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思公告
Pinkoi 被謀殺的城市 愛與黑暗的故事
★任何問題來信,歡迎寄到:m.muses@bookrep.com.tw
★想知道近來出了哪些書?近期出版新書箱

目前分類:魔得要命王國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篇文章 摘自 《魔得要命王國沒有睡美人》 第一章4/4

 

宮廷魔法師是宮廷一員,會有特定的貴賓席讓他們比對彼此記錄的占星異事,或者趁未出席的魔法師無法反駁,誹謗他們的研究,還可以擺出有點厭世的態度,質疑王室命名日此等場合迷信又荒謬,是否有必要參加。

相對之下,巫仙就如一群截然不同、幻想中的水中生物。

有些巫仙跟魔法師一樣法力高大,所思所為卻更難以捉摸。魔法師得進學院學習多年,而且任何自稱為魔法師的人(通常是男人),通常會帶著鷹馬獸皮製的證書以茲證明,不過唯有魔法師看得到上面的隱形文字。魔法師能製造地震,也能讓城堡在一夜間出現(或消失),只要咒語編得好,效果能維持一輩子。大多數魔法師都受僱於有權有勢的人,監視他們有權有勢的鄰居,向他們示威,以免那些鄰居和他們的魔法師幹出什麼勾當。

(敵對家族的魔法師會到場的慶典,因為預期場面會很壯觀,大家通常都會踴躍出席。)沒興趣這樣賣弄能力的魔法師便待在魔法學院或其他的學院,追求宇宙終極的奧祕(以及與魔法平衡的道理)。這些奧祕似乎十分危險,因此魔法學院院士老擺著陰鬱的臭臉,一副隨時有人會跳出來嚇他們一樣。重點是,魔法師有規矩,而這國家的魔法已經很野了,巫仙更不按牌理出牌。

連王后都在猶豫該不該邀請所有巫仙參加。不用說上數千名巫仙會怎樣,只要數百名巫仙共處一地,就會揚起一大片魔法塵,後果如何無人能知。

王后說:「可是大多數巫仙也住在村鎮中,不是嗎?所以他們或多或少也包含在使者邀請的人之內。」事實上沒人知道該國有多少巫仙,就連目前在執業的巫仙有多少,也沒人知道。大家只認識村鎮中與人比鄰而居、在人面前施法的巫仙。據信,也有巫仙住在森林或沙漠中(甚至可能住在水裡),但這些巫仙很少見,只能假設數目比已知的巫仙少。

當然也有壞巫仙,不過為數並不多,而且自知敵眾我寡,通常比較低調──只有被人激怒時例外,而一般人總是小心翼翼免得招惹他們。好巫仙報酬最高的工作,不少都是修正壞巫仙的惡行;一般說來,惡行都能修正。雖然大家處處提防壞巫仙,卻沒那麼擔心。比起來他們更擔心天氣,像是害怕作物因乾旱歉收,或是嚴冬讓狼群來到鎮上(乾旱或嚴冬若是壞巫仙的傑作,那還好辦,只要找好巫仙修正就得了;真實的氣候多變,誰也掌握不了,即使魔法學院不時集眾人之力嘗試改變,卻也莫可奈何)。

此時國王緩緩說道:「我想……那樣恐怕不夠。」

王后嘆口氣說:「就怕你這麼說。」她的祖國沒什麼魔法,所以仍不大習慣無所不在的魔法和施法者。

魔法有其效用,卻讓她緊張。王后很愛席結,和王室刻意僱用的幾位巫仙也有點交情,但她討厭大部分的魔法師。她很慶幸他們還在氣她瞞著懷孕的事,不跟她說話。

沉默片刻後,王后開口道:「何不……何不請幾位巫仙當我們女兒的教母呢?她有二十一個名字,可以請二十一位巫仙,代表她成年前的二十一年。當天會來八十二個魔法師,二十一個巫仙不算多,這麼安排也能顯示巫仙受重視、受歡迎。我想可以請席結幫我們邀請。」

國王猶豫地說:「請巫仙當教母?要通過議會和主教那關,不大容易。」

席結也在擔心巫仙的事,覺得請二十一位巫仙當教母的主意很好,不過得做好預防措施。

國王說:「禮物容易起爭議,不要送禮。」

王后說:「可是教母要送禮才行!禁止她們送教女禮物,太不禮貌了。」

「王后說得不錯,」席結說:「不過可以告訴她們,只能送象徵性的禮物,像是逗寶寶開心或討父母歡喜的小東西,不要……不要……送大禮。」國王和王后明白,她指的是禮物不能讓公主在靈界中過於顯眼。那種東西該送給英雄,英雄年紀夠大,能決定該不該使用,而且強壯(或愚蠢)到能帶著那種禮物。席結又說:「我想,我們至少要請一個男人來。幾乎沒人記得男巫仙,他們沒受到應有的重視。」

王后對席格說:「親愛的,第一個教母就是妳了。」

但席格搖搖頭,語調中滿是遺憾:「不……不行。感謝您這麼說,但……我和王族的命運已密不可分,不是新生小成員教母的最佳人選。為她找二十一個樂意與王室羈絆的新巫仙吧。在你們身邊有幾個巫仙也很有用。」國王記起他仍是王子時,御廚房的副廚師也是巫仙。這位巫仙聽到一朵用奶油煎過、準備給國王獨自享用的蕈菇說:「別讓國王吃我,不然我會毒死他。」該國統治者不用試毒者,不過御廚房裡總有一、兩位巫仙。雖然得煩勞魔法師找出誰該為毒菇負責,但救國王一命的卻是那位巫仙。

巫仙教母的問題有了共識,王后感到很欣慰;不過席格拒絕當教母,讓她有點失望。席格握住王后的雙手說:「宴席就讓我來辦吧。您想用什麼來吊搖籃?絲綢嗎?什麼顏色呢?粉紅色?藍色?淡紫色?還是金色?」

「金色吧!」王后說:「金色和白色。也許再加一點淡紫色。緞帶上要有白色和粉紅的玫瑰形花飾。」

~連載自繆思出版6/7發行《魔得要命王國沒有睡美人》第一章~正文請依出版書籍為準。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篇文章 摘自 《魔得要命王國沒有睡美人》 第一章3/4

 

王后生下的是女嬰,而即將在命名日當天給她的名字是卡絲塔.亞賓妮雅.阿勒葛拉.朵芙.明諾瓦.菲蒂莉亞.布萊絲.多明娜.迪莉西雅.娥瑞莉亞.葛蕾絲.伊莎貝.格莉惜爾妲.葛溫絲.帕兒蘿.露比.卡蘿.莉莉.艾瑞絲.布萊兒-蘿絲[1]。一如席結預料,她很健康,而且出生時帶來的麻煩並不比別的嬰兒多,只讓王后劇痛、精疲力竭,不過把嬰兒放到她懷中時,她還有力氣喜極而泣。

在位國王的頭一個孩子不論男女,都是王位繼承人;但王儲通常是男性。務實又明智的人都知道,女人要是沒法力,即使最強的魔法都拿她沒輒(或者說最強的魔法反而對她最沒辦法),男人則容易被華麗的伎倆媚惑,因此民間傳說深信女王比國王更善於治理這個國家。此說不知真假,但眾人皆無異議,壞巫仙也不例外。他們為此花不少時間製造符咒,確保王室夫妻的頭胎是兒子。王室魔法師盡力解除符咒,但趕不上壞巫仙製造的速度。(王室周圍守衛森嚴,任何符咒都難以潛入,壞巫仙下符咒的對象必須非常明確,連鎖反應的後果,使得國王的第三個孩子幾乎都是女兒。)傳說使然,加上長公主太稀有,少見多怪,因此這位未來的女王出生時,註定比一位未來國王受到更熱烈的關注。當時的情形正是如此。前一位女王在位距今近四百年了,或許因為時間久遠,幾乎沒人記得她和一位名為佩妮西雅的壞心巫仙還有沒了的帳,而壞巫仙誓言報復。

公主的命名日將是該國有史以來(至少在最老的國民記憶中)最盛大的場面,比十六年前國王、王后的婚禮,還有上一任國王、王后的婚禮還盛大,當然也比國王自己的命名日還盛大──因為他出生時,他的父王與母后才結婚十八個月,沒人料到他將是先王獨子。

 國王、王后想邀請所有人出席命名日。他們覺得全民都應該要有機會一同歡慶,議員們難得有志一同,費了點勁才說服他們放棄荒謬的念頭。

這起初是王后的主意。她的祖國恰好小到人人都能受邀參加盛大的王室活動(雖然王室列來賓名單的人、籌備人和提供備用座椅的人並不希望所有人都來),大多數人都能認出國王與皇后的模樣。當她發覺王夫的國家大得嚇人(也覺得人民不該見不到自己的國王),當下便決定追隨自己祖國的習慣。她告訴國王,她祖國的國王、王后設有公開聽政日,讓所有想和國王、王后說話的人都能夠出席,這讓深愛妻子的國王感到十分驚奇,認為公開的命名日真是個好主意。

誰知大臣和議員說此舉不可行。(魔法師還在為了王后懷孕的事未獲告知耿耿於懷,拒絕一同討論命名日的事。當然,他們真正氣的是區區一介巫仙竟能以巫仙塵騙過他們。)議員說,我們需要各國的祝福,也得讓他們在未來十九或二十年中留下美好印象,因此命名日是必要的,這樣各國才會派使節前來;要是陛下十萬人民在城牆邊繞來繞去,把田野踩得泥濘不堪,還吵著要吃要住,這鬧哄哄的景象,可不會成為使節的美好回憶。

國王、王后聽完猶豫了起來。國王記得尋找他妻子的過程有多漫長艱辛;王后也想起國王使節出現在她父親又小又破的城堡時,她有多驚嚇。她當時在廚房煮點心,還得衝上樓洗臉梳理、穿起最好的衣服,才能會見使節。(她邊穿鞋邊用空出的那隻腳跳過走廊,當她儀態莊重地進入客廳時,還顯得有點上氣不接下氣。那時使節正在吃她做的點心,一臉專注滿足。她雖知道自己點心做得好,卻還不曉得好到能讓國王使節樂意留下等待。)

最後雙方妥協了。妥協的結果雖然仍讓議員咬牙切齒,這已是議員和他們的統治者周旋後得到的最佳結果,因為國王、王后突然變非常固執,不斷堅持他們的女兒屬於人民。他們將派使者到每個村莊(大大小小一個也不能少),在城鎮中心(什麼地方都有可能,大城鎮裡可能是鎮長家門前,小城鎮可能是當地公用水井或水槽)宣布每村鎮都將抽籤選出一人,受邀參加公主的命名日(魔法師若火氣消了,會提供防偽籤,不然席結也會找巫仙辦妥此事)。而那人不論男女,以抽到的籤為證,命名日當天便獲准進入王城。

大臣和議員眼中只看到執行這計畫要花多大工夫組織籌畫,此外不論有沒有魔法師,作弊(或是嘗試作弊)的人都會多到數不清。一般人不像宮廷成員常進宮,政治陰謀若沒長出蝴蝶翅膀咬人一口,大家哪知道那是什麼。倒是使者骨子裡還是普通人,正式宣布通知之後,到了當地酒吧往往會告訴大家(特別是小村莊的村民),國王、王后原意是邀請所有人出席,確確實實一個也不少。抽中王室籤的人帶著一、兩個朋友,極可能都能進場。

平民的問題就這麼解決了,而且撇開他們的人數和規矩不談,這個問題還算簡單。貴賓就麻煩了──該讓誰坐在國王、王后附近,誰得屈就和親王、公爵或男爵同桌,該邀哪些國家派使節來。除了這些過分細微的問題,還得考慮遣使一事要以國力與國家大小為依據,還是依王室裡未婚的王子數量。

不過最麻煩的是不知該拿巫仙怎麼辦。


[1] 〔譯注〕名字後半的「帕兒蘿.露比.卡蘿.莉莉.艾瑞絲.布萊兒-蘿絲」,依序為珍珠、紅寶石、珊瑚、百合、鳶尾花、荊棘-玫瑰之意。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篇文章 摘自 《魔得要命王國沒有睡美人》 第一章2/4

不過,無意中浸淫於魔法似乎有個優點──大家都比較長壽。大多數人都活過百年,鳥獸常活到三十年,甚至有五十年的。該國養殖家畜的人都異常認真負責,以被免犯的錯糾纏多年。

魔法無所不在,魔法工作者舉足輕重,大家卻都覺得魔法和操控魔法的人都捉摸不定、不大牢靠,即使你親愛的阿姨或隔壁鄰居也不例外。雖然沒人看過巫仙變成老鷹飛上樹,不過童話故事裡有講到,真要說沒這種事(甚至更令人喪氣的事),也是難以置信。農夫耕田一輩子,不也變駑鈍、土氣了?一輩子都在處理魔法,難道不會更瘋狂、更善變?

巫仙很少結婚,而且不論結不結婚,都很少生子,然而世世代代下來,巫仙的人數卻未曾減少。這件事雖然眾所皆知,卻少有人談論,即使談了也不會讓巫仙聽見。據信魔法存在一切液體裡,也存在人類血液中,而血中的魔法有時多到會讓人成為巫仙。(只要在有人注意時不施魔法,巫仙就能偽裝成正常人;一般人其實不願去想像,有多少身為巫仙或可能成為巫仙的人這麼做。)

 

不過,該國有一個堅定的傳統──統治者要當人民腳下的土地與基石,必須很可靠,因此要完全不會魔法。依正史記載,不曾有統治者生下巫仙;連這樣的傳說也沒有。

 

是故,王室每一代最年長的子女(以防萬一,也包括排行第二、甚至第三的子女)一到適婚年齡,當局便以是否會魔法為依據,仔細調查考核配偶候選人;候選人的誠信、正直、才智卻是次要(至於他們和未來可能的配偶是否能愉快相處,議員的清單上則幾乎沒提)。到這故事發生為止,這套系統在該國千餘年的歷史中都還行得通;傳說宮廷魔法師甚至設了又厚又密的抗魔法網,測試那些天生便排拒魔法的準配偶。反正有效,不是嗎?有效最重要。

 

當時在位的國王是獨子,而且(他……或他的議員)歷經千辛萬苦才找到合適的妻子。

 

最後找到的女子甚至不是公主,只是一介女伯爵,來自沒沒無名、窮鄉僻壤的小國。那裡唯一出名的是國王、王后培育的獵鹿犬,不過她文靜溫順,況且連該國最聰明的魔法師也確定她完全不會魔法。國王到達適婚年齡已近十年了,因此當婚禮結束,大家都鬆了口氣。然而,一年年過去了,她仍未生子。由於國王那一代的堂表親特別多,某些堂表親開始勤於流連王宮,其中一兩人還悄悄和稍有魔法的配偶離了婚。該國王位一脈相傳已逾五百年,王位傳與旁支或姻親的規定並不明確。國王、王后一心想生孩子,無法想像無子嗣的結果,因此兩人都沒察覺這件事;不過議員注意到了,讓那些和配偶離異的堂表親白忙了一場。

 

王后總是樂於出席慶祝會和節慶,面露微笑傾聽無趣的演說、親吻嬰兒,即使把髒兮兮不討喜的嬰兒丟給她,她也不排斥,因此人民很敬愛她。約莫國王婚後快十五年,王后忽然蒼白憔悴了起來。人民為此陷入兩難,一方面希望不論她生什麼病,最好早在國王還年輕能再婚時病逝(況且此時國境內外又有一批公主已屆適婚年齡了);一方面希望她能康復,繼續參加慶祝會和節慶,親吻嬰兒。無趣的演講者特別希望她好起來,她可是他們有史以來最好的聽眾啊!不過事實出乎所有人意料;由於王室沒公告,因此甚至連她開始衣裙寬鬆、步履沉重時,也沒人想到。

 

國王知道真相,她貼身侍女曉得,幫王后肚子做偽裝的巫仙也知道。不過巫仙警告國王皇后,偽裝不能太過──緊繃的腰帶會不利嬰兒的成長,王后也不能穿高跟鞋,以免重心不穩。這位名為席結的巫仙說:「魔法師可以幫妳偽裝得很好,讓妳身穿腰圍不比以前粗的絲綢裙跳整夜的舞,不過個人不建議這樣。他們對魔法瞭如指掌,卻對嬰兒一竅不通;我對魔法的瞭解沒他們透徹,嬰兒的事倒很在行。」

 

早在王太后做王后的年代,席結就在宮裡了,國王非常敬愛她,她也是王后初入宮廷,亟需朋友時的第一個友伴。因此,王后一確定自己懷孕,便找席結幫她偽裝,說人民盼她懷孕多年,若公布消息,她會受不了關切的壓力。國王本想宣布當天為公定節日,因而大失所望,不過席結支持王后的決定。

 

王后多年來都沒孩子,聽到她的朋友告訴她孩子健康強壯,生產不會有麻煩時,還不大相信。席結是這麼說的:「噯,親愛的,除了生孩子時該有的麻煩外,會一切順利;當然對妳這小可憐來說,已經夠麻煩了。」

 

於是王室直到王后開始陣痛,才宣布她將產子的消息。王后原想等到孩子出世再公布,但席結反對,她認為嬰兒應該光明正大來到世上;而對一國的繼承者而言,這表示全國人民要滿心期待地歡迎嬰兒出生。

  那天,可憐的王后飽受煎熬,舉國上下則大為震撼。是王儲耶!王室終於有後了!可是大家都被蒙在鼓裡!朝臣和議員感覺深受冒犯,地位最高的魔法師大為光火,但人民歡喜的喧譁蓋過他們不滿之聲。消息傳得比人類信差傳訊的速度還快;馬兒嘶鳴,樹木窸窣,水壺沸騰,連魔法塵也在低語這個消息──是王儲耶!國王的孩子誕生了!我們終於有王儲了!

~未完待續~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篇文章 摘自 《魔得要命王國沒有睡美人》 第一章1/4

那個國家的魔法又濃又稠,像粉筆灰一樣落於大地,又像有點黏黏的石膏粉一樣覆在地板和架子上(所以那裡的清潔工作特別賺錢)。住在那個國家,一星期得幫水壺除一次魔法垢,不然倒進茶壺裡的可能不是水,而是嘶嘶作響的蛇或是池裡的爛泥(倒出來的未必是蛇或爛泥這麼討厭的東西,溫馨的家庭尤其不用擔心,因為魔法通常會反映周遭的氣氛。不過,想喝茶卻拿到一杯紫金相間的三色蓳或象牙頂針,難免讓人不滿。三色蓳看來就像普通的三色蓳,乾插在花瓶裡或許還能維持一天才變灰褐色,然後化成魔法灰;但是看起來像象牙頂針的那東西,一撿起來就會髒掉並化成碎屑)。

最理想的辦法是找一位巫仙加入你的家庭,她(巫仙通常是女的)可以在水沸騰時將手指放在水壺上,然後喃喃念一些反魔法的咒語(所以看到巫仙在清水壺的慣用手指上有塊疤,就知道她是迷糊的巫仙)。這時會傳來小到快聽不見的一聲,就像豆莢爆開的聲音,接下來的一星期到十天(左右),壺裡的水就不會變成別的東西了。

專業的巫仙都不喜歡受僱幫水壺去魔法,做這種頻繁鎖碎的小事。請不到巫仙就得挖賈藤的根,乾燥後磨成粉,磨出的白色粉末貌似石膏粉或魔法灰,一星期要加一撮到水壺裡。

太常加,家人可會肚子痛的。

因此,看到房舍周圍種了滿滿的賈藤,就知道這戶人家沒巫仙。也許是根常被擾動的緣故,賈藤一向很難種,常常突然就枯掉;還好賈藤插枝很容易發根。因此那裡常用「她會給我她的最後一段賈根」來形容好朋友。

喜歡那個國家的人根本不想離開;討厭那裡的人則一刻都待不住,而且絕不會回去。如果你愛那裡,你會喜歡在早秋的日子裡,到村郊那座山丘上聽玉米田吟唱牧歌;你會把那天發生的故事告訴孫子,就像其他國家的祖父母會告訴孫子,他們做的蘋果派得過當地慶典比賽的第一名,或他們在酒吧裡贏得賭金的事。如果你住在那兒,自然會學到該做什麼,例如一星期要在水壺裡放一撮乾賈根粉末,或下刀切麵包前請麵包維持麵包的樣子。(該國居民做事前老是喃喃念誦,在外國人眼裡是有名的虔誠。其實他們通常只是預防萬一,在工作、遊戲、做菜之類的事情前,請那些東西先保持沒魔法的狀態。沒人真聽過誰的麵包變成一群椋鳥,不過這樣的童話故事大家都聽過,而在那個國家實在不值得冒那種險。他們喃喃誦念的通常只是簡單的句子,像是「麵包,保持原狀」,在上流家庭會說:「麵包,聽話」;不過這樣講其實不太明智,如果遇上調皮的魔法,它可會隨自己高興詮釋「聽話」這二字。)

因為生育是很強的魔法,而且在那個國家魔法搗蛋的機率不小,為了能盡速下達指令,請求新生的生命保持原狀,新生命誕生的過程都受到眾人細心關照。播種過的地即使長出完全不同的東西,一星期後又變回農夫種下的植物,大家也都習以為常,見怪不怪。這種魔法雖然和三色菫、頂針一樣,只暫時變個樣子,然而魔法沒消失時還是很丟臉也很麻煩。該國的農夫最擔心的不是天氣,而是在家畜生產時睡著︰一窩塔拉爾獸寶寶就算變回一窩豬仔,牠們造成的損害也不會消失。

沒人知道野生鳥獸怎麼解決這種問題,不過人類的父母可會不計一切代價,確保有巫仙為他們的新生兒念出誕生咒語。

一般而言,愈容易移動、愈仰賴水,魔法就愈容易進入;所以動物(當然包括人類)最容易遭殃。石頭幾乎都是真的石頭,會變的石頭原來就是別的東西變的。真正的石頭大概一直在沉睡,所以不受魔法影響,即使特別任性又古怪的魔法有辦法讓乾燥的石牆偽裝成噴泉,人只要閉上眼觸碰噴泉還是能感覺到石牆乾燥的牆面,泉水也不會噴溼你。石頭上的地衣變成的三色菫倒幾可亂真,還能聞到花香,爬過地衣的昆蟲和小動物更是容易受魔法襲擊。(該國的哲學家常愛論述元素調和的概念,認為魔法和土、風、水等元素之間的協調有關。這種理論是說,長了腳的生物因為用腳走動,土元素會不平衡,長翅膀的生物就更慘了,因為空氣顯然完全不適合支撐實體,牠們卻在空氣這種稀薄的物質中離地而飛,這種不當之舉在牠們體內的水元素中產生動力,讓牠們更不協調。而元素的系統中,靈相當於第四種元素,也就是火。必須在現實世界討生活的人和學院裡的哲學家想法不同,覺得這些都是鬼扯。不過,愛招搖的巫仙在節慶裡最愛耍的魔術,就是把一些穀糠、豆莢或栗樹葉拋到空中,趁落地之前把它們變成各種東西。溼的穀糠、豆莢或栗樹葉效果的確最好。)

  速度慢的生物較不易被突發的野魔法侵襲,會飛的生物則最容易受害。每隻麻雀都有一段變成老鷹的美好回憶;魔法雖然對毛毛蟲沒什麼興趣,蝴蝶卻一天到晚中魔法,不是多一對翅膀,就是翅膀上多幾道波浪邊、幾道斑斕的光澤,有時身體還會變成穿花瓣的小小人形。(魚游在最危險的水元素中,所以一般人認為魚並不存在。池塘或溪裡看起來像魚的東西,都是幻影或其他東西中魔法變的,因此抓魚是嚴格禁止的行為,吃魚更是。一般認為所有會游動的生物都有魔法,游泳的動物若非深受當地水妖喜愛,就是瘋狂至極;人類則從未嘗試。)

~未完待續~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睡美人 魔得要命王國沒有睡美人(Spindle’s End

繆思出版|384頁|340元|67日發行

榮獲《紐約時報》《書目雜誌》《出版人周刊》《芝加哥論壇報》《學校圖書館期刊》《童書中心告示牌月刊》與全美圖書館館員一致好評推薦

紐伯瑞獎得主、美國奇幻作家蘿賓.麥金莉,重新詮釋「睡美人」!不同於一般童話故事看了讓人睡,反而在你身上施咒語,一讀就無法放手!

 

應該柔弱等待王子一吻的小公主這次變成高大健壯的動物醫生

 在這個魔法非常非常瘋狂濃稠的王國,人人都怕魔法!但不是你想像的那種害怕──因為魔法不壞,只是愛作怪!當你倒茶時,倒進杯子裡的可能不是茶,而是一杯子的花;如果切麵包時沒注意,你的晚餐就會變成一群鳥,飛了!新生命誕生時,最令人神經緊張:農夫要是在母豬生產時不小心睡著,後果可是不堪設想;更別提人類母親生寶寶的時候了。

 在這個魔得要命的王國,連童話都會跟著變樣──

 小公主在命名典禮上,受到二十位巫仙教母的祝福,也受到壞女巫的詛咒:詛咒她被紡錘針尖刺到,沈睡不醒(到此為止還是你知道的「睡美人」)。然後,小公主就被一位從遙遠鄉下來觀禮的少女「綁架」了?

 凱卓娜莫名其妙帶著一個小嬰兒回家,和巫仙阿姨一塊兒把她撫養長大。公主一點兒也不像睡美人,而是一名高挑健壯的少女,她不僅討厭自己金色的頭髮、又長又捲的睫毛,也不愛穿舞會禮服,反倒喜歡穿著粗野的皮褲;不喜歡刺繡,卻喜歡做木雕;甚至還能跟動物心靈交流,成了村裡鐵匠的好幫手,還是村民的萬事通。

 轉眼間,公主的二十一歲生日就要到了,可怕的詛咒即將實現……沒有王子來拯救公主,公主必須想辦法拯救自己、朋友與整個陷入沉睡的村莊。

 在這個魔得要命的王國,還是有睡美人──但是,破除魔咒的關鍵一吻,來自你絕對想不到的地方!

 

【本書特色】 

我們自以為知道故事結局,小小的變動和轉折卻仍吸引我們讀下去……  

.這本書真正難得之處,在於作者對公主的動物朋友的刻畫,觀察入微之處如「狐狸通常只愛不斷談論蝴蝶、青草和天氣,一面打量人……」很能激發讀者的想像,不論哪種年齡的讀者都很容易一頭栽進在這則故事裡,陷入「魔法又濃又稠,像粉筆灰一樣落於大地」的國家內,久久無法自拔。

.童話新編的趣味就在於玩「老梗」,故事一開始便溫和又暗藏幽默地開了許多童話跟奇幻故事「老梗」的玩笑;而最大的「睡美人」老梗,更是顛覆得不留餘地。公主應該是什麼樣子?血緣或出身真的那麼重要嗎?在溫和的幽默顛覆之下仍細膩刻畫少女自我成長的過程與疑惑,讀來有多重享受的滿足感。

【作者介紹】 

蘿賓.麥金莉Robin McKinley 

 相當重要的美國奇幻青少年小說家,以改寫傳統童話或民間故事著稱,尤其以改編自童話〈美女與野獸〉的《美女》(Beauty)為代表,她重新打造的「美女」是個相貌平凡但熱愛閱讀的聰明女孩,影響所及,成為這類童話女主角的新典範。

 她於一九五二年生於俄亥俄州,父親擔任海軍,所以她成長過程中旅遊經驗相當豐富。她十分喜愛閱讀,其中又以安德魯蘭格的《藍色童話》、C. S. 路易斯的「納尼亞傳奇」、托爾金的「魔戒」和T.H.懷特的「永恆之王」對她影響尤深。

 她筆下的主角幾乎都是堅強正直、熱愛動物的年輕女性。作品曾多次贏得大獎及表揚,包括《英雄的皇冠》(The Hero and the Crown)曾獲紐伯瑞金牌獎,《藍劍》(The Blue Sword)則獲紐伯瑞銀牌獎。其他改編童話的代表作還有:《玫瑰之女》、以貝洛童話〈驢皮公主〉為靈感的小說《鹿皮公主》(Deerskin),及重述羅賓漢傳奇的《謝伍德林裡的法外之徒》(The Outlaws of Sherwood)。

 蘿賓的丈夫是著名英國科奇幻作家彼得.迪金森,兩人居於英格蘭。

 蘿賓的網站為www.robinmckinley.com

 

 【各界書評推薦】

「太棒了……這是個多采多姿的世界。」-《紐約時報》書評

 

「除了魔法與冒險,更充滿幽默、浪漫……結局還有關鍵的轉折……魅惑人心。」-《書目雜誌》Booklist

 

「不可思議的大作……兼具魔法的細節與非常人性的情感。到了這趟魔法旅程的盡頭,讀者會感到這個魔法濃稠到給家務工作增加不少麻煩的王國,就跟自家後院一樣親切。」-《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

 

「讓人想起古代的吟遊詩人和久遠的故事……令人讚嘆的高潮強調了邪不勝正與愛讓人改變的力量。」-《學校圖書館期刊》School Library Journal

 

「我們自以為知道故事結局,小小的變動和轉折卻仍吸引我們讀下去……引人入勝,精心編織的故事深刻而充滿樂趣。」-《芝加哥論壇報》Chicago Tribune

 

「處處可見感官細節,作者將簡單卻巧妙的情節設於童話和奇幻的界線……全然虛構卻令人信服的幻想世界……沿蘿賓.麥金莉曲折的花園小路一路走向終局,正是樂趣所在,讀來充實滿足。」-《童書中心告示牌月刊》Bulletin of the Center for Children’s Books

 

「故事迷人,充滿豐富的想像,引人入勝的角色俯拾即是……麥金莉最厲害的天賦是流暢的文筆,情感豐富景像動人,讓讀者著迷。」-《青少年倡導之聲》Voice of Youth Advocates

金石堂網路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誠品網路書店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