會感冒的樣子,別告訴我你現在突然注意起健康管理了。

 

  「哼。」小桃身上長蟲似地扭來扭去。「看我的,用腳把火爐點起來......

 

  妳別不小心把家裡給燒了吧。

 

  「啊嗯──」小桃發出令人尷尬的聲音。我趕忙把感覺張開,確定附近沒有任何人之後我才放心下來,小桃的呻吟聲可是會引起暴動的。

 

  我伸手往上摀住小桃的嘴,但魅魔極盡挑逗之能事地咬住了我的手指,還一邊呻吟著:「啊,不要那邊,我的翅膀中間很敏感啊,不要在那邊寫字......」說著她邊扭動肩膀與手臂,動作之不雅要是被誰看到了大概會當場心臟病發吧。

 

  「啊......」小桃的呻吟到了一半突然截住,把我的手指吐出來換上了冷淡無比的聲調。「什麼啊是卡洛喔。真是的......

 

  什麼真是的,妳才真是的吧!既然可以自我控制那就不要擺出一副失控的樣子啊!

 

  「嗯......喔。」小桃似乎對於溝通的人選有些不滿,雖然還是扭動身體但顯然不如剛剛那樣激烈。「卡洛說,艾拉要她跟我們說啊,那個門大概明天就會開囉,要我們趕快找到位置。」

 

  喔,該說終於交上好運道?還真剛好被我們預先知道門會出現的位置。所以只要等到明天就可以回家了嗎?我終於鬆了一口氣。

 

  「我跟他們說我們已經在門會開的位置等了。」小桃瞇著眼睛笑。「我還跟他們說,大爺要跟我洗牛奶鴛鴦浴,要他們先準備好浴缸──

 

  什麼牛奶鴛鴦浴,聽起來就很奇怪,難道妳以為我的黑血溶在裡面會變成巧克力口味的嗎?再說妳怎麼跟他們說的?看妳扭來扭去的樣子,難不成妳是用屁股寫字......

 

  「我的尾巴也會寫字。不過嘛,」魅魔抱著我的上半身,肩膀輕輕地晃動。「你要我用屁股寫字的話,當然也是做得到喲,你要我在你身上寫些什麼呢......

 

  我相信我沒有那麼容易被人看穿。這一定是讀心術。

 

  「哎唷!」魅魔突然痛叫了出來。「誰!誰打我屁股,是誰......啊不、不要摸我的翅膀尖、啊......

 

  不要又來了好嗎。

 

  「啊嗯,嗯哼......喔是艾拉啊。」說人翻臉像翻書實在太適合形容她現在的表現了。「什麼,叫我不要搖屁股?銀爪流鼻血了?」

 

  八成是被黑腳打的吧。

 

  小桃自言自語地回答艾拉的告誡:「才不是人家屁股害的咧,是被黑腳打的吧?」

 

  雖然妳的想法跟我一樣,不過就是妳害他被打的吧?雖然也可以猜想得到八成是他自找的......

 

  話說回來氣溫是不是越來越低了?我那個黑血鎧甲禦寒的效果實在有限,要是我能夠把鎧甲依照意識變成毛衣就好了,只可惜天底下通常事不從人願。當我考慮回去室內的時候,牆壁發出咻地聲音滑開,夏子從裡面走了出來。

 

  「你們還在這邊呀。」她裝出來的驚訝神情我相信任何人都可以一眼看穿。她抓了兩條毛毯在手上,一條交給小桃,另一件她俐落地抖開,抓著邊緣把自己裹了起來。

 

  小桃如法炮製,把自己的肩膀與脖子裹得密實無比。她捲完剩下的部分只能蓋到我的腰部以上,雖然是說聊勝於無啦......反正我也不會打噴嚏。

 

  不過我想像著我打噴嚏把小桃噴上半空中的樣子,短暫地娛樂了自己片刻。

 

  「明天會出現異值狀態嗎?」夏子突然地問了一句,期待地看著小桃。小桃看著她,搖搖頭。「我們看到的沒有比妳多。」

 

  女子不死心地追問:「妳剛剛說明天門就會開了,不是嗎?」

 

  夏子的話讓小桃挑了挑眉頭,挑釁似地說道:「我應該沒有說得那麼大聲。」

 

  「我們在裡面聽得見。」

 

    「有多少人流鼻血了?」小桃露出惡作劇的笑容。原來剛剛那段失控是妳的表演嗎?

 

  女子閉眼、嘆息。「裡面血流成河了。」

 

  魅魔滿意地笑了出來。過了片刻,她換上一副成熟的表情,認真看著夏子:「我不知道這個塔會怎麼樣,或是昨天的那個是不是幻影;我都不知道。」

 

  小桃低垂眼簾,幽幽說道:「我們只是想回家而已,就這樣而已。」

 

  「是嗎。」夏子沒有問到她希望的答案,無法掩飾的失落讓她的腳步變得沉重。「我帶妳回房休息吧?」

 

  「好啊,謝謝。」

 

  牆上的門在夏子接近時滑開。我跟著走進室內。小桃在門闔上之前一直轉頭看著外面的天空。

 

  夏子帶我們回到房間裡,要離開的時候,小桃叫住她,沒頭沒腦地說道:「今天晚上沒有月亮。」

 

  「是嗎?」女子倚在門邊,露出疑問的表情。「天氣看起來很晴朗,也許只是還沒出來吧?」

 

  小桃思考片刻,提出問題:「月亮在白天的什麼時候會升到天頂?」

 

  「呃,什麼?」夏子臉上的疑問更甚。「白天?月亮?」

 

  魅魔露出稍微不耐煩的表情。「在幻象裡面,月亮在天頂。」

 

  女子瞪大了眼睛,在牆上一個發亮的玻璃板上敲打,激動地說道:「明天中午以前月亮就會到天頂了,精確地說,十一點半會在最高的位置!」

 

  「小桃謝謝妳,我現在就去準備測量的儀器!」

 

  沒等小桃回答,她像陣風一樣地衝出去。門無聲地闔上,小桃拍拍床上的枕頭,要我躺下。

 

  「明天我們早起就去等開門回家吧。」小桃喃喃地說著,呼吸很快地平緩下來。

 

  希望一切可以順利就好了。

 

<待續>

↑待續?好像哪期的編輯手記才說過這是完結篇對吧?

但是!作者說這一期寫不完吶哈哈哈哈(狀況顯示為崩潰)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