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思公告
Pinkoi 被謀殺的城市 愛與黑暗的故事
★任何問題來信,歡迎寄到:m.muses@bookrep.com.tw
★想知道近來出了哪些書?近期出版新書箱

目前分類:駐站作家專欄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妖怪報BANNER.jpg       

我始終認為,人沒有完全的正義和邪惡、沒有白與黑,都是一個個灰色的複雜體,都在公平和私心反覆掙扎。聖女也是如此,她有她的理由、堅持、和人生目標。她只是為了追求這條人生之路,走得太偏激,才成了一個黑色大過於白色的人。她和瑪德琳是截然相反的人物,也有了截然不同的人生。」--款款

啊哈~千呼萬喚,款款訪談第二彈登場!

這次主要談的是荊棘花冠第三集,也是小版畫自己很期待的一個故事開端(雖然小版畫自己已經偷偷地知道了後來的故事,款款自己明明說沒很想虐薩蘭的但其實根本就不是如此!還有還有瑪德琳是個妹控!!(掩面))。咳,總之,如果讀者看完了前兩集,覺得荊棘花冠只是平凡貴族少女瑪德琳成為大魔法師的成長故事,而薩蘭和白衣主教只是偶爾出來殺必死的配角,那麼看完了第三集,或許就會大大改觀了。

在第一篇訪談裡,款款提到她創作《荊棘花冠》的原點是三姊妹在戰場上相互對抗的場景,如今實現這個場景的故事鋪陳已邁向完善,而這一整個事件的結果也狂風暴雨似地捲進了更多角色,並且殘酷地突顯出各個勢力之間的矛盾,瑪德琳不再是整體故事的中心,而是巨大陰謀的要角之一。

薩蘭、白衣主教、瑪德琳的妹妹與姊姊,她/他們都在故事裡扮演起舉足輕重的角色,從《荊棘花冠》第三集開始,這不再只是一個屬於瑪德琳,她的故事,更是共同住在這一個大陸上,屬於他/她們的故事。

另外,款款也在訪談中提及了她創作時的大綱書寫,多少也可以給各位創作者一些參考唷!:D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09c158f65476141b7fbca0902fdcaee.jpg

cover.jpg  

噹噹噹噹~期待已久的作者專訪單元又開始囉!

這次的專訪作者是款款,也是我們即將要推出全新豪華封面的《荊棘花冠》系列作者唷!大家有沒有仔細看一看由新繪者傷心小眼睛所繪製的美麗封面呢?如果沒有的話,小版畫只好變出一扇任意門,感謝萬能的網路科技~歡迎大家由此去~(講話很冷的小版畫)

想知道款款說了什麼嗎,那麼話不多說啦,請按下繼續閱讀啦!(順便一提這次使用到的訪談背景素材是煞氣A六劍徽和大陸地圖唷!:D 還有更多豪華設定圖和世界關說明,呃,就等我們慢慢公開吧!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妖怪報BANNER.jpg

 

以《第一次變魔王就上手》這本書來說,我想喚起成長於電動遊戲年代的集體回憶,不一定要是電動迷。希望不愛玩電動的人,也會覺得故事有趣。」──夜透紫

正在學習烹飪,也將寫作譬喻成烹飪的夜透紫專訪已將近尾聲,這次她和大家分享的主題是寫作:寫作的習慣、經驗、和編輯的配合、她怎麼樣對待創作,出版作品的經驗,以及她的貓(什麼?這不是重點嗎?)……豐富有料的內容請各位細細品償,並期待她的下一部作品!

果還有疑問,歡迎各位讀者與創作者可以留言唷,分享交流彼此的想法,小版畫也會轉給夜透紫,有機會的話,會一一回應大家!

下次的專訪,是我們荊棘花冠的作者款款唷!一個在BL界打滾多年的有名作者,花費多年時間,挑戰以女性為主角,創作出結合冒險、成長、奇幻、懸疑的長篇系列故事,她的創作根源與契機是什麼呢?敬請期待!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26345384-2710875623.jpg

1326343863-2123933998.jpg  

 「喜歡寫作和想要以寫作當成職業是兩件不同的事,如果還未曾細想過這問題,最好先認真想一下。 」--夜透紫

擁有對待創作十分認真的一面,也有幽默(與折磨讀者)的一面,這次夜透紫要與我們談她對《第一次變魔王就上手》這部作品的創作過程!

這不是最後一回,周四她將與我們談起自己對創作的觀點,還有創作的困境與突破方法唷!小版畫也十分歡迎各位創作者與她的交流~:D

如果有想知道的事,也可以留言,夜透紫也願意和大家一起聊天~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我們站在塔外走廊,早晨的陽光斜射進來落在我們身上;小桃百無聊賴地把手肘架在我的胸口,撐著她自己的臉頰,望著沙漠的方向。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新年快樂――

不知在中華民國即將邁入新世紀第一年的今晚,大家會怎麼跨年呢?邊邊這個懶鬼決定窩在家裡煮好料,然後把自己裹得暖暖的,跟愛貓們一起縮在房間看電視(爆)

不過,在民國一百年即將結束的這個夜晚,還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是的!那就是咱們萬花鏡開天闢地第一本,《非人間系列》的編劇兼大導演左未小姐自願提供的爆料新聞啊!(天音:與其寫爆料新聞不如告訴我們續集哪時會好……)

據說這幾年積欠的演出費跟製作費相當驚人,但是她已經向建○百年基金會請款……雖然百年只剩短短幾個小時大概是沒希望撥款了大家默哀吧(毆飛)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妖怪報橫式  

 

  夏子講的「塔外走廊」奇熱無比。說是走廊,也就是一處通道,只是牆上在固定的距離開了許多拱門形狀的窗子,熱風通過那些完全沒有遮擋的窗灌入走廊。小桃一再地跟她要飲料來喝,轉眼已經喝完了第三杯。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阿法貝塔!請回覆!阿法貝塔!請回覆!」夏子站起來拍打桌面焦急地叫著,但沒有人回應她。

  爆炸的塵煙蓋去了我的超感覺,我難以想像那是多麼接近固體的煙霧,能夠讓我的感知範圍完全被限制在船內,一點也無法延伸出去......

  ......然後塵煙突如其來地消失,夏子的喊叫中出現了別的人聲。

  「叫什麼啊?船失火了?」男子不耐煩的聲音打斷了夏子的呼叫。「看妳船也好好的嘛,叫得像著火了似的,妳是有多不喜歡出公差啊?」

  夏子沒有回答,呆坐在椅子上。

  「怎麼?鬧夠就安靜下來了?三號機庫,妳去哈邦涅拉是被人家怎樣了不成?」

  前一刻因為爆炸,破碎窗玻璃如沙塵般灑下的塔,現在毫髮無傷地矗立在我們面前;明明被爆風掀開的門重新關好,現在正一點一點地上升,我們正朝著那個地方前去。

  夏子與我們有著同樣的疑問。她回頭看了小桃一眼,兩人交換了眼神確定剛剛的一切並不是只有自己看見的幻覺。

  但事實擺在眼前,我們正對著高聳的塔前去,方才慘烈的狀況徹底消失。

  包括小桃剛剛指著的,我們回家的路。

  消失無蹤。



  「我帶客人回來了──」夏子從船邊開啟的一個大洞跳下船──我已經見怪不怪了,它們的牆壁看來是預先挖好了許多個給人行走的洞,再用高明的技術藏起來,只有需要的時候才出現。

  一個男子大跨步地迎了上來。「妳剛剛是怎麼回事,叫得像是死了人一樣......」小夏撲到男子身上,雙手雙腳把他抱了個動彈不得。

  ......跟小桃有拚的蠻勁啊。

  才想著,小桃敲了敲我的胸口。「你在想什麼?」我連忙擺手表示沒有,這小妮子好像看透了我的思想,嚇了我一跳。

  那兩人抱了半天,夏子才重新回到地面。

  「跟你們介紹一下吧。這是我工作夥伴兼男友,彼得。」夏子抱著男子的手拖拉著接近我們。「然後那邊那個大美女是小桃喔。」

  彼得抬頭看著小桃,視線經過她的肩膀,我的肩膀,一路往下,然後又循著原來的路線回到小桃臉上。

  「真是『大』美女啊......」他悄聲地驚嘆道,小桃也許聽不見,但這是逃不過我的超感覺的。他的視線在小桃的臉上跟我的胸口......或說胸肌比較正確?總之他的視線上下繞了幾次,像是猶豫著要把哪邊當作辨識的特徵,最後還是回到小桃的臉上。

  「小桃小姐,妳好。」彼得露出真誠的笑容,得到的是小桃動人心魄的微笑。如果不是夏子拉著他要走,恐怕他的口水就會開始從嘴邊流下了。

  我了解,大家都想看美女的......即使那位美女有四隻手,還有根本不屬於女性的身體曲線也一樣。

  「請這邊走吧。」夏子拉著彼得,邊對小桃說道:「我先幫妳申請客房休息,再帶妳參觀阿法貝塔吧。」

  「喔。」小桃低下頭,但似乎覺得不夠又伸手拉扯我的領口,我才跟著彎腰鞠躬。「謝謝妳囉──



  所謂的客房不比小桃家裡的一個房間大多少,但是比起沙漠要舒適太多了。小桃抱著一個嵌在牆上可以流出水來的開關不放;直到她喝到打嗝為止,我都必須配合她坐在地上,一邊忍耐她來不及灌進嘴裡的水流到我身上。

  這邊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有魔法,她們時不時會命令一個叫做「扛表特」的女僕,然後這女人就會依照指示達成要求。

  小桃雖然試過叫她,但只得到冷淡的回應:「您不是阿法貝塔登記成員,請洽櫃檯處理。」

  總而言之雖然我們是客人,但女僕並不服侍我們。

  但我也不需要它們的服侍。我用手指沾了水,在地上寫著:「妳可以找到傳送門的位置嗎?」

  小桃順從地點點頭。「沒問題。夏子不是說要帶我們參觀?我們可以趁機找路呀。」

  好女孩。

  我拍拍小桃的頭,魅魔發出撒嬌的哼聲。

  然後門無聲無息地打開,夏子瞪大了眼看著這一幕。但她很快地變化表情,裝出一副沒事的樣子。「小桃小姐,參觀許可下來了,我帶妳在塔裡繞繞吧?」

  我立刻站起身來,小桃揮了揮手。「好啊──

  我們跟著夏子走出房間,外面已經站了一群人。看到我的瞬間他們倒吸了一口氣,但是當他們的眼神不約而同地往上飄,看到小桃時發出的聲音卻是長長的驚嘆;甚至有人看到忘了呼吸,在噎住似的咳嗽中才想起來自己是需要空氣的活人。

  「大家好──偶數小桃唷啾咪──」小桃嬌笑著對這些人打招呼,我注意到她故意用了跟平常不太一樣的語調,不知道她這樣說話跟這群人的反應有沒有關係......

  ......沒有才怪。似乎有個年紀比較大的傢伙抱著胸口倒下,接著這些人就把他往後推擠過去了。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我們在門口僵持了片刻,夏子才推開人群為我們開路。「這邊這邊,我帶你們去看我們的研究室!」

  我的肩膀上「長」著小桃跟在夏子後面,後頭再跟著一群沒魂似的男人,簡直像是什麼詭異的遊行。我輕輕捏小桃的手背表示責備,魅魔露出俏皮的笑容,跟在旁邊的兩個男子立刻像剛剛的老頭一樣摀著心口倒在牆邊。

  「欸嘿,被你發現了。」

  雖然不知道妳搞什鬼,但顯然妳就是在搞鬼啊!就是瞎子也看得出來好嗎?

  「人家沒有做壞事啦,我只是讓他們『更』喜歡我一點,這樣才不會注意到我們怪怪的啊──」魅魔討好地笑瞇了眼──不對,那個笑容才不是討好誰,而是詭計得逞還是什麼計畫惡作劇的笑容!

  不過,原來如此;難怪他們對我們這怪模怪樣的組合毫無反應,我還以為這些人真瞎了。

  在我胡思亂想的期間跟著夏子到了一個以透明玻璃圍起來的地方。

  「這邊是我們的生體機械儲藏室喔。」她指著一個一個啤酒桶外型,大概有一人高的桶子。「不管是治療或是材料補充,這邊都可以提供我們足夠的生體機械。」

  她一邊介紹,裡面用白色衣服把自己裹得像是大胖子,只露出眼洞的人們對著這邊......對著小桃揮手。桶子裡面的東西則是像軟泥怪一樣地冒了出來。

  ......那應該不是什麼正常狀況吧?我伸手指著其中一團從桶子裡冒出來的綠色軟泥怪。

  夏子微笑地順著我的手指看過去。「沒錯,那個就是最高濃度的生體機械喔,平常是看不到的......

  笑容只維持了一秒,女子按下了窗邊的一個按鈕尖叫著:「異常狀況!異常狀況!那個誰你趕快處理一下!生體機械滿出來了!」

  我不會說「滿」,我會說「爬」......

  不過那些綠色藍色、或是粉紅色的軟泥怪並沒有像我以為的爬離罐子,而是搖晃著直立了起來。

  「奇怪!生體機械質變了,怎麼都硬化了?」「數值變動異常激烈!」「生體機械沒有活動!」「廢話都變成了石頭還活動什麼?」玻璃裡面傳來高聲喊叫的疑問,而對於那些一根根直立起來的軟泥怪,我有了很不好的聯想。

  小桃......這不會也是妳搞的?

  我再次捏捏小桃的手臂。魅魔搖搖頭表示不知道。「應該只對人有效啊......啊不然這樣好了。」小桃兩手伸到我的腹間,抓住衣服的下襬往上掀開。

  「看──是腹肌跟胸肌喔──

  「啊啊怎麼回事!」「數值回穩!」「生體機械又軟化了!」「怎麼回事啊這個狀況?快調紀錄做分析!」

  我加快腳步希望早點離開這個區域,一邊忙著把下襬從小桃手上搶回來並塞回褲子裡面。

  才往前走兩步就撞到夏子,她正以看到什麼美食似的眼神盯著我的肚子瞧,口水似乎正要從嘴邊流出。

  這叫什麼?前有豺狼後有虎豹?進可攻退可守?

  「嘿!」小桃出聲叫道:「這腹肌跟胸肌都是我的唷!」

  「喔、喔,」眼神恍惚的女子被小桃這樣一叫,大夢初醒似地反應過來。「嗯,當然是妳的呀,我知道啦,不過我可以摸摸看妳的胸肌嗎......

  喂。

  「可以呀。」

  喂!妳是大方個什麼勁?

  「那我摸囉。」「好呀。」一邊說著,小桃還把我的手抓住,不讓我去擋住夏子。

  「欸欸欸!」男子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身後。「搞什麼鬼,夏子妳又撿冒險者回來了?」

  雙手肆無忌憚地在我胸口抓著的女子在聲音出現瞬間突然矜持拘束了起來,變化之快簡直可比閃電。「沒有啦,就,帶人家參觀一下,提高我們阿法貝塔的形象啊。」

  男子臉上有著些不悅的神情。「我們這邊是技術導向的,可不是什麼觀光點!」他上下打量我,視線停在小桃臉上。「妳就是那個登記觀光的小桃?服裝品味未免太前衛了吧?」

  「嗯──」小桃又用那種特別的聲調說話。不過面前男子的態度確實比起剛剛的人來得惡劣不少,希望不要有什麼麻煩事才好。「人家來觀光的啾咪......」「我現在要帶她去另外一個區域了!技術長掰掰!」

  夏子打斷小桃的話,抓住我的手跨步狂奔,我被她抓著跟在後面腳步有些踉蹌。跑過三個轉角之後,夏子才停下來,一邊喘氣一邊說道:「真不好意思,我沒想到會遇到他。」

  「剛剛那位是我們的技術長匹勒格,他沒有惡意啦只是稍微有點兇。」她在轉角處張望了半天,才回頭對我們說道:「他不太喜歡塔裡有非工作人員,可是我們本來就有觀光的預算要達成,技術單位都這樣喔,不好意思......

  小桃笑了笑搖頭。「沒關係啦,不過我想去那個嗯......」她露出思考的樣子,手指抵著下唇,問道:「塔外面有漂亮的走廊,可以帶我去看看嗎?」

  「當然可以!」夏子看起來十分興奮。「塔外走廊很漂亮,是我們阿法貝塔的觀光重點唷!」她一邊走著,從懷裡拿出了一個小小的方塊。「妳看起來沒有帶照相機,我可以幫妳拍照留念!走吧我們往這邊走比較快!」

  夏子雀躍地領在前面,小桃低聲對我說道:「之前看到那個通道好像在第三層的走廊附近,我想我們到那邊應該就會發現一些線索了吧?」

 

 

<待續>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上集請見此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首先恢復的是聽覺。

 

  或是說,聽得見的超感覺。

 

  總而言之,我在小桃呻吟的聲音中醒來。

 

  「啊嗯,那邊不行,太敏感了......」小桃雙手無力地揮動,似乎是在試圖打在她背上搔癢的某人,但是她只打到我的肩背而已。

 

  「嗯什麼......找到門?廢話!」魅魔翻臉像翻書似地怒罵:「這還用得著妳跟我說,難道我之前在這邊曬上三天三夜是假的!」

 

  我伸手拍拍她的手臂,小桃才注意到我醒來。

 

  「哦哦,你醒了。」她指著離我們床邊不遠的桌子。「我想喝那邊的水,你太重了我拖不動,請你......哼嗯,嗯......

 

  我一瞬間理解了現在的狀況:總之我們被某人救起來了,然後小桃家裡的誰正在小桃背上寫字跟她溝通。

 

  「啊啊......不行,不行......」小桃聲音軟綿綿地飄過,突然拔尖起來:「什麼!這種狀況還要我寫報導喔,不要啦怎麼這樣子~」

 

  跟她溝通的一定是艾拉沒錯。

 

  我把知覺展開,發現我們在一個大概容得下五、六個人站立的小房間裡,除了我們躺著的床之外就只有一張椅子跟小桌。我做起來伸手把桌上的杯子拿給小桃,她接過杯子咕嚕嚕地喝完拿回給我。

 

  牆上突然開了一個洞......正確地說,是牆壁挪開了,在那之後的是一個女人。她手裡端著盤子,上頭是一個水壺。

 

  「妳醒了呀?感覺還好嗎?」

 

  我稍稍放鬆剛剛瞬間提高的戒心。看來是她把我們從大船下救出來的。

 

  「妳的運氣真不錯,沒有被運輸船壓進沙裡。」她把我拿在手裡的杯子倒滿,水壺放在桌上。小桃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搶走杯子,再次一口氣喝完,然後吐了口大氣。

 

  「哇,真是太好喝了。」

 

  女子微笑著點點頭,再把杯子倒滿。「再喝點茶吧?」

 

  小桃就著杯子啜了一口。「妳泡的茶真好,比我喝過的都好呢。」

 

  「謝謝。」女子瞇起眼微笑,說道:「我正在前往塔群的路上,妳要去哪邊呢?」

 

  小桃側著頭思考片刻後說:「回家。」

 

  「是喔,妳要去哪邊呢?說不定我可以順路帶妳回去?」

 

  魅魔臉上綻出了笑容。「真的!妳知道怎麼回我家嗎?」

 

  「不是的,我不是那個意思......」女子緊張地搖手,小桃則是一副沒看到的樣子接著說道:「我住在石棘牆鎮喔。」

 

  「十級強震?」女子困惑地重複了一次,但顯然她並不了解小桃說的是哪裡。

 

  ......也許除了那道門之外我們沒有回去的機會了。

 

  她們之間的話題在這邊打斷,女子思考了半天,問道:「妳是怎麼到中央沙漠來的呢?怎麼會在沙漠中間,沒裝備也沒有風帆的,很危險呀。」

 

  小桃一口氣把茶喝完,放回桌上,裝模作樣地撐著額頭。

 

  「嗯,我們經過了一道門,就到這邊來了。」

 

  「門?」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女人似乎對小桃講的話有必要以上的興趣。她重複了一次小桃的話,接著便靜靜地等待小桃的說明。

 

  但是小桃並沒有回應她的期待。「嗯。門。」

 

  女子顯然為了小桃的反應困擾不已,她皺著眉陷入沉思。接著又提出了一次問題:「什麼樣的門?」

 

  「嗯......」這次換小桃眉頭皺了起來,接著回答了不是答案的答案。「閃亮亮的門?」

 

  到底好好地說出「傳送門」或是「魔法門」對妳來說有多困難?

 

  女子顯然腦子裡面正在快速地想著如何從小桃嘴裡獲得她想要的資訊,我實在看不下去,但附近一張紙也沒有,更別說筆;我只好把黑血延伸到指尖變成筆的樣子,沾了點茶杯裡的茶在桌上寫字。

 

  「你怎麼把手指放到我的茶杯裡面......」小桃抱怨沒完,女子則直盯著我寫出來的字。她先是困惑不已地抬頭看著小桃、再低頭看我寫在桌上的字;動作重覆幾次之後,她看著小桃,問道:「傳送門?妳是經過蟲洞來的?」

 

  什麼蟲洞,妳不要看我們有四隻手兩條腿就覺得我們是蟲好嗎?

 

  「妳是怎麼產生蟲洞的?」她抓住我的手,瞪著小桃看,一副彷彿字就寫在魅魔臉上那般地,以可怕的渴望盯著她直瞧。

 

  小桃倒吸一口氣。「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什麼蟲,噁心死了!」她伸手擋住女子的臉,別過頭去不再與她直視。

 

  「我......」女子看著我們,喃喃地說道:「我跟我男友就在塔中研究資料特異的異質點,我相信那就是妳講的傳送門。妳有這樣的技術,請務必告訴我!」

 

  「我不知道啦!」小桃摀住耳朵表明了不想再聽。「說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妳想怎麼樣嘛!」

 

  「呃,對不起。」女子收斂神色,拿起茶壺再把杯子倒滿。她一邊倒茶,手一邊微微地顫抖。為什麼這個蟲洞還是什麼特別點的東西會讓她這麼在意?

 

  小桃拿起杯子,一點一點地喝,一邊抬起眼睛盯著面前的女子。對方被她看得有點不好意思,又重新拾起了話題:「啊,那個,忘記說了,我叫夏子。」

 

  「我叫小桃,水蜜桃的桃喔。」小桃像是忘記剛剛才生氣過似地微微一笑,繼續說道:「這是我的騎士大爺喔。」

 

  夏子不解地看著小桃。「......騎士?」

 

  魅魔點點頭,抓起我的手搖晃。「我的騎士大爺。」

 

  「喔......」女子沉吟半晌,最後對小桃露出一個了然的微笑。「嗯!」

 

  ......我實在不知道妳瞭解了什麼,而且我認為最後的結論應該是決定忽視小桃那句話──同時也忽視我對吧?

 

  「總之妳先跟我到阿法貝塔去吧?」夏子轉頭準備離開房間。「如果妳要回去的話,記得讓我看一下妳的傳送門喔!」

 

  牆壁再度滑開,出現了一扇門。女子離開的時候牆壁又咻地一聲恢復原狀。

 

  我看這女人是昏頭了。小桃看起來哪裡像是知道傳送門位置的樣子?

 

  我再次沾點茶水把我的疑問寫在桌上,小桃看了一眼,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半天後,說道:「我問問喔。」

 

  問問?妳問誰?我正想再提問,看到小桃露出難得的專心表情,便決定不打擾她。不久後她舒了口大氣,說道:「我已經用尾巴在地上寫字了,艾拉應該會看到。」

 

  妳的尾巴可真靈活。

 

  女人進出的那面牆突然再次打開,夏子的臉出現在門後。「已經快要到阿法貝塔囉,妳要不要出來看看呢?」

 

  小桃舉起手高興地說道:「好啊!」然後便等待著。

 

  ......是、是,我是妳的腿──與其說我是妳的騎士,不如說我是妳的座騎更貼切點?

 

  我走出房門,左右是四處閃著各色光芒的牆壁。正前方則是巨大的玻璃窗。遠處有一座高塔,與沙漠給人的印象格格不入,就像一把尖刀從沙漠中穿出來似的。

 

  「那邊就是阿法貝塔囉,妳應該知道吧?」

 

  誰會知道啊?「不知道耶。」小桃搖搖頭,兩手一攤。「塔那邊有什麼?」

 

  「我的同伴都在那邊。」夏子回答的時候臉上充滿了期待。「我的男友也在那邊,這趟我去哈邦涅拉可帶了不少存糧跟水果給他們,大家一定會很高興的!」

 

  「嗯──嗯哼──」小桃發出了異樣的聲音,我暗自祈禱夏子不要聽見,但事與願違。

 

  「妳怎麼了,不舒服嗎?」

 

  小桃雙手抱著自己,魅眼如絲。「不、其實有點舒服......

 

  ......別說出來啊!

 

  我退後一步,在胸前穩定地伸出手擺出阻擋的樣子,要夏子不要再接近。

 

  我的肢體語言與小桃的姿態恰成反比,不知道夏子會怎麼看待這個頭手不協調的傢伙?不過看來夏子是讀到了我動作的意思,她不再接近,回到巨大的玻璃窗前面。

 

  「電腦,連絡阿法貝塔,請求進入三號停機庫。」「處理中。」

 

  另一個毫無生氣而平板的聲音在她的命令後應聲。大概是她不知道躲在哪邊的僕人吧。有時候有錢人就是這樣,既嫌僕人礙眼卻又不能不依賴他們。

 

  小桃繼續在我的頭上呻吟,持續了好一會兒她才喘著氣說道:「艾拉說,門快要修好了。」

 

  我注意到夏子以一種刻意希望自己不引人注意的動作,聚精會神地聽著小桃說的話。

 

  「她說,那個......門修好的時候,她會從那邊丟魔法火焰過來當做信號,我們只要看到哪邊有光就知道了。」

 

  很合理的做法。

 

  「......魔法?」夏子自言自語的聲音無法逃過我的知覺。

 

  不管她想做什麼,我不太喜歡這種偷偷摸摸的態度。我正展開知覺檢查室內,那個平板的聲音又冒了出來。

 

  「訊息送出一百八十秒,阿法貝塔沒有回應。」「怎麼會......啊?」

 

  遠處傳來的細微爆炸聲打斷了夏子的質疑。

 

  塔上的窗戶破裂,冒出黑煙。塔底數個出口爆炸後,幾艘帆船衝了出來,但走不了多遠就翻覆或是停下了,甚至更多的是在離開出口之前就被連續不斷的爆炸波及,不久後就在也沒有帆船離開塔,而爆炸也很快地平息,只剩下一縷縷的黑煙從塔中飄出。

 

  「這......這是怎麼回事?」

 

  慘劇就在我們面前發生,但我無法回答。小桃指著冒煙的塔,悄聲問道:「火光?」

 

  別拿人家的悲劇開玩笑啊!

 

  我用手摀住她的嘴,但小桃掙扎著撥開了我的手,用氣音激動地說道:「你看清楚!真的是火光啦!黃色橘色跟藍色的,艾拉的魔法火焰啊!」

 

  ......我看不到顏色的好嗎。

 

  但是......我把知覺推遠到極限。代表我們回家希望的火光就混在夏子她們絕望的煙霧之中嗎?

 

  這是太殘忍的巧合了。

 

<待續>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噹噹噹,咱們萬花鏡書系的作者們,男的帥女的美可不是唬人的!!《荒流》作者微風婕蘭悶騷籌備多日的cosplay定裝照終於公開啦!! 不過礙於版面,想看更多照片請移駕她的blog喔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此為金魚大仙的側錄版,前情提要請見無患子的<女俠醃人頭>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如果仔細看的話,會發現沙漠不是只有沙子。還有要命的太陽、石頭、骨頭,逐漸變得乾燥的皮膚跟頭髮......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太一雜誌特派記者無患子跨海連線報導—


「我的字典裡沒有~放棄,因~為你鎖定你~」

 

奇怪,這裡不是香港書展會場嗎?怎麼會在這裡聽到蓬萊島的流行曲「念你」呢?記者這回除了採訪,可還要面見讀者的啊!難道是從天庭下凡的時候不小心按錯經度緯度了?正當記者心中喊糟之際,口哼靡靡之音的兩名少女嘻嘻一笑,似乎察覺記者的迷惑,齊齊遙指不遠處的紅色招牌道:「哪,那邊不就是『讀書共和國』的攤位嗎?」

 

記者被她倆唬了一驚,怎麼來逛書展的凡人還懂得讀心之術,知道我心裡在想些什麼不成?還未及開口,少女之一便送上名片一張,皮笑肉不笑道:「這位同行先輩您有所不知,我們姊妹是地府『酆週刊』的特派記者,這回也是來採訪書展新聞的,請多多指教!」

 

酆週刊?!那本勞什子鬼地府週刊的主編不就是那個口蜜腹劍嘴甜心苦舌燦蓮花騙死人不償命的余蓮花?難怪轄下兩個小編也是陰氣森森的,鬼門還沒開就跑來書展混,想必一肚子壞水沒好帶契。

 

「聽聞前輩著作甚豐,大多是談論地府皇家軼事,我們姊妹可是好生傾慕!」

 

「就是,就像我從不寫空白的日記~」

 

在余蓮花的爪牙面前,記者當然不能失了膽氣,更不能被魔音穿腦,於是回敬道:「是啊,敝人在下我在香江書展,還將要辦一場小小的見面簽名會呢!」

 

「唉唷,那就恭喜前輩啦!可惜小妹身負採訪重任,恐怕不能參與這次盛會,在此先預祝您門可羅雀……」

 

「瞧妳這半瓶醋,連成語都不曉得用,學人當什麼記者,應該是『門庭若市』才對……」

 

「但不是我在說,皇帝們那些陳穀子爛芝麻歷史八卦,現代人還感興趣嗎?就怕那人間代理出版的『繆思』印了這麼多書,一本也賣不出去呢!」

 

「誰知道呢?先前代天巡狩使了這麼多錢送他大哥劉備進地府皇家聯誼會守選,也不差再花些錢把書買回去當金紙燒呢,呵呵呵!」

 

討人厭的姊妹倆終於走了(咬手帕),別管她們鬼話連篇!記者現在就為大家採訪地府系列在香港書展會場的鋪貨情形,有圖有真相,屆時記者若巡迴到蓬萊島辦簽名見面會,還請大家多多支持啊!

 

圖一:地府JUDY跟弘曆兄弟倆躺在書架上的樣子(原諒我有點手抖@@)

香港書展1  

 

圖二:一副讀者很多的樣子(猜猜哪位是工作人員?哪位是路人,哪位是記者的暗樁?)

香港書展2   

 

圖三:感謝讀者POLLY幫我拍的簽名美照,瞧瞧那下巴是多麼的尖哪~(挑眉)

香港書展3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賀!《荒流》上市之後,妖怪報的關係企業……呃不,好友列表又拓展到了天雲之上的曇缽羅華,位在曇洲第一惡勢力太昭國首都,赫赫有名的曇華茶館NO.1說書人也成為妖怪了啊!(大誤)他要為各位帶來什麼故事呢?請繼續看下去……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前陣子「妖怪報」的友刊:天庭太一雜誌跟地府酆週刊的兩位主筆相談甚歡,已經相偕到摩鐵兒樓去……嗯?這位看倌您的表情微妙,是以為邊邊要說什麼?唉,您想想大仙跟余大記者的工作,也知道她們是去摩鐵樓裡裝針孔準備偷拍事宜……至於後續被老闆拿掃把趕出門去之類的八卦報導,邊邊身為正派的妖怪是不會亂說的,當然也絕不會公開手上的相關照片!

閒話休提,今天傳來特稿的是《無頭騎士徵婚記》作者,女巫通信人氣NO.1作家Encty久違的相關消息;據說他已經打開傳送門跳進一個充滿沙帆、高科技的未來世界,女巫通信編輯長因為他脫稿(把稿子脫掉不交是也)太久,似乎弄了個什麼手段把特約記者小桃也送去那個世界……


 


 

 

 

  今天是第三天。

 

  我的面前矗立著一道門框,女巫學徒好心地拿了漏斗跟烈酒給我。我接過漏斗往脖子一插,抓住杯子把冰冽的酒液直接灌進我的食道與胃。

 

  卡洛識相地沒說話,把倒空的杯子重新斟滿酒放在我面前的桌上,沈默地退到房間之外,並輕輕地把門掩上。

 

  房裡的時間彷彿凍結般毫無動靜,只有門框中間那個薄膜似的「通道」海浪波動般地不停變換顏色,提醒我世界並沒有靜止下來。

 

  三天了。

 

  小桃作為特派記者被艾拉派出去採訪已經整整三天了。她被要求通過這道傳送門出去採訪並不是沒有先例,但是三天沒有絲毫回音倒是第一次。

 

  甚至該這樣說,她出去採訪從未超過一天,有時候甚至一頓飯之內的時間就帶著寫好的稿子回來了,直令人懷疑她到底有沒有真的去採訪或者只是亂寫一通而已。

 

  而這次三天過去了,傳送門上卻連張紙片也沒有回來。

 

  「他還在等?」艾拉粗啞的聲音從門縫中透進來。「叫他回去了。」

 

  「可是,總編輯……」

 

  門外艾拉似乎與她底下的小編們討論了些什麼東西。但我並不想分神去注意她們。反正她要說什麼就會直接跟我說,不想說的我問了也沒用,還不如等她講省事。

 

  女巫把門推開,走進來站到我旁邊,跟我一起盯著門瞧。「你先回去休息吧。」

 

  「她一回來我就會派人通知你,你不需要……」我擺擺手打斷了她的話,引來她一陣無可奈何的嘆息。「我知道你擔心她,但你在這邊又能怎麼樣?實際點,你還不如回去你們的小窩等她回來,她回來我就把她直接送回去,這次我不會把她關起來趕稿,好唄?」

 

  桌上放著的酒杯外側凝了些水珠,我把酒一股腦地倒進漏斗裡。

 

  艾拉似乎有點生氣。「話說回來也才三天,你就這麼緊張,編輯部裡面那些小鬼被你嚇得大氣也不敢喘一下,你未免太誇張了吧?」

 

  ……誇張的是妳手底下的人吧?我坐在房間裡面干她們什麼事了?我不想理會這些瑣事,動也不動一下。

 

  她看我沒有回應,繼續念道:「你知不知道正常的外派記者取材都是從一天起跳,出去兩三天是平常,一個禮拜才回來也不是沒有,小桃動作是很快,這次雖然久了點,也許她只是多花點時間跟人家聊聊天而已……」我猛地站起來,轉身面對艾拉。

 

  三天?什麼樣的聊天要三天?妳跟誰可以聊上三天?我的脖子滲出血液,但即使如此,小桃也沒有如常地經過我的血液通道出現……

 

  這樣還不夠讓人擔心嗎!

 

  艾拉丟過一張擦手紙給我,讓我抹去流到身上的血液。她把頭探到房門外喚了聲:「卡洛!過來過來。」女巫學徒一陣風似地出現在房裡。看到地上的血跡便自動自發地拿起備在牆邊的拖把把血跡擦掉。

 

  「你不要逼我,奧斯卡。」女巫看起來有點不悅,低聲對我威脅道:「你再不回去休息,我就讓你想休息也沒有辦法!」

 

  ……妳想怎樣?我逼近她的臉,血液再從我的脖子冒了點出來。

 

  「你想不想聽聽神對於從擔心受怕中解脫、獲得喜樂的方法?」說著,她還有意無意地看了卡洛一眼,女巫學徒並沒有聽到她的話,但是發現艾拉看著她,便對這邊露出了天真無邪的微笑。

 

  我打了個冷顫。

 

  是啊,妳的確提出了一個很強力的威脅。但是在確定她安全回來之前,我是絕對不會離開的!我雙手抱胸坐回椅子上,背對艾拉表示不理會。

 

  「這樣啊,你下定決心了是吧?」艾拉壓低了聲音說道,然後回復平常的音量:「卡洛來,妳跟大爺說說如何獲得神的喜樂吧。」

 

  「好的!我很樂意!」

 

  妳當然很樂意!我可一點也不!

 

  我渾身僵硬地坐著,艾拉這次是來真的,卡洛對我的威脅也是貨真價實,只要她想,歌頌神的教誨這種話題她可以講上三天三夜,之前我可是見識過被她教誨了整個晚上的人們是怎麼痛苦地重複地被催眠然後被叫醒又被催眠又被叫醒,那彷彿拷問一樣的……

 

  「大爺,您一定知道的,在光之中神賜與了我們無窮的喜樂,只是我們無法體會……

 

  開始了,開始了,開始了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對,我就是想這樣慘叫,一點不錯這種催心裂膽痛苦不堪的聲音……咦?

 

  小桃?

 

  「啊啊啊啊啊啊——」聲音漸近,門上的波動越來越激烈,小桃連滾帶爬地從門裡衝了出來,跟著她衝進屋裡的是黃色滾燙的沙子,一下子淹沒了桌椅,我連忙跳起來,站到沙堆之上。

 

  艾拉沒反應過來被沙堆給埋了,她跟卡洛掙扎著想推開蓋住自己的沙子,好從沙堆裡面站起來。

 

  「給我水給我水給我水——」小桃雙眼充滿血絲啞著喉嚨叫著,看到我的瞬間便撲了過來。「水~~~~~~」她幾近殘暴地抓住我的領子,一手拔掉我插在脖子上的漏斗,嘴巴便咬了上來。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我已經知道掙扎是沒有意義的……但即使如此她現在的樣子還是很可怖啊!我顧不得騎士的尊嚴拔腿就逃,小桃拍著翅膀追在後面三兩下又把我抓住還用狼女教她的技巧把我固定住,稀哩呼嚕地在我的脖子上吸血。

 

  ……是我身邊的男人都被女人騎在頭上,還是這年頭的女人真的越來越誇張了?

 

  等艾拉跟卡洛從沙堆裡爬出來,好整以暇地把衣服上的沙子拍乾淨之後,我癱在沙上,小桃躺在我身上,喘著粗氣。

 

  「哦,終於喝夠了……嗝!」

 

  ……可以請妳下去了嗎?我伸手推開她,恢復精神的小桃直起上半身但依然坐在我身上,高聲說著:「你幹什麼推人家,我這次很辛苦耶!」一邊說著,她想到了什麼似地,瞪大了眼睛對艾拉用更高的音量叫道:

 

  「是誰!這次操作門的是誰!」她兩眼圓睜,頭髮似乎隨著她的尖叫豎了起來。「妳說這次是去樹海訪問精靈,樹海個鬼啦!精靈個屁啦!

 

  「沙漠!我這次一去就是沙漠!熱死人的沙漠!我想說妳傳錯地方了一回頭門不見了啊!門怎麼會不見!為什麼會不見!你說啊你說啊你說啊!」小桃激動地抓著我的領子把我的上半身抬起又放下,揚起了大片的沙塵。

 

  我哪知道!干我什麼事啊!

 

  「我再回頭就看到一艘船啊!艾拉妳看過嗎?在沙子上跑的船,有這麼大,這麼大,比出版社還要大的船啊!」小桃兩手張大比畫著,我被砰地丟回沙上,小桃跳起來一腳踩在我的腰上。「那麼大的船比房子還要大的船,對著我衝啊!天啊嚇死人了我的天啊那麼大的船對著我衝過來,我以為我要死了——

 

  小桃兩手抱頭尖叫著,瞬間她又換上了一副橫眉豎眼的樣子喊道:「是誰!艾拉妳說操作傳送門的是誰!我要把那個人綁在樹上七天七夜看他會不會領悟什麼叫作生死一線間!啊———

 

  崩潰邊緣的魅魔再度尖叫,我抓住她的膝蓋把她絆倒,她還來不及掙扎我就把她緊緊地抱在懷裡,輕撫她的背。

 

  「而且還不能用魔法,門不見了我又不能用魔法,我怎麼回得來,嗚嗚,我在沙漠裡面飛來飛去渴得要死,仙人掌又那麼多刺刺得人家手好痛……」

 

  小桃停止了爆炸般的胡言亂語開始喃喃地一邊啜泣一邊抱怨,急促的呼吸終於慢慢穩定下來,眼眶盈滿了淚水。

 

  「嗚……這次我真的好辛苦,好可憐,為什麼我要這麼可憐……」

 

  我輕輕地拍著她的背,魅魔的眼淚一滴一滴地落在沙上,形成深色的圓點。

 

  「你看我的頭髮都分岔了!」她抓起一把頭髮心疼地說著,然後又摩擦自己的手臂。「還有你看那麼乾燥的天氣,我的皮膚都脫皮了,太陽又很大人家都曬傷了啦!」一邊說著她又開始哭鬧,我只得輕拍她的頭髮,希望讓她冷靜下來。

 

  ……我說艾拉跟卡洛,小桃在這邊鬧,妳們倒是很懂得找機會從門縫溜出去啊……

 

  ……而且妳們是什麼時候在門邊放了那幾罐蘆薈霜、乳液跟護髮乳?

 

 

 

 

  【女巫通信夏季號】

  本期「世界跑透透」專欄記者外出取材暫停一期,敬請期待下一期的復刊。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酆週刊是什麼?呵呵,讀者大人們吶,妖怪報的合作刊物可不只有西方魔法界的女巫通信,或是中國天庭的太一雜誌,還包括陰曹地府的酆週刊吶!余蓮花小姐則是該刊物中最強大的記者,雖然大家都不相信不過她的報導向以平實著稱,看她用另一個筆名陸續出書爆料的《蜃樓》《龍王》,就知道陰曹地府什麼亂來的事都有,連性別都能讓讀者整個搞錯吶,你看看你看看這個文筆多好啊!(毆飛)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地府皇家聯誼會》的新書,也是完結篇即將於7/7上市嘍!除了現在正在妖怪報上進行試閱連載的小說,還會收錄無患子跟地府眾皇帝相關的中篇故事!更加可喜可賀的是,後記也交來了!啥?後記有什麼了不起?唉這您就不懂了,交了後記才表示作者完‧稿‧啦!!!

以下就是邊邊搶……先在妖怪報上曝光的後記,至於故事內容,請期待新書上市日!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妖怪報橫式  

【駐站作家專欄】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