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壞的世代 和諧的社會


中華科幻學會行銷長千秋仁

 

  有一支youtube影片被大家廣為流傳,在影片中科學家做了一個實驗:將兩隻猴子關在可以看見彼此的牢籠中,實驗人員各交給牠們一個簡單的任務,完成後實驗人員給予猴子獎勵。首先,一隻猴子完成了任務,實驗人員給了牠一塊小黃瓜。這隻猴子欣然地接受了這個獎賞。接著,旁邊的猴子也做了一樣的任務,但是實驗人員卻給第二隻猴子更好的獎賞,牠門更愛吃的食物——葡萄。

先前只拿到小黃瓜的猴子將這些看在眼裡,並又完成了一次任務,期待著新的獎賞,但仍舊是得到了一塊小黃瓜。猴子收下後,面對著「同工不同酬」的體制做出反應;牠將後來得到的小黃瓜往實驗人員的身上丟,接著憤怒地拍打地面,雙手使勁抓住牢籠來表示不滿!

影片中的猴子戲劇性的反應惹人發笑,但是背後的意義卻讓人感到無助。連智能比人類低的猴子在面對不公不義時會劇烈的表達意見,那我們面對體制壓榨時卻又如何反應呢?

(繆思)0MFA0107和諧立體書

《和諧》是一部反烏托邦小說,這是一個科幻文學中的一個流派,這類型的作品也常被翻拍成其他的流行作品,近期的電影中的《飢餓遊戲》和《分歧者》都是例子。反烏托邦是在作品中虛擬一個假設的未來,呈現一種與理想社會相反的,一種極端惡劣的社會體制。反烏托邦中總是會出現和平、美好、另類民主的假象,但實質上卻是充斥著如資源由少數人掌握並藉以奴役大眾的階級不公、掌權者犯罪、迫害、民眾失去自由等,刻劃著一種令人絕望的世界。

反觀我們現實世界的近四十年中,多位獨裁者仍有著犯下令人髮指之罪的能力。烏干達獨裁總統伊迪·阿敏政權殺死了五十萬人。柬埔寨共產黨總書記波布屠殺了全國四分之一的人口約兩百萬人。為了鞏固自己的獨裁政權,他們不惜染紅雙手。不過這樣的模式,必然引發反彈,不能長久。

穆罕默德·布瓦吉吉,一名在北非突尼西亞的年輕人,平日靠擺地攤賣水果為生。2010年12月,他被當地的城管人員以濫用職權的方式沒收貨物,囂張的女行政官和同事一同毆打他,甩巴掌、吐口水,沒收他的電子磅秤,並推倒他的蔬果車。布瓦吉吉受不了這些騷擾及羞辱憤而在眾目睽睽之下自焚而死。他的死也將人民長期的積怨徹底引爆,開始了茉莉花革命。這一事件撼動了充滿著獨裁政權的阿拉伯世界,使多國的人民紛紛起義反抗暴政。在突尼西亞的政權垮台後,這個革命之火持續蔓延,從埃及、葉門、巴林至利比亞,終止了多個專制政權。

2014年3月18日台灣發生了首次國會被佔領的社會運動事件,也就是太陽花學運。這次學運組成的太陽花世代族群,主要是由戰後嬰兒潮的第二代,一群80、90後出生的年輕人所組成。他們是網路世代原住民,行事風格不再像上一輩的壓抑,早已習慣網路上發言的自由、公開、透明,大多懂得如何表現自己,並包容他人的意見。他們對於不公平、違反程序正義無法容忍,起身衝撞體制,這是台灣繼1990年野百合學運後,備受注目的學生運動。

太陽花族群成長於解嚴後的台灣,覺得自由、民主就如呼吸一般的與生俱來。雖然幾乎都成長於小康家庭,但這個世代的人出社會時卻沒有看到「台灣錢,淹腳目」;面臨的是台灣產業轉型障礙、經濟停滯和薪資衰退。在台灣經濟衰退時進入職場,便發現受薪階級在這個看似美麗的新世代其實是過著上班打卡、下班責任的生活;16年倒退的薪資,工時加長薪資卻不漲,全台灣有近430萬的勞工薪資在3萬元以下。越忙越窮的生活,加上房價飆漲,使擁有一個自己的住所成為年輕人遙不可及的一個夢,2013年台北市的房價所得比排全球第一。低薪高房價也引發了年輕人因為經濟不穩定而不敢成家的問題,行政院主計處公布全台25~30歲的女性有8成沒有結婚,沒錢和工作壓力是主因。在這個崩壞的世代,年輕族群面對台灣所發展的制度體系,充滿了無奈與不滿,他們起身反抗霸權、無視民意的獨裁以及社會大眾的冷漠。

資本體制是不利於年輕人的;拚經濟,究竟需要付出多少代價?資本主義將一切回歸市場機制,追求效率最大化、利益最大化卻也同時將資本更集中於已經擁有資源的財團,導致貧富差距加大。先前美國青年佔領華爾街,也就是為了要抗議財富機會的不公平、民主政治的腐敗與特權、階級權貴的不正義和經濟體系的剝削。

我推薦《和諧》這樣的小說給讀者,因為閱讀這類的小說可以引發人對於體制公正性的省思,開始詢問自己對於權益被剝奪的底線在哪裡。資本社會固然促進經濟發展,但是資源若是過度分配不均,貧富差距大,民眾始終還是得要過著受到壓榨、被奴役的生活而不自知。

隨著網路的普及,言論自由更能遠播,但是壓榨大眾的掌權者也是隨之進化。他們開始理解到實行獨裁的困難,並對於全面控制之必要性與代價重新做了評估。北朝鮮的政權是過去的獨裁方式,已無法在世界其他地方實行。取而代之的是柔性強迫,走在看似民主的模糊地帶實行威權,行政立法司法分立的程序正義可被強行扭曲。獨裁者學會如何不阻擋民眾的個人自由,只操縱意識形態;掌握媒體,運用炒熱各種議題來創造新聞模糊群眾的焦點。殘暴已經不流行了,現在這些人懂得如何操控媒體,收購電視台、報紙和雜誌,過濾言論,創造和諧的反烏托邦社會。專制者不再是持續掌權,有許多國家的專制者都開始學會要製造選舉,利用贏得民主選舉的假象來欺騙世人;世界上甚至有專制政權懂得自己設立反對黨,將其批評言論控制在自己想要的界線內,讓人民覺得好像有聽到不同的聲音,但這個聲音卻永遠無法制衡當政者的行為。小說中的極端反烏托邦世界總是無時不刻的在世界各地上演著,而我們的思維需要透過閱讀來得到提升,不要再被越來越聰明的獨裁者給欺騙;讓我們思考要如何突破牢籠,而不是永遠只能領著小黃瓜辛勤工作。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