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新年快樂――

不知在中華民國即將邁入新世紀第一年的今晚,大家會怎麼跨年呢?邊邊這個懶鬼決定窩在家裡煮好料,然後把自己裹得暖暖的,跟愛貓們一起縮在房間看電視(爆)

不過,在民國一百年即將結束的這個夜晚,還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是的!那就是咱們萬花鏡開天闢地第一本,《非人間系列》的編劇兼大導演左未小姐自願提供的爆料新聞啊!(天音:與其寫爆料新聞不如告訴我們續集哪時會好……)

據說這幾年積欠的演出費跟製作費相當驚人,但是她已經向建○百年基金會請款……雖然百年只剩短短幾個小時大概是沒希望撥款了大家默哀吧(毆飛)

 

Fongtube:非人間‧幕後特效訪談錄 

 

「吳鉤。」

在他說出那個名字的瞬間,他背上的長劍突然變成一股青灰色的氣體,自劍鞘當中游走而出,在劍客腳邊化為一隻青石獅子。

「去把他們找出來。」

那石獅像是聽懂了主人所說的話,頭一搖,尾巴一擺,之後慢吞吞地自劍客身前橫過,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你還記得被頭髮分屍後又自行「組裝」恢復原狀的三娘子嗎?還記得在業火中焚燒以求進入無盡輪迴的蜃樓主人公子魈嗎?又或者,你還記得那個像是在骷髏外覆著一張人皮的乾屍──鬼王嗎?

 

這些「非人」的精采橋段背後,有個重要的推手,那就是《非人間》系列的特效團隊。今天我們很榮幸邀請到本劇的演員及特效團隊,來談談特效在這個系列當中發揮了什麼樣的效果。

 

女人還沒來得及走遠,一根纖細的黑色髮絲已然纏上了她的頸子。

咚!女人的頭落在石板路上。

咚!她的右臂跟著被卸了下來,先前老人所交付的青布包裹連同她的右手一起摔落在地。

最後「砰」地一聲大響,女人失去了頭和右臂的身體整個倒地不起。

 

編劇/導演左未(下稱左):這段戲的拍攝相當煩瑣,我們製作了和演員等比例的木頭娃娃,然後把它們一段一段地鋸開……

演員小木人(下稱木,單複數同形):那是我們做的!而且你還沒付錢!快付錢!

演員三娘子(下稱三):還有我的演出費和肖像權費用,你不要以為用娃娃演出就不用付我演出費!

木:對!不要以為我們是木頭就不用付我們演出費!付錢!

 

就在血石離開迦樓羅王的腳爪、落入那鳥人手中的瞬間,一道琉璃色的火燄自石中暴衝而出,吞沒了持石者的身形。轉瞬間,他全身上下裡裡外外都燒了起來,骨骼經絡五臟六腑自體表之下翻竄而出,與他身上的羽毛一同燃成一蓬燦麗的火燄。

那團火燄以一種奇怪的姿態扭動起來,裡頭傳來一陣陣短促、尖銳而淒厲的鳥鳴。蛇龍抬頭一看,卻只看見一隻重瞳的眼睛沒入那奇異的火燄,跟著一束像是筋肉的東西從他喉頭暴了出來。

那尖厲的哀聲就此中斷,眼前只剩下那琉璃色火燄沈默而痛苦地扭動著。

 

左:嗯,這一段的拍攝我們首先注意到安全問題……

演員公子魈(下稱魈):(背對觀眾立於暗處)哦?是嗎?你要不要把保險單拿出來以昭公信?

左:咳,大家可能聽過一個魔術,先把手浸到水裡,再浸到苯溶液裡,之後點火,「手」就會燒起來,但不會受傷……

魈:這個魔術是有但書的,你應該明白地和大家解釋一下。

左:呃,當然,當然……這個魔術的但書是,你的手上……呃,身體,不能有毛髮……

魈:你要不要順便和大家說說,有的話會怎麼樣呢?

左:呃……因為毛髮會吸收苯,所以火會沿著毛髮往下燒……水的阻隔作用就……就不見了……

魈:(轉身,全身包成木乃伊貌)所以你知道嘛。那個,我已經把醫藥費帳單的細目寄給你了,請記得按時付錢。還有,我最──討厭不守信用的人了。

 

不多時,地表陡地一震,之後上上下下地劇烈擺盪起來;未幾,地底下傳來一陣劈啪劈啪的聲響,一道黑色光芒自古木中心直衝而上──

啪!

古木裂開了!

一道裂隙自古木根部直剖而上,那道裂隙約有兩人高、僅容一人側身進入,十分狹窄。而那古木仍是枝繁葉茂,泛著白光的枝條散發出一股沈緩的古老氣息,只是,那女子化生其中的痕跡已不復見。

 

左:嗯,妙華這個角色和曼珠莎華的效果基本上是全動畫……

演員妙華(下稱妙):你以為動畫就可以無中生有嗎?沒有我去坐在那裡定位、做表情、配音,他們隨便就畫得出來嗎?在藍幕前面表演是很辛苦的!你怎麼可以只把功勞記在動畫公司頭上?

演員紅狐(下稱狐):還有,你以為只要妙華一個人去讓他們畫一畫就可以嗎?這場戲所有人都要一起去在藍幕前面表演耶

演員謝應真(下稱謝):(鄭重其事地點頭)對啊。

(其他一眾演員跟著大點其頭)

狐:導演你不說話是什麼意思?你以為不說話就可以混水摸魚地賴掉演出費嗎?

左:呃,我……

妙:講到演出費──導演,我在那件樹裝裡密不通風地包了好幾天,一邊講台詞一邊還有蟲子在頭髮裡爬,現在身上到處都起了疹子,醫藥費是要找誰討啊?你連演出費都還沒給耶!

 

「那又如何?血湖──」那判官笑出聲來,手臂「喀啦」一聲朝外折彎,跟著那手的腕指關節也「喀啦喀啦」地一一反向扭轉,將那把烏漆漆的摺扇倒著在少年眼前攤開。「不就是這些東西麼?」

一股濃烈的花香從扇中逸出,原本空無一物的扇面上浮現了一片燃燒也似的紅色花海。少年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一叢已然燒得焦黑的花朵,只見那細長的黑色殘骸緊緊地盤繞在白骨上,在腥臭的湖水中載浮載沈。

判官腳不動,身不移,那乾癟的頭顱「喀啦」一聲自頸上斷開,沿著肩臂慢慢地向前滾動,左邊臉頰貼在他持扇的手腕上,看著少年微笑。

「孩子,我警告過你,」判官的一字一句響雷一般地敲在少年的心坎上。「說到底,這裡畢竟是鬼的地盤喲。」

 

左:鬼王的特效一開始是想採用黏土動畫,不過受限於預算,最後決定改用曬衣竹竿,請工作人員全身穿著黑衣服,來做「黑光」特效。

演員鬼王(下稱鬼):不錯不錯,真是先進的舞台技術。你要不要說說那顆頭的部分……

左:喔,這個部分是這次特效的精髓!鬼王會穿著黑色的衣服,但頭的部分不會遮起來,然後請工作人員扛著他移動,看起來完全就是飄浮在空中。

鬼:你記得那場戲最辛苦的地方是什麼嗎?

左:嗯……是讓鬼王的頭在竹竿手臂上……呃,滾動……

鬼:我不大記得我那天被轉了幾圈,你記得嗎?

天音(匿名幕後工作人員,下稱天):231圈!

鬼:你看,231圈呢。

天:重死了!結果害阿伯(編註,即張茂先)的腰閃到了!

鬼:你看,有人閃了腰呢。

左:這一切都是為了夢想啊,我們根本沒有預算,無論偷搶拐騙,一定把戲拍出來給大家看啊。

鬼:那你現在就是要無論偷搶拐騙,一定把演出費付出來啊(微笑)。喔對了,那天只轉231圈是因為我被摔下來了,腦震盪的醫藥費已經向你請款了,請準時付錢。

 

那燐火般閃爍的綠色人形在劍客身前盤腿而坐,右肘靠膝,手掌支在臉上;那張臉的眉眼整個往左耳耳際扯去,口鼻卻還留在原處,看上去說不出的古怪,而他手上仍自拿著那把黑烏烏的摺扇,有一下沒一下地敲著下巴。

此時,劍客左手的皮膚已經被一股緩緩燃燒的黑色火燄整個燒去,那層皮膚底下的手漆黑如夜,看起來像是他剛剛把手浸在墨汁裡頭似的。

看起來完全不像是人類的手。

 

左:這年頭想拍鬼怪題材的故事,沒有特效是不行的……

謝:喂,那隻驢子起碼把我摔下來二十幾次,殺青後才發現原來大家都沒有保險!你到底把我們當什麼啊?

演員崑崙:對啊,你把動物園裡的獅子抓來對戲,結果現場只有獸醫沒有馴獸師,這筆帳我還沒和你算!(伸出包著繃帶的手)你要慶幸牠抓的是我的手,不是我的臉,不然我一定當場把你(嗶嗶嗶──消音)!

演員元空:還說咧,他是拿真的西哩控(妖編按:混凝土)塗在我身上喔,我的皮差點被他剝掉一層!那個保險業務居然和我說這個沒有項目可以承保!

左:這……經費不足,經費不足,請大家共體時艱……(一只鞋子飛過來「踢中」導演的頭)拖欠大家演出費,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不過我已經向建○百年基金會請款了,他們有錢沒處花……不,是鼎力支持藝文活動,這個狀況應該很快就能解除……

 

(一干演員/工作人員上前圍毆)

 

(不明):你居然拖到這時候才請款?沒誠意也要有個限度!

(不明):你害我休養兩年沒戲可接!付我賠償金一百……不,一千萬!

(不明):導演,請說明是用什麼名目請款的?請款額度又是多少?

(不明):醫藥費先給我拿出來!還有整型費!

(不明):工具材料費先付啦!廠商來追款很久了!

(不明):X!你以為哪個演員可以兩年不接戲的?復健費!賠償!

 

 

最佳評論

啾咪:人家想知道劍客變成原油那段是怎麼拍的啦!

路人甲:聽說是用巧克力噴泉來拍的喔~

路見不平:應該和巧克力廠商拿了不少回扣吧!

我自橫刀向天笑:對啊,這樣可以去向那個什麼建○百年基金會請款嗎?這是貪污吧!

還是路人甲:呃,樓上請不要把問題想得太深奧,不是每家公司都會給回扣……

我自橫刀向天笑:這是合理的懷疑!沒有的話就拿證據出來!

啾咪:喔,是巧克力噴泉嗎?好好喔,我明天要去吃!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