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報橫式  

徽章  

手上有荊棘花冠第二集的朋友們,一定記得這個美麗的小徽章設定圖吧!!

這是龍騎士的象徵,也是第二集最後面,盔甲騎士送給薩蘭的遺物。

這個徽章雖然美麗,對薩蘭來說充滿意義,但也暗藏著難以言說的危險,就連白主教都對它充滿了警戒之心。

當瑪德琳受到重創自此下落不明,麥錫恩軍團長薩蘭也將面對來自黑暗神的蠱惑;而最初的徵兆,正是來自這枚徽章,以及自遠古時代流傳下來的宏偉壁畫!

龍騎士  

摘自荊棘花冠4:權力與情義

第六章 龍騎士

 

同時間,戰場陷入了膠著。

麥錫恩軍和索庫倫軍在麥錫恩公國中部地區陷入了拉鋸戰,反叛軍吸收了大量投奔來的人馬,逐漸在聲勢上壓過了麥錫恩。但戰爭勝負不是看誰聲勢旺,麥錫恩軍的多里克候爵和薩蘭子爵聯手,像一座高山般擋住了索庫倫的反抗軍。

下一步,反叛軍狡猾地採用了遊擊戰,避開兩位軍團長的主力,拐彎突破中部腹地,接連打擊中部各省。這招立時見效,兩月餘就打敗了各省省長,占下數省。省長可不如將軍能打仗,還各有各的小算盤;有的不看好麥錫恩、有的原本就敵視國王、有的想混水摸魚,當然更有人只想要明哲保身。一時間,中部諸省就像骨牌般接連倒地,腹地淪陷,西北前線就毫無用處。麥錫恩軍立即撤退回防,全國都陷入了悲風苦雨的境地。

在這緊要關頭,最沈重的擔子都壓在將軍們的肩膀上。薩蘭‧德魯多明顯地感覺到周圍充滿了悲觀的低氣壓。戰勢岌岌可危、國家面臨崩裂,只剩下一些努力卻註定要失敗的騎士……這種未知和沈重的壓力壓得人幾乎要變形了,薩蘭覺得自己就像一條掉進油鍋裡的魚,被煎炸到快要破開。

他伸手按胸,那裡的衣襟底下藏著哈雷王子送給他的龍騎士徽章。每當他心情煩亂,徽章就彷彿呼應般地變得火熱,燒灼著他的心臟。

瑪加魔法師早前在戰場上失蹤了,她阻止了白主教和索菲亞聖女施法,之後就不見人影。這對麥錫恩是個不小的打擊,他從沒想到,直到她——那個不起眼、外表鎮定、實則熱情又衝動,經常冒出驚人之語的少女魔法師離開後,人們才發現她對軍團的影響力。不知不覺中,她已經擁有很多肝膽相照的朋友。

軍團上下都敬畏她勇於救人的舉動,正直的騎士們對白主教的手段敢怒不敢言;竟然在危機四伏的戰場上,拉出一位柔弱的女子去威脅敵人?但魔法師卻敢奮起說「不」!

而傭兵們簡直發狂了,他們丟下可以掙錢的戰場到處找她。魔法協會的巴魯姆魔導師拒絕再聽從白主教的指揮,不辭而別;而白主教也彷彿情緒低落,變得低調許多。那個凱特‧惠恩也在魔法大戰裡消失了,沒人知道她是死了還是失蹤,事情變得一團糟。

薩蘭呢?他吃驚地發現自己的心情變得憤慨而不可理喻。他第一次有了個瘋狂念頭:如果可能,他真想拋下一切去找那個少女。他擔心她,一個莽撞的傻女孩在混亂的前線會遭遇什麼?她是那麼衝動和好管閒事!但理智告訴他這樣行不通,他是軍團長,部屬們都在打仗,他又怎麼能離開?除非戰爭結束,或者他死亡為止……

死亡嗎?薩蘭一瞬間有些窒息了。

好好保重,妳一定會堅持到戰爭結束,妳一定會平安無事的,是不是?他心裡默念。

薩蘭沿著高大城牆的垛窗往外看,中奧省龍勝堡外的平原上,一座座山峰和驛道都顯得渺小而遙遠。

不久前,薩蘭‧德魯多按照部署,撤回麥國中部的中奧省駐守。中奧省龍勝堡是中部諸省的核心,索庫倫軍已經蜿蜒東來,布防在數百里外虎視眈眈,準備一股作氣拿下龍勝堡,形式變得很緊張。

中奧省省長強烈要求麥錫恩的薩蘭軍團長回防,中奧省位於麥錫恩最中心,素有國家糧倉和交通總樞紐的美稱。一旦失守,中部、東部地區會全部崩盤,從龍勝堡一馬平川殺向東邊,就是首都奧蘭多城了!

中奧省省長是個失魂落魄的老人,有一雙疲倦得睜不開的灰眼睛,乾癟枯槁的臉。他死氣沈沈地歡迎軍團到來之後,就縮回府邸很少露面。薩蘭很清楚,惶恐的情緒正在全國蔓延,人人自危。如果索庫倫軍真的攻破了中奧省,就等於占領了一半的國土。省長那憂心忡忡、如喪考妣的態度完全可以理解。

薩蘭只能盡職盡責地做好備戰工作,他邀請老省長一同視察城堡頂端的各項防禦工事。龍勝堡高聳厚實的城牆修得很堅固,能抵禦大部分火器和箭矢。他正走著,無意中抬頭瞥見城牆內側表面,似乎有著粗疏的線條,像一幅巨畫。他訝然地盯著那幅石牆畫,停下了腳步。與此同時,盔甲裡那枚龍騎士徽章又發出了灼人的熱量。

石雕畫很怪,線條深刻入城堡牆面,上面覆蓋了一層綠色苔蘚,似乎從建造城牆時就存在了。他只仔細看了一眼,就震驚得透不上氣,巨畫古老破舊,線條很重,圖案卻很清晰,能看出部分內容。太驚人了,那竟然是一幅「持槍騎士駕龍大戰圖!」

一位健美的騎士駕馭著一隻張爪噴火的巨龍,飛躍過槍林戈雨,向著遠方奮力刺出長槍。頭部的那塊石壁凹陷了,像是被人刻意鏟掉,但即使畫面殘缺不全,人物依舊栩栩如生,驍勇健壯。他駕馭著巨龍狂傲不羈地進攻,而巨龍口噴烈焰,翅膀乘風禦氣。他們配合無間,渾然一體,飛翔俯衝著追擊敵人,簡直是移動的空中堡壘。

這不是傳說中的龍騎士和他的龍嗎?

上次「光明與黑暗神之戰」的主戰場就是麥錫恩中部,諸神曾經驅使著龍、精靈、人類、魔人進行翻天覆地的大戰,各地還殘留著各種古戰場的遺跡。

戰爭結束後,勝利的光明教會搗毀了敵神留下的各種標識,想徹底抹去這段歷史。沒想到中奧省龍勝堡裡竟還僥倖留下這幅巨畫,但也許是為了避免某種麻煩,人們把龍騎士的頭鏟去了,只剩下無頭騎士騎龍戰鬥的姿態。

「這只是一幅古代壁畫而已,記錄了一段歷史,沒什麼特殊的含意。」老省長趕緊解釋,還把大人物抬出來當擋箭牌:「白主教修普諾斯大人也曾親自來瞻仰過這畫,他沒說什麼。」

薩蘭點點頭。雖然歷史上龍騎士是黑暗神挑選出來的人類勇士,是追隨黑暗神的邪教門徒。但在普通人眼裡,騎在龍背上卻代表人類能征服最高階的魔獸,他們都是大英雄。如果白主教允許,那麼留下一幅畫當歷史古跡也沒什麼大不了。黑暗神已經滅亡了,祂手下一個無頭騎士的壁畫還不至於嚇倒勝利者。

薩蘭看著那幅畫,卻微微一恍惚,眼前似乎蒙上了一層薄霧。他揉了揉眼睛,霧慢慢散開,最後再看了眼石畫,隨即驚駭地瞪著牆壁、僵直了身子。

他眼前的圖像變了。

不再是線條粗獷的騎士與龍,石牆上浮現了海洋包圍著大陸的畫。他似乎正從高處俯瞰大地,地面上是一片鬱鬱蔥蔥的綠色田原。這塊大陸非常美麗,上面有很多不同種族。有龍、精靈、人類、魔人、矮人……之間常常發生矛盾和爭執,卻還能彼此容忍著生存在這塊土地上。直到有一天,貪婪之心讓某些生物伸出了魔爪……

首先挑起征戰的是人類,一些披盔拿劍的騎士以神的名義宣戰,想瓜分大陸。綠色的森林和原野燃起了黑煙,萬物俱焚、戰火連天。隨後,各種族或多或少地捲進了漩渦,大陸上的住民們分成了兩派,激烈對抗,最後連最高種族:真神們也參與爭奪。綠色大陸迅速改變,綠地消失、河流乾涸、草原荒蕪、森林燃燒殆盡……這就是傳說中的「大黑暗戰爭」嗎?

在戰爭中,所有的種族都以信仰畫分立場。某個陣營裡的真神正在命令各種種族合作。薩蘭吃驚地看到一位黑袍戴金冠的真神,從祂的使徒中挑選了最優秀的十三個精靈或人類騎士,駕馭著巨龍進攻敵方,那就是大陸上最偉大的英雄——龍騎士。他們接連取勝,所有的參戰者都認為黑暗神要贏了,卻沒料到最慘烈的後果。

最後決戰時,六翼的光明神聯合其他真神及使徒,聯手施放了一個超大型的毀滅法術。地面上出現了一個運行著百餘太陽,烈焰蒸騰的魔法陣,他們不惜性命施展的魔法陣改變了戰局,法術直接擊潰了黑暗神,將龍族的魔法封印,人類軍團同時重創了敵人。

這一戰奠定了勝利根基,黑暗退去,留下了一塊滿目瘡痍的土地。光明神成為大陸上的主神,人類使徒們瓜分了世界。追隨敵神的魔人和龍騎士們全軍覆沒,戰場上空遊弋著空虛失落的龍,牠們狂暴無奈地嘶吼著。

石牆上的巨畫準確無誤地重現了最後一戰:戰場上空飛舞著條條巨龍,龍騎士們正持槍廝殺,每次攻擊都準確地擊毀一處城堡,迫使對手落荒而逃。他們騎在龍背上遨遊天空的身影孤獨而偉大,薩蘭望著他們,只覺心潮澎湃。

龍騎士擁有無比的力量,卻充滿了悲劇色彩,他們力量的源泉來自戰爭和屠殺,但黑暗神卻是戰敗方,這讓他們註定成為悲劇英雄。如果黑暗神戰勝了光明神,或許世界就會完全不同吧?一萬年後的今天,由背叛者、遊民組成的反叛軍,又再次信仰了黑暗諸神,挑起戰爭。這次沒有龍、精靈、和矮人參與,只剩下人類,又是誰會輸、會贏呢?

忽然,一陣劇痛刺穿了他的心臟。薩蘭痛叫一聲,彷彿從火海裡穿過,燒得他全身痙攣。然後,一把冰涼帶腥味的劍破開空氣插進了他的臉;接著身體被鐵箭刺成了刺蝟,頭顱和身軀被一劍劍砍成碎片……好痛,痛得他心驚膽顫,大汗淋漓。

他彷彿親身感受了道道酷刑,嘗受了種種瀕臨死亡的滋味。自己彷彿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頭顱被砍掉,可是身體掙扎著不願意死,胸膛裡積蓄著種種的痛苦、絕望、不甘、憤怒。他不屈不饒地想再衝進戰場,直到粉身碎骨,他心底依舊抱持著對首領――一位身披黑色王袍,頭戴金冠的高大男人的深沈信仰。戴金冠的男人痛苦地捧著死屍的頭看它……不,不是看頭顱,是在看薩蘭,薩蘭也看到了他!

金冠下的臉孔是一團無垠旋轉的黑色星空。這是人嗎?薩蘭嚇得屏住了呼吸。下一刻,薩蘭控制不住自己的身軀,全速向前撲去,撲向了男人手捧的死者頭顱。

就在同一時間,卻有一股沈重的力量猛然出現,牢牢按住他的左肩,不准他移動,即便他全身都被這兩股力量拉得咯嚓作響,也動不了分毫。薩蘭疼極了,掙扎著轉過頭去看。沒看到人,但肩膀上卻按著一隻手;那隻手修長有力,戴著一枚鑲嵌著藍寶石的主教徽戒,上頭正轉動著六劍徽光,映得他左邊臉頰一片瓦藍。

是白衣主教的手!薩蘭的腦子吃力地轉著,彷彿在這兩股力量的拉扯之下,連思考都變得異常困難。

他想起那天,當他接受國王命令,準備撤回中奧省的龍勝堡之前,白主教曾來送別。他若有所思地看著他,親切地伸出手來拍拍他的肩:「好好打仗,勝利回來。不要看不該看的東西,想不該想的事。」

「什麼呀……」他摸不著頭腦。他討厭白主教那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也不喜歡他的做事手法,對他一向敬而遠之。

白主教沒說話,只是略略湊近他,冰藍色雙眼的視線垂下滑向他的領口,似乎看透了鎧甲下的東西。盔甲底下的項鏈上正掛著「龍騎士徽章」,他微微一驚,感到徽章霎時變得灼熱,似乎要灼開他的肌膚,嵌入他的胸膛。

「你知道,敵人無處不在。他們最擅長的,就是從對手最虛弱的內心深處開始擊潰他。」他漫不經心地說著,手搭在薩蘭肩上,猛一用力便扯出了他的項鏈,薩蘭幾乎驚叫,在最後關頭他緊緊地咬住牙關。

黃澄澄的鏈子上面,搖擺著一個小小的梔子花項墜。

「這是什麼?!」反倒是白主教失態地大叫出來,他很意外。

「這……這……」薩蘭駭然瞪著項鏈底端的項墜,比主教還驚訝。這枚龍騎士徽章是哈雷王子送他的,哈雷直到最後都堅信自己是光榮的龍騎士傳人;他認同薩蘭的英勇,所以把這分榮譽轉送給他。徽章原本應該是梔子花和龍纏繞在一起的圖案,但是在他眼前的項墜,梔子花還在,龍,龍去哪了?

薩蘭震撼得開始結巴:「這、這是朋友送的……誰?誰?呃是魔法師,瑪加魔法師送的。」他真不會說謊,一想到哈雷王子,腦子裡就只剩下一同在黑暗三角門冒險的少女魔法師了。

白主教看樣子更不高興了,他迅速地縮回手:「好吧,恕我莽撞。我還以為……一路順風,薩蘭子爵,記住我的話。」他拂袖而去。

而現在,他的手透過層層迷霧按住他的肩,發出了瑩白的光,就算把他的軀體按垮,也不允許他移動一步,薩蘭往前栽倒了。

「……小心點,薩蘭子爵,臺階挺陡的。」中奧省的老省長連忙殷勤地挽住薩蘭的手,走上了臺階。

這聲招呼驚醒了薩蘭,他大汗淋漓地從石牆前轉身,跟著老省長爬上城牆樓梯。石牆沒有任何變化,無頭騎士依舊乘龍遊弋,剛剛是他的幻覺?

兩個人邊走邊談,一面聽見老省長絮絮叨叨講著典故:「大黑暗戰爭結束之後,剩下的活龍都飛回冰雪大陸隱居。龍族跟錯了真神,遭受滅頂之災,都很氣憤。牠們對天發誓,除非受到大規模入侵,否則絕不再跟外族有任何接觸,牠們認為真神利用了牠們,而人類陷害了牠們。可憐的傢伙們。」

龍呢?龍去哪了?薩蘭迷迷糊糊地想,我的「梔子花與龍」徽章上的龍去哪了?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