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思公告
Pinkoi 被謀殺的城市 愛與黑暗的故事
★任何問題來信,歡迎寄到:m.muses@bookrep.com.tw
★想知道近來出了哪些書?近期出版新書箱

目前分類:好朋友來推薦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賀年卡021.jpg  

 

有沒有很可愛!這是由熱愛娑婆氣系列的讀者Jin繪製的新年賀圖。編輯部一看就愛不釋手,一定要來和更多讀者朋友分享。只可惜原圖非常大,也很精緻,無法按照原尺寸放上部落格實在可惜,只好請大家暫時接受這個大小了(哭哭) 

不過,這樣也可以玩遊戲,大家要不要來猜猜看上頭的人是誰呀?XD(不過鳴家太明顯了!那張臉!!!還有總是經常死掉卻從未死絕(被妖怪們砍殺)的少爺就在中央,這也太明顯!XD

另外小版畫也要趁著這個喜氣宣布~繆思十周年啦!之後會有活動訊息,請密切注意部落格了!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誠品中區DM 

02 03

↑誠品書店中區企畫DM_1月【閱讀名人堂】,內容含有大台中地區誠品書店豐富的活動與書籍訊息唷!以下關於梨木香步老師的作品賞析即是出自於本刊的【讀家觀點】。(感謝誠品書店與筆者同意繆思出版轉載)

日本奇幻、兒童文學作家 梨木步香 系列作品評介

文/吳有新
不容否認的中年、女性,文學研究養成出身。認為無限閱讀,是人生第三幸福的事。第二是在冬日與家貓一起懶懶烤太陽。最幸福是,如此無意義的自我字句呢喃。

文明生活  窗風景──《家守綺譚》

有些書閱讀必須「緩慢」,才能品味到真正的風情。如《看不見的城市》、如《死後的四十種生活》,以及這本《家守綺譚》。速度的緩慢,正如昆德拉曾闡述,是主體心靈如何與外界接銜、如何消化吸收的決定要素。閱讀的緩速,並不意味艱澀;而是字句如詩晶瑩,翻頁間涵納太廣大的宇宙,使讀者非得如觀星般仰首,在無數深夜專注細數,才能領略無限的意蘊與遼闊。

2008年引介入台灣的《家守綺譚》,是梨木香步於2004年由兒童文學跨足成人圖書的首作。故事設定為新舊文化交替的明治時期,採短篇連作的方式,架構一初入文明的古老東方社會裡,筆耕維生的主角以看守家屋的「家守」身分入住早逝友人家中,從而開啟一幅幅珠玉串連的暖色懷舊妖怪物語。特出的時代設定使《家守》不僅是怪談,更呈顯日本現代化進程中,西方文明觀點涉入常民生活的種種折衝、趣味與抱憾。文字風格上,《家守》風景如詩,深富東方萬物有情、物我兩忘同存的自然觀。既深情又渺遠,既貼近更超邁。尤因每作幅度特短,在此敘事形式制限下,反而產生如水墨山水的簡筆風格,傳形寫意盡在勾勒中。

在步調從容,得以漫步生命的樂活之都台中,《家守綺譚》不但值得細讀慢讀,更是一本應該收藏、置放床首的私愛小品。好在每一個雨後、在熱天風涼、在微冷夜裡咀嚼,然後想望也有一方庭園,或一株只愛慕我的九重葛。 

生命森林的深深風景──《沼地森林》

人生於世,最自由的是創作。其次則是閱讀。只要無懼,作家隨時隨心而寫,永無制限罣礙。面對比一整個森林更遼闊的書籍,讀者也能隨心擇選進行閱讀;但對讀者而言,再自在的選擇,也是進入一創作者已然鋪設好的時空。這小小的不自由,正是我輩讀者的幸福所在。

2010年秋出版的《沼地森林》是梨木香步為成人讀者寫作的第二本小說,也是第一本符合傳統形式規範的長篇作品。故事以異世界╱奇生物為觀想對象,敘述女主角繼承過世阿姨遺留的家傳米糠,陸續與糠中孳生的怪奇生物遭遇,從而發現不可告人的家族秘密,追尋故鄉完成終極回歸的英雄史詩故事。

《沼地》架構宏大,同時觸及科學與異談,採平行世界雙軌穿插敘事,較前作呈現出更複雜細緻的文字風貌。《沼地》除以女聲觀點進行敘事,更以「繁衍」為主命題,在故事架構上貼緊女性生命史。人類為繁衍子孫所產生的「母、女、妻」等社會角色,以及生育的生理時限,一定程度侷限當代女性自我實踐與生命規劃。繁殖,成為造物加諸女性的生之枷鎖。書中作為對照的無性生殖菌世界,因此轉化為一種女體解放的奇思異想。

然而,面對不可逆轉的生物演進史,面對細菌由自我分裂複製,跨入有性生殖的瞬間。細菌又是為何要消融自己邊界,只為與另一個生命體合而為一?這樣的衝動從何而來?不惜打破自己的這份孤寂,又是如何的深邃?或許,回歸到生命最純粹的內裡,果仁般小小核心裡,我們都只是為了孤獨,為了不讓人孤獨,所以打破自己。這或許正是《沼地森林》給我們的,一個更詩意最溫存的解答。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載自博客來感性藝文報2010/11/29:http://www.books.com.tw/exep/epage/read.php?id=12113#05

在沒有開始閱讀之前,我們完全無法確定:自己會讀到什麼?

文/達利

在尚未實際閱讀之前,用「類型」去想像故事,大抵會出現這樣的思考路徑:

「推理」→死了一個人(或好幾個人),然後有人找出兇手→無聊。
「成長」→主角在很不友善的環境裡成長最後變成偉大的人→無聊。
「家族」→很多人在一起吵吵鬧鬧地過了好幾代→無聊。
... 諸如此類。

稍有閱讀經驗的您一定已經發現,這種以「類型」勾勒故事內容的想像,或許不盡然完全錯誤,但實際上並不能真正提供任何對「內容」具體的描述──這樣的想像,最多僅能提供一個外殼,像是糖果的包裝紙,或許標示著口味,但究竟吃起來感覺如何?還是得要把這層東西撥開,自己試試,才會知道。有時候,這糖的味道可能與原來想像的截然不同;有時候,標示看起來差不多的兩顆糖,吃起來滋味卻是天差地遠。

就拿《午夜盜賊》和《鑽石年代》這兩個故事來說吧。

粗略地將這兩個故事套進「類型」框框裡的話,它們都符合「科幻」及「女性成長」的元素;但只要翻開,便會清楚發覺:這兩個故事,其實帶來完全不同的閱讀感受。

《午夜盜賊》的故事比較線性直接,雖說是科幻故事,但還揉合了許多加勒比海色彩的傳說元素,讀起來一方面覺得黑暗,一方面卻又色彩紛呈。故事中的女主角唐唐生活在圖桑星的上流階級家庭當中,有擔任政要的父親及美貌絕倫的母親。因一次決鬥當中的意外,父親被迫帶著唐唐逃到圖桑的流放行星「新半途樹」,許多原來只出現在故事裡、噩夢般的生物,一時間全成了日常所見的現實。唐唐在新半途樹星球上與其他遭流放的人一起生活,隨著年紀漸長,她開始發現:原來以為怪異的生靈,其實有另外一種面貌,而原來理應保護自己的人,也有可能顯出黑暗的面向... 在圖桑時,唐唐一直喜歡閱讀《盜賊女王》的故事,而在這個流刑星球,她是否可能真的成為一個傳奇?

眼尖的讀者或許能夠從《午夜盜賊》的某些設定裡讀出作者娜洛.霍普金森向科幻經典致敬的動作,但大多數的讀者,則可能在作者輕快的敘事語調,令人眼花撩亂的異星設定裡,一下子為唐唐的遭遇擔心,一下子因目不暇給的瑰麗讚嘆。

《鑽石年代》的表現手法完全不同:這個故事以多線進行,加入大量詳細的奈米科技相關設定,背景雖然發生在地球,但作者尼爾.史帝芬森將國家、人文、世界局勢、社會狀態都做了巧妙的調整,保留了一些現今的骨架,卻發展出另外一種近乎魔幻的面貌。故事女主角奈兒是個出身低下階級的孩子,某日陰錯陽差地獲得一本會與之對話、發展故事、並藉由故事教導她許多知識的互動式書籍;奈兒與這本書片刻不離,完全不知道這本奇妙的《少齡淑女繪本啟蒙瓊林》不但會將「顛覆」這種主宰變化及進步的核心精神教給她,書本的背後,還有幾股勢力相互的傾軋、幾個角色一生的變化。

有些讀者可能會覺得史帝芬森的那些科技說明有點難以進入,不過只要將其視為故事需要、讀者倒不見得全該讀懂的背景知識(就像很多根本不知道意義的咒語),也就可以開始享受奈兒的冒險旅程,並且好奇:以奈兒為主、但似乎各自發展的多條故事線,最後要怎麼才能匯聚交纏在一起?

閱讀《午夜盜賊》時會感受到潮溼、黑暗、熱帶氣氛的神祕與生命力,閱讀《鑽石年代》時則彷彿看見高科技大軍撞入古老傳統的東方社區,一切不可思議的描述,都有一種相安無事的理所當然。唐唐和奈兒都引領讀者經歷自己成長的過程,但兩個角色面對的道路並不相同;看似沒什麼差別的類型,卻帶來完全兩樣的閱讀感受。

這正是閱讀小說的魅力──在沒有開始閱讀之前,我們完全無法確定:自己會讀到什麼?

一如唐唐可能會在異地發現自己的價值觀被從根本顛覆。

一如奈兒會在某個時點發現自己先前的閱讀學習原來具有某種意義。

所以,先忘掉那些關於類型的既定印象吧。無論您打算前往圖桑還是跳到未來的地球,即將遭遇的,都不是「科幻的女性成長」故事這種制式玩意兒。

而是真實、動盪、不可思議的人生經歷。

關於唐唐。關於奈兒。

甚至,關於您自己。 ...more

相關閱讀 >

.《午夜盜賊》, 娜洛.霍普金森,繆思,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文作者:博客來網路書店,DL
文章轉載自:http://www.books.com.tw/exep/epage/read.php?id=12060#05

錯不在我?聽起來很不合理是吧?!這麼一大筆支出,「理論上」當然應該找個有經驗的人問問,最近的經驗最貼近當下市場,豈不更好?不過呢,某個程度還是建議您先緩一緩,這種建議通常沒什麼用。

50年代,史丹佛大學的教授曾經進行過這樣的實驗:他們挑選了一批學生,隨機分成A、B兩組。兩組學生都被告知獲得加入一個,關於性方面討論小組的機會;不過,加入前需要經過一點測試。A組,姑且就稱之為「尷尬組」,他們的測試是必須大聲的對主試者念出《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或是那個年代其他言情小說中,火辣描述性愛的段落。相較之下,B組根本就可以稱為「不丟臉組」,他們只需要念出字典裡描述性的字眼即可。接著,他們會讓兩組人聽一段相同的錄音,內容是關於過去曾經參與這個討論小組的學生們,針對鳥類第二性徵的討論。重點是討論的過程──非常無聊,而且毫無價值可言。最後,重頭戲來了,他們請兩組學生針對錄音帶裡的討論內容,加以評論。

在你的想像中,A、B兩組學生的評論會有什麼不同嗎?

不丟臉B組的學生們直指出討論的缺點,諸如內容太無聊、參與者不用心……「其中有個白癡,他甚至沒讀完指定的資料!」他們提出了基本上客觀的看法。反觀之前已經大大丟臉A組呢?他們認為這場討論既有趣又刺激,那個B組認為不用功的白癡,A組說:「他的誠實令人激賞,誰會不想跟這麼誠實的人同組呢?」

他們聽的可是同樣一份錄音唷。研究者認為這是由於「認知失調」所產生的反應。簡單的說,就是當心理上產生兩種不同的認知,而引發焦慮時,我們必須找到緩解的方式,這時我們會選擇說謊,對自己說謊,來減輕「認知失調」狀態。我們必須說服自己,這種狀況或是自己的這項行為是有理由的,好讓我們不要一直焦慮下去,甚至引發更嚴重的後果。

所以,尷尬A組學生心理反應的機制其實是:我剛才經歷過一個好丟臉的測試活動,沒想到之前通過這個測試的學生居然這麼不OK;或是,通過這麼丟臉的測試,居然是為了一個這麼無聊的討論?所以,這實驗應該沒這麼糟吧,畢竟我可是經過了艱難/丟臉的測試,才取得參與實驗的資格呢!

《錯不在我》就是兩位心理學教授基於多年研究,針對我們這種認知失調的「自我欺騙」行為而完成的作品。頭一章大致介紹了所謂「認知失調」理論及幾個著名實驗,接下來的篇幅則以我們習以為常的日常生活反應及行為,諸如盲點、記憶中的謬誤、婚姻中的辯解等,進行更進一步解釋。最後則是告訴我們,你可以怎麼做。

這理論很有趣,因為某個程度這也是動物生存本能,我們不可能老是被自己困住,糾結在一堆矛盾的認知裡,所以生物性上總是得找到個解決方法。不過更有趣的點在於,某個程度它會衍伸出:我們會替痛苦的經驗找到一個合理的說法;越痛苦的,越用力解釋的,你甚至可能愛上自己解釋的理由。只是,這行為對自己可能無害,對別人呢?

所以,準備大肆血拼一番的、掙扎猶豫要不要換工作跑道的、該不該結婚呢……想找人問問意見嗎?先想想該問誰吧!

相關閱讀:錯不在我?|繆思出版10月發行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0729_鬼月.jpg 

農曆七月獨享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媽媽,卡斯柏不乖他欺負麗莎? 

生日禮物文╱寶妹

本週和小朋友分享的《麗莎和卡斯柏:生日禮物惹麻煩》故事很簡單,是卡斯柏以第一人稱敘述自己和麗莎在各自生日前後所發生的事──卡斯柏看到麗莎收到自己夢寐以求的直排輪生日禮物,竟興起將直排輪佔為己有的念頭,偷偷將直排輪放進背包裡。沒想到,一週後卡斯柏竟也收到相同的生日禮物。沒多久,他就將麗莎的直排輪偷偷還給她,再相約溜直排輪。

分享完《生日禮物惹麻煩》,絕大多數孩子的反應是哈哈大笑,直說:「哈~卡斯柏不乖,他把麗莎的直排輪藏起來,自己又練習那麼多天,當然直排輪溜的比麗莎好呀。」但有幾位卻是安靜的或緊皺雙眉。為什麼同一本書,年紀相差無幾的小朋友,他們聽故事後的反應竟是天壤之別?

原因就在於生日禮物惹麻煩》是以第一人稱敘述,這很容易讓小朋友產生自我投射的心理作用。當孩子曾經因無心或有意發生和書中卡斯柏類似的行徑時,會在聽故事的同時懊悔不已。不曾有過此行為的孩子雖對故事結局一笑置之,但也深深感受到卡斯柏的心虛,日後若有此不當念頭,卡斯柏的影像就會適時出現在孩子的腦海。

這就是故事最奇妙的地方,同一個故事不同人閱讀體會不同,也會以不同的方式在心中默默玩味。

全文轉載自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www.books.com.tw/exep/activity/activity.php?id=0000024128&sid=0000024128&page=1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18 也不過離開原本的工作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竟覺得自己離看書稿這事已經好遠好遠。前幾天在會議前,小蝦丟了個圖給我,問我一些想法時,突然聊到了她們接下來即將推出橘玲的新書,看完新書資料卡,整個眼睛都亮了。平日不愛用電腦閱讀書稿的我,竟然破例一次在電腦上將書稿讀完;當然也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因為自己已經慢慢習慣用電腦閱讀,如果內容的問題能夠被克服的話,真想買一台sony reader之類的閱讀器來用。

 

一直都很喜歡橘玲的小說,也或者說是因為山崎豐子阿姨和Marshall Jevons三位大德影響(Marshall Jevons是兩位教授共同創作的筆名),我一直把商業小說當成推理小說在看,而且樂此不疲。或許可以這麼說,商業小說本身就是帶有少許學理性質的推理小說;本質都是注重邏輯和演繹(呃,基本上...)都需要用很精準的用語把情境表達出來,除了推理的元素之外,商業小說難以處理的地方是在如何將學理包裝成推理元素而不予人弔書袋之感;推理小說的難處是如何將不相關的每一處都用合理的邏輯加以串連、解釋以至於解謎,對於我來說同樣迷人。看慣了橘玲以往正經八百的文字,看到書名《黑色經濟學》,一下和小蝦她們家串連不起來。小蝦家一向是出很棒的奇幻小說,陰陽師再怎麼有推理成份,本質上也還是奇幻;橘玲、經濟學、奇幻?我真是搞不懂其中的相關性是什麼。讀到忘了吃午餐的我不得不說這部作品的構成真是太有趣了。

 

對於橘玲的寫作印象,總一定是衣香鬢影後隱藏著重重危機;那危機不見得一定是至人於死地(第一次有那種其實推理小說不一定要死人也不錯的感覺。)《洗錢》無疑就是代表作。《黑色經濟學》裡卻不是這麼回事,每一個角色看起來都是落魄的,甚至人格或是人生都是殘破不堪。在尋求救贖的過程中,每個人都以為自己已經活在地獄裡,事實卻證明現實離地獄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而把自己推向地獄的,竟然是那個運用了經濟學理論的自己。(為了避免爆雷,就此打住。)

這樣說來,這部小說似乎還是一部經濟小說,和奇幻沒什麼正相關是嗎?

 

這時不免要重新拉出另一本小說《死神的精確度》;首先我必須先澄清並不是因為小武哥演出這部電影所以我才特別要提它(即便眾所皆知我的目標之一是嫁給金城武...(毆))伊坂在書中用的軸線也是橘玲採用的敘事方式,不同的故事串連在一起,所有因果皆在最後一章解謎;死神或是亞玖夢博士雖然都是主角,但產生動作的都是週圍的人,他們只負責判斷、最後下決定或處方;某種程度上,亞玖夢和玲玲更像是《第八號當舖》的組合;但實際上圍事時另一番狀況。從這樣的角度切進去,就可以知道奇幻與經濟是產生正相關的。而妙的是,即便採用的是奇幻小說的結構,卻還是可以看出日本在破產和社福法規上的漏洞,這個漏洞當然正常人是不會自己跳下去的,卻也不代表那就不是漏洞;這個部份我們可以從《華麗一族》、《幻之墓》、《湖底的光芒》...視出端倪,要能寫出這樣的佈局與結構,就必須取決於作者的用功程度與寫作功力。功力好,即便人物不多也能寫出格局。這部小說就是一部這樣有格局的小說。

 

做為讀者看著這份書稿無疑是興奮的,那種興奮不只是因為先睹為快,而是看到了一位作者的作品又有了更大的突破感到欣喜。當然也很有可能是因為自己對於這樣題裁的偏愛在立場上多少偏頗,但看到了這樣巧妙結合的小說還是忍不住要微笑;能讀到如此有趣的小說真是太好了。

 

轉錄自http://stn.eslite.com/Article.aspx?id=343誠品站(駐站作家--風清揚)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全文引用自:旅行者[Blog Worker]工頭堅部落-部落格臥客

2009-08- 5, 11:08 PM

夢枕貘《眾神的山嶺》推薦文:男人與男人、男人與山,以及自我的對話錄

登山,以及擅長書寫神怪題材的小說家──

這兩個看似毫不相干的主題,意外地、在過去的幾年中,分別和我的人生產生過交集。

 

先說登山。

幾年前剛轉行進入旅遊業的時候,有一整年的時間,先從台灣島內的國民旅遊領隊做起。當時服務的公司正在推廣「登山旅遊化」,做為正在培養帶團能力的菜鳥從業員,縱使過去從來沒有登山的興趣或習慣,一旦團體成行,咬著牙強顏歡笑也得把登山客帶到山上交給高山嚮導,並且沿途隨行照料、完成攻頂任務。

就這樣,在短短半年內,接連登上了九座百岳;儘管和時常登山的山友比起來沒什麼值得驕傲的,但無疑算得上是一項個人紀錄。

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一次登上玉山主峰。

那是春寒料峭的三月,領著一群記者上山採訪。當天清晨山頂的溫度在零度以下,春雨遇到冷空氣、化為一粒粒冰霰,隨著勁風襲來,不斷地打在早已溼透了的外套上和臉上;最後一段近乎垂直的攻頂路線,我雙手緊拉早已結冰的鐵鍊、凍僵的腳下顫抖地踏著狹窄岩壁,拼了老命撐在半空中,等候著前方的夥伴緩慢移動。

那一刻,我忽然笑了,笑得十分開懷。

笑的原因是,以前只在電影電視上看過別人攀登高峰的劇情或紀錄片,沒想到自己也真實地陷在這麼一個冰風暴的情境中,頓時有種挑戰喜瑪拉雅山的荒謬錯覺。後來當我再看到同類型的登山影片,也就更能體會(或至少想像)登山者所面臨的嚴酷處境與複雜心情。

至於小說家:

最早邂逅夢枕貘這個特異的名字,是早期在和插畫大師天野喜孝合作的畫集中,看到的小說原作者筆名。過了許多年,我注意這位作者書寫了一系列《陰陽師》作品,不僅在日本掀起歷久不衰的狂熱,延燒到漫畫、電影領域,在台灣也擁有不少熱情的支持者。

無巧不巧地,2005年,正逢《陰陽師》小說的主人公──安倍晴明之千年忌辰,我因緣際會地成為「陰陽師千年祭」旅行團的領隊、和熟悉古典文學的櫻井青,一同帶領著一群男女粉絲,跟隨著夢枕貘建構的平安時代怪譚世界,踏遍了京都、大阪、奈良等地的寺廟、古蹟與博物館。

可以這麼說:我原本或許算不上是夢枕貘老師的忠實讀者,但經過這般在歷史現場走了一遭、和粉絲們朝夕相處幾天下來,也進入了作家精心營造的妖幻世界中,對於安倍晴明與源博雅這兩個男人穿梭陰陽兩界、介乎惺惺相惜的友情與似有若無的同性情愫(?)之小說情節,產生了濃厚的興致。

我感覺,這位作家在描寫細膩的文化面相、時代場景,以及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情誼上,是有著獨到的筆法與見解的。

所以,當我收到出版社寄來的《眾神的山嶺》書稿,知道夢枕貘寫了這麼一本和登山有關的小說、而且是厚厚的兩巨冊時,心中不免充滿了好奇與疑問:這會是一部和高山有關的神怪小說嗎?它看似又是在描寫兩個男人之間的故事,他們會是現代版的晴明與博雅嗎?一向以奇幻詭麗的文風見長的作者,將會如何處理「山」這樣一個看似平凡無奇之題材?

一旦開始閱讀,我就完全忘卻了這些疑問。

從一樁聖母峰攻頂史上的未解懸案、揭開帶有推理色彩的序幕,作家以擅長的細膩筆調,帶出一位又一位的登場角色,不厭其煩地描述攀登聖母峰的準備細節、人類在高山嚴苛環境中的真實感受、部份虛構的日本以及世界登山史上的英雄傳奇,以及尼泊爾的風土人情──最後一部份,讀起來更是寫得極好的旅遊紀實文學。

令我驚訝的,夢枕貘老師在這部小說中展現了驚人豐富的登山知識;細查了維基百科,才訝然失笑:原來這位過去印象中沉浸在古典文學與妖怪世界的纖纖書生,原本的個人嗜好就是喜瑪拉雅登山、川釣、阿拉斯加荒野冒險、格鬪技,以及追尋玄奘大師的西遊路線!

有了這般多樣且紮實的專業背景,也難怪作家在描寫登山與野外求生相關的細節,展現了游刃有餘、鉅細靡遺的節奏,撐起整部小說好看的骨肉;而,在這樣的背景中,慢慢引導出真正的主題:男人與男人之間的多種友情面貌、以及男人與深層自我之間的真實對話。

無疑地,在《眾神的山嶺》中,同樣有著和《陰陽師》一般、「兩個不同個性的男人」之間所產生的摩擦、衝突與相知相惜,但是作家描寫的對象,是複數交集的,從而構成了諸多成年男性的「群像」面貌。相對的,作家更是花了極長的篇幅,表現在高山症與缺氧狀態下、男人不斷自問自答的情節。

在他人與自我之間、用囈語的方式反思著人際關係與過往生涯的情節,讀在和主角深町誠年紀相仿的自己眼中,更有一種無以名之的淨化效果:當一口氣讀完這整部小說之後,彷彿也在聖母峰上歷經了試煉與重生,獲得了一種輕盈的、在人生道路上繼續踏步前進的勇氣。

難怪夢枕貘當年寫完《眾神的山嶺》,要釋然地說出「我已了無遺憾!」這樣的慨嘆。

最後,我想特別提出的,這並不是專為山友寫的登山小說;它並未像一般崇尚自然的生態旅遊者,高聲歌頌登山與健行的健康面向;甚至,作家透過書中的另一位主角、被稱為「天才登山者」的羽生丈二口中,說出「我不曉得自己喜不喜歡(登山)。坦白說,到了這把年紀,我還是不曉得。」

不,這不只是一本登山小說;卻是一部精彩、好看的人生小說。

【相關連結】

繆思出版 Muses Publishing House 部落格

SINO讀書共和國

(2005年11月9日,我終於在一個晴朗無雲的秋天清晨,再度登上玉山。)玉山攻頂相簿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