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l-07      

★女爵任務沒休息,你有機會炎炎夏日免費喝星巴克,或拿贈書:精靈國度懸賞公告


--

試閱節錄《環遊精靈國度的女孩》第五章的內容,主角是小女孩九月,與她飛不起來的朋友--圖書館翼龍A到L,小名艾爾。

他們一同踏上冒險之旅,遇見許多怪里怪氣的傢伙,這次他們碰上了…… 

註:「A到L」是圖書館翼龍的名字,雖然九月稱他為「艾爾」。總之呢,「A到L」叫「A到L」是因為他只懂得A到L字首的字,至於M-Z字首的那些呢,就得問問他的兄弟姊妹啦。

--


A到L一直走到傍晚。

覆滿小紅花的高山草地逐漸被寬廣、潮濕的山谷取代,山谷裡滿是濃巧克力般的泥漿,鮮豔的七彩花朵在珍珠色、比九月還高的草莖上搖曳。九月坐在龍背上,非常竭力裝出勇敢的樣子,而艾爾則是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堅毅不屈。不過這似乎並沒有把萬魔都移到他們身邊。過了很久,九月把權杖塞進兩個鏈環之間,臉靠著艾爾的背。或許城市還沒吃早餐,早上得花很長時間才起得了床,她心想。也可能它要先照料別的小女孩。

接著,突然間,一棟房子在他們面前升起,彷彿它縮著躲了幾個小時,等到覺得能狠狠嚇他們一跳時才猛地跳出來。房子看起來像西班牙清真寺──被巨人堅決踩過的清真寺。每一扇有波紋的門框和所有鑲嵌壁面都殘破傾斜,一面面藍綠色的牆東倒西歪。香氣四溢的紅木隨意堆疊,大廳裡滲漏出一灘攤黑色泥漿。每一根頹圮的柱子都覆蓋著青苔。

九月和她的圖書館翼龍跟前是一座雕刻華美的拱門,通往一個小庭院,裡頭有座破敗的噴泉,仍英勇地汩汩噴湧。拱門上頭寫著: 

沒有警告的房子 

「這是什麼地方?」九月低語,一面爬下圖書館翼龍的脅部。她現在爬得駕輕就熟。

A到L聳肩。「有點超出我的範圍了,」他也輕聲說道。「要是我弟弟在這裡就好了!」

「這是我女主人的房子。」他們身後傳來一道模糊、軟弱的聲音。

九月轉身,看到一位最古怪的小姐,沉靜地站在一塊上頭畫了一朵藍色大玫瑰的地磚上,不偏不倚就站在玫瑰中央。她散發出濃郁、乾淨的香味,周身是朦朧一片的淡粉紅色,這位小姐全身都是用香皂雕刻而成。她的臉是深橄欖綠色的卡斯提亞橄欖皂,頭髮是油脂豐厚的馬賽皂,摻雜一條條萊姆皮。她的身體則是不同香皂拼湊而成:這裡一塊露出點點紅色果實的草莓香皂,那裡一塊橘棕交錯的番紅花檀香皂。她的腰帶是用凝固油脂般的蜂蜜皂編成,手是素藍色沐浴皂,指甲聞起來有雛菊和檸檬的味道。她的眼睛是兩小塊尖銳、多切面的滑石碎片。有人用老師那種整潔、流線、秀麗的筆法在她額頭寫下「真理」二字。

「我的名字是鹼液。」香皂小姐說。幾個泡泡從她嘴裡冒出來。她完全靜止,一絲香皂肌肉都沒牽動。「在我的女主人回來之前,由我負責迎接你們、帶你們去浴池、照料你們和所有疲倦的旅人。我確定女主人很快就會回來。」

「最什麼要在妳的額頭上寫『真理』?」九月害羞地問。在圖書館翼龍面前,她可以很勇敢,不過遇到高大、可愛的小姐,她總是很害羞,就算是香皂做成的小姐也一樣。

「我是個泥人,孩子。」鹼液平靜地回答。「這兩個字是我女主人寫的。她聰明非凡,知曉各種奧祕。其中一個奧祕是把浴池客人留下的香皂屑收集起來,捏塑成女孩的形狀,在香皂女孩的額頭寫上『真理』,然後喚醒她、幫她取名字,對她說:『這個世界孤單至極,我很悲傷,請愛我、當我的朋友。』」

「鹼液,妳的女主人是誰呢?」A到L問,盡量把自己塞進小小的庭院裡,腳蜷起抵住一根斷掉的柱子。「聽起來她應該是那種花很多時間在圖書館的人,人類之中當屬這類最好。」

鹼液嘆息──月桃香皂肩膀猛地升起又落下,彷彿之前沒人教過她該怎麼嘆息。「她是個漂亮的小女孩頭髮像新香皂大大的綠眼睛左臉頰上有顆痣她是處女座她喜歡先洗熱水澡緊接著再洗很冷的冷水澡她總是打赤腳而且我好想她。她的確花很多時間在圖書館,她總是在讀書,小本的書掛在她腰帶上,正常大小的書封面裝飾華美,還有大本的書,太大了,讀的時候只能攤開、書背靠在她肚子上。她的名字是錦葵,她離開好多好多年了,我卻還在這裡,我不停走動,從不停下來,因為我不知道怎麼停下來因為她說我永遠不需要停。」

「錦葵!」圖書館翼龍大喊,鱗片般的紅色眉毛高高豎起。「錦葵女王?」

「我相信只要她想,她的確可以當女王。先前說過了,她聰明非凡。」

「錦葵女王是誰?」九月問道,覺得自己被排除在這股興奮之情外。「你之前有提到過她。既然有個錦葵女王,為什麼現在還會有女爵?我是覺得,如果你要瞎搞君主政治,你應該,我是說至少應該維持正統的傳統吧。」

「噯,九月,妳不懂啦!」艾爾用尾巴圈住九月。「女爵帶著她的獅子和那頭佩戴象牙項圈的大型老黑豹出現之前,精靈國度原本處在聰穎勇敢的好女王錦葵的永夏之中。她愛我們,用押韻的詩歌統治精靈國度,星期日發櫻桃給所有人民。

「假日時她騎馬外出,頭上的皇冠綴有海豹人送她的珍珠,所有山怪一起做體操,只為了搏她一笑。每張桌子都擺滿牛奶、小麥、糖和熱巧克力。每匹馬都很肥。所有奶油製造器都是滿的。錦葵女王繞著銀色蘑菇環跳舞,為我們帶來春天,而且很顯然,她當女王之前的工作是經營浴池。」

「但是錦葵是M開頭的,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跟她有關的事?」九月問。

每個人都知道好女王錦葵呀。」圖書館翼龍很訝異,九月居然不認識錦葵女王。

「翼龍少爺,請問你,我的女主人去哪裡了?已經好多年了,我放過好多洗澡水,她卻不曾回來找我,我沒辦法吃也沒辦法睡,因為她沒教我怎麼吃睡,夜晚好黑,下雨的時候我的身體會剝落屑屑。」

「噢,親愛的鹼液,」圖書館翼龍大喊。「多希望我能給妳帶來好消息啊!不過在女王統治的黃金時期,女爵來了,她殺死女王,或是把女王監禁起來。眾說紛紜啊。現在頒布了一個複雜的聲明,丘陵在哀悼,我的翅膀也被鎖得死緊,而且沒人喝得到可可。我們有些人希望女王還活著,被關在荊棘叢生的監獄裡,跟自己玩單人牌戲打發這些光陰,等待騎士拯救,以廢除女爵的惡法,讓可可重回精靈國度的水壺。」

一滴眼淚滑落,融化了香皂人的臉頰。「我在想,」她含糊地低語。「我在想這個地方什麼時候會開始敗壞、毀滅,在夜裡流下大顆大顆的灰塵眼淚。我猜我不是很會跟人作伴。都能當女王了,誰還會想跟個蠢泥人待在一起?雖然她說我是她的朋友。」

「我相信她一定想回來。」九月想安慰這個偉大、善心的泥人。「我們正要去萬魔都偷回女爵搶走的一部分東西。」

「或許是個綠眼睛的女孩?」

「呃,不,是根湯匙。」九月覺得她的可愛任務突然變得微不足道。但總歸是她的任務。「妳知道萬魔都距離這裡多遠嗎?」

「好奇怪的問題喔。」鹼液說。

「我不是本地人,妳了解吧。」九月認真地說。她漸漸覺得或許她該把這句話繡在便袍上。

「無論妳在哪裡,孩子,沒有警告的房子都位在妳和萬魔都之間。妳得先經過這間房子,在裡頭好好清洗、準備;從妳身上把路洗出來,把妳的腳泡軟、靈魂徹底擦洗過,否則無論妳怎麼轉彎也到不了城市。我還以為所有城市都這樣呢。不然城市怎麼受得了一大堆汙穢、疲憊的人在它裡頭胡亂打轉,乖戾、緊張又骯髒?」香皂人伸出一隻僵硬的長手臂,皮膚上有一圈圈奶油般的綠色。九月握住她的手。「離開這裡的時候,人類小孩,妳將會找到萬魔都。這兩個地方緊緊相繫,就像船與碼頭。也像曾經,好多好多年前,我的女主人和我。」


香皂泥人帶著他們到沒有警告的房子中央;其實這不能算是間房子,只是許多以瓷磚長廊和庭院相連的小房間,以前可能很迷人,現在卻被爛泥覆蓋、老舊泛綠、崩壞,而且陰沉沉的。鹼液周到地帶A到L到一個大瀑布,瀑布下的水潭剛好容得下他。接著她領著九月往房子深處走去。

香皂人的香皂腳跟踏在地板上發出軟軟的啪啪聲,聽起來很悅耳,有種舒緩的效果。房子裡看來沒有其他人。四下一片靜謐──不是那種令人膽戰心驚的死寂。整個地方感覺像是,呃,在打盹兒。最後,她們走進目前看到最大的一個庭院。生鏽的銅像和噴水池之間有三個大澡盆。地板上畫著兩隻人立的鷹馬,一隻是鈷藍色,另一隻翠綠色。澡盆剛好蓋住牠們的蹄,看起來活像牠們穿了超大的蹄鐵。

鹼液拉開九月的便袍,九月順勢扭動脫下──不過香皂人接著要脫她的橘色洋裝時,九月畏縮了。

「怎麼啦?」

「我……不喜歡在陌生人面前光溜溜。」

鹼液想了一會兒。「我的女主人曾說過,除非妳願意,否則妳不可能真的光溜溜。她說,『就算脫掉所有衣服,妳仍舊保有妳的祕密,妳的過去,還有妳的真名。完全光溜溜說起來相當困難。要很努力才辦得到。只是踏進澡盆而已,並不算光溜溜,不真的算。只能說是露出肌膚。而狐狸、熊也都有肌膚,如果牠們不覺得難為情,我也不該覺得難為情。』」

「錦葵跟妳說過她的真名嗎?」九月問。

鹼液緩緩點頭。「不過我不會告訴妳。那是個祕密。告訴我之後她割傷她和我的手指她流出鮮血我流出皂液然後兩種液體混合變成金色然後她親吻我的傷口並告訴我她的名字還要我不能說出去,決不。所以我不會告訴妳。她也知道我的真名。」香皂泥人害羞地指指寫在她額頭上的字。

「綠風告訴我,不能跟任何人說我的真名。但我只知道九月這個名字再真實不過了,要是我不跟別人說我叫九月,他們要怎麼叫我?」

「那不可能是妳的真名,不然妳麻煩就大了,居然四處告訴別人。如果妳知道別人的真名,他就得像個娃娃一樣遵守妳的命令。」鹼液不自在地打住,這個話題似乎讓她覺得痛苦。「那樣真的很討厭。」

「如果妳知道錦葵的真名,妳不能呼喚她回來嗎?」

鹼液哽咽了一會兒,從她的喉嚨後面傳出一個非常奇怪的聲音,像是把一塊香皂折成兩半。「我試過了!我試過了!我呼喚再呼喚她都不回來她一定死了!而我除了維持澡盆裡裝滿水之外不知道還能做什麼。」

九月退開一步,稍稍遠離泥人強烈的悲傷。她緩緩脫掉橘色洋裝──說真的,洋裝現在真夠髒的──也脫掉僅存的珍貴鞋子。夜晚很冷,她光溜溜地站在五彩繽紛的泥人面前卻沒一聲抱怨。「洗澡水聞起來真不錯。」她輕聲說道,只希望泥人別再難過了。

一陣微風颯颯吹進庭院,拾起九月的衣服鞋子甩了甩,浸入噴泉中沖去海水和沙灘上的髒東西。綠便袍很不高興,皺成一團還劈啪作響。

鹼液忽然一把抱起九月,把她放進第一個澡盆;說是澡盆,其實更像裝葡萄酒的橡木桶,尤其當妳有很多酒要裝時就更像了,因為這個澡盆非常巨大。九月的頭立刻沉入濃稠的亮金色洗澡水中。她一浮出水面,洗澡水的味道隨即像一件溫暖的披巾一樣包裹住九月:壁爐、暖脆的肉桂、秋天嗄吱踩過落葉的氣味。她還聞到蘋果酒和風雨欲來的氣息。金色洗澡水一條條、一塊塊地纏裹住九月,她笑了。嘗起來像奶油糖。

「這個澡盆可以洗滌妳的勇氣。」鹼液的聲音又像先前一樣平穩安定,她執行任務,在九月洗澡的期間暫且打住悲傷。

「我不知道勇氣也需要洗!」鹼液往九月頭頂淋了一壺水,九月倒抽一口氣。也不知道原來洗勇氣需要脫光光,她心想。

鹼液又朝九月當頭倒了一桶金色洗澡水。「妳出生的時候,」泥人輕柔地說,「妳的勇氣嶄新純淨,足以面對一切:四腳著地爬下樓梯、不顧會不會被笑傻,開口說出妳的第一個字、把奇怪的東西放進嘴裡。長大一點後,妳的勇氣引來黏膩和硬殼般的東西,開始蒙塵,知曉事情能有多糟、疼痛又是什麼感覺。再大一點,但還沒變成大人的時候,妳的勇氣覺得了無生趣,不大願意動了。妳得不時來場大掃除,讓它重新動起來,不然妳再也無法勇敢起來。不妙的是,妳的世界沒幾個單位提供像我們這樣的服務。所以大多數人都帶著髒兮兮的裝備走來走去,殊不知只要吐一點口水,好好擦亮抹淨,他們又會成為勇士、真正無畏的騎士。」

鹼液弄斷自己的一根深藍色手指,掉進浴盆裡。一個奶油般的泡泡旋即冒了出來,緊貼住九月的皮膚,逗得她發笑。

「妳的手指!」她大喊。

「不用害怕,小傢伙。並不會痛。我的女主人說:『把自己貢獻出去,貢獻出去的部分很快會回來,而且要多新有多新。』來洗澡的人離開後,我的手指真的會再回來。」

九月仔細檢視自己,想看看她的勇氣是否煥然一新。不過她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同,只覺得洗過熱水澡全身乾乾淨淨的很滿足。可能有稍稍輕盈了點,但她沒辦法確定。

「下個澡盆!」鹼液說著,又一把從橡木桶裡抱起全身還都是金黃色泡沫的九月,放進一個有斜底的青銅淺浴缸,電影裡的貴族仕女都用這種。九月喜歡看電影,不過經濟狀況不允許她常看。在她最私密的時刻裡,她覺得媽媽比螢幕上所有女生都漂亮。

青銅浴缸裡的水閃著冰冷的綠光,散發薄荷、夜晚森林、甜蛋糕、熱茶,還有非常寒冷的星光的味道。

「這可以洗滌妳的願望,九月。」鹼液說著又折斷了一根手指,發出混濁的啪答聲。「陳年願望如果沒有隨世界變遷而更新,會像老去的樹葉一樣衰弱、枯萎。而世界老是變來變去。願望會沾上汙垢、顏色褪去,很快就完全化為泥,和其他泥土再無分別,不再是願望,只剩悔恨。問題在於沒人知道什麼時候該清洗他們的願望。就算某人發現自己身處精靈國度,離家已不知幾百里遠,通常還是會忘記跟上世界的變化。」

鹼液把斷掉的手指丟進浴缸,這次沒冒泡,直接融化在綠色的水面,彷彿平底鍋裡的牛油。九月憋氣潛進水裡,就像在家裡為游泳比賽而練習時一樣。我常常希望爸爸能回家,也希望媽媽讓我像小寶寶時一樣跟她一起睡。我還希望在學校裡有個朋友,我們可以一起玩、一起讀書,一起討論書裡的小孩發生哪些奇妙的事。這些願望現在都感覺好遙遠。現在我希望……我希望女爵放過所有人。希望我能成為一個……一個勇士,就像鹼液說的那樣。真正無畏的騎士。希望我害怕的時候不會哭。希望艾爾真的有一部分是圖書館,雖然我知道多半不可能。還希望我回家的時候媽媽不會生氣。

九月的捲髮漂浮在她的頭上方。鹼液用一把粗刷子刷九月,水底下的部分也不放過,九月的皮膚都被刷紅了。突然香皂泥人又一把抱起九月,把她放進下一個澡盆。銀白色的澡盆有爪子般的腳,裡頭裝滿奶油般的熱牛奶,聞起來是香草、蘭姆酒和楓糖漿的味道,跟貝琪‧巴西里梗的雪茄一樣。鹼液摸摸九月泡在新洗澡水裡的頭髮,又舀了幾壺朝九月當頭倒下。她折斷拇指,在洗澡水裡逆時針畫了三圈。所有交通都逆時針前進,九月心裡暗自發笑。泥人的拇指嘶嘶閃耀,在水面灑下藍色火花。

「最後,我們得洗妳的運氣。」鹼液說。「靈魂排隊等候出生時,會在最後那一刻躍起,觸碰世界的楣石以求好運。有些人跳得高,抓到很多好運;有些跳得矮,只捉到幾縷鬆脫的運氣。每個人都會設法抓到一些。如果沒有一點運氣,人很難活過童年。但是運氣會耗盡,跟錢一樣;會遺失,像記憶一樣;會浪費掉,像生命一樣。要是妳懂怎麼看,可以從人的膝蓋骨查看他們剩下多少運氣。運氣要是用在避免早早死於車禍,或是對中過多連號獎券,就沒辦法再用沐浴的方式補充。洗澡沒辦法恢復因心不在焉和過度自信而用掉的運氣。但如果是因為保存、疲憊和不冒險的生活方式而萎縮,我們可以再讓運氣充盈──畢竟不用花太多力氣就能做到。」

鹼液再次把九月浸入牛奶中。她閉上眼沉入溫暖的乳脂,好好享受,伸展疼痛的腳趾。她不知道她的運氣是否變得更飽滿,但也發現自己其實沒那麼在意。不管怎樣,洗澡都很神奇,她心想,而精靈式的洗澡更是其中之最

最後香皂人終於把九月從好運澡盆裡拉起來,並用又平又長,硬梆梆,被太陽烤成棕色的香蕉葉幫她擦乾,撥亂九月潮濕但乾淨的頭髮。九月差不多開始覺得自己頗乾燥,也相當開心時,圖書館翼龍快步走入庭院,一面像隻發怒的貓一樣抖動鱗片。他想把翅膀抖出來,不過因為鏈子的關係戛然而止,他縮了一下。九月的權杖鏘的一聲撞上鎖頭。

「啊!」他的聲音隆隆作響。「我想我乾淨了,雖然這不重要。書本不會因為人經過豐富旅遊的妝點就評斷他。」

香皂人點頭。「準備好讓城市帶你們進入。」

那陣微風送回九月的衣服,清爽、潔淨、乾燥,聞起來有勇氣、願望和運氣三種洗澡水的味道。九月不很確定,不過她覺得這陣微風發出滿足的呼嚕聲,跟花豹好像啊。

「如果你們看到她,」鹼液輕輕地說,幾乎像在耳語。「我的女主人。如果你們看到她,請告訴她我還是她的朋友,我們可以一起玩好多好多遊戲……」

「我會的,鹼液,我保證。」九月說著突然靠上前抱住泥人,她原本沒這打算的。

鹼液緩緩抬起香皂手臂環住她。不過當九月抬起頭想親吻泥人的額頭,嘴脣都還沒碰到寫在上頭的字,泥人卻猛地退開。

「小心。我很脆弱。」鹼液說。

「沒關係。」九月冷不防說,她覺得泡過澡後暖洋洋的肉桂勇氣在身體裡冒起泡泡,清新又明亮。「我不脆弱。」

沒有警告的房子裡有一扇門,位在一座大理石像旁,石像是位吹著號角的牧神潘──但願九月知道「Pan」不只是一個字首,也是一位神祇的名號[注1]!不過算了,別在意。現在要警告也太晚了,這房子再清楚不過。那扇門挺直,並殷勤地為圖書館翼龍和女孩敞開。門內一片黑暗,卻傳來海鷗鳴叫,還有好多聲音交雜。慢慢地,他們跨過門,走入黑暗中。

「艾爾。」他們跨過門檻時九月開口,「你在哪些澡盆裡洗澡?」

圖書館翼龍不肯開口,只搖搖巨大的頭顱。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