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與看護照2  

「我曾經頭髮抹得油亮,日子過得閃亮,如今卻釘在床上,想像著行進的人性能與躺臥的人性共存。普世的十字架,猶如再訪世界的起點。」

──菲利普‧波佐‧迪博戈,《逆轉人生》作者

(註:上圖為電影外,真實世界裡的看護與作者照片) 

這是第三次透過文學和電影作品的刻畫,進入這些真實人物的癱瘓人生和內心世界。

不論是靠眨動左眼來謳歌生命、為困頓絕境在身後留下記錄的《潛水鐘與蝴蝶》;還是一心求死以得釋放解脫,引發尊嚴死vs生命權永恆無解辯證的《點燃生命之海》;你無法真切感受他們奔放靈魂禁錮在殘缺不動身軀裡的種種苦痛磨難──

連感同身受都搆不上,除非你真的親身經歷過;但總會為他們遭逢變故的人生際遇和人性掙扎,深深揪著心…… 

電影《逆轉人生》節奏輕快,對白風趣,攝影音樂鋪排用心,加上主vs僕、富有vs貧窮、優雅vs粗魯、法國貴族vs北非移民、企業執行長vs失業街頭混混、巴黎豪宅vs郊區國宅等多重社會地位階級衝突的角色設定,在兩位主角的完美詮釋和化學交鋒下,更為電影增添血肉神采,讓人很容易就陷入銀幕上呈現的勵志、陽光、正面、熱血一面──

但這是電影的表現手法和魔幻魅力,真實人生搬演的可不止這一面。 

原著《逆轉人生》還回溯了作者的前半生,他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童年、智識的啟蒙、龐大親密的家族、美麗的愛情婚姻、孱弱多病的妻子和心力交瘁的求子過程、事業起飛騰達、迷上玩飛行傘,直至意外發生造成終身癱瘓,開始第二人生……  

「我想寫的不是單純娛樂性的書。我不想以高傲的姿態來調配負面與正面感情的劑量,利用『寫實』的描寫製造感傷。也不想刻意製造樂觀,那是可笑的慌言。

二十年來與遭到排擠的人接觸,使我看待社會與社會罪惡的眼光更加銳利,也激勵我與他們分享理所當然的慰藉。幸虧守護我的是惡魔──外號阿布戴,他讓我找回悲劇發生之前的幽默感。」

面對自己癱瘓、妻子病故全然翻轉的人生,作者也曾「無法接受自己的狀況,又害怕得了臆想症,決定要把自己給解決了。不過四肢癱瘓的人很難自殺」。自剖心境:「如果我們沒有醒來的話,還能少受點苦。

而人生很多事很多境界,只是在做抉擇,自己那關過不過得去而已。

他決定為了孩子撐過這關,而「希望」就是他的第二口氣。 

面對如此沉重的癱瘓人生,作者的筆觸時而悠緩詩意,時而詼諧幽默,從不浮誇悲苦,也不自怨自艾,只有坦誠平實的娓娓道來。

他仍有欲望需求,他尋求感情慰藉,他感謝一路照顧他的天使們,他和身障者間有最真實的博愛精神,他找回以前從未注意到的財富──寧靜,對現世和來生、人性和靈性也有了更敏銳清澄的體悟,還有就是他和看護阿布戴為人津津樂道、患難與共如家人般的深刻情誼。 

不管你有沒有看過賣座電影,都推薦你看這部至情至性令人動容的原著!

曹慧

繆思出版主編/讀書共和國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