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 摘自 《魔得要命王國沒有睡美人》 第一章2/4

不過,無意中浸淫於魔法似乎有個優點──大家都比較長壽。大多數人都活過百年,鳥獸常活到三十年,甚至有五十年的。該國養殖家畜的人都異常認真負責,以被免犯的錯糾纏多年。

魔法無所不在,魔法工作者舉足輕重,大家卻都覺得魔法和操控魔法的人都捉摸不定、不大牢靠,即使你親愛的阿姨或隔壁鄰居也不例外。雖然沒人看過巫仙變成老鷹飛上樹,不過童話故事裡有講到,真要說沒這種事(甚至更令人喪氣的事),也是難以置信。農夫耕田一輩子,不也變駑鈍、土氣了?一輩子都在處理魔法,難道不會更瘋狂、更善變?

巫仙很少結婚,而且不論結不結婚,都很少生子,然而世世代代下來,巫仙的人數卻未曾減少。這件事雖然眾所皆知,卻少有人談論,即使談了也不會讓巫仙聽見。據信魔法存在一切液體裡,也存在人類血液中,而血中的魔法有時多到會讓人成為巫仙。(只要在有人注意時不施魔法,巫仙就能偽裝成正常人;一般人其實不願去想像,有多少身為巫仙或可能成為巫仙的人這麼做。)

 

不過,該國有一個堅定的傳統──統治者要當人民腳下的土地與基石,必須很可靠,因此要完全不會魔法。依正史記載,不曾有統治者生下巫仙;連這樣的傳說也沒有。

 

是故,王室每一代最年長的子女(以防萬一,也包括排行第二、甚至第三的子女)一到適婚年齡,當局便以是否會魔法為依據,仔細調查考核配偶候選人;候選人的誠信、正直、才智卻是次要(至於他們和未來可能的配偶是否能愉快相處,議員的清單上則幾乎沒提)。到這故事發生為止,這套系統在該國千餘年的歷史中都還行得通;傳說宮廷魔法師甚至設了又厚又密的抗魔法網,測試那些天生便排拒魔法的準配偶。反正有效,不是嗎?有效最重要。

 

當時在位的國王是獨子,而且(他……或他的議員)歷經千辛萬苦才找到合適的妻子。

 

最後找到的女子甚至不是公主,只是一介女伯爵,來自沒沒無名、窮鄉僻壤的小國。那裡唯一出名的是國王、王后培育的獵鹿犬,不過她文靜溫順,況且連該國最聰明的魔法師也確定她完全不會魔法。國王到達適婚年齡已近十年了,因此當婚禮結束,大家都鬆了口氣。然而,一年年過去了,她仍未生子。由於國王那一代的堂表親特別多,某些堂表親開始勤於流連王宮,其中一兩人還悄悄和稍有魔法的配偶離了婚。該國王位一脈相傳已逾五百年,王位傳與旁支或姻親的規定並不明確。國王、王后一心想生孩子,無法想像無子嗣的結果,因此兩人都沒察覺這件事;不過議員注意到了,讓那些和配偶離異的堂表親白忙了一場。

 

王后總是樂於出席慶祝會和節慶,面露微笑傾聽無趣的演說、親吻嬰兒,即使把髒兮兮不討喜的嬰兒丟給她,她也不排斥,因此人民很敬愛她。約莫國王婚後快十五年,王后忽然蒼白憔悴了起來。人民為此陷入兩難,一方面希望不論她生什麼病,最好早在國王還年輕能再婚時病逝(況且此時國境內外又有一批公主已屆適婚年齡了);一方面希望她能康復,繼續參加慶祝會和節慶,親吻嬰兒。無趣的演講者特別希望她好起來,她可是他們有史以來最好的聽眾啊!不過事實出乎所有人意料;由於王室沒公告,因此甚至連她開始衣裙寬鬆、步履沉重時,也沒人想到。

 

國王知道真相,她貼身侍女曉得,幫王后肚子做偽裝的巫仙也知道。不過巫仙警告國王皇后,偽裝不能太過──緊繃的腰帶會不利嬰兒的成長,王后也不能穿高跟鞋,以免重心不穩。這位名為席結的巫仙說:「魔法師可以幫妳偽裝得很好,讓妳身穿腰圍不比以前粗的絲綢裙跳整夜的舞,不過個人不建議這樣。他們對魔法瞭如指掌,卻對嬰兒一竅不通;我對魔法的瞭解沒他們透徹,嬰兒的事倒很在行。」

 

早在王太后做王后的年代,席結就在宮裡了,國王非常敬愛她,她也是王后初入宮廷,亟需朋友時的第一個友伴。因此,王后一確定自己懷孕,便找席結幫她偽裝,說人民盼她懷孕多年,若公布消息,她會受不了關切的壓力。國王本想宣布當天為公定節日,因而大失所望,不過席結支持王后的決定。

 

王后多年來都沒孩子,聽到她的朋友告訴她孩子健康強壯,生產不會有麻煩時,還不大相信。席結是這麼說的:「噯,親愛的,除了生孩子時該有的麻煩外,會一切順利;當然對妳這小可憐來說,已經夠麻煩了。」

 

於是王室直到王后開始陣痛,才宣布她將產子的消息。王后原想等到孩子出世再公布,但席結反對,她認為嬰兒應該光明正大來到世上;而對一國的繼承者而言,這表示全國人民要滿心期待地歡迎嬰兒出生。

  那天,可憐的王后飽受煎熬,舉國上下則大為震撼。是王儲耶!王室終於有後了!可是大家都被蒙在鼓裡!朝臣和議員感覺深受冒犯,地位最高的魔法師大為光火,但人民歡喜的喧譁蓋過他們不滿之聲。消息傳得比人類信差傳訊的速度還快;馬兒嘶鳴,樹木窸窣,水壺沸騰,連魔法塵也在低語這個消息──是王儲耶!國王的孩子誕生了!我們終於有王儲了!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