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太陽是空心的,
月亮像貓眼;

空牛奶盒會跑會叫又愛黏人,
巴士可以飛上天;

會說話的天書老是出包、
垃圾桶偽裝成忍者、

時尚設計師的頭頂是針插,
還有一座橋可以通往任何地方!

偽.倫.敦是鏡子裡的反城市,是搞怪又歡樂的異想世界!





2008年美國圖書館協會最佳青少年圖書

  ▄2008年軌跡獎最佳青少年小說

  ▆紐約時報暢銷書

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衛報、每日電訊報、

娛樂週報、出版人週刊、學校圖書館期刊、

軌跡、VOYA、Time Out

一致好評

林翰昌(英國利物浦大學科幻研究碩士)

陸柏年(資深科幻奇幻讀者)

專文推薦!


倫敦所有失落或損壞的物品,最後都會來到偽倫敦;這兒也接納了所有迷失或心碎的人們。但是,偽倫敦的街頭也處處潛藏危險:巨大凶猛的肉食長頸鹿四處掠食,一幢平凡樓房內藏著危機四伏的熱帶叢林;而偽倫敦居民最大的生存威脅,卻是煙霧!

 

預言中的救世主終於來到偽倫敦,事情卻沒照天書上的記載進行!預言不準了,一切都脫軌了!究竟該如何對抗致命的煙霧?而,沒被選中的狄芭,得在短短幾天內逃避煙霧的魔掌、揭露事實真相,還得及時找到回家的路!否則,倫敦人將永遠遺忘她……

 

英雄必然是天命注定嗎?預言一定會成真嗎?

 

打破傳統的奇幻世界,挑動腦細胞的文字遊戲,不按牌理出牌的冒險旅程──《偽倫敦》顛倒了新世代讀者的閱讀經驗,帶你領會想像力破格演出的爽快感!

作者簡介

柴納.米耶維 (China Miéville, 1972~),相當受矚目的英國新生代奇幻小說家。米耶維的寫作風格多半帶有詭異幽默感,並融入當代社會文化議題,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中蘊藏深刻的社會探討。作品屢獲亞瑟.克拉克獎、英國奇幻獎、軌跡獎、世界奇幻獎,也多次入圍星雲獎與雨果獎。他著有小說《鼠王》(King Rat)、《帕迪多街車站》(Perdido Street Station)、《傷痕》(The Scar)、《鋼鐵議會》(Iron Council)等長篇小說與多篇短篇小說。

 

《偽倫敦》是他在受到作家前輩尼爾.蓋曼的《無有鄉》啟發後,首度以青少年讀者為對象所創作的小說,他還親自為書中各種奇怪角色與特殊場景繪製插畫。小說出版後,種種怪奇有趣的幻想果然獲得廣大讀者的喜愛,還有小讀者裝扮成他書中的角色。米耶維目前居住於倫敦。



精彩摘錄

5  進入地窖】

 

兩個女生偷偷摸摸爬上漆黑的大街。

「快點,」札娜說:「就在那裡。」

「這太瘋狂了,」狄芭壓低聲音,但她和她朋友一樣,彎著腰迅速移動。「我們連手電筒都沒有。」

「嗯,可是我們一定要跟去看看。」札娜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們剛剛出門前匆匆套上衣服,身體卻還是微微發抖。她們緊張兮兮地左顧右盼,看著周遭的黑暗和街燈投射出的光環,往剛剛看到那個詭異間諜冒出來的金屬桶和垃圾堆走近。

「那是一種遙控機器之類的東西,對吧?」狄芭一邊說,札娜一邊往那團發臭的垃圾堆裡探頭探腦。「或許吧……我不知道,或許上面還有攝影機什麼的……和……」狄芭驀然住口,因為她突然發現自己講的愈來愈離譜。

「來幫我。」札娜說。

「妳在做什麼?」

「找東西。」札娜說。

「什麼東西?」

札娜一手摀住鼻子,一手用根棍子翻攪從垃圾桶流出來的垃圾。

「裡面會有老鼠什麼的,」狄芭說:「不要翻。」

「妳看,」札娜說:「有看到那個嗎?」她指著水泥地上的一縷污痕。

依稀可見那污痕一路從垃圾堆延伸到札娜家一樓的窗邊。

「這個,是那東西留下的痕跡。」

札娜跪趴在地上。

「嗯,看到了嗎?」她說:「上面有刮痕,就是它剛剛用……金屬傘尖……頂住的地方。」

「既然如此,」狄芭說:「我們跟上去吧。」

「妳看,它在我家旁偷看、偷聽,不知在打什麼主意。現在我們知道它往哪邊去了。」

 

「我們根本連在跟蹤什麼都不知道。」狄芭跟在札娜身後說。札娜小心翼翼地在黑暗裡彎身尾隨地上的線索,狄芭也伸長脖子,越過朋友肩頭辨認著污痕。

「妳這模樣真像個瘋子,」狄芭小聲說:「萬一被人看到怎麼辦?」

「管他的,附近根本沒人。有的話,我會趕快起來的。」

「我什麼都沒看到。」

「有記號,」札娜說:「有痕跡。」

她往社區後頭那群咖啡色的高大建築物間移動,兩個人一步步深入塔樓後的死寂區域,陷進一整片由廢牆、垃圾桶、車庫和廢棄物組成的迷宮。狄芭緊張地環顧四周。

「小札,我們走吧,」狄芭說:「我們根本不知道這是哪兒。」

「我有種感覺……」札娜心不在焉地說。

「這邊……」她瞥著地上,腳步依舊沒有慢下。事實上,她看起來不像在追隨一道痕跡,而像是跟隨一個記憶、一種本能。她在巨大的建築物間打轉,四周偶爾會被朦朧的鵝黃光線照亮。

「我看不到,」狄芭焦慮地說:「我什麼都沒看到。」

「有,」札娜聽起來彷彿在夢境。她幾乎看都沒看,便指著地上的痕跡說:「在那裡,妳看不見嗎?」她聽起來有點訝異。「往這邊走。」她加快腳步。

「札娜!」狄芭警覺地叫著,急忙加快腳步趕上。「妳怎麼連那都看得到?」

 

大街已經看不見了,此時她們只聽得見車聲。札娜在轉角拐了彎,像是被一股力量往前拉。

「等等!」狄芭一邊說,一邊努力跟上她。

眼前出現一扇門,四周圍著一灘泛著油光的積水,上面還有一盞光線微弱的燈。門是開著的,就連狄芭都看得見門口有一抹油漬。

「不可以,」狄芭看著札娜說:「不要進去……」

札娜還是走了進去。狄芭在後頭喊著:「等等我!等等我!」於是也跟了進去。

 

「有人在嗎?」札娜小聲的問。她們走在地下樓層一條狹小的走廊上,唯一的通風口是靠近天花板的扁窗,上面滿是裂痕和蜘蛛網。蜘蛛網彷彿想吝嗇地獨占住光線,不情願地只讓些許微光透進。

「走吧,」狄芭說:「這裡什麼都沒有。」

牆上爬滿水管和電線,儀表發出規律的聲響。

「有人在嗎?」札娜說。

走廊盡頭是一間巨大的地下室,大到一定涵蓋整片高樓街區的範圍。兩側牆上掛著一些老舊用具,有疊成一團的粗繩、袋子、生鏽腳踏車、和一臺乾掉微溫的冰箱。到處都有微弱的光點,街燈也勉強從骯髒的窗戶透入。

她們聽見外面哀嚎般的車聲。

地下室中央有一根水管交盤成的柱子,測量儀器上的指針上下跳動,由一個粗大的鐵拴控制壓力。正中央有個看起來很沉重的老舊轉盤,跟方向盤差不多大,彷彿連潛水艇的氣閘都打得開。

「我們走吧,」狄芭小聲地說:「這個地方看起來好恐怖。」

札娜卻夢遊似地,拖著腳步緩緩往前走。

「札娜!」狄芭往門口移動,「這個地窖裡只有我們,而且沒有人知道我們在這裡!快走吧!」

「這裡油漬更多了,」札娜說:「那東西……那把傘在這裡。」

她好奇地碰碰那根大鐵拴。

「『……當輪子轉動時』。」她說。

「什麼?」狄芭問:「快點。妳到底走不走?」她轉過頭,看見札娜正握著輪子,試著轉動。

 一開始,她必須使盡全身力氣,才能讓輪子緩緩轉動。那輪子鏽得發出尖鳴。

輪子終於轉動時,四周的光線忽然變了。

狄芭嚇得愣住;札娜遲疑一下,繼續把輪子轉個幾度。

輪子一邊轉,光線也一邊變化。光線開始閃爍,四周的聲音如浪潮般退去。狄芭轉過頭。

「發生什麼事了?」她小聲問。札娜繼續轉動輪子,輪子每轉一點,光線和聲音就又褪去一些。

「不要,」狄芭說:「不要再轉了,拜託。」

札娜又把轉閥轉了幾吋,室內的光線和聲音驟然劇變。燈泡突然射出火焰般的強光,外面的車聲也發出怒喊般的嘶吼。

鐵輪開始急速轉動。一開始只是慢慢地,接著卻愈轉愈快,地窖也愈來愈暗。

「妳把電源切掉了。」狄芭說,但她突然住口,因為兩人一抬頭才發現:變暗的不是燈泡,而是從窗戶透進來的光線。

聲音也隨著光線漸漸退去。

狄芭和札娜困惑地面面相覷。

轉輪突然像上油了一樣,一圈圈地在札娜手中轉動。汽車、卡車、摩托車的聲音愈來愈微弱,聽起來像一段錄音,像隔壁房間傳來的電視聲。車聲也隨著路上的光線遠去。

札娜關掉了嘈雜的車聲。轉閥關掉了車聲,關掉了光線。

它也關掉了倫敦。

 

--------------------------------------------------------------------------------------------------------------------------------------

《偽倫敦》
(Un Lun Dun)

 

柴納.米耶維著

定價:340
出版:繆思出版

上市:2009/1/22

聯絡人:繆思出版/野人文化行銷企劃 郭宛潔 (02) 2218-1417*253

robin@sinobooks.com.tw



    全站熱搜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