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思公告
Pinkoi 被謀殺的城市 愛與黑暗的故事
★任何問題來信,歡迎寄到:m.muses@bookrep.com.tw
★想知道近來出了哪些書?近期出版新書箱

妖怪報橫式  

荊棘4  

 

helloooo------各位是不是已經在書店看到3/9上市的《荊棘花冠》3:重返奧蘭多了呢?是不是就像邊邊說的,美得跟櫻花一樣呀~~~~(捧頰)

現在第四集的封面也燒燙燙熱呼呼地交稿了哩~

這對身處戰場,彷彿相依,其實彼此為敵的姊妹花,左邊那位不消說當然就是我們始終一往直前的女主角瑪德琳,而右邊嬌媚可愛卻帶著中二氣質的金髮蘿莉自然就是瑪德琳心心念念找了她整整三集的小妹妹:索朗.惠恩嘍。

姊妹兩人終於在戰場上見面,但是索朗很小就跟瑪德琳分開,她又哪裡認得眼前的女子就是自己的血親呢?她一心一意只想殺死薩蘭.德魯多為父親報仇血恨,而攔在她跟薩蘭之間的女魔法師當然也是敵人!

 

摘自第四集第一章 <背叛與擁戴>

戰場深處,聖女找到了薩蘭‧德魯多。子爵正捂住胸口掙扎地爬出土坑,他的紅髮上沾滿了鮮血,鎧甲被砍成了篩子,每個破洞都在泊泊流血。聖女臉上浮出了極度憎惡的表情,五官眉眼都因仇恨顯得萬分猙獰。她從頭頂上翻騰的濃霧裡拔出了一支黝黑的魔法劍,魔劍散發著墨汁似的濃烈黑水。

 

薩蘭吃驚地站在那裡,眼角餘光看到了遠方狂奔來的將軍和聖騎士,再遠方,朦朧黯淡的天空正急速飛來一位黑袍魔法師。她的長髮在壓抑深沈的戰場上飛揚舞動,身後帶著一串魔法狂風和如星辰般閃亮的魔法元素。

 

是瑪加!薩蘭心裡振奮了一下,熱熱的。他不敢確定她是否來得及,但看到她來,他的心已經溫熱了。雖然她看來冷淡倔強,薩蘭卻知道她的內心是溫暖又柔和的。跟她前往大幽暗森林的路途多麼美好,現在回想起來,就連彼此之間的敵視和鬥嘴都能讓他會心一笑。比起做總團長、爵士,比起爾虞我詐的政治鬥爭,比背叛別人或是被別人背叛都要幸福得多,如果能永遠……

 

人影遮住了他的視線,他仰頭瞪著敵人慢慢後退。他清晰地在近距離看見敵人,眼前的聖女顯得格外幼小。孩童的臉龐還沒有長成,臉頰太瘦,顴骨顯得突出,有很多小雀斑,身材如少年般青澀,雙手不知是因害怕或是仇恨而顫抖。

 

「妳……到底是誰?」他迷惑了。這只是一個孩子,最多十三四歲,該在家裡抱洋娃娃看故事書,而不是自稱受到真神點化,帶著一幫子亡命之徒上戰場,公然宣稱要推翻國王。是什麼樣的遭遇會讓一個未成年的小孩拿起刀劍殺人?這太可怕了。

 

她張開嘴說了些什麼,戰場上轟隆隆的噪音遮住聲音,薩蘭聽不清。她雙手緊握住劍,魔劍鑲嵌的黑寶石中伸出一條黑蛇似的毒芯,瘋狂地鑽入薩蘭的胸口,吸收著他反抗的力量。

 

聖女姣好的臉扭曲得像魔怪,咬牙切齒地痛駡著:「……德魯多的兒子……」

 

好奇怪。薩蘭眼睜睜地看著魔劍黑氣刺進身體無法動彈,腦中的思緒混亂了起來:「死小孩竟然叫我『德魯多的兒子』,可我已經是麥錫恩軍團總團長了,看來聖女也是個瞧不起人的混蛋。」

 

弗朗西斯爬上了死人堆,向聖女射出一箭。箭飛進她身軀卻變成一串銀光閃閃的液體散開了。弗朗西斯也像是被熱油燙到的貓一般倒栽下去,小聖女用力把光滑黑亮的魔劍插進薩蘭的胸膛,忿然詛咒著大喊:「去死吧,德魯多!你死了我就贏了!」

 

「不可能,還有新……」薩蘭覺得很荒謬,即使他死,聖女也不會贏的,總是會有新的總團長,她眼前還有國王跟光明教會這些敵人呢。但是他動不了,嘴巴麻木,連喘息都很困難。戰場上的雷火爆破聲,刀劍撞擊、騎士的戰呼都離他越來越遠。他全身僵直,胸口熱得想炸開,他悶極了,猛地拔出了插進胸膛的魔劍。

 

黑魔劍噹啷一聲摔落腳下,聖女大吃一驚,子爵也驚疑不定地低頭看去。合金盔甲早被瘋狂的費拉拉總團長砍碎,上面全是烏黑發乾的血跡。而胸口被魔劍刺中的地方,有一個金光璀璨的東西在閃閃發亮。薩蘭迷茫地撥弄那東西,戰場如漆黑鍋底,它卻在深邃黑暗裡放出了點點華光。它的顏色也是黯淡的暗金色,就像黑絲絨上的金星,把兩人的臉映得明晃晃的。聖女看清那東西的樣子便連連後退,彷彿遭受到很大的打擊一般喘著粗氣。

 

那是個小小的「飛龍與梔子花」的騎士徽章,是薩蘭在「黑暗三角門」得到的,卡巴拉王子哈雷騎士的靈魂在消逝前送給他的遺物。他不想炫耀,便把它佩戴在鎧甲裡面,紀念那位真正仁義雙全的勇士。它卻意外地擋住魔劍,把劍身吸進了徽章,像一把為黑魔劍量身定做的鞘。

 

「黑暗神的龍騎士徽章!」小聖女從牙縫裡擠出這句話,既驚恐又害怕,還帶著一種遭人背叛的離奇憤怒。她迅速地把劍變成了一柄長槍,一下下戳著腳底的騎士,像用魚叉刺溪流裡掙扎的魚:「他竟然欺騙我!原來這世上還留著一枚龍騎士徽章,又有騎士繼承了它。哦,最老實的哈雷王子也會騙人!男人真可惡啊――你繼承了徽章,為什麼還跟我作對?黑暗神跟深淵神可是同盟軍!」

 

魔槍的穿刺沒有效果,只是變成一團沒有實體的黑霧盤旋在他們周圍。

 

薩蘭忍著劇痛不斷躲避,動作幅度太大,他翻倒了。

 

「這樣還殺不死他……」聖女恐慌地轉動眼珠,滿是侷促不安。終於,她失控地撲上去,跪在重傷的總團長身上,如爪的雙手緊緊掐住了薩蘭的脖子。這個小聖女精神看來很不正常,薩蘭爬起來使勁將她甩開,她又緊緊撲上;兩人在土坑裡推擠,與其說是麥錫恩總團長和索庫倫聖女,更像兩個為搶饅頭大打出手的小丑。

 

聖騎士和副官們都看傻了:「她在幹什麼?」「肯定不是在救他。」

 

「她想殺死他,快想想辦法啊!」頑強的里納爾再度爬起來,向他們撲過去,像渺小的蜻蜓撞巨樹。聖女身上泛起了一道黑色魔法罩,把他活生生地彈飛出去,顯然她的魔法對普通人還有用。

 

「不行,得要魔法師才能跟她鬥!」聖騎士們醒悟般地大喊大叫:「我們的魔法師呢?死光了還是去休息了?現在可不是歇腳的時候!」

 

埋怨聲帶來了結果,天空中一個急速飛翔的法師降臨了戰場,幾名貼著地面飛行的魔法師也匆匆忙忙地趕來助陣。

 

弗朗西斯大喊:「快幫幫他,總團長死了我們都活不過!」

 

說得對,總團長死了,處於弱勢的麥錫恩軍隊可能全部玩完;而與其用總團長的官職壓人,還不如把大家的命都栓在總團長身上,跟市俗律法總是脫節的法師們才會賣力救人。

 

瑪德琳最早趕到,腦子裡雖然混亂,手下可沒時間停留,魔法咒語響亮,元素和材料拋灑出去聚匯著產生作用,一道流星瀑布分開了兩人。

 

「不能殺他!」她叫著,薩蘭子爵和聖女踉蹌著各自後退。

 

「妳是誰?!」聖女憤怒地喊,怒目瞪著魔法師,兩人彼此對峙。眼前是一位深色頭髮,身材窈窕的少女魔法師,她有張俏麗卻苦惱的臉,面孔柔和,眼睛清澈如一汪深潭靜水。她穿著黑魔法袍,拿著一支纖長的法杖,那根法杖看來並不起眼,散發著朦朧的黑氣,聖女索菲亞卻下意識覺得那支法杖似乎很難對付。更詭異的是這個魔法師看她的樣子很奇怪,帶著一股莫名其妙的親切。

 

她誠懇地說:「妳不能殺他,他是戰場的指揮官,騎士們都要依靠他。如果他死了,會死更多人的。打仗讓我們雙方都遭受損失,為什麼不停止戰爭,用談判或者其他方法來解決問題呢?」

 

這個人好奇怪!聖女狐疑揚眉,她理直氣壯說好聽話的樣子太滑稽了,與戰場上你死我活的氣氛格格不入。她是誰?是哪來的大人物、或不通世事的書呆子、還是偉大的真神?她以為說一句話就能阻止戰爭?

 

聖女厭煩了猜測,攥住魔法長槍,搜尋著對方的弱點,一面說道:「我知道,妳是麥錫恩的魔法師首領瑪加,我會戰勝妳的!把你們這些多管閒事的博布塔信徒通通消滅!即使是博布塔也不敢命令切薩雷的代理人,這是民眾推翻貪官跟壞國王的正義之戰,是切薩雷神同情民眾的戰爭!妳憑什麼要求停戰!」

 

「我……」少女魔法師欲言又止,臉上露出苦悶的表情。她意識到自己的話很冒失。她是誰?她不是國王,也不是教皇,更沒有權力指責戰爭。也許只有像白主教那種權勢強大,或是薩蘭這般有職責在身的人才能控制局勢吧?她心裡第一次羡慕起他們擁有的強權。

 

距離很近,她有些感動地看著她,眼眶忍不住凝聚水氣。確實是小小的索朗,她那嬌柔卻倔強的表情,發火時噘起嘴角的小動作,得不到滿足就暴跳如雷的個性,都使她心潮澎湃激動不已,這是她最親愛的小妹妹。

 

  她感激涕零,但同時也有一絲陰雲悄然潛伏。對戰爭的不同觀點像深深的溝壑阻擋在她們之間,難以逾越。這會帶來危險嗎?瑪德琳暗自搖頭拋開了這個念頭,不願再想,她是絕對支持小妹妹的。

 


 

瑪德琳對索朗的思念和愛讓她決定忽略妹妹和自己全然背道而馳的性情和作為,而更大的悲劇就等在她們的前方——

欲知後事,請期待四月出版的《荊棘花冠》4:權力與情義!!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祭南
  • 嗯...冒昧的問一下,
    瑪德琳的髮色一直是咖啡色嗎?
    我好像記得是黑色的...
  • 款款其實只有說她是深色頭髮噢噢~:D
    而且還有.....這樣比較美嘛(掩面)

    繆思靠妖 於 2012/03/14 12:34 回覆

  • 祭南
  • 喔~~原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