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1  

十一月中旬,趁著晚秋初冬還有好天氣的日子,老編拿著剛出爐不久還熱騰騰的《影之眼》新書,雀躍地開個小差跳上高鐵南下去跟我們的新秀小說家言雨聊天嘍!


言雨文字運用得老練,令人難以想像是個去年才剛退伍的年輕小夥子!目前除了創作之外,也擔任高中寫作社團的指導老師

在午後安靜寬敞又舒服的高雄茉莉書店裡,我們討論完新書座談會的相關事項之後,老編趁機提出一些八卦問題:

 

 

 

編問:你對人物的描寫很活潑生動,請問你在寫人物時會把自己投射進去嗎?程度如何?

言答:會的,跡近在扮演了,比如說寫到誰出場講話時,自己就會一邊說著那人的台詞一邊寫。幾乎每個角色都會如此,也就是會一人分飾多角的演出。

 

編問:哇!太厲害!你是為了更能表現角色特色而這麼做嗎?就是說,將預擬的對話說出來,看看是不是符合角色個性或情境?

言答:一開始是這樣沒錯,主動去模擬;後來則會自動化,邊念(扮演)邊寫變成習慣了。(笑)

 

編問:這麼多人物中應該還是會有你扮演得比較順的人吧?

言答:嗯,應該是馬克和影子最得心應手。一來應該是因為他們說的話比較接近獨白,比較不必太斟酌;二來也是因為他們較屬於全知型的角色,所以比較容易。

 

編問:那麼故事中哪個人物比較接近你理想中的形象?

言答:嗯,其實沒有,每個人都有缺陷。但是有比較同情影子,因為他比較可憐。(笑)(編按:這裡為了不劇透就不多說了XDD)

 

編問:你的小說很有影像感,你有想過怎麼幫你的小說人物選角嗎?

言答:啊?沒想過吔!

 

編問:那你在描寫人物時有參考過什麼演員或角色形象嗎?因為你的人物很活靈活現。

言答:唔……我通常會先抓一個刻板印象去描寫,然後再調整出個人特色,加一些細節。比如說反叛軍司令藤,我就會先以印象中的日本軍官的形象去刻畫他。蘇敬胤跟影子的話,應該是比較性格派的角色。

 

編問:你寫的城市樣貌也很有趣。比如說廣南市就十分有活力……

言答:,廣南市就是以香港為藍本。

 

編問:哦,對人物也很有那種調調,那麼你寫作時有什麼參考嗎?

言答:像是電影、小說都,例如港片「古惑仔」系列,還有深雪的小說等等。機械人的概念要說的話,大概是以電影「機械公敵」為出發點吧。

 

編問:那麼你最近看過什麼書或電影能推薦給我們讀者嗎?

言答:電影最近比較沒有空看;書的話,我想推薦《倒帶人生》,這是一本紀實文學,作者曾經擔任社工,他寫了他跟遊民共同生活的那段經歷與觀察報告,起先他並沒有真正投入遊民生活,後來他自省,發現自己還是用高高在上的角度看待遊民,他跟著一位叫做史都華的遊民過著街頭生活,他親身感受到遊民人生,以及社會階層差異有一次他也穿得像個遊民似的和史都華闖入夜間無人的辦公大樓,被警衛逮著,他試圖用史都華教他的方式很粗魯地應付警衛,卻發現警衛對他很客氣。他的某些知識份子特色還是很容易讓他跟遊民截然不同,像是他改掉的用語習性等。作者也藉著對史都華的深度訪談,揭露史都華的童年遭遇,讓讀者了解遊民問題不是像表面上那麼簡單。

(編按:原文書名為《Stuart Stuart: A Life Backwards》,作者Alexander Masters,曾由久周文化於2007年出版)

 

編問:最後可以說說你筆名的由來嗎?

言答:想要藉由諧音來變換原先既定的印象,因為我也很喜歡雨的意象,所以就利用「語」和「雨」的諧音了。

 

編:哈!我有猜到!(得意)

(編按:因為我們的作者言雨曾經用「語天」這個筆名發表過作品!XDDD)

 

時光在聊天中飛逝,很快地窗外天色已暗。還有很多沒能細談的,就留到座談會請讀者和喜歡創作的朋友們一起來暢談!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