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思公告
Pinkoi 被謀殺的城市 愛與黑暗的故事
★任何問題來信,歡迎寄到:m.muses@bookrep.com.tw
★想知道近來出了哪些書?近期出版新書箱

目前分類:五神傳說-靈魂護衛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了《王城闇影》的經驗與卷末的試讀後,在購入《靈魂護衛》前,我就已經預想這是一本描述中年婦女--太后伊斯塔自我追尋的故事,正好跟凱撒里的男性觀點與追尋歷程做個對照。實際讀完《靈魂護衛》之後,雖然我所推測的主題的確有出現,但書中這種互相對比的觀點出乎意料的多,帶來更多閱讀的樂趣。


作者  clifflee
標題  [心得]靈魂護衛
時間  Tue Nov 20 22:15:04 2007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自批踢踢實業坊 (ptt.cc) Fantasy版

        有了《王城闇影》的經驗與卷末的試讀後,在購入《靈魂護衛》前,我就已經預想這是一本描述中年婦女--太后伊斯塔自我追尋的故事,正好跟凱撒里的男性觀點與追尋歷程做個對照。實際讀完《靈魂護衛》之後,雖然我所推測的主題的確有出現,但書中這種互相對比的觀點出乎意料的多,帶來更多閱讀的樂趣。

「您的確天賦異稟,可以達成天命,這份贈禮可不能輕易放棄啊!」
「的確輕易不得,得
暴力地棄之不顧
才行。」

        就先從兩位主角來比較吧,凱撒里簡單來說,是個聰明、睿智的傢伙,發給他許多張好人卡都不為過,就算身處逆境,也已經超脫於悲憤的情緒之上,展現出傻瓜般的高貴情懷。太后伊斯塔則是滿腹怨懟的前聖徒,認為自己的祈求得不到回應,又被眾人視為瘋女多年。如果說凱薩里的碎碎念屬於溫和發牢騷的等級的話,《靈魂護衛》中的伊斯塔則是恣意解放,辛辣、尖酸、憤愾兼備,無論是讀者或作者,相信寫、讀起來都很痛快才是  XD

「我想,我就快瘋了。」
「那你需不需要經驗老道的瘋子指導呢?需要的話我可以為你服務。」

        接下來我就避開比較敏感的女性主義話題,純粹以閱讀後的樂趣來談《靈魂護衛》吧。以宏觀角度來看,其實與《王城闇影》的差異並不大,一樣具備了自我追尋、諸神探討、宗教議題等要素,而且劇情牽扯到的地理佈景較狹隘,出場的主要人物也更少。這並不是代表《靈魂護衛》的故事內容,講的是無關緊要的雞毛蒜皮小事,反而一掃前書人物描述過於平面化的遺憾,把各個角色的內涵更凸顯出來。

        說起來這還是要歸功於作者精妙的描繪功力,我是在重讀數次之後才發現,厚達四五十頁的劇情中,居然只過了短短一天不到,而且還沒有重複或贅言之感,自然能把整個主題聚焦出來。改寫一段書中的句子,差可比擬我的感受:這麼多的關注,投注於這麼小的地方……

(下有些微劇情洩漏)





太笨,接著太瘋,然後太無趣,最後太遲了。

        在不洩漏太多劇情的狀況下,簡單描述這本書,大概是:一個家庭悲劇,兩位魔法歐巴桑,三對愛情組合,四個陷入巫術糾纏的凡人,以及五位神祇(雖然沒有都出場:P)的故事吧。

        之前版上傳言有點「腐」的劇情,我覺得是太過頭的說法了,近20年寡居的伊斯塔偶爾懷念青春一下,跟市面上(曾經)風行的言情小說完全不能比啊!除了愛、宗教議題外,故事中還有著小小的推理橋段,雖然沒什麼進展就已經揭曉答案就是。

雜種神大人,讓他也享有您的恩賜吧,不是您的恩賜也好,去你的神之眼。

        《靈魂護衛》除了看伊斯塔大展神威、辛辣又幽默的個人魅力外,神祇在書中的形象也更具體化呈現,她跟雜種神的對手戲更是有著相當樂趣。一位自認被諸神拋棄,不願意再受折騰的凡人,對神祇的反應可想而知,而雜種神調教、訓練她的過程,自然又是另一種(謎)樂趣了。如果照凱薩里所說的,被諸神看上是一種不幸,那伊斯塔可說是悲中之悲,親眼見識過三位神祇,難怪可以出一本她的專書了 :P

以諸神之名,路帖茲家的人知道如何死去三次。

        走文最後,還是要作點結論。現在出書的趨勢,都是要有大大的書腰,上面大剌剌寫著得過哪些獎。以一個男性的角度來說,我必須承認當我看到最佳愛情小說時,心中多少有點遲疑,畢竟我期待的是奇幻小說,而不是奇幻的愛情小說;不過看到其他幾個鼎鼎有名的獎項,還是決定買下這本書。沒想到份量這麼厚,讀起來卻如此輕鬆,每次重新翻閱時,又能找到另一份之前沒注意到的細節,的確符合封底引述的幾個稱讚:細膩、豐富、充實、機智與幽默。《王城闇影》雖然已經相當美味,但《靈魂護衛》添加了更多誘人的香料,更吸引人持續讀下去。如果能接受主角是個中年寡婦的話,這本書我強力推薦,猶勝《王城闇影》啊!

相關閱讀:
英雄出中年!五神傳說第一部《王城闇影》
                 歡迎來到我門前,我是地獄之口。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把《靈魂護衛》看完以後,我開始想念起《王城闇影》,就把第一部又拉出來重讀了一遍;這時才覺得這個系列雖然沒有引起轟動,卻意外地耐讀。中文版有沒有辦法平安出到第三冊呢?我突然覺得擔心起來。

文/顏九笙

        我會讀到「五神傳說」系列的第一部《王城闇影》,完全是巧合。似乎是因為我幫忙做了一點小事情,結果得到贈書一本。作者洛伊絲‧莫瑪絲特‧布約德(Lois McMaster Bujold)的大名我以前聽過,所以本來很疑惑,繆思幹嘛不出她比較有名的Vorkosigan系列?《王城闇影》看起來頗厚,那時我又是好一陣子沒看奇幻小說,總覺得好像必須適應一下;所以,我本來是想用一個星期的睡前時間慢慢看,結果卻在某個週末拿起來以後就不小心讀完了。原因在於,這本書比我原先想像的來得更靈巧細緻,在某些小細節上顯得很「真實」。

  很真實?奇幻小說很真實是什麼意思啊?

  這部奇幻小說的主角並不是十幾二十歲的青少年,而是打過仗、當過俘虜、身心俱疲的三十五歲軍人,自覺是個「老人」了。凱薩里被賣到海盜船上當奴工,長期面對生命朝不保夕的壓力和虐待,所以剛被解放時就病了好幾個月,而且變得很容易落淚。他跋涉到過去的舊主人家中,發現自己可以有舒適的好床可睡,忍不住又開始流淚,其他不明就裡的僕從還以為他有毛病。這一段馬上讓我想起過去讀過的其他資料,某些被關過黑牢的人的確是這樣……然後,這本書的世界就讓我覺得很有真實感了。雖然書裡出現了各種神異力量,不過我讀的時候卻沒有覺得太勉強。(我的意思是,不覺得有被強迫推銷某種new age教義的感覺……有些作家描述自己筆下的神明時,唉,態度真的認真到讓讀者有壓力,而且快要讓讀者看見那個虛構神明也有人性弱點了。)故事的主軸並不愚蠢也不老套,結尾很快樂,所以《王城闇影》我讀得很愉快。(雖然我腦袋裡那個喜歡惡搞的小角落,還是忍不住想問:凱薩里是在同一時間見到伊賽兒跟碧翠絲的,初次見面之時根本不知道哪個是公主。他怎麼會這麼剛好,喜歡的就是他「可以」看上的那一個?)

  但是,第二部《靈魂護衛》出版時,我卻沒有馬上飛撲去書店弄一本回來。這是為什麼呢?或許,「給成熟讀者看的奇幻小說」本來就是這樣吧?跟某些主打青少年族群的奇幻小說不同,這個系列本來就不打算用某位少年英雄主角沒完沒了的過關斬將、刺激冒險來吸引讀者的持續注意或瘋狂搶購;讀者可以很悠閒地在有空的時候拿起來看。第一部的主角凱薩里在第二部裡根本沒出場(只有被提到);第二部的主角比第一部更破格,居然是一位四十歲的中年喪子寡婦。誰想得到奇幻小說主角可以是這樣的人物?伊斯塔跟凱薩里有個共同點,就是她也自覺經歷過太多事情,精疲力竭了。然而這本書的後續發展,卻讓女主角非常合理地重燃生機——對於不再是二十來歲的女性來說,這書實在是太勵志了XD。(這麼一想,我就開始很好奇,更年輕一點的讀者對於這兩本書是什麼感覺呢?)

  把《靈魂護衛》看完以後,我開始想念起《王城闇影》,就把第一部又拉出來重讀了一遍;這時才覺得這個系列雖然沒有引起轟動,卻意外地耐讀。中文版有沒有辦法平安出到第三冊呢?我突然覺得擔心起來。

全文轉載自顏九笙.與書為伍
     「五神傳說」系列,《王城闇影》與《靈魂護衛》
相關閱讀:歡迎來到我門前,我是地獄之口。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星期二晚上,把五神傳說的第二部大嬸歷險記最終校交出去了。據繆思在網站上表示,大家在十月的第一個週末,也就是大叔歷險記出生兩個月的那天,就可望在書店看到了! 

  回首翻譯這兩本的過程,驚覺五個月的時光就這樣消失,換成結結實實的書躺在書架上。這樣的轉變,似乎比點石成金或變形金剛還不可思議,唯一可比擬的是王城中某人說的,「一個人的血汗能變成另一人口袋裡的金幣」吧。幸好金幣也有進我的口袋裡
:p



        試譯通過時,還很掙扎該不該接下兩本鉅作。除了後來回頭看,譯得不太好的安萊斯"Servant of the bone" 那兩章之外,我是第一次譯小說,一本又是從前兩本雜書的厚度,翻譯時間還一樣長,實在有點沒信心。幸好那時有各位朋友的鼓勵與支持,才勇敢接下來。  
 


  譯了一半,只覺得生字有點多……不過我本來就是字彙量少得可憐的人,所以也不以為怪。後來才在艾日的部落格看到,有人說王城那本「不好翻」。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就信心全失地打滾了幾天,還是靠著大家連哄帶騙讓我回復信心。其實我並不覺得難翻……這不是說大話,只不過我字典裡「難」一字的解釋是:「難就是有可能」(然後可能就是可以);而作者愛玩的文字遊戲雖然傷腦筋,但只要解開謎題,腦子就會分泌大量的腦內啡。所以僅管翻得順時愉快地滾動,翻不順時痛苦地滾動,想出了妙翻譯興奮地滾動,想不出好翻譯煩惱地滾動,情節歡樂時笑倒在地滾動,情節悲傷時邊流淚邊滾動……還有會和某人邊聊天邊滾動,感謝五神不保佑,我還是在編輯提著鞭子殺到家裡來之前,完成了翻譯。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呼籲一下:如果你拿起這兩本書(或是其他任何的翻譯書),覺得讀起來很順,翻譯不錯,那麼請記得翻到版權頁看編輯的名字,為他們拍拍手。一本書能夠成為好書,原著、出版社、編輯、譯者缺一不可。而編輯出的心力、要承擔的責任,絕對不會少於譯者(或者……至少我現階段還是煩勞編輯很多的譯者:p)。  
 


  說得太嚴肅,來點輕鬆的。如果要抱怨的話,對翻譯過程想抱怨的是……

  「作者文筆幹嘛沒事那麼好?!」

  如果別寫得那麼生動,我就不會那麼融入劇情,隨之心情起伏了;不會一個人坐在那兒對著螢幕吃吃笑(難怪我這五個月都沒到咖啡廳工作 XD),或是翻一翻紅了眼。第二部裡面還可以看到讓人臉紅心跳的情節(好吧,我承認我對文字的情色抵抗力差),以及讓人毛骨聳然的情節。毛骨聳然那段,我是在竹南朋友她宿舍譯的。白天一個人在家,譯到那裡正好窗外的狗開始吹狗鑼,就這樣吹了一個下午。何只在螢幕前滾動,我連關掉電腦去做別的事都覺得心慌慌了。最後還是破例開了msn讓人安慰一番才平復。重點是我平常啥鬼都不怕啊(怒)。

  最後不例外地來感謝一下,感謝編輯們幫我潤句子挑錯誤,一起讓成書更好;感謝小喵給我很多寶貴的建議,還有所有朋友給我的鼓勵、關心和幫助。這部作品會讓我感動、讓我笑;而我是想著要怎麼讓你們感動、讓你們笑,一面翻譯的。嗯,還有,說到關心……王城的書一出來,就有一些人關心地問:良夜,你一次要譯五本,好辛苦喔。

  雖然叫五神傳說,不過這套目前原文只出了三本啦!會不會出齊五本,就要問作者了。而且就算要譯五本,幸福都來不及,哪有辛苦的事。

全文摘自譯者部落格http://vampraths.blogspot.com/2007/09/blog-post_20.html
(繆思出版感謝辛苦的譯者,一鞠躬)

相關閱讀:
歡迎來到我門前,我是地獄之口。
小說試讀>靈魂護衛(之一) 
小說試讀>靈魂護衛(之二)
英雄出中年!五神傳說第一部《王城闇影》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她灰心至極,幾乎要哭出來。這樣不是辦法。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好。我從來沒機會學,現在想學已經太老了。


  馬匹奔馳聲再度傳來,還夾雜了叫喊聲。這時她腦中閃過一個念頭,想起自己沒準備的東西還有一件,就是武器。她腰上連一把能自衛的匕首都沒有。她想像自己拿著什麼抓得住的武器揮舞,和高明或者彆腳的劍客鬥劍。她想著想著,不禁笑了出來。幻想的場景一眨眼就結束了,反抗根本是多餘的。


        她回頭看了一眼,歎口氣。是費瑞許准爵和一名馬夫。他們快馬加鞭地跟在她後面,馬蹄濺起陣陣泥水。她心想,自己還沒瘋到希望來的人不是他們,而是強盜。也許問題就在此──她還不夠瘋狂。要是真的精神錯亂,就毫無顧忌了。只是瘋到希望得到什麼,卻沒瘋得足以掌握它們──只瘋了一半,真是沒用。

  費瑞許駕馬來到她身邊,她看著他驚恐漲紅的臉上滿是汗水,心中不由得感到內疚。「太后陛下!」他喊著,「陛下,您在這裡做什麼?」他差點要翻下馬背抓住她的手,瞪視她的臉。

  「我受不了城堡裡滿是哀傷,想在春天的陽光下散步,散散心。」


  「陛下啊,您走了五哩路欸!這路實在不適合您……」


  是啊,而且我也不適合這條路。


  「沒隨從,沒守衛──五神啊,別忘了您的地位,您的安全!好歹也為我這頭灰髮著想啊!您這番舉動,可讓我這頭灰髮都嚇得站起來了。」


  「我向您的灰髮致歉,」伊斯塔真的有點懊悔,「我的好費瑞許,您的灰髮或其他部分都不值得為我如此辛勞。我只是……想走走而已。」


  「下次先告訴我,我會安排……」


  「我想自己一個人。」


  「您是查里昂的太后啊。」費瑞許堅持道。「看在五神的分上,您是伊賽兒女王陛下的母親,可不能像村姑一樣在路上蹦蹦跳跳的。」


  伊斯塔歎了口氣,想像自己是蹦蹦跳跳的村姑,而不再是可悲的伊斯塔。當然,村姑也有自己的煩惱,但人們對村姑可不會像對待太后,報以帶著詩意的同情。不過在路當中和他爭論是沒用的。費瑞許要馬夫下馬,而她則默許他們將她扶上馬匹。這身喪服的裙擺沒有開叉,不適合騎馬,裙子的皺褶纏住了腿,讓她伸腿搆住馬蹬時非常不舒服。馬夫從她手中拿走韁繩為她領路,她又皺起眉頭。


  費瑞許看她眼中泛起淚光,便從他的鞍上靠過來,握住她的手安慰道,「我了解,」他低聲說,「令堂去世,我們都十分哀痛。」


  費瑞許啊,我好幾個星期前就不再為她流淚了。她曾發誓不再流淚也不再祈禱,但在病榻旁最後可怕的幾日,她打破了這兩項誓言。而在那之後,無論流淚或祈禱都沒用了。她不想讓守衛長煩惱,因此決定不說她此時其實是為自己哭泣,不是因為悲傷,而是為了某種憤怒而哭。不如讓他以為,她之所以心神不寧是因為喪母之痛,畢竟,那樣的心痛會過去。


  費瑞許過去幾星期也十分悲傷,又忙著招待客人,和她差不多疲憊,因此沒再多說什麼打擾她,馬夫更是不敢說話。她坐在徐步而行的馬上,讓身下的道路像不能派上用場的紅毯一樣收捲起來。那麼,此刻的她還有什麼用處?她咬著下脣,越過擺動的馬耳望向前方。


  過了好一陣子,那對耳朵開始轉動起來。馬兒哼著氣,她隨牠的視線望去,見到另一隊人馬由一條叉路走來,共有一、二十人騎著馬匹和騾子。費瑞許踩著馬蹬站起身,瞇著眼張望,見到幾名騎乘侍從身穿女兒神教團士兵兄弟的藍色長外衣和灰袍,這才放心地坐下。確保朝聖者旅途安全,也是女神教團士兵兄弟的任務。靠近一點才看出這一行人有男有女,穿的衣著都是所選神祇的顏色,至少以現成的服裝盡量湊出來;他們袖子上的彩色緞帶則顯示他們神聖的目的。


  兩隊人馬同時到達路口,費瑞許和與他同樣冷淡謹慎的士兵兄弟相互點頭致意。朝聖者疑惑地看著伊斯塔一身上好的素雅衣著。一位臉色紅潤的年長胖婦人愉快地對她微笑。和我年紀差不多啊,伊斯塔遲疑了一下,揚起嘴角回應,兩人互相頷首招呼。費瑞許見狀騎到伊斯塔和朝聖者之間,但胖婦人勒馬退後,接著驅馬快步騎至他身旁。


  「夫人,願諸神祝福您有美好的一日。」婦人喘著氣說道。她的鞍袋裡塞滿東西,還有不少袋子綁縛在鞍袋上,和她一樣危險萬分地隨著馬的步子跳動,她的雜種馬載重過頭了。馬兒慢下來,開始緩緩踱步,她則緩下呼吸,扶正草帽。她的衣著是不太搭調的深綠色寡婦裝束,但袖子上纏繞的緞帶卻有完整的五色組合:藍與白,綠與黃,紅與橘,黑與灰,還有白色和淡黃色。


  伊斯塔躊躇了一下,才又向她頷首道:「您也是。」


  「我們是貝歐莎各地來的朝聖者,」婦人友善地說,「要去達理翁那裡,去總理大臣吉隆諾離奇死亡的聖地。不過那位好心的布勞達准爵跟我們目的不同。」她向一位年長的男人點點頭,那人身著不顯眼的褐色衣物,上頭的標誌是代表秋之子的紅橘兩色緞帶。他身旁一位衣著較鮮明的男孩正對著綠衣婦人皺眉,想阻止她繼續說下去。但婦人仍說道:「布勞達准爵和他兒子,就是那邊那位──俊俏的小夥子,對吧?」


  男孩猛然轉回身,直直望向前方,臉上泛起了紅暈,就像袖子上的緞帶配色一樣。他父親不禁得意地笑出來。


  「准爵要帶他兒子投入子神教團,想必和他父親當年一樣。儀式會由子神的神聖將軍,也就是女王王夫柏岡王子親自主持!我真想看看,聽說他


是個帥小子,他的家鄉伊布拉海岸一定專出好青年。我該找點理由去卡德古斯祈禱,用我這對老眼飽飽眼福。」


  「是啊。」伊斯塔無動於衷地說。她對伊斯塔的女婿有太多期待了,不過對他的描述整體來說還算正確。


  「我是帕瑪的凱莉亞,之前嫁給那兒的一位馬具商,現在守寡了。您呢,夫人?這壞脾氣的傢伙是您丈夫吧?」


  城堡守衛長聽到她放肆的話,一臉不贊同的樣子,打算勒馬擋開煩人的婦人,但伊斯塔制止了他:「沒事的,費瑞許。」他揚起眉頭,但仍聳聳肩,住了嘴。


  伊斯塔回答朝聖者:「我是……瓦林達的寡婦。」


  「噢,真的嗎?我也是。」婦人高興地回道,「我第一任丈夫就是那裡人。不過我送走三任丈夫了。」她一副成就非凡的樣子,「啊,當然不是一次三個,是一次一個。」她探頭瞧瞧伊斯塔高貴的喪服,「夫人,您剛埋葬您丈夫啊?真可憐。難怪您看起來又憔悴又難過。唉,親愛的,要知道這可真不好過啊,尤其是送走第一個的時候。最初妳會想死,像我一樣,但那只是害怕罷了。別擔心,事情會過去的。」

相關閱讀:小說試讀>靈魂護衛(之一)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知道,那不過是種習慣。我再也不會發瘋了,真的。


  
       她並不是非要得到她母親的鑰匙不可,也不是很想得到那鑰匙所代表的──她母親擁有的生活。其實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只曉得她怕的是什麼──她怕被愛她的人鎖在陰暗狹窄的地方。敵人可能會叛逃、會倦怠、會離開;但愛她的人可不會動搖。她想著,手指一邊不停蹭著石塊。



       
        貝歐莎的行進隊伍魚貫穿過城市,走下山坡,沒多久就消失在稠密的紅瓦屋頂下。費瑞許轉身,消沉地穿過城門走進來,同樣失去了蹤影。


  刺骨的春風拂起伊斯塔一綹暗褐色的髮絲,拂到她臉上,卡在雙脣間。她皺皺眉,小心地把髮絲塞回編好的髮髻裡。頭髮綁得太緊了,扯得她頭皮發疼。


  這兩星期天氣回暖,但已經太遲了,無法為受傷臥床的老夫人緩解傷勢負擔。要是她母親年紀沒那麼大,也許骨折就會康復得比較順利,肺部的感染也不致如此嚴重。如果她沒那麼脆弱,也許從馬上摔落也不會跌斷骨頭;如果她沒那麼固執,也許就不會一把年紀還想騎那匹馬……伊斯塔低頭發現手指流血了,連忙把手藏進裙擺。


  葬禮中,諸神的徵兆顯示夏之母帶走了老夫人的靈魂,一如預期而且十分合乎體統。即使是諸神也未敢違背老夫人對禮節的看法。伊斯塔想像著年邁的大公夫人在天堂發號施令的模樣,有些憎惡地笑了。


  終於只剩我一個人了。


  伊斯塔想著這樣孤獨的寧靜,是以多可怕的代價換來的。丈夫,父親,兒子和母親都搶在她之前,一個個離她而去。她的女兒身受查里昂女王王位約束,國事纏身的程度如同死亡的包圍一樣令人窒息。而且,就如其他人不可能由地底的墓穴返回一般,五神眷顧,她也不可能自人世的高位中脫身。我真的已經沒用了。她所有的責任義務已盡。她曾是父母的女兒,接著嫁給偉大但命運乖舛的埃亞斯王為妻;她也是孩子們的母親;最後成為她母親的照料者。現在我什麼都不是了。


  我不再被生命的高牆攔阻,它們全倒了,成為石礫與塵埃。現在的我是誰呢?


  不過,她依舊是殺害路帖茲大人的凶手。那小小的祕密團體僅存的成員。是她讓自己擔上的身分,也是現在她唯一的身分。


  她再度靠上城垛口間。石塊磨著淡紫色宮廷喪服的袖子,勾住了絲線。她的目光由下方石地沿著晨光中的道路飄下坡去,穿過城市,越過河流……然後去哪而呢?有人說,所有的路其實都是同一條,龐大的網絡在地上縱橫交錯,分離會合。又有人說,所有的路都有兩個方向。我只想要一條不會折返的路。


  背後傳來一陣驚嚇的抽氣聲,她回頭,只見她的侍女站在城垛上,睜大了眼睛,手掩著嘴,因為爬樓梯氣喘吁吁。她裝出歡喜的樣子說:「陛下,我在到處找您呢。請……請您離開牆邊……」


  伊斯塔露出嘲諷的冷笑:「我今天不想與諸神面對面,諸神正在和我冷戰,妳滿意了吧。」我一天也不想見到祂們,永遠不見最好。


  她任那女人攙住手臂,貌似隨性地漫步在城垛上,走向城垛內的樓梯。伊斯塔注意到,那女人刻意站在外側,擋在她和城垛邊緣之間。我想要的可不是石頭,妳滿意了吧。


  我要的是遠行。


  她愕然明白了,幾乎震懾了她。這倒是新念頭。我還會有新念頭啊?她心想。她的舊念頭就像件一再拆掉重編的織物,線料都已磨損,變舊變薄,但縫縫織織,從不會比原來的還大。可是她要怎麼上路呢?道路是鋪給年輕人走的,不是給中年婦人的。孤苦零丁的貧窮男孩扛起麻袋,踏上未知路途,追尋心中的希望……多少故事是這樣開始的?她不窮,也不是男孩,而且她的心中,生與死能給她的所有希望都已經被剝奪了。現在的我的確是個孤兒。這樣還不夠資格嗎?


  她們轉過城垛的轉角,走向圓塔,準備由塔裡那道狹窄的螺旋梯走下中庭的花園。參差不齊的灌木和發育不良的林木,延伸至城堡如幕簾般的城牆外,伊斯塔由樹頂望了最後一眼,通向淺溪谷的路上,有名僕人拉了一頭馱著柴的驢子,走向後門。


  伊斯塔來到先母的花園,便慢下腳步,掙脫侍女催促強迫的手臂,頑固地走到玫瑰尚末綻放的棚架下,坐在長凳上。「我累了,」她說,「我要在這邊坐一下。妳幫我端杯茶過來。」


  她看得出來,侍女正以不信任的眼神看著自己負責照料的尊貴女士,腦裡閃過任何可能的風險。伊斯塔冷冷地皺了皺眉,侍女趕緊屈膝:「遵命,陛下。我去請女僕準備,馬上就回來。」


  想也知道妳馬上會回來。伊斯塔等侍女剛轉過堡壘轉角,便跳起身,跑向城堡後方。


  守衛正要讓僕人和那頭驢子進來,只見伊斯塔昂首闊步,頭也不回地走過他們,裝作沒聽到那聲猶豫的「陛下……?」她輕快地走下漸趨陡峭的山坡,野草和刺藤勾住拖在地上的裙襬和飛揚的黑色天鵝絨無袖外袍,像手一樣抓住她,似乎要把她拉回來。她進入外圍林木中,消失在城堡的視線範圍外,便加快腳步,近乎在奔跑。她仍是小女孩的時候,常由這條路跑到河邊。那時,她還不是任何人的誰。

        她不得不承認,自己不再是小女孩了。好不容易從枝葉間看到水面粼粼波光,她已經氣喘吁吁,累得發抖。她轉向,沿著岸邊走去。這條路仍像她記憶中一般,接到一座古老的人行橋,跨過河面,再向山丘上蜿蜒,連接通往來自瓦林達市的大路。
 


  或許她哥哥的人馬剛才通過這裡,騎向他公國的首府達理翁,路上滿是泥濘以及凹陷的馬蹄印。兩個星期來,哥哥不斷遊說她隨他一起去達理翁,答應會在他的宅邸為她準備房間和僕從,親切地照料她、保護她。好像她在這裡就沒房間,沒僕從,沒人盯著似的。她想著,轉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宮廷喪服和絲質便鞋一點也不適合鄉間小路。她的裙子在腿旁窸窣擺動,感覺就像涉過深水一樣。泥巴吸住了她的便鞋。太陽高掛空中,曬烤她背上的天鵝絨布,熱得她汗水淋漓,一點也不淑女。她繼續前進,卻愈來愈覺到不舒服和愚蠢。真是瘋狂。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讓女人和智能不足的侍女一同鎖在塔裡。她這輩子還沒受夠嗎?她沒有換洗衣物,沒計畫,也沒錢,連半枚銅維達幣都沒有。她摸摸頸上的首飾。這是錢,沒錯,不過太貴重了──鄉下有哪個放款業者付得了那麼多錢?這可不是資產,而是餌誘強盜下手的目標。


  一陣馬車聲隆隆傳來。她原本一直低頭小心跨過地上的水窪,這時抬起頭來。迎面而來的是位農夫,趕著一頭結實的矮腳馬,拉了一車熟成的肥料,準備撒到田裡。他目瞪口呆地回頭看著路上的她,而她只莊嚴地對他頷首回應──不然她還能怎麼辦?她差點笑了出來,但仍然壓抑住不得體的笑聲繼續前進。她沒回頭,也不敢回頭。


  走了一個多小時,疲累的雙腿拖著重重的衣裙,最後她終於踉蹌了幾步停下來。她灰心至極,幾乎要哭出來。這樣不是辦法。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好。我從來沒機會學,現在想學已經太老了。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再被生命的高牆攔阻,它們全倒了,成為石礫與塵埃。
現在的我,是誰呢




2004年「軌跡獎」讀者票選年度最佳奇幻小說第一名。

2004年星雲獎最佳長篇小說 
2003年雨果獎




她是查理昂王國尊貴的伊斯塔太后──也是眾所皆知的瘋女伊斯塔。
        
長久以來,伊斯塔背負著這兩項特殊的身分,活在名為保護的嚴密禁錮之中,直到她終於獲得自由時,已是年逾四十的中年婦人…… 

她假借朝聖之名,逃離令她窒息的關愛,仍逃不出籠罩了她十餘年人生的闇影。在動盪不安的邊境上,這趟暗渡陳倉的朝聖之旅成了驚惶的俘虜逃難行,又轉為英雄救美的浪漫邂逅。然而,立在她眼前的俊美英雄,卻將她帶回不願面對的過往傷痛……

惡魔與陰謀蠢蠢欲動,王國、至親與忠勇之士的命運岌岌可危,伊斯塔再度面臨神諭的試煉。諸神一再托付夢境,究竟對她有何企求?又如何回應她內心深處痛切的祈禱?她真正的使命是什麼?

歡迎來到我門前,我是地獄之口。

「凡是洛伊絲.莫瑪絲特.布約德的作品,一旦到手,我都隻字不漏地讀過。這是位正處在創作巔峰的優秀作家,讀她的作品,真是賞心悅目……真的,難得有一本書會讓我愛不釋手……我迫不亟待地一頁頁翻下去……全書讀來令人心曠神怡。」 
──黛安娜.韋恩瓊斯(Diana Wynne Jones).《霍爾的移動城堡》作者

作者簡介:
洛伊絲.莫瑪絲特.布約德1949年生於美國俄亥俄州,是幻設小說(speculative fiction)領域中最值得尊敬的作家之一。從小便喜愛閱讀,並受父親的影響開始看科幻小說。中學時代初嘗寫作但僅為自娛。成家之後,迫於生計,以及在作家好友的鼓勵下,才真正踏上專業寫作之途。1986年以《Shards of Honor》名聲鵲起,以此作衍生出極受歡迎的招牌系列Vorkosigan Saga。她的創作迭獲佳評與獎項肯定,包括三度星雲獎、五度雨果獎,中篇小說《Mountains of Morning》更是同時獲得星雲獎與雨果獎,除了海萊因(Robert A. Heinlein)外,她獲得雨果獎的次數無人能及。此外,作品也經常在《軌跡》雜誌舉辦的最佳年度小說票選榜上名列前茅。近年又新開奇幻小說「五神傳說」等系列,再度大放光彩。育有一女一子,現居於美國明尼蘇達州。

延伸閱讀:
英雄出中年!五神傳說第一部《王城闇影》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