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吧!企鵝罐-中-正面

如果妳在夜空之中,見到了四顆又大又紅的星星,請務必睜大雙眼,好好確認那是什麼。

這四顆特別碩大、閃耀著美麗光芒的星星,究竟是帶來愛與生命的蘋果?抑或是司掌不祥記憶與詛咒的大黑兔的眼眸?不論是何者,一但見到了它們,就無法回頭了。若是懂我的意思就快點行動吧,趁還來得及之前。

倘若那是蘋果,為了所愛之人,拚命伸長手得到它吧;假如那是拍動巨耳飛來的黑兔,為了警告想守護的人,就該使出所有力氣,大聲呼喊。

我愛妳。所以,請妳快點逃離這裡。不必擔心我,小心別讓黑壓壓的影子吞沒妳,快步奔走逃離這裡吧。等到有朝一日妳找到真正的蘋果時,哪怕只有一瞬間也好,請想起我吧。即便屆時妳是孤獨的,也務必吃下那顆果實。因為那是賜給拚命掙扎而存活下來的人的獎賞,同時也是賜給豁出性命幫助妳的我的獎賞。懂了嗎?這不是悲傷的結局,反而是嶄新篇章的開始。因此,妳不應哭泣。切記,要小心那四顆赤紅色的星星。


是我不好。妳總是肆無忌憚地愛說什麼就說什麼,既粗暴又任性。也許我只是想學妳吧。也許我羨慕起妳的任性。此外,這雖不足以當做理由,我想我對這一切已感到厭倦,所以才心情浮躁不安。

被迫尋找名為「企鵝罐」的真相不明的物品、妹妹的性命危在旦夕,以及即便如此卻仍須度過的每一日。

明明在我生命中認識的女生數量寥寥可數,我卻說妳是我遇過的當中心地最黑的一個。這種話我竟能說出口,現在深自反省中。所以,請妳別再倔強地坐在冰冷柏油路上啜泣了。我知道妳是為了守著受傷的我,但是妳身上只穿了這麼一件輕薄衣服,雨勢又那麼強,夜深了,氣溫也愈來愈低。萬一得到感冒,到時候妳一定會把責任算在我頭上吧。所以,請妳別在那裡哭泣,快回到溫暖的室內,換上乾爽衣服吧。

再者,妳身上的性感睡衣在雨中溼透,變得有些透明。老實講,雖然對妳很不好意思,我還是情不自禁地看了一眼。我看見妳在睡衣底下穿了什麼內衣,也知道現在的妳一旦褪去睡衣,便徹底一絲不掛。但這些話我還是別說的好,我不想再惹妳生氣了。

真的是我不好。我打從心底如此認為。所以求妳別再哭了,好嗎?否則的話,全身上下無處不疼的我真的會困擾得不知該如何是好啊。我向來不怎麼機伶,不懂該說什麼才能安慰人。

妳縮成一團的嬌小背影,現在被染得灰濛濛的,在雨中不住顫抖。

微張開眼,聞到似曾相識的刺鼻味道,凹凹凸凸的白色天花板看起來歪七扭八。可知這裡不是屋外,也不冰冷。

「這傢伙睡得可真安祥啊。原來笨蛋不只不會感冒,竟然也不會受傷嗎?」遠處傳來熟悉的惡言惡語。

「嗯——說這種話真的好嗎?小冠,接到醫院的電話時,你的臉都嚇得鐵青了呢。」又有一道語氣調皮、高亢甜美的聲音響起。

「少囉唆,絕不能跟晶馬說這件事喔。」

少女以咯咯笑聲代替回答。

我緩緩轉動沉重的頭。見到哥哥與陽毬站在光線明亮的窗邊。已經早上了嗎?得趕緊起床做飯才行。為了迎接完美的早晨,得從恰到好處的早餐開始。

我想爬起,卻全身上下刺痛不已。「哎呀呀呀……」小小哀叫了一聲。這時我才發現,自己正睡在硬梆梆的床墊上。

「小晶醒了!」陽毬轉頭朝向我跑來。柔順的頭髮在陽光之中飛舞。

「晶馬!」哥哥也睜大雙眼,接著又瞇細,大大鬆了一口氣。

撐起上半身,我再度確認了環繞著我的氣味、天花板、牆壁上的時鐘,與哥哥的臉。

「咦?這裡是……醫院?」我沙啞地問。

「笨蛋!」哥哥以超乎醫院規定的聲量對我怒吼。

「笨蛋?」我瞪了他一眼,哥哥把我推倒在床上。「好痛,幹什麼啦!」身體在床墊上小小地反彈了一下。

「夠了,你給我永遠躺著就對了!」哥哥擺出臭臉說道。

「小晶,你不記得昨天的事嗎?你被車子撞到,所以住院了。」陽毬不安地望著我的臉。

「啊。」對喔。只記得剛剛我還在黑壓壓的大雨之中。打了好幾次雷,雨水冰冷,雨勢很強,而她——荻野目坐在地上哭泣。情景之悽慘,完全不知該從哪裡處理起才好。

「想起來了嗎?」

「嗯。」

「記憶正常的話,腦袋瓜應該也沒事吧。雖然腦筋不怎麼靈光是老早的事。」哥哥總算放心地露出微笑,輕戳了一下我的頭。「放心吧。你沒骨折,僅受到輕微的撞傷。連醫生也笑著說你的運氣很好哩。」

我鼓著腮幫子瞪哥哥一眼,哥哥卻突然轉頭面向窗戶。

「小晶,別生氣喔。雖然嘴上這麼說,小冠昨晚一夜沒睡,一直陪在你身邊,很辛苦呢。」陽毬悄悄對我耳語。

「陽毬!」

陽毬離開我身旁,嫣然一笑。

哥哥的背影看起來已不再生氣。

「呃……」本來想問荻野目的事,但陽毬打斷我,說:

「啊,對了!我去通知蘋果小晶醒了。小晶也要好好跟蘋果道謝喔。因為她幫你叫救護車,還一直陪在你身邊呢。」陽毬表情天真無邪,說完之後,快步朝走廊而去。

「陽毬,等等……」在那副情景之後,我們……應該說,我要用什麼表情面對她呢?如果我的記憶正確無誤,我該對荻野目說什麼話來道歉呢?

「說吧,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哥哥緩緩回頭,瞥了一眼門口,接著說:「你的車禍,跟荻野目蘋果的『那個東西』有關吧?」

當然不算沒有關係。但那一瞬間我會救她,恐怕與日記毫無關聯。單單只是她有危險,而我剛好就在現場罷了。

「該不會是那女人推你去撞車子吧?」 哥哥表情嚴肅地問。

「當、當然不是!呃……應該算是我又搞砸了……或者說,我講了不該講的話……總之這真的只是一場意外,不是荻野目害的啦。」

哥哥露出意外表情,懷疑地瞇細了眼,揚起眉梢看我。

「怎樣啦?」我回瞪哥哥。

「你呀,真是個笨蛋欸。」

 

荻野目蘋果手裡提著運動包,靠在高倉晶馬病房門外的牆壁上。視同生命的日記,與到了醫院後換下的皺巴巴的髒睡衣及其他雜物等等,連同惡夢般的昨夜一起被塞進包包裡。到醫院後借用的白色乾淨毛巾含著雨水,仍掛在脖子上。

「蘋果。」

聽見陽毬的開朗呼喚,蘋果倏地抬起頭。

「小晶剛剛醒了。精神看起來很好!他說想對妳道謝,我們走吧。」陽毬牽起蘋果的手,但蘋果並不想走。

「太好了。」她大大地鬆了一口氣,露出微笑。

「怎麼了?來嘛。」蘋果的手比陽毬略大一點,指甲剪得很整齊,現在完全冰冷。

「不行。我沒那個資格。」蘋果低著頭說。

「蘋果?為什麼?」

蘋果把手抽回。陽毬的手無所適從,只好縮回胸前。

「什麼嘛,從剛才起一直罵我笨蛋!」由門縫中傳出晶馬很有朝氣的喊叫聲。

「看吧,他完全沒事了呢。」陽毬又露出微笑。

但蘋果更用力地將包包抱在胸前,下巴抵在上頭,喃喃地說了聲:「晶馬……」他為了救蘋果而被車撞傷。不管理由為何,這件事都千真萬確。蘋果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對冠葉、對在面前微笑的陽毬,以及晶馬本人道歉是好。

 M計畫雖重要,蘋果從沒想過會像那般害晶馬受傷。這種事不應發生。

「放心吧。」陽毬輕輕地笑了。「小晶也很想跟妳說說話啊。」

 

荻野目蘋果低著頭被拉進病房裡,「小冠,」陽毬徐徐開口:「我肚子餓了,我們一起去吃午餐吧。」

「可是……」冠葉交互望了拉被子遮臉、表情難堪的晶馬,以及低著頭、動也不動的荻野目蘋果。

「我們可以去嗎?」陽毬靜靜地問。

「嗯……」晶馬小聲地說。幾乎聽不見他的回答。

 

未完待續.............

 

《轉吧!企鵝罐(中)》7月4日上市,敬請期待!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