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思公告
Pinkoi 被謀殺的城市 愛與黑暗的故事
★任何問題來信,歡迎寄到:m.muses@bookrep.com.tw
★想知道近來出了哪些書?近期出版新書箱

源氏物語祕帖.翁(陰陽師外傳)-72  

結合「陰陽師系列」晴明可敬的對手,也就是著名反派角色蘆屋道滿,以及風流迷人的光源氏,即將在3/6上市的《源氏物語祕帖.翁》,到底是什麼樣的作品呢?

已經看完全文(!)的小編覺得,夢枕老師保留了《源氏物語》中光源氏多情風流的形象,更添以傳奇的筆法,重新詮釋光源氏,賦予他如「陰陽師」本傳道滿亦正亦邪的色彩,也輕快描繪著他如安倍晴明偶爾喜歡惡作劇的一面。對神怪之物的好奇及一雙能見鬼神的眼,令他不似人類,而如道滿、晴明這樣的角色。(還有,書中有光源氏吹笛的場景噢XDDD)

民間陰陽師.蘆屋道滿,在這部作品展現他高超的陰陽術,以及「陰陽師」本傳中所見不到更人性可愛的一面,與光源氏的唇槍舌戰、和百鬼夜行妖怪的吵嘴,讓他感覺像個大孩子(當然還有陰陽師系列不可錯過的定番!這小編就不說破惹:P)

哼哼上市前還不能說太多,現在先來讓各位搶先看夢枕老師的後記,裡面有很多和本書創作源起有關的有趣消息喔!

 

後記  對不起,這是部傑作

很早以前,我就對《源氏物語》深感興趣。
這是日本最著名的長篇小說——眾人皆知。至今為止,有不少鼎鼎大名的作家將之翻譯成現代白話文。
過去是與謝野晶子、谷崎潤一郎、圓地文子,最近是瀨戶內寂聽、田邊聖子、林真理子等人在翻譯。
可是,眾人皆知的這部小說,到底有多少人全部讀完呢?
話說我自己曾挑戰了幾次,結果,每次都半途而廢,無法讀到最後。
也因此,當我接到「能不能寫一部《源氏物語》?」的委託時,我坦白向對方說:
「其實我從來沒有讀完《源氏物語》。」
再說,我沒有信心。
這是部我無法勝任的小說。
何況我本來就不擅長描寫女性。
不料,對方竟說:
「那有什麼關係?世間一般讀者或許都認為這是部戀愛小說,但是,這部小說其實寫的是『物』。是『妖物』的『物』,是我們一般人稱呼妖鬼時所用的稱呼的『物』……小說故事寫的正是這個『物』。」
換句話說,對方的意思是,這部小說的主題最適合夢枕獏來寫。
聽了對方的話,我恍然大悟,逐漸有點心動,真不知該說我很容易上鉤,還是該說我很喜歡戴高帽子——
「那,我考慮一下。」
於是我如此回答。
我心想,或許這正是上天賜予的機會,讓我讀完整部《源氏物語》的機會。
剛好那時我預計出國半個月,所以便隨身帶著《源氏物語》出國。人一出國,總會很懷念日語。我的計劃是,當我懷念起日語時,乾脆趁機讀讀《源氏物語》。
然而,不知是我的錯,還是《源氏物語》的錯,總之,這回再度半途而廢了。
說起來,這部小說的登場人物沒有名字。
很多情節都沒有人稱,若以現代人的感覺來讀這部小說,這應該是一部失敗的作品。
讀者的感情無法與主人公的光源氏融合為一體。
不僅如此,有時真想賞他幾個巴掌。
光源氏生性輕浮,像隻蝴蝶到處飛來飛去拈花惹草,這本來是他自己的事,可是,讀著讀著,我卻會萌生一種想命他乖乖跪坐著,好好教訓他一頓的感情——喂,你這樣做,對嗎?
不過,即便是這樣的我,也不得不承認,這部小說的文章風格確實會令人著迷。
例如,那段有名的第一行文章——
「話說往昔某一朝天皇時代,後宮嬪妃甚多,其中有一更衣,出身並不高貴,卻蒙皇上特別寵愛。」
文章的節奏很好。
讀起來很舒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平安時代和現代不同,男女價值觀念當然也不同。活在現代的讀者,或許不能以現代感覺自以為是地對光源氏說教。我有時也會如此想。
唔……還是不明白。
我猶豫來猶豫去,最後下了決定。
「啊,這個故事,我無從下手。」
這是我的結論。
我見了責編,老實對他舉起白旗。
之後,我和委託人湊巧有機會在大阪見面,我正想向他說明這件事時,對方竟先發制人地問:
「《源氏物語》進行得怎麼樣了……」
哎呀,難道責編沒轉告這件事嗎?
我一臉狐疑地望向在場的責編,以眼神問:
「到底怎麼回事?」
他卻不肯和我正視。
我變成單獨一人。四周沒有任何戰友。
事情變成這樣,也就無法可施了。
「寫。」
我下定決心,如此回答。
「不過,內容會變成怎樣,我可不管哦。反正我用我自己的方式寫,寫出來後,到底會不會成為《源氏物語》,我就不能保證了……」
「那當然,你愛怎麼寫就怎麼寫,隨你便。」
既然對方這麼說,於是我就寫了《源氏物語》——正是這部小說《源氏物語祕帖:翁》。
總結說來,我很慶幸自己寫了。
因為這部小說是精品傑作。

但是,雖然我決定動筆寫,卻也無法抹消我沒有讀完《源氏物語》這部小說的事實。
我到底該怎麼辦?
我受託的工作當然不是《源氏物語》的現代白話文翻譯作品。而是以《源氏物語》為題材,寫出一部嶄新的小說。
況且,我的工作本來就已經很多了,如今還要塞進這部《源氏》的工作,並在一年內完成。
我向住在京都的O氏和H氏徵求意見。
「老實說,我從來沒有讀完《源氏物語》。」我說。
「我也沒有讀完。」
「我也沒讀完啊。」
兩人都說了令人感激得幾乎掉淚的親切話。
我想,O氏和H氏一定都讀完了《源氏物語》,只是為了激勵我,才說出那種話。
「我索性去讀《源氏物語》的入門書,然後假裝我全部讀完了……」
「喔,這主意不錯。」
「贊成。」
聽兩人這樣說,於是我馬上讀了早已買了一堆的入門書。
結果,我發現原來有很多各式各樣的《源氏物語》學說,有人主張作者並非一人,而是由好幾人協力寫成,其他另有這種說法或那種說法的,換句話說,《源氏物語》在學術界根本沒有任何定說。
書中又描述,大部分的讀者在讀至第十二帖〈須磨歸〉時,都會在此受挫而中止閱讀。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不過,雖然這幾本入門書給了我勇氣,卻沒有給我創意。
這時,剛好有機會和藤本由香里小姐見面,我向她提起這件事——
「不是有漫畫版的《源氏物語》嗎?」
由香里小姐說。
「啊!」
我不禁叫出聲。
對呀,對呀。
原來我竟忘了大和和紀小姐畫的少女漫畫《源氏物語》。
「哎呀,妳說得沒錯。我忘了最重要的一點。」
「我寄給你吧。」
由香里小姐的話真能振奮人心。
然後——
過幾天,整套十三卷的《源氏物語》果然送來我家。
而且,這套漫畫裡另有原著中沒有的源氏和六條御息所的熱戀情節。
如此,我才總算讀完翻譯成現代白話文的漫畫版《源氏物語》。
藤本小姐,謝謝妳。

基於上述原因,我好不容易才開始動筆寫自己版的《源氏物語》——《源氏物語祕帖:翁》。
我最初就說了,這是部很傑出的故事。
因為那個蘆屋道滿會出現在書中。
蘆屋道滿權充導遊角色,和光源氏兩人在京都進行古代史之旅。
古埃及、希臘、唐國——既然環遊神話之旅的導遊蘆屋道滿飾演梅菲斯特這個角色——理所當然,光源氏就得飾演浮士德博士這個角色。
附在葵之上體內的謎題鬼出的謎題:「在地底迷宮深處的黑暗中,獸頭王用黃金杯喝著黃金酒在哭泣……這是什麼?」
這道謎題很有意思吧?
為了解謎,道滿和光源氏兩人將進行一趟神話之旅。
這是部傑作。
想想,也是有道理。
如果光靠我自己的創意寫小說,我一定不會想到要去寫一本《源氏物語》。
正因為有人萌生「想讓夢枕去寫源氏」這種想法,這部小說才會出世。
有生以來,我第一次用別人的創意寫了小說,卻萬萬沒想到,竟會寫出這種傑作。
哎,寫這本小說時,每天都很有趣。
雖然很辛苦。
但這真的是一部傑作。

二○一一年一○月十七日
於四國——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