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報橫式    

【小說試讀】

荊棘花冠():公主騎士

作者:款款

封面及內頁繪圖:VANE

荊棘封面  

 

 


 

初冬了,天氣一天天寒冷起來,大禮拜堂裡也點起了壁爐。經常來修道院的姑娘伊紋,興奮地傳來了新鮮消息。修道院山腳下的摩蒙小鎮上,有個馬戲團來參加本地舉辦的秋收祭典。聽說裡頭有一個會放煙火、會念咒語變魔法的魔法師!

 

瑪德琳吃驚地睜大了眼睛,這不正是她一直想找的法師嗎?

 

但是,她要怎麼下山呢?女孩們不經允許,是不能離開修道院一步的。然而瑪德琳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去,她對她的朋友們說:「這是個機會。即使我得翻牆出去,也要去見見那個法師。錯過了這次機會,說不定,我以後再也沒有機會見到魔法師了。」

 

她說的對,女孩子們也認同。她們在修道院裡經年累月地待著,見到外人的機會比見到光明神顯神蹟還低。

 

幾個姑娘發愁了一整天,終於到了週末的下午,苔絲突然發起高燒,生病了。她漲紅著臉請求曼達修女讓雪麗送她下山回家,因為雪麗比較有力氣,膽子也大,不怕山路上的狗和流浪漢。苔絲的家在山下小鎮旁邊的農莊,她每週可以回去渡週末。曼達修女老練地看了苔絲一眼,說:「雪麗?她能照顧好自己就謝天謝地了。不准她去,如果妳非得要人照顧,就讓瑪德琳去吧,她比較細心。」

 

苔絲和瑪德琳高興得幾乎要尖叫起來,她們趕緊說:「非常需要!非常需要!太需要了。」

 

她們快活的語氣讓曼達修女狐疑起來,掃了姑娘們一眼,兩個人嚇得繃緊了臉。曼達修女剛想張口說什麼,想了想又不說了,只是叮囑著她們:「瑪德琳今天可以住在塞雷西家,陪伴苔絲一個晚上,但是妳們必須在明早趕回修道院。如果出了什麼差錯,就要由苔絲.塞雷西負責。」

 

兩個姑娘鄭重對著光明神發誓,曼達修女滿意地點點頭走了。她邊走邊喃喃地說:「不管怎麼樣,讓瑪德琳去總好過讓雪麗去,我相信瑪德琳不會下了山就喝酒瘋跑惹事的。」

 

可憐的雪麗又當了一次炮灰,不過她一點也不在乎,她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她每個週末都跟著白德騎士學劍,學做一個真正的遊俠!白德騎士說的沒錯,她的確更適合做戰士,她現在已經學會了拔劍、刺出,正在努力學跳躍和閃避。

 

 

 

快四年了,瑪德琳從未離開過修道院;這下子她覺得自己的眼睛只有兩個,根本不夠用。她在修女服外面罩上了苔絲的舊衣服,土褐紅的花紋讓她的心情也變得紅彤彤的。兩個姑娘手拉著手,在小鎮上逛著,鎮上的窄巷裡有各種奇奇怪怪的人來來往往,人們互相擠撞,她站在人群中緊緊抓住苔絲的手,竟然緊張得微微發抖。

 

街上任何一間商店鋪子都讓她驚奇萬分:有鐵匠鋪、肉鋪、綢緞料子店,還有賣各式各樣的項鍊和腰帶、香粉、口紅的流動商鋪。她吃驚地看著從遠方國家前來公國的商販,他們帶來了碩大的魔獸頭骨,還有用爪子做成的藝術品。還有精靈們製作的長箭和弓,各種閃亮的盔甲和刀劍……

 

她看得眼花繚亂、目瞪口呆,直到苔絲對她說:「看在真神的分上,閉上嘴巴吧,瑪德琳,妳像個鄉巴佬。」

 

小鎮的盡頭搭起了表演用的大帳篷,孩子們一邊尖叫一邊繞著帳篷飛跑。擁擠的人群各個仰臉看著臺子,苔絲忙抓住瑪德琳的手也擠了過去。

 

舞臺上,漂亮的姑娘合著風笛跳舞,還有小丑學著夜鶯唱歌,最後終於有個瘦高的中年魔法師開始表演魔法。

 

「他叫賈斯林!」苔絲興奮地對著瑪德琳的耳朵大喊,厲害的魔法師支起了一堆火,然後在火上漫步,他還在火裡向大家揮手眨眼睛,讓觀眾尖叫揮手。

 

他還讓觀眾拿繩子捆住他,然後在眨眼間就掙脫了繩子;他念動咒語讓一整排木偶跳起了踢踏舞……底下看表演的觀眾都發出了駭叫聲,大家都以為自己受到了詛咒,竟然會看到這樣不可思議的表演。瑪德琳也大吃一驚,她止不住內心的興奮,對苔絲說:「我也要學這種魔法!」

 

苔絲點點頭:「妳覺得那個魔法師願意教妳嗎?」

 

「不知道,但是我會好好請求他的。」

 

表演完畢,兩個姑娘偷偷繞過了舞臺,跑過到處堆著箱子的草地,鑽進了後面的帳篷裡。

 

這好像是演員們的臨時倉庫,裡面的箱子包袱都放得亂七八糟。瑪德琳不小心撞到了一個箱子,箱蓋猛地打開,一大把繩索兜頭就把她罩住,瑪德琳尖叫著,使勁掙扎,從口袋裡拿出剪刀準備剪開繩子。

 

「嗨嗨嗨,別剪!那可是我做了一個月才做好的道具哪。」穿黑禮服的中年魔法師叫著跑了進來。

 

「道具?」瑪德琳愣住了。

 

魔法師賈斯林有著一張童叟無欺的滑稽笑臉,他手腳伶俐地把繩子一點點按照節數重新疊好,壓好,然後猛地扳動箱子一角,一個大網又跳出來把三個人罩住了。「就是這樣,很厲害吧!」

 

苔絲結結巴巴地問:「這就是……你的……魔法嗎?」

 

「那當然。哦,對了,妳們來這幹什麼?」

 

瑪德琳漲紅了臉:「我想要學習魔法,請你教我吧!」

 

「學魔法?歡迎歡迎!」魔法師超乎尋常地熱情:「每個人兩塊金幣的學費。」

 

「啊?」兩個人睜大了眼睛,說:「你的魔法好便宜啊。」但是她們也同時搖著頭:「我們沒有錢。」

 

魔法師以為她們嫌貴,就說:「我的價格可是全伯萊茲大陸上最便宜的哦。我們在西林郡專門教魔法學藝的學校,收費還要更貴呢。」他看看瑪德琳說:「可以再算妳便宜點。妳是想學翻跟斗、扮小丑、演木偶戲還是馴小狗呢?」

 

「這也是魔法嗎?」瑪德琳驚奇地問。

 

魔法師點點頭,他看著小姑娘們的表情,大笑了:「那當然,這就是魔法!只不過稍微簡陋了點。看,我用三個杯子和三個骰子就可以隨便變換骰子的位置,這個看似簡單的表演其實包含了很多魔法的基本元素。想想看,觀眾們都在目不轉睛地看著我,骰子一下子突然消失了,並且馬上又重新回到了杯子裡。它穿透了堅硬的杯子移動到別的杯子,有時還會從觀眾身上冒出來。最後變成了一束花和一隻鴿子。這難道不奇妙嗎?妳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可憐的苔絲只能對著他不斷搖頭,而瑪德琳回答:「我知道。」

 

這次輪到魔法師賈斯林大吃一驚,問:「妳知道?」

 

瑪德琳看著他的手,冷冷地說:「那是因為你有六個骰子,還有三把花,它們都掉出來了。」一大把骰子和花草從魔法師破舊的衣袖裡掉了下來,好像他的袖子是個漏斗似的。

 

「哈哈,聰明的姑娘,我們需要的就是道具和手快,就這樣。」魔術師那張看來誠實的臉皮竟然沒紅。

 

瑪德琳失望地說:「你這不能叫做魔法,它只是一種魔幻的技巧,最多叫魔術。」

 

「魔術?也差不多吧,我是不在乎的。咦,妳不想學了嗎?真可惜,學會了也是很拉風的喲。」魔術師看來很想拉她這個學生。

 

瑪德琳看著他的袖子,搖搖頭,這不是她想要的魔法,它幫不了她。

 

她乾脆從口袋裡拿出針線包替他把道具(也就是衣服袖子)縫好。她們的工作就是縫紉和編織,隨身都帶著剪刀跟針線。魔術師的臉終於紅了,但是他迅速恢復原狀,厚著臉皮抱來了更多桌布、衣被、和小丑服之類的道具讓她們補。

 

馬戲團的姑娘都不擅長縫補,而洗衣鋪和澡堂的縫紉工都太貴了。不過,他也沒讓瑪德琳吃虧,他一面請她們補道具,一面告訴她這種桌布夾層的用途,還教會她怎麼看穿魔術裡常用的手法和障眼法。

 

「魔法?那些東西早就失傳了。人們只相信花俏的東西,讓他們花十年學會念火球魔咒,還不見得有我二分鐘的火球管用。」魔術師得意地把磷藥粉抹在瓦罐上,然後丟了出去。轟隆,帳篷外面爆出一個耀眼的火球。

 

瑪德琳無奈地搖了搖頭,這種華麗的東西只能拿來表演,一柄重劍刺過去就能讓魔術師和他的瓦罐火球統統完蛋。教會的騎士團都是像白德一樣貨真價實的戰士,她當不成騙子。

 

傍晚,魔術師送她們出了馬戲團,帶著點歉意說:「抱歉,雖然魔術不能像魔法那麼神奇,帶來好處。但是對我們這樣的普通人就足夠了,如果妳改變了主意,我很願意教妳魔術的。」

 

兩個小姑娘在寒風裡凍得瑟瑟發抖,她們裹緊了自己的斗篷。瑪德琳失望得幾乎要哭了出來,她按捺住心裡的失落,好像在鼓勵自己似地大聲說:「不,我想學真正的魔法,不是為了要什麼好處,也不是為了什麼高深的知識。我只是認為它可能擁有力量,一種能改變我的處境的強大力量。只有它能解決我的問題,這對我非常重要,即使要用生命和一輩子的時間去追尋,我也要找到它!」

 

這番話震懾了魔術師,他望著她,彷彿正在重新估量這個貌不驚人的女孩。這個女孩有一雙冷靜而堅定的眼睛,柔軟的臉部線條正因為自己說的話而僵硬。她緊緊抿著嘴,看著前方的時候,彷彿正準備去挑戰一頭龍。

 

她不是在說笑,她是認真的。

 

魔術師仔細回想了一下,然後對她說:「我雖然不是魔法師,但多少了解一點實際的情況。在伯萊茲大陸上,有兩種途徑可以學到真正的魔法,剩下的都是像我這種騙子。一個是透過魔法協會,妳必須是貴族和有錢人,或者擁有極高的魔法天賦並通過協會的試煉,才能進入魔法協會學習;二就是跟隨私人魔法師,這兩點對妳來說都很困難。魔法協會是不會收一個沒有背景的窮女孩學習魔法的,而且妳的手指反應慢,不靈活,年齡偏大,學魔術都不一定合適,也很難說有什麼魔法天賦。若是要跟著私人魔法師學習,妳認識魔法師嗎?」

 

瑪德琳看著他,絕望地搖搖頭。

 

賈斯林想了一下:「很多年前,我準備去約克郡馬戲團學校上學時,路過翡翠森林的邊緣,曾無意間遇到一個瀕臨死亡的老魔法師。他當時病得很重,而且拒絕治療。我記得我在三窪村旁的森林裡幫他穿好了喪衣,還幫他挖了坑。哦,那真不是個美好的回憶,後來,我沒等到他死就偷偷離開了那個鬼地方。」

 

魔術師看著瑪德琳,遲疑了一下:「十幾年了,我估計他早就病重死了。如果妳膽子夠大,可以去那裡看看,這是我能想起來唯一跟魔法師有關聯的事了。」

 

瑪德琳眼睛發亮,看著他,賈斯林有點猶豫:「我承認這不是個好主意;不過,反正妳也沒有什麼別的機會學到魔法。不如去看看,說不定能撿回一本魔法書籍或什麼器具。也許賣個好價錢,能改變一下妳的處境。妳說呢?」

 

瑪德琳拚命點著頭,對她來說,這個建議的可行性高太多了;雖然她覺得這個主意怪怪的,

 

好像有哪裡不對勁。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