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思公告
Pinkoi 被謀殺的城市 愛與黑暗的故事
★任何問題來信,歡迎寄到:m.muses@bookrep.com.tw
★想知道近來出了哪些書?近期出版新書箱

girl-06        

★別忘女爵的任務,你有機會炎炎夏日免費喝星巴克,或拿贈書:精靈國度懸賞公告★ 

 

 為新時代帶來嶄新童話與傳說的故事傳承者

--凱瑟琳‧M‧瓦倫特

  凱瑟琳‧M‧瓦倫特輔一出道,便獲獎無數,雨果獎、軌跡獎、世界奇幻獎提名,也榮獲2006年詹姆斯‧ 提普奇獎、2008年「創神文學獎」。 

  善於利用童話和神話素材,輔以後現代、超現實與結構精巧的佐料,烹調出美味可口的奇幻故事。在她手上,無數童話和傳說獲得成長和蛻變,而《雪后》是她最愛的童話,也被改編成小說發表在網路。和無數台灣年輕的作者一樣,部落格是瓦倫特發揮想像力和影響力的基地,收藏她的故事或日常生活趣事和議論。她也喜歡在網路和讀者互動,甚至曾以競標的方式來讓讀者為作品裡的角色命名。 

  瓦倫特寫精巧的詩、犀利的評論和優美的散文;精於希臘文和古典文學研究;曾是算命師、電話推銷員、家庭教師、圖書館員、酒保及數據統計員,穿梭於各種文體與職業,她擁有豐沛的創作沃土,這些再加上營業稅,便成為奇幻作家。然而年輕的瓦倫特有過掙扎和苦惱,「成為奇幻作家」的旅程沒想像中容易。在大學主修古典文學,長期浸潤於學院派正統教育,她一度認為寫實小說(realism)在文學體裁裡應該勝過奇幻(fantasy),也更加正式。然而推出首部長篇《The Labyrinth》起,「黑暗童話」或「奇幻小說」標籤卻陰魂不散尾隨在後,對瓦倫特來講,不啻是一場打擊。她希望自己是無法被定位的跨類型作家,而非「奇幻作家」。丈夫的開導也起不了多大作用,直到受邀至世界奇幻獎(World Fantasy Convention)盛會,親眼見到這麼多敬佩的作家及對奇幻懷抱熱情的人,深受感動的瓦倫特才終於放下自己的成見。 

  為什麼奇幻就不寫實?在魔法世界發生的一切,浸淫其中的人物和經歷的人生,與埋藏了隱喻、秘密、美好或憂傷的種種,為何就不夠真實?她的作品擁有會說話的動物、古怪的巫婆、身為酷兒的天使(儘管天使沒有性別)或一些怪物,這都是她喜愛撰寫也樂於閱讀的題材,魔法或架空世界的寫實並沒有比現實更加缺少,創作的可能卻更遼闊廣大,而那麼多偉大的作家、讀者懷抱熱情和希望來擁抱這項體裁,最不樂於被歸類和定位的她,為何反而對「奇幻」有所偏見? 

  仔細檢視和反省自己的創作題材和閱讀口味,瓦倫特知道自己是一名奇幻作家。她熱愛這項體裁也聆聽到寫作的初衷,她極度渴望為這個世紀撰寫新的童話,同時傳承過去美好、如同流金一般閃閃發光、不容被遺忘的神話。對她來講,這個時代已經太久太久都沒有新的童話了,無論「黑眼圈系列」或精靈國度,都是她試著為這個時代的大人和小孩帶來、屬於新世紀童話的滋潤--儘管十分古靈精怪,有時陰森危險,必須上緊腦袋裡的發條、吹掉覆蓋童心的一層灰塵,才跟得上她的腳步。

--

以下是二零一零年《環遊精靈國度的女孩》榮獲安德蕾.諾頓文學獎的瓦倫特專訪,趁著8/1《環遊精靈國度的女孩》上市前先讓大家一探究竟,精靈國度的背後創作花絮有甚麼呢~

--

凱瑟琳.M.瓦倫特專訪 

《環遊精靈國度的女孩》榮獲青少年奇幻小說桂冠安德蕾.諾頓文學獎

  恭喜入圍安德蕾‧諾頓文學獎。《環遊精靈國度的女孩》一開始是出現在《再生之城》Palimpsest, 2009.02)故事中的書。這個故事從在妳部落格連載到出版的歷程,非常的迷人且溫馨。我想知道更多關於實際寫作的流程。連載一開始時故事大概已經完成多少?連載的過程又是如何?

  老實說,一開始只有在《再生之城》中所提及的片段,大概就是一段的量:第一章的第一個段落。我對這本書沒有完整的概念,對九月與綠風之外的其他角色也沒有任何的想法。但在《再生之城》中,這本書已呈現一些既定的規則,而我總覺得受一定的規則限制書寫是很有趣的。這是本奇幻入門小說,類似二十世紀早期的《綠野仙蹤》或是「納尼亞傳奇」。有著特殊的節奏、句型結構,深受詹姆斯‧馬修‧巴利及彼得潘的啟發,觸及大量的作者旁白與暗藏在兒童故事中的成人議題。

  這不是一個女孩想要回家的故事。畢竟那是我最討厭的情節,也是奇幻入門小說題材中最讓我感到惱怒的一種主題;不想回家的女孩在《再生之城》主題上也是重要的一個環節。因為書中的女孩沒有逃避,選擇面對她的新際遇,促使主角與這本書產生情感上的連結。在這些規則中已經存在著相當明確的故事,我所需要做的就是寫,嗯,寫出剩下所有的章節。

  連載代表著我無法回頭修改任何地方,一旦我寫出了某些事物,他們就呈現創造時的原貌,我再怎麼不喜歡也無法改變。這使得寫書有點像在拼拼圖,我寫得越多,不能更動的部分越多。關於女爵與精靈國度種種謎題的解答就像寫推理小說揭曉謎底一樣;代入不能更動的條件XY,定會得到結論Z。書寫過程非常過癮,我很樂在其中。連載的時候,我一直維持領先刊登進度,至少有四章左右的量。當讀者看到第16章17章的時候,我已經寫完整本書,所以我從不用腸思枯竭地趕著在每個星期一前寫出新的一章,因為它們早已完成。這對寫連載小說來說很重要,否則不斷被截稿日追趕會把作者逼瘋。

  我很喜歡連載時頭兩章的有聲書,為什麼沒有繼續製作?

  有聲書的錄製、編輯與種種細節的爭論,遠比寫書所花的時間多。去年年底忙壞了,10月的時候我剛結束另一本作品,11月舉行婚禮,實在抽不出時間來處理。故事都完成大半了,卻不能繼續製作,我也覺得很遺憾,不過我們已將有聲書的版權一起賣出,將來會出版完整的有聲書,讀者不用擔心。

  精靈國度這麼受歡迎,如此「具傳染性」,妳個人覺得驚訝嗎?妳覺得是什麼推動著這現象,並帶來後續的銷售佳績?

  我非常驚訝。我擁有一群出色的讀者,與他們的關係也很好,我想他們會喜歡這故事,但完全沒料到會這麼受歡迎。畢竟現在讓人們用電腦看完整部小說也不是什麼偉大事蹟。最大的原因要歸功於社群網站,像是TwitterLivejouralFacebook也有一點貢獻,它們讓消息擴散速度倍增。

  我很幸運,有同是作者的朋友幫我放上連結,還有熱心的讀者馬上創了作品專頁,分享各式各樣的衍生創作。在網上連載是因為存款已經見底,我丈夫被解雇並已待業近九個月,這股熱潮對我來說是陣及時雨,真的是天將好運。尼爾‧蓋曼、華倫‧艾利斯、約翰‧史卡奇,英國衛報與BoingBoing網誌連結帶來了大量的關注。我不清楚他們怎麼得知此事,他們就是知道了,而且像滾雪球般越傳越廣。我寧願相信若是作品不夠好,就不足以引起討論。但如果沒有與這些熱門網誌搭上線,不太可能快速擴散開來,進而使各大科幻小說討論區得知《環遊精靈國度的女孩》一書。

  同時因為是青少年文學,父母可以推薦給孩子,不會引起太多爭議,與這點《再生之城》明顯不同。《環遊精靈國度的女孩》是寫給小時候的我、小時候的我們。我想之所以能快速引起討論,一部分原因在於它把成人拉回孩子的世界,這對書迷來說相當有吸引力。

  一路連載到現在,《環遊精靈國度的女孩》要發行精裝本了(註:精裝本於2011年5月上市),這真是完美的結局!對妳而言是否意味著工作量大增?實體書版本是否有重大的變動?將線上連載故事製成實體書又需要經過哪些編輯流程?

  我們已經完成大半的編輯作業,因為故事已經發布在網路上,並沒有太多的變動。要我說,最大的不同是九月在書中是12歲而不是連載時的11歲。如此一來,她在續集故事中將會是較成熟的青少年。增加了一些有趣的東西,像是一個新角色,還有後記,還有一篇關於精靈世界的原創短篇故事(註:目前尚未有中譯版,但可以在這裡看到。),將會在出書時公布在網路上。印製成書的過程對我來說並不辛苦,沒有遇到太多編輯上的問題。我必須改掉「通姦」這個詞,大概就是這種程度的變動。

  妳說續集!真是令人興奮的消息,可以多透露一些嗎?為什麼調增九月年齡一歲很重要?

  續集的原文書名是《The Girl Who Fell Beneath Fairland and Led the Revels There》。故事是關於九月的影子,它還留在精靈國度,像其他影子一樣滿肚子壞主意。將年齡從11歲調整為12歲,續集中13歲的九月讓我有機會寫些浪漫的情節,同時也可以討論成長的概念,更深入了解自己與學習成人的世界,原設定的11歲太小還無法理解。

  《環遊精靈國度的女孩》榮獲CultrueGeek網站讀者票選為十年內最佳網路小說。身為一位作者,這個獎項與入圍安德蕾‧諾頓文學獎,對妳來說有些甚麼意義?

  這兩份榮耀對我來說有著不同的意義。CultrueGeek獎項代表了非主流粉絲的聚合,一篇微不足道的網路小說被技客文化賞識甚至得獎。這無關名或利,是文化意義上的肯定;在網路上我可以不附和主流輿論也不會被一笑置之,這對我意義重大。

  至於安德蕾‧諾頓文學獎--我從沒想過會入圍。當我知道我符合提名資格時(感謝Mary Robinette Kowal),我試著不要懷抱太大希望。我不認為我的小作品可以與其他暢銷書和實體出版品競爭。但是諾頓文學獎代表著正統,肯定這是本高品質的原創作品,而不僅是一個需要張羅房租的知名部落客或是搭著重量級作者順風車的一時風潮。

  就像我們將《環遊精靈國度的女孩》版權賣給Feiwel and Friends出版社那時候,從那一刻起,這本書不再只是在網路上火紅的獨立製作小品,而是成熟的作品,跟去年度任何一本傳統形式的出版品一樣好。對一個從來沒出版過青少年文學作品,更不敢妄想星雲獎的作家而言,這真的是件不可思議的事。

  去年六月我坐下來開始構思《環遊精靈國度的女孩》時,完全無法想像這一切。真的就像搭著我們自己造的船一樣(註:原文書名為The Girl Who Circumnavigated Fairyland in a Ship of Her Own Making)──我用我們這一詞,因為這一切不能僅歸功於作者。這成功是屬於所有閱讀過它、談論過它、喜歡它,以及四個月來期待著星期一早上,滾動滑鼠花時間閱讀它的每個人。

  這是妳第一次涉足青少年文學創作,除了《環遊精靈國度的女孩》系列之外,妳是否會繼續以這年齡族群為目標創作?

  我寫過另一部青少年小說,名為The Alchemy of Winter(註:暫譯《冬之鍊金術》),以五大湖中的伊利湖為背景,希望將來有一天可以賣出版權並且繼續下去。我喜歡寫給年輕讀者,這是相當大的挑戰,也與我為成人創作的作品層次不同。我極度享受的創作過程,基本上我寫的是當我是個孩子時想要看的書。我也想盡可能繼續寫出精靈國度的故事,我很喜歡那裡。

  早先妳提及連載時有著種種限制,妳是否有過想要修改的想法?如果沒有刊登前面的章節,妳會想改寫哪些部分?

  說實話,沒有。我喜歡這本書它原來的樣貌,並以此為傲。我在寫作過程當中極端專注,深怕造成任何無法修復的錯誤。現在我回頭看這本書,只看得到整體,就像一座精巧的機器,每個零件都和諧一致地運行著,如果拿掉任何一部分,都會造成損壞。到了續集,就可以看出寫法有何不同了! 

原文出處/http://www.sfwa.org/2010/12/nebula-awards-interview-catherynne-m-valente/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evilkid
  • 作者在自己的部落格有提到
    他賣出了後面兩、三本續集:)
  • 啊!小版畫之後要PO的文章被破梗了!XDDDD

    繆思靠妖 於 2012/07/25 11: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