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思公告
Pinkoi 被謀殺的城市 愛與黑暗的故事
★任何問題來信,歡迎寄到:m.muses@bookrep.com.tw
★想知道近來出了哪些書?近期出版新書箱

目前分類:亞法隆迷霧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自巴哈姆特 BBS 站 (bbs.gamer.com.tw) Fantasy 板 ]

繆思代理的亞法隆迷霧系列,終於在六月多完結了。在看完「永恆之王」後,我以為自己對亞瑟王整個故事的悲劇體系已經有所了解,可是接下來的「亞法隆迷霧」卻將它完全打破。


「亞法隆迷霧」不同於許多亞瑟王系列小說,採用摩根勒菲的關點來詮述事件。摩根在普遍的印象中,是個邪惡的女巫,是阻礙亞瑟的元兇,整個悲劇的幕後指使者。可是當有故事願意真正去描寫她時,她就像普通人一樣有感情,會愛人,會遺憾,也會後悔。摩根為了不讓亞法隆消失在迷霧中,一輩子耗盡心力,卻發現自己不斷的做白工,不斷的彌補自己先前的行為,像個普通人一樣奔波於人生,完全不像傳說中驕傲的黑暗女王。看完「亞法隆迷霧」後,我對悲劇也有了新的認知。

對宗教心理有興趣的人也可以來看這系列,主要架構在描寫亞法隆為了抵制基督教牧師們的洗腦教育,而做的反擊。在書中,可以看到桂妮薇的矛盾,一個虔誠異常的基督徒不斷質疑自己的思想,卻又為此感到自責。也可以看到亞瑟對宗教態度的轉變,及許許多多因為害怕或恐懼而虔誠的信仰者。用現代的角度來看,提倡性自由的亞法隆或許的確是邪惡的宗教,可是在那個年代,又有多少人不以自己的本能行事呢?或者這就是文明與否的表現?有許多問題是值得去思考的。

有人說《石中劍》是「永恆之王」的前傳,我覺得對「亞法隆迷霧」來說,整部「永恆之王」就像序一樣。並不是在貶低懷特的「永恆之王」,而是看完後再來翻「亞法隆迷霧」,相信一定會有很深的感觸。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永遠都是他眼中的樣子──對自己、對目標都充滿信心的最高女祭司。




橡樹之囚

 



1


遙遠的北威爾斯山嶺裡,雨日復一日地下,猷瑞安國王的城堡彷彿在霧氣、濕氣裡漂浮。路上泥濘深可及膝,滾滾河水自山間衝下,淺灘為之氾濫,濕冷的寒氣籠罩整片土地。摩根裹著斗篷和厚重的披肩,在織布機中拿著梭子穿梭的手指愈來愈僵硬緩慢。她突然一驚,挺起身子,梭子從她冰冷的手上掉下。


「怎麼了,母親?」梅林妮被安靜大廳裡突然響起的聲音嚇了一跳,眨了眨眼問。


「路上有人來了,」摩根說,「我們得準備迎接客人。」然後她看到媳婦臉上困惑的表情,不禁埋怨自己又陷入了恍惚中。現在這些婦人的工作總是讓她恍神。她早就不紡紗了,但她還滿喜歡織布,之前她只要保持頭腦清醒,不要屈服於令人昏沉的單調動作的催眠,似乎就還安全。


梅林妮看著她的眼神半是警覺,半是惱怒。摩根出乎意料的預見總是激起她這種反應。倒不是梅林妮相信這是什麼邪惡或神奇的事,這不過是婆婆的怪異行徑。但她會對牧師提起這些事,牧師就會拐彎抹角地來問摩根來人何時會到,摩根就得擺出一副溫順女人的臉孔,假裝不知道他在說什麼。總有一天她會太過厭倦或沒有提防,而不再在乎,對那個牧師直說,到時候他就真的有話可說了……


算了,話出如風,現在也無法挽回。她跟伊安神父處得還算好。他曾是猷安的老師,以牧師而言,算是相當有學識的人。「告訴神父,他的弟子會在晚餐時到家。」摩根說,隨即意識到她又說溜嘴了。她知道梅林妮正想著要告訴牧師,所以回應了梅林妮的思緒,而不是回應她說出的話。摩根走出房間,留下瞪著眼的少婦。


整個冬天多雨多雪、暴風雨不斷來襲,沒有任何旅人到訪。她不敢紡紗,紡紗太容易打開通往靈通的門,但現在織布似乎也有同樣的效果。她勤奮地縫製全家大小的衣服,從猷瑞安到梅林妮剛出生的寶寶,但細緻的針線活對她的眼睛太吃力,冬天時她又無從取得新鮮的植物和藥草,可以熬煮膏藥或藥汁。沒人跟她作伴──她的侍女都是猷瑞安部屬的妻子,比梅林妮還要無趣,甚至無法清楚地從聖經裡引述一句話;對摩根能讀書寫信,還懂些拉丁文跟希臘文震驚不已。她也不能老坐在豎琴旁,所以她一整個冬天只能無聊不耐到快要發狂……


……她想,更糟的是,總是有想坐著紡紗、想讓心思飄到遠處的誘惑,追蹤在卡美洛的亞瑟,或正在進行計畫的亞可倫──她想到三年前,應該讓亞可倫在宮廷裡待久一點,就能取得亞瑟的了解與信任。亞可倫手上有亞法隆的蛇形刺青,或許這會成為他與亞瑟之間無可取代的聯繫。她對亞可倫的思念讓她隱隱作痛。在他面前,她永遠都是他眼中的樣子──對自己、對目標都充滿信心的最高女祭司。但那是他們之間的祕密。在這漫長孤獨的季節裡,摩根經常陷入不斷來襲的懷疑和恐懼當中:她會不會就像猷瑞安所想的,只是個日漸年老的孤單王后,身體、心智和靈魂都逐漸枯萎凋零?


但她仍舊堅定地掌握著這個家,掌握著鄉村百姓和城堡居民,讓他們都慣於徵詢她的意見與智慧。周圍各地的人都說:王后很有智慧,連國王事事都要問過她。她知道,部落的人和古老民族都近乎是敬拜她,即使她不敢太常出現在古老的祭儀中。


此刻她在廚房裡準備晚宴──但在這個漫長的冬天將盡、道路冰封時,恐怕很難擺出什麼盛宴。摩根從上鎖的食物櫃裡拿出一些她儲存的葡萄乾和乾果,還有一些香料,烹煮剩下最後一點培根。梅林妮會告訴伊安神父,猷安將出席晚宴。她則會親自告訴猷瑞安這個消息。


她上樓到他的寢室。他正懶懶地在裡面與一名侍衛玩骰子。房裡空氣不流通,感覺很悶,散發著汙濁陳舊的味道。
他今年冬天因肺炎臥病許久,至少意味著我不必與他同床。摩根冷冷地想,或許亞可倫今年冬天都在卡美洛、在亞瑟身邊也好,否則我們可能會冒太大的風險而被發現。

猷瑞安放下骰子,抬頭看她。他跟病痛掙扎了這麼長的時間,明顯瘦了些。有好幾次摩根以為他活不下去了,但她用盡全力挽救他的性命,一部分是因為儘管她心裡有諸多不滿,她還是很喜歡他這個人,不希望他過世;一部分則是因為他一死,亞沃洛齊就會繼承他的王位。


「摩根,我一整天都沒看到妳。我一個人好孤單,」猷瑞安口氣裡有一絲不滿。「休華,哼,這傢伙沒有妳一半好看。」


「是嗎?」摩根調整到猷瑞安喜歡的開玩笑口氣,「我故意讓你一個人,是以為你到這把年紀會變得喜歡年輕男人了……我的丈夫,如果你不喜歡他,那可以給我嗎?」


猷瑞安咯咯笑起來。「妳讓這可憐的傢伙臉紅了,」他開朗寬大地笑著說。「但是妳一整天都不理我,我除了在這裡痴痴地想,對著他或狗拋媚眼,還能幹什麼?」


「好了,我就是帶好消息來給你的。今晚他們會扶你下去大廳參加晚宴──猷安正往這裡來,晚餐前就會到了。」


「感謝上帝,」猷瑞安說,「我以為我今年冬天就會死,再也看不到我的兒子。」


「我想亞可倫也會回來參加夏至慶典。」摩根一想到離五一節火祭只剩兩個月,身體就覺得飢渴的發疼。


「伊安神父又來煩我,要我禁止這些祭典,」猷瑞安煩躁地說,「我實在受夠他的抱怨。他老是認為如果我們砍掉聖樹林,百姓就會滿足於只由他來賜福給田地,而不會再舉行五一節火祭。每年參與火祭的人確實愈來愈多──我本來以為隨著老一輩過世,這儀式就會逐漸沒落。我很樂意讓這些儀式隨著無法適應新生活方式的古老民族消失,但是如果現在連年輕人都轉向這些異教徒的儀式,我們就得採取一些行動了──甚至應該砍掉樹林。」


你敢這樣做,我會殺人,
摩根想,但她強迫自己的口氣溫柔而理智。「你不該這麼做。橡樹子是餵豬的食物,也是鄉下人的食物──連我們都會在收成不好時吃橡樹子做的麵粉。而且這些橡樹已經長在那裡幾百年了──這些樹是神聖的……」

「摩根,妳的話聽起來就像異教徒。」

「你能說橡樹不是上帝的造物嗎?」她反駁,「為什麼要因為愚蠢的百姓用伊安神父不喜歡的方式利用橡樹,就懲罰這些無害的大樹?我以為你愛你的土地。」

「我是啊,」猷瑞安煩躁地說,「但亞沃洛齊也說該砍掉樹,這樣異教徒就無處可去。我們可以在原地建一間教堂或禮拜堂。」


「但是古老民族也是你的子民啊,」摩根說,「你年輕時與這片土地舉行過聖婚。難道你要讓古老民族失去同時是他們食物來源以及庇護所的橡樹林,剝奪他們由神所造,而非凡人建的教堂?到時候你就任由他們飢荒或死去,像在某些已經清理過的地方一樣?」


猷瑞安低頭看著自己關節突起的蒼老手腕,上頭的藍色刺青已褪色,只剩一點痕跡。「人家叫妳仙靈族的摩根真是叫對了──妳真是會為古老民族說話。我的夫人,既然妳為他們的庇護所請命,只要我還活著,就不會有人去動橡樹林,但是在我之後,亞沃洛齊一定會照他自己的意思去做。妳幫我拿鞋子和長袍來好嗎?這樣我在晚宴廳上才能像個國王,而不是穿著拖鞋和睡衣的老頭。」


「當然,」摩根說,「不過我現在沒辦法扶你起來,得讓休華幫你更衣。」


等這個男人完成他的工作之後,摩根便幫猷瑞安梳頭,並叫來另一名隨時聽國王吩咐的侍衛。這兩個男人抬起他,用手臂搭成椅子,扛他到大廳裡。摩根在王位上放好靠墊,看著這個虛弱老邁的身體安放在上面。


此時她聽到僕人忙亂來去,中庭裡響起馬蹄聲……
猷安她還沒抬起目光看那個被迎進大廳的年輕人,就知道是他。

眼前這個高大年輕,肩膀寬闊,一邊臉頰帶著戰場傷疤的騎士,實在很難讓人記著他就是在她到猷瑞安宮廷孤單絕望的頭一年,像隻馴服的野生小動物般到她跟前的纖瘦小男孩。猷安親吻了父親的手,然後在摩根面前彎腰。


「父親。親愛的母親……」





 


「孩子,真高興你回來了。」猷瑞安說,但是摩根的眼睛落在跟著他走進大廳的另一個男人身上。一瞬間,她無法相信,感覺像是看到一個鬼魂──如果他真的回來了,我應該會在預見中看到他的……然後她明白了。我一直努力不要想到他,怕自己會想他想到發狂……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開創亞瑟王傳說小說敘事風格
塑造當代亞瑟王傳奇新編典範

1984年軌跡獎(Locus Award)
軌跡雜誌TOP5蟬連5年
紐約時報暢銷書榜蟬連3月

亞法隆迷霧最終章!






書系:奇幻館
原文:The Prisoner in the Oak (THE MIST OF AVALON IV)
作者:瑪麗安.紀默.布蕾利
 
譯者:李淑珺
 
ISBN 978-986-7399-72-4
內文頁數:
368頁  定價:320


在這世上,所有我愛過的人,都已被我殺害、拋棄,或者,被死神奪去。
 

摩根幾經波折,終於重回亞法隆。然而,亞法隆與基督教和平 共治的理念至此已瀕臨破滅,沒有信徒送子女到亞法隆來接受祭司訓練,傳承德魯伊教的信念。守護聖島的力量漸微,亞法隆的危機迫在眉睫。


德魯伊教的一件聖物遺失不見,卻無端出現在基督教堂中,冠 上基督教聖物之名。這究竟是人為的強奪,還是女神的旨意?梅林大師凱文處處反對摩根,他真是亞法隆的叛徒嗎?抑或也只是在執行他所聽到的神諭?


摩根維護亞法隆的努力,不斷化為徒勞。她眼睜睜看著自己主 導的一樁樁行動導致一件件命定的悲劇,強大的預視力,只是讓她一次次眼見噩夢成真。
亞法隆的式微真是不可違抗的命運嗎?她注定要失去一切,甚 至是奉獻一生的信仰?


亞法隆的女神有三種形象:既是少女、母親,也是女祭司── 但,她還有第四張面孔:死亡婆婆。亞法隆最高女祭司摩根,已然走過少女歲月,也曾為人母。如今,等待她去完成的最終使命,會是什麼?

諸王已逝, 亞法隆將永遠離開塵世……






作者簡介

瑪麗安.紀默.布蕾利Marion Zimmer Bradley, 1930-1999),美國作家。生於紐約,在一九六一年初版她的第一本小說《穿越空間之門》(The Door Through Space),開啟了她傑出的寫作初版生涯。在接下來的一年,她寫出了膾炙人口《黑暗星球》(Darkover)系列的第一本書──《亞東尼斯之劍》(Sword of Aldones)。並很快地入圍科幻文學界最重要的獎項之一「雨果獎」。之後,她的作品《禁塔》(Forbidden Tower)也同樣被提名「雨果獎」;而另一部作品《赫斯圖的遺產》(Heritage of Hastur)則被提名為地位崇高的「星雲獎」。
《亞法隆迷霧》是布蕾利最成功的一部長篇小說,在一九八四年贏得美國「軌跡雜誌最佳奇幻小說獎」,並蟬聯《軌跡雜誌》暢銷書排行榜前五名達數年之久。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984年軌跡奇幻獎 
紐約時報連續3月暢銷書 
軌跡雜誌連續5年Top 5暢銷書

中央大學英文系副教授白瑞梅Amie Parry專文推薦


日本動畫大導演押井守自稱中學時迷上了科幻小說,其中以瑪麗安.紀默.布蕾利(Marion Zimmer Bradley)以及 Robert A. Heinlein對他影響最深。


 



書系:奇幻館 
原文:The King Stag (THE MISTS of AVALON )
作者:瑪麗安.紀默.布蕾利
 
譯者:李淑珺
 
ISBN:978-986-7399-69-4
內文頁數:336頁 定價:290


     懷了亞瑟之子的摩根,自我流放,逃離亞法隆的使命多年之後,逐漸明白自己擔任亞法隆祭司、執行女神旨意的使命。她想尋找新的鹿王,能守護德魯伊信仰的宗主:但她的堅強意志能否助她貫徹女神的旨意?那究竟是神諭,還是她自己的意志與欲望? 
  本書細膩而深刻地描繪出亞瑟王傳奇背後,看似隱晦不明的女性角色,卻是影響亞瑟王傳奇建立與顛覆的重要推手。女性不再只是妝點亞瑟王傳奇的美麗花瓶。

作者簡介/
瑪麗安.紀默.布蕾利Marion Zimmer Bradley, 1930-1999),美國作家。生於紐約,在一九六一年初版她的第一本小說《穿越空間之門》(The Door Through Space),開啟了她傑出的寫作初版生涯。在接下來的一年,她寫出了膾炙人口《黑暗星球》(Darkover)系列的第一本書──《亞東尼斯之劍》(Sword of Aldones)。並很快地入圍科幻文學界最重要的獎項之一「雨果獎」。之後,她的作品《禁塔》(Forbidden Tower)也同樣被提名「雨果獎」;而另一部作品《赫斯圖的遺產》(Heritage of Hastur)則被提名為地位崇高的「星雲獎」。
《亞法隆迷霧》是布蕾利最成功的一部長篇小說,在一九八四年贏得美國「軌跡雜誌最佳奇幻小說獎」,並蟬聯《軌跡雜誌》暢銷書排行榜前五名達數年之久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洛特稱王的遙遠北方,山頂上積著厚厚白雪,即使正午時分,也常僅是一片朦朧薄霧。在少見的陽光普照的日子裡,男人可以出外打獵,女人卻仍得囚禁在城堡裡。摩高絲漫不經心地來回轉著紡錘,她一如往常討厭紡紗,但房裡昏暗到無法做更精細的工作。她突然感到從敞開的門吹進一股冰冷的風,她抬起頭,帶點叱責的口氣說:「摩根,現在開門太冷了。妳一整天都在抱怨太冷,現在卻要把我們全都凍成冰柱嗎?」



        「我又沒有抱怨,」摩根說,「我有說什麼嗎?這房間悶得跟茅房一樣,煙的味道又熏死了。我只想透口氣而已!」她推上門,回到壁爐邊,一面摩擦手一面顫抖,「從仲夏過後我就沒覺得溫暖過。」


  「我想也是,」摩高絲說,「妳肚子裡那個小累贅把妳骨頭裡每一絲熱氣都吸走了──他可是又暖又舒服,而他媽媽只能渾身發抖。總是這樣的。」


  「至少仲冬已過,現在天亮得較早,白天也比較長了,」摩高絲的一名侍女說:「或許再過兩個禮拜,妳的寶寶就會出生……」


  摩根沒有回答,只是站在火前顫抖,雙手發疼似的用力摩擦著。摩高絲心想這女孩的樣子簡直像鬼魂一般。她的臉孔變得尖細,瘦削得如垂死之人,雙手指節突出如骷髏般,跟她懷孕突出的腹部形成強烈對比。她雙眼下方有厚重的黑眼圈,眼皮紅腫像哭泣了許久,但摩根到這裡這麼多個月以來,摩高絲從沒見她掉過一滴淚。


  我會安慰她,但是她都不哭,要我從何安慰起?


  摩根穿著摩高絲的一件舊袍,深藍色的長袍已經褪色陳舊,又長得可笑。她顯得笨拙而邋遢,摩高絲看到自己的外甥女甚至懶得拿針線改短長袍,就不由得惱怒起來。因為這個季節只有鹹魚和粗糙的蔬菜可吃,她的腳踝也因腫脹而從鞋子上方突出來。她們都需要新鮮的食物,但在這種天氣想要有新鮮食物可不容易。或許去打獵的男人運氣不錯,她就能勸摩根吃點新鮮的肉。她自己懷過四胎,很清楚懷孕末期成天飢餓的感覺。她記得懷加文時,曾跑到製酪場去吃他們保存的黏土,好漂白胎兒。老接生婆曾告訴她,懷孕的女人如果忍不住想吃這類怪東西,那是腹中的孩子想吃的,不管他想吃什麼,做母親的都該餵他。或許明天山溪旁會長出新鮮的香草──尤其像現在這樣的冬末,懷孕的女人都渴望吃點香草。


  摩根漂亮的黑色長髮編成辮子,已經鬆散糾結,看來就像好幾個星期都沒有梳頭或重新編辮子。這時她轉身離開壁爐,拿起放在架上的梳子,抱起摩高絲的一隻小狗,開始幫牠梳毛。摩高絲心想,不如梳梳妳自己的頭髮吧,但她忍住不說。摩根最近脾氣很暴躁,根本沒辦法跟她好好說話。她看著這年輕女孩瘦骨嶙峋的手,拿著梳子梳開蓬亂的狗毛,心想,她已經這麼接近分娩時刻,脾氣不好也理所當然。小狗汪汪哀叫,摩根輕聲安慰牠,比她最近對任何人類說話的口氣都溫柔。


  「摩根,不會等太久了,」摩高絲輕柔地說,「到聖燭日[1]前,妳一定分娩了。」


  「我巴不得早點結束。」摩根最後拍了小狗一下,放牠到地板上,「好了,狗狗,你現在的樣子就配跟淑女夫人在一起了……你好漂亮,毛髮這麼柔順!」


  「我把火生大一點。」叫貝絲的侍女說。她把紡錘放到一邊,把捲線桿插進一籃鬆散的羊毛中。「天都黑了,男人快回來了。」她走向壁爐,但不小心被一根在地上的柴枝絆到,差點跌到壁爐上,「加瑞斯,你這小討厭鬼,收好這些垃圾好嗎?」她把柴枝丟進火裡,這讓一直四處堆放柴枝、咿咿呀呀對它們說話、才五歲大的加瑞斯發出生氣的大喊,這些樹枝可是他的軍隊啊!


  「好啦,加瑞斯,天已經黑了,你的軍隊也該回帳篷去了。」摩高絲輕快地說。小男孩嘟嘴把成堆的小樹枝堆到角落去,但將其中一兩根小心翼翼地收進上衣的衣摺裡。早些時候摩根把這些較粗的樹枝雕成像穿著盔甲和頭盔的人形,還用野莓汁把它們的上衣染成深紅色。


  「摩根,妳能再幫我做個羅馬武士嗎?」


  「現在不行,加瑞斯,」摩根說,「我的手凍得好痛。或許明天吧。」


  他皺眉走到她膝前,要求道:「我什麼時候才可以跟爸爸和阿格凡出去打獵?」


  「我想還要好幾年,」摩根微笑說,「等到你長得夠高,不會被雪堆埋起來不見才行!」


  「我很大了,」他把自己拉到最高,妳看,摩根,妳坐著的時候我就比妳高!」他煩躁地踢椅子,「這裡都沒事可做!」


  「嗯,」摩根說,「我可以教你紡紗,你就不會閒著沒事做了。」她拿起貝絲的捲線桿遞給他,但他往後退了一步,露出生氣的樣子。


  「我要當武士!武士不用紡紗!」


  「那真可惜,」貝絲嘲諷地說,「如果他們知道紡紗多辛苦,或許就不會老是弄破斗篷和上衣了!」


  「但有個故事就是說一名會紡紗的武士,」摩根說著,對小男孩伸出雙手,「加瑞斯,過來這兒,不,坐長椅上,你太重了,不能像還在吸奶的小娃娃坐在我腿上。在很古老的時代,羅馬人來以前,有一位叫阿奇里斯[2]的武士被人下了詛咒。老巫師告訴他母親說,他會死於戰爭,所以他母親幫他穿上裙子,把他藏在女人中,讓他學會紡紗織布和所有適合女孩子做的事。」


  「後來他真的在戰爭中死掉嗎?」


  「他確實死了,因為特洛伊城被圍攻時,所有武士和戰士都被徵召上戰場,阿奇里斯也去了,而且他是所有武士中最優秀的。他被告知可以有兩個選擇,一是安穩地活很久,最後年老時在自己的床上死去,為人遺忘;另一個選擇則是在年輕時就光榮死去,結果他選擇光榮戰死,而到現在英雄傳說裡都還有他的故事。他在特洛伊戰爭中迎戰名叫海克特[3]的武士,在我們的語言裡則叫他艾克托里斯……」


  「就是扶養亞瑟王長大的那個艾克托里斯爵士嗎?」小男孩睜大眼問。


  「當然不是,因為這個故事是好多世紀以前的事了,但這個艾克托里斯可能是他的祖先。」


  「等我進皇宮,成為亞瑟王的手下,」加瑞斯說,他的眼睛跟小碟子一樣圓滾滾的,「我要成為最會打仗的武士,如果有比賽,我一定要贏得全部獎品。後來阿奇里斯怎麼了?」


  「我不記得了──我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在烏瑟的宮廷裡聽到這個故事的。」摩根說,雙手用力按著背,背似乎很痛。


  「摩根,妳跟我講亞瑟的武士好不好?妳真的見過藍斯洛對不對?亞瑟王加冕那天我看過他──他有沒有殺過惡龍?摩根,妳跟我說……」


  「加瑞斯,不要煩她了,她身體不舒服,」摩高絲說,「去廚房看看他們還有沒有薄餅給你吃。」


  這孩子一臉不開心,但還是把木頭刻的武士從上衣裡拿出來,一邊走向廚房,一邊低聲喃喃自語,「那麼藍斯洛武士,我們去殺死湖裡所有的龍……」


  「那孩子,一天到晚講戰爭、打仗的,」摩高絲不耐地說,「還有他最寶貝的藍斯洛。有加文跟亞瑟去打仗還不夠嗎?真希望等加瑞斯長大可以打仗的時候,已經天下太平了!」


  「會天下太平的,」摩根心不在焉地說,「但那也無所謂,因為他會死在他最親愛的朋友手上……」


  「妳說什麼?」摩高絲瞪大眼睛驚叫,但這年輕女子雙眼空茫。摩高絲輕輕搖她,問道:「摩根!摩根,妳不舒服嗎?」


  摩根眨了眨眼,搖搖頭,「抱歉,妳剛剛說什麼?」


  「我剛說什麼?應該問妳剛剛說了什麼吧?」摩高絲質問,但她看到摩根眼裡的哀傷,感到皮膚刺痛。她拍拍年輕女子的手,把她剛說的可怕的話當作精神錯亂的囈語。「我想妳一定睜眼做白日夢。」她發現自己不願認為摩根剛剛或許經歷了一瞬間的預見。



1 〔譯注〕聖燭日(Candlemas),此節日落在冬至和春分之間,在蘇格蘭的當地信仰中原名是ImbolcOimelc,後為基督教吸收,改名為「聖燭日」。



2 〔編注〕阿奇里斯(Achilles),希臘羅馬神話英雄,是海洋女神忒提斯(Thetis)與珀琉斯(Peleus)王之子,全身刀槍不入,只有腳踝是唯一弱點。在特洛伊戰役中殺死特洛伊第一勇士海克特,但後被海克特之弟帕里斯以阿波羅之箭射中腳踝而身亡。


3編注海克特(Hector),希臘神話中特洛伊國王普里阿摩斯Priam和王后赫卡柏(Hecuba)的長子,是特洛伊第一勇士



書系:奇幻館 
原文:The High Queen(THE MIST OF AVALON )
作者:瑪麗安.紀默.布蕾利
(THE MIST OF AVALON )
作者:
 
譯者:李淑珺
 
ISBN:978-986-7399-65-6 
內文頁數:366頁 定價:320元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84年軌跡奇幻獎 
紐約時報連續3月暢銷書 
軌跡雜誌連續5年Top 5暢銷書

中央大學英文系副教授白瑞梅Amie Parry專文推薦


摩根與桂妮薇,
亞瑟同母異父的姐姐與摯愛的妻子
卻展開了一場兩個女人的戰爭,
牽動著德魯伊與基督信仰的爭戰。
英格蘭的命運從此不同......



書系:奇幻館 
原文:The High Queen(THE MIST OF AVALON )
作者:
瑪麗安.紀默.布蕾利
 
譯者:李淑珺
 
ISBN:978-986-7399-65-6 
內文頁數:366頁 定價:320元

應當繼承亞法隆女王之位的摩根卻自我放逐,逃離亞法隆,到亞瑟的宮廷服侍王后桂妮薇。她與桂妮薇在信仰上的強烈對立、她鍾愛的藍斯洛與桂妮薇之間的情愫、她與亞瑟的微妙關係--以及她對亞法隆信念的動搖,全都編織入命運的絲線中,逐漸將亞瑟的治國理念拉離了亞法隆的掌控……

摩根與桂妮薇,這兩名影響亞瑟王最深的女性,會如何左右英格蘭的命運?


本書細膩而深刻地描繪出亞瑟王傳奇背後,看似隱晦不明的女性角色,卻是影響亞瑟王傳奇建立與顛覆的重要推手。女性不再只是妝點亞瑟王傳奇的美麗花瓶。

作者簡介/
瑪麗安.紀默.布蕾利Marion Zimmer Bradley, 1930-1999),美國作家。生於紐約,在一九六一年初版她的第一本小說《穿越空間之門》(The Door Through Space),開啟了她傑出的寫作初版生涯。在接下來的一年,她寫出了膾炙人口《黑暗星球》(Darkover)系列的第一本書──《亞東尼斯之劍》(Sword of Aldones)。並很快地入圍科幻文學界最重要的獎項之一「雨果獎」。之後,她的作品《禁塔》(Forbidden Tower)也同樣被提名「雨果獎」;而另一部作品《赫斯圖的遺產》(Heritage of Hastur)則被提名為地位崇高的「星雲獎」。
《亞法隆迷霧》是布蕾利最成功的一部長篇小說,在一九八四年贏得美國「軌跡雜誌最佳奇幻小說獎」,並蟬聯《軌跡雜誌》暢銷書排行榜前五名達數年之久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摩根說…… 
我這一生中,曾有許多不同的稱謂:姊妹、愛人、女祭司、女智者、王后。但此刻,我的確已成為女智者,而有些事也到了該公諸於世的時候。當然,如果理智地看,我想最後依舊會是基督徒的說法流傳。眾神靈的世界已離基督徒掌權的世界愈來愈遠。我無意埋怨基督,我不滿的是他的修士。他們說大女神是惡魔,說她從不曾擁有統御世界的力量,頂多承認她的力量是撒旦的力量,要不就將她罩上拿撒勒聖女的藍袍[注1](雖然拿撒勒聖女確實也自有其力量)還說她一直維持著處子之身。但是處子怎麼可能了解人類的憂傷與苦痛?




        但此刻,當世界已經改變,亞瑟──我的兄弟、我的愛人,昔日之王與明日之王──已在亞法隆聖島上死去(凡人說是沈睡),我必須在白耶穌[注2]的修士嘗試用一堆聖人和傳說掩蓋這一切之前,說出這個故事。   


        因為,就如我所言,這個世界已經改變。過去旅人只要有足夠的意志,知道幾個祕密,乘上駁船往夏海航行,最後到達的地方不是僧侶雲集的格拉斯頓柏利,而是亞法隆聖島;因為當時兩個世界之間的大門就在薄霧中漂蕩,隨著旅人的思緒與意志開啟。在我們的時代,飽學之士都知道這個偉大的祕密:身周的世界是由思想決定,日日不同。 
        如今基督教的修士認為這侵犯了他們上帝的權力,因為上帝一舉創造了世界,世界便從此不再改變。於是他們關閉了相通的大門(其實這些門也從來不曾存在,僅存於人心),小徑從此也唯通僧侶之島。他們用教堂鐘聲一路防護,驅趕隱藏在黑暗中另一個世界的一切想法。他們還說那個世界即使存在,也是撒旦的領土,地獄的門口,甚至地獄本身。 
        我不知道他們的上帝是否創造了什麼。儘管關於我的故事那麼說,但其實我從不清楚他們的修士在做些什麼,也不曾穿過那些被奴役修女的黑色長袍。或許是因為我一直穿著深色長袍,如大地之母偽裝成女智者時一樣,因此我剛去亞瑟在卡美洛的宮廷時,那裡的人會選擇這樣看待我,但我也始終未曾告知真相。其實,在亞瑟的治世瀕臨結束時,揭露真相可能極為危險,因此我不得不俯就權宜之計。我偉大的女王,湖之聖女薇薇安,絕對不會這麼做。她曾是亞瑟除我之外最好的朋友,同樣也是除了我之外,亞瑟最黑暗的敵人。 
        但是紛爭已經結束,在亞瑟垂死之際,我終於能夠不再視他為我的敵人,我的女神的敵人,而只是我的弟弟,一個需要母神幫助的垂死之人,跟所有人最終的結局一樣。連修士都知道這一點,因此藍袍的永恆處女馬利亞也成為世人臨終時的世界之母。 
        於是亞瑟終於將頭枕在我的膝上,在我身上不再看到姊妹、愛人或敵人,只有女智者、女祭司和湖之聖女。然後他歇息在大地之母的胸膛。他由此而生,最後也如所有人一樣,註定回到她身邊。我引導乘載他的駁船,不是前往僧侶之島,而是前往真正的聖島亞法隆,位在我們的世界之後的黑暗世界裡,如今除我之外幾無人能達。此時他說出自己多麼悔恨曾讓敵意阻擋在我們之間。 
        講述這個故事時,我有時會講到發生在從前,當時我還太年幼而無法理解的事,或我不在場時發生的事,或許聽眾會散去,說:這是她在施展魔法。但我一直擁有預見的天賦,也能看穿人心,而那段漫長的時間裡,我與人們非常親近,所以我不時會經由不同的方式得知他們的思緒,因此我將依據我所知講出這個故事。
        因為有一天,修士也會依據他們所知講述同一個故事。或許從這兩者之間能透露出一點真理的微光。
        因為那些認定只有一個上帝、只有一個真相的修士,並不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世界上沒有所謂真實的故事。真理有許多樣貌,就像通往亞法隆的古道,它會不會迎接你,你最後抵達的是永恆的聖島,還是落入修士的鐘聲、死亡、撒旦、地獄和天譴中,都看你的意志、你的想法而定……但或許我所言對他們不太公平,連視修士袍如毒蛇避之唯恐不及,有充分理由對他們厭惡不已的湖之聖女,有一次也斥責我不該說他們上帝的壞話。
        「所有的神都是同一位神,」她曾對我說,如同她先前曾說過無數次,如同我也曾對我帶領的新人說過無數次,以及追隨在我之後的每位女祭司都會說,「所有女神都是同一位女神,啟蒙者只有一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真理,神就在妳的真理當中。」
        所以,或許,真理就在通往僧侶之島格拉斯頓柏利的小徑,和永遠失落在夏海濃霧中通往亞法隆的途徑之間蜿蜒曲折。
        但這就是我的真理,我,摩根,就是告訴你這些事的人,也就是後世所稱的摩根勒菲[注3]。

1 拿撒勒是耶穌基督的故鄉,因此基督的母親聖母馬利亞也被基督徒尊稱為「拿撒勒聖女」。 
2 基督教剛傳入北歐的時期,改信基督的信徒在受洗後頭一週必須穿著白袍,所謂「白耶穌」的稱呼可能由此而來。 
3 本書中的摩根(Morgaine)與一般亞瑟王傳奇中的摩根(Morgan)拼字略有不同。摩根勒菲(Morgan le Fay),意思是仙靈的摩根。



奇幻館 
原文:Mistress of Magic (THE MIST OF AVALON I) 
作者:
瑪麗安.紀默.布蕾利
 
譯者:李淑珺
 
ISBN:978-986-7399-64-9 
內文頁數:400頁 定價:360元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莫桀:我想當好人。
摩根:你去跟梅林說啊,看他讓不讓你當。
莫桀:那你是要我死嘍。
摩根:對不起,我是魔女。













--
顯示為編輯進入趕稿地獄108層之精神崩潰狀態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瑞梅Amie Parry
中央大學英文系副教授 


  對我而言,在我的修正主義(較好的說法是再建構主義)版本中,「女性性格發展」的關鍵就是這點而已。現代女性已經被灌輸了大量敘述男性闖天下立功勞、女性在旁觀賞傾慕卻從不涉入的神話/傳說/英雄故事。我認為,將摩根與聖湖女王重建成真實完整的事件主導者,在今日女性宗教與心理之發展意義重大。我強烈感到這曾是真正的宗教經驗。



         約在我開始著手摩根勒菲的故事(即日後的「亞法隆迷霧」)時,一項歷時多年的宗教研究最後讓我接受一所諾斯替派(Gnostic)天主教會授任神職。小說問世後,許多女性來求教於我。她們意識到女神存在,這點開展了她們的宗教悟性,因此她們詢問這是否能與基督信仰並行。我的確非常強烈感到,兩者不僅能並行,也必須並行。就如摩根發現遭基督教會驅逐的女神默默現身於聖徒與聖母崇拜中,我也認為,對女身神祇的崇拜在其名之下存續了這數百年,而今更將浮現於世。



  ──瑪麗安.紀默.布蕾利〈「亞法隆」觀點〉(Thoughts on Avalon



  


  「亞法隆迷霧」是一部動人且迷人的小說,從摩根勒菲這位遭受非議的反派人物與桂妮薇、薇薇安(聖湖女王)、伊格蓮、妮姆等女性人物的觀點,對亞瑟王傳說進行深入、「修正主義」觀點的重述,以此迭獲讚揚。有關亞瑟王的種種傳說,最早是透過中世紀法文著作為人熟知,卻以英文改編版本傳布了後續數百年,直到十九世紀前,不無爭議地構成了英語奇幻與神話想像文學的核心。亞瑟王傳說可謂有起源神話的功用,因其敘述了「歷史上」的亞瑟王(推測於西元五、六世紀在位)在羅馬帝國從這塊北方島嶼撤離最後軍力後,從侵擾的撒克遜人與其餘古老歐洲民族手中最後統一了不列顛[1]的故事。直至今日,亞瑟王傳說成了英語文化敘事中深遠長久的存在,這項存在目前更超越了英國的範圍(例如,布蕾利並非唯一重述此故事的美國人);亞瑟王傳說當然也值得以女性主義的脈絡去重述。二十世紀許多版本中,女性人物時而強大、時而聰慧,但幾乎永遠站在敘事行動的邊緣(可與「魔戒」中的女性人物相較)。



  亞瑟王傳說的維多利亞時代版本,以丁尼生的《國王牧歌》(
Idylls of the King)為代表,展現的是女性美德的理想形象,作為典範的那位仕女一生受錮於高塔中,而後犧牲自己的人生只為換得迷人的藍斯洛一瞥。在日後的描述中這類代表並未完全消失,無論是文字還是視覺上。儘管連同丁尼生的作品在內,這些故事並非那麼單面向,而布蕾利在本文開頭的引文中探討的議題,卻在女性展現力量時最為明顯,因為女性力量都表現在嚇懼、謀私、不法勾當與誘惑上。特別是摩根(一般稱為摩根勒菲,意指精靈的摩根),也終於成為亞瑟王朝(亞瑟王與圓桌武士)黑暗、共謀的敵人。隨著故事進展,她往往逐漸危害卡美洛及其象徵,尤其是騎士精神的道德理想,而這正是亞瑟王朝致力建設的目標,根據神話所述,它為動盪亂世帶來秩序、一統與文明。在一些知名的二十世紀版本中,摩根隱藏身分,以便操控毫不猜疑的亞瑟上她的床,因而懷了他的長子,也是他唯一的直系子嗣。大多數的詮釋版本都拿她頂罪,在這齣關於濫用權力(天授君王的權力必須合理運用)的悲劇中擔任一件訊息或一項警告的象徵。譬如,這場悲劇結果在最終一戰獲證,因為在該戰中,亞瑟與他的獨子莫桀在單挑時殺了彼此。



  然而,一個故事如此複雜,以傳說流言構成、又是對話體情節,這類看法並非唯一可行的理解方式。擁有力量的女性角色並非扁平人物,正因為她們的「黑暗」給了她們複雜與深度。最重要的是,從她們觀點出發的解讀方式(較少見但並非毫不受鼓勵),意味故事本身確實承認一種相對於主流的另類觀點(即便較簡短且非常消極)。重視女性的知識與能力、更多性選擇、前基督信仰或異教信仰,以及目前可名為「另類生活方式」等,這些都是另類觀點。



  「亞法隆迷霧」一項特殊之處是,修正或再建構了亞瑟王傳說,但並不否認女主角的黑暗面,甚至把她視為敵對的角色(在故事中某些部分)。在修正主義方案中一種很典型的傾向是,亟欲拯救一項道德聖戰中的代罪羔羊而未質疑聖戰背後看似合理的價值觀。在這點上,本書並不典型,這也許是它之所以能在三十多年來都攫獲了大眾的想像力的原因。它於一九八二年出版後,在《紐約時報》暢銷書榜上停留很長一段時間,至少有十七國語言版本通行。在二○○一年又改編成TNT電視臺的迷你影集(自然略去了不少情節,因為整部小說有八百多頁),頗受好評。本書並未「漂白」或「聖潔化」摩根,反而擁抱摩根的黑暗神祕面,並以此作為敘事的出發點,甚至讓她的「魔法」帶有「異教主義」特質(一種當代宗教,被聲勢漸長的極右基督教團體斥為惡魔崇拜,不幸地,這種刻板印象也影響了美國社會中較不基進的民眾)。除了遭受誤解,本書並未將摩根描述成其餘人物那樣,比如說,是個貞節純粹的女性基督徒;反而轉向她的歧異,甚至加以放大,從她的性自主(甚至將她描述成雙性傾向)發展支線劇情,更賦予她的「黑暗」明顯的形貌(包括研習魔法與膚色,後者也讓小說蘊含反帝國主義的味道,因為維多利亞時期的亞瑟擁有全不列顛帝國的權力及其繼承的王權)。



  如一般所說,這部小說是寫於新異教的新時代心靈運動興起的時期。異教主義經常是以女神信仰為核心,事實上,本文開頭的引文也用了「意識到女神存在」來提及新異教的自覺。雖然作者從未聲稱自己是任何女巫集會或魔法團體成員,但〈致謝〉顯示了她與該運動許多重要團體與領導者關係親近。略上網路搜尋便可得見,本書廣為新異教社群接納,因該社群的文化敘事脫胎自亞瑟王傳說的某些象徵與敘事框架,例如聖杯神話與格拉斯頓柏利。格拉斯頓柏利是真實的英國地名,有些人(特別是異教信仰者)相信那是聖杯所在地(由亞利馬太的約瑟帶去),也是亞瑟陵墓所在,更是傳奇聖島亞法隆所在處。許多新時代心靈運動的信徒從世界各地來到格拉斯頓柏利朝聖。小說利用了這條脈絡,讓信奉女神的亞法隆恰好存在於信奉基督的格拉斯頓柏利,但安排亞法隆在另一個更為古老、心靈層面的次元空間,因此大多數旅人皆能到達兩塊聖地之一,卻鮮少有人能穿梭兩地。



  若從字面上看這層隱喻,布蕾利便是女祭司之身,能分開迷霧往來亞法隆與格拉斯頓柏利之間。儘管小說(與其後的迷你影集)遭到基督教團體批評,但作者絕非站在反基督信仰的立場-她其實在諾斯替派天主教會擔任神職,也在小說中明白展現冀望調和兩種宗教的心願與努力。或許布蕾利就像摩根,她的爭論不是針對耶穌,而是反對將聖經的教義過度窄化,這點在美國社會卻相當普及,尤其認為其餘宗教都是褻瀆,只有由教會詮釋的基督教才是真正的宗教。在小說開頭,摩根便暗示「沒有所謂真實的故事」,有些版本被視為唯一真相,封殺了其他版本。「但這就是我的真理」,她如是結語,帶入小說正文,呈現一般所知的傳說中遺失的視角。非常諷刺的是,一本如此努力想調和兩種宗教、擁護宗教行為多元性的小說,被批評成基進女性主義/女神信仰的宣傳品。布蕾利想必早已預料到此等批評,並借摩根之口道出她所預期,這段話或許仍是最佳的回應:


  


  因為那些認定只有一個上帝、只有一個真相的修士,並不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世界上沒有所謂真實的故事。真理有許多樣貌,就像通往亞法隆的古道,它會不會迎接你,你最後抵達的是永恆的聖島,還是落入修士的鐘聲、死亡、撒旦、地獄和天譴中,都看你的意志、你的想法而定……




~出自「亞法隆迷霧」中文版序~



 


 



1 亞瑟王傳說的參考書目眾多,其中《新亞瑟王傳說百科全書》(The New Arthurian Encyclopedia, edited by Norris J. Lacy, New York and London: Garland Publishing, Inc.: 1991)內容詳盡完整。一處可信的網路參考資料來源為「The Camelot Project at the University of Rochester: Arthurian Tests, Images, Bibliographies and Basic Information: 。該網址視覺呈現極佳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聆聽古代大地的聲音,
發現英雄事蹟背後的女性力量。

 *1984年軌跡奇幻獎 
 
*紐約時報連續3月暢銷書 
 
*軌跡雜誌連續5年Top 5暢銷書 

奇幻館 
原文:Mistress of Magic (THE MIST OF AVALON I) 
作者:
瑪麗安.紀默.布蕾利 
譯者:李淑珺 
ISBN:978-986-7399-64-9 
內文頁數:400頁 定價:360元




中央大學英文系副教授白瑞梅Amie Parry  專文推薦

「亞法隆迷霧」首部曲《亞法隆女王》,從摩根的成長經歷揭開這個動亂時代的傳奇序幕。德魯伊聖島亞法隆的女兒伊格蓮,先是嫁給信奉基督的康瓦耳公爵,生下摩根,隨後又與不列顛共主烏瑟結為連理,生下亞瑟。但這一切都是亞法隆的計謀嗎?亞法隆對摩根與亞瑟又有何安排?當摩根乘著湖上小舟前往亞法隆,準備成為女祭司時,她並不知道命運之輪正要轉向她無法預期的方向……

作者簡介/
瑪麗安.紀默.布蕾利Marion Zimmer Bradley, 1930-1999),美國作家。生於紐約,在一九六一年初版她的第一本小說《穿越空間之門》(The Door Through Space),開啟了她傑出的寫作初版生涯。在接下來的一年,她寫出了膾炙人口《黑暗星球》(Darkover)系列的第一本書──《亞東尼斯之劍》(Sword of Aldones)。並很快地入圍科幻文學界最重要的獎項之一「雨果獎」。之後,她的作品《禁塔》(Forbidden Tower)也同樣被提名「雨果獎」;而另一部作品《赫斯圖的遺產》(Heritage of Hastur
)則被提名為地位崇高的「星雲獎」。
《亞法隆迷霧》是布蕾利最成功的一部長篇小說,在一九八四年贏得美國「軌跡雜誌最佳奇幻小說獎」,並蟬聯《軌跡雜誌》暢銷書排行榜前五名達數年之久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