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報橫式  

【小說試讀】

荊棘花冠():公主騎士

作者:款款

封面及內頁繪圖:VANE

荊棘封面    

 


第三章 索朗


神啊。

 

瑪德琳在心裡大叫,用雙手掩住悲喜交集的臉。她抑制不住驚喜,跳了起來,尖叫著跑了出去,毫不理會老修道士迷惘的目光。

 

「該死的瑪加?這是什麼無聊的格式啊。哈,該死的,這一定是個超無聊的傢伙,現在連精靈都這麼無聊。」老修道士低聲嘟囔著。不過,這次算那個蠢丫頭好運,第二天,海安果然連打帶罵地開始教她語音和唱詩。

 

這說明了什麼?瑪德琳想,這證明了上天給每個人的幸運是一樣的,當你用功努力,就可以收穫你想要的了。

 

一年之後,瑪德琳已經可以用精靈語大聲唱讚美詩,優美的音節光是念誦就彷彿在歌唱一般。每天傍晚,她坐在修道院的石階上,看著遠方的翡翠森林,大聲以精靈語唱讚美詩。在無窮無盡的祈禱和編織中,只有這種語言能讓她脫離這個禁錮的場所,起碼在這一刻,她感覺她的心是自由的。

 

自由的感覺是什麼樣的?瑪德琳想,那就是這樣吧,身體在這裡,但是心在飛。

 

 

這一年,瑪德琳在修道院裡,還遇到了故人。

 

那是一個高大黝黑,長滿了絡腮鬍的男人。尼埃,他曾是惠恩公爵家的騎士,在那夜之後護送她們來到修道院。現在,他為教堂送捐贈年金而來。

 

父親健在時,惠恩騎士團有上百位騎士,但是在惠恩公爵家被滅以後,他是唯一一個還在她們面前出現的人。那些傳說「脾氣柔和,身心皆為主人奉獻」的惠恩公爵騎士團的騎士們,全部都不見了,只有這個人還記得她們。

 

「好好在修道院裡生活吧,這裡很安全。公爵小姐,復仇是男人的事,等我去砍掉馮德魯多省長的頭,妳們和我就解脫了。」騎士對著她說。

 

德魯多是誰?省長?和父親被殺有關嗎?瑪德琳對這個名字沒有印象,這和十二歲的她沒關係,但是為什麼大家都說在修道院安全呢?他們不知道她們多麼痛苦嗎?

 

沒等瑪德琳回答,騎士就施禮帶著他的劍走了,以後瑪德琳再也沒有見過他。不知道尼埃騎士的刺殺行動究竟是成功了,還是失敗死了?在瑪德琳眼前的這個世界越發不安定,生與死隨時有可能落到每個人頭上。她沒辦法改變任何事,只能更加關心自己。

 

修道院裡不允許人們胡亂行走,每個人都被限制了可以活動的範圍。當瑪德琳個子長高一些,她被安排去送信,幫忙搬東西。她是一個懂規矩又謹慎的姑娘,膽子也不大,看著你的時候,一副認真又緊張的樣子,讓人無法對她產生懷疑。

 

她正發著呆,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瑪德琳驚慌地跳了起來。是雪麗,她奇怪地說:「妳為什麼那麼緊張?那樣子就像是過了今天沒有明天似的。妳在怕什麼?我們在這裡有的是時間,我們會在這像地獄一樣安全的修道院裡過一輩子。」她的語氣調侃又酸楚。

 

……」每個人心裡都明白她說的對。在修道院裡過一輩子?為什麼不呢?瑪德琳不確定地想,雖然這裡很苦,但是不會讓妳第二天早上醒來,看見父親死在庭院裡。

 

「幫我一個忙,雪麗。」她突然對雪麗說。

 

「沒問題。」

 

她們在做針線活時,幾個姑娘打鬧著擠在一堆。修女不斷提醒:「閉嘴,安靜點,姑娘們。」

 

突然雪麗舉起手:「修女,我的針斷了。」

 

修女忙走過去給了她一根針,緊接著旁邊的一個姑娘也把線扯斷,還回頭撞了雪麗一下。雪麗自然跳起來和那個姑娘扭成一團,屋子裡立刻大亂。

 

「就是現在。」瑪德琳從座位上彎下腰,爬出了工作間。出了門她拎著裙子,撒腿就往修道院後面跑;幾個姑娘立即擠過去,坐了她的位子。

 

修女罵道:「都安靜!再吵鬧就抽鞭子,妳們這群懶姑娘。」她回頭看了看其他安靜的女孩,然後坐下來拿起了布。雪麗不在乎地噓了口氣,吐了吐舌頭。

 

雪麗其實是個好姑娘。瑪德琳心裡模模糊糊地想著,她講義氣,而且大膽,不怕事,比懦弱的自己強太多了,她們能成為朋友真奇怪。

 

瑪德琳向後院跑去,喝醉酒的修士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對她大叫著:「嘿!小修女,妳跑得像是魔鬼在追趕妳一樣!」

 

糟糕。瑪德琳向他苦笑一下,修士喝醉也是在褻瀆真神,不過他提醒了她。她放緩了腳步,抱著包袱向後面的孤兒院走去。

 

她已經快一年多沒有見到索朗了。不知道那個有著淺金色頭髮,湛藍色大眼睛的可愛小妹妹最近怎麼樣?索朗是最受寵的么兒,也養成了倔強又任性的脾氣,她很為自己的妹妹擔心,索朗是她現在最親近的人了。

 

瑪德琳有次遠遠地看到過索朗,發現妹妹比以前長高了一些。她仰著頭,頭髮亂亂的,一定沒有人幫她梳理,也沒有人教她怎麼穿衣服。瑪德琳不知道她是怎麼度過這兩年時間,她一直想找機會去見見她,希望能跟她在一起待一會兒,問問她好不好?是不是能讓她開心點?

 

孤兒院的院子裡,有一個修女正帶著五六個孩子在撿馬鈴薯。瑪德琳鎮定地走過去,小心翼翼地對著修女說:「外修院的修女們讓我送一些裁壞的布過來,妳們想必需要給孩子們做些衣服或手帕。」

 

修女沒有懷疑什麼,高高興興地接過包袱,拿到屋子裡去了:「幫我看著她們一會,她們不聽話的時候可以打她們屁股。」

 

「好的。」瑪德琳勉強對她笑笑,目送她離開。然後回頭看向孩子們,一把抱住了索朗。

 

索朗又高了一些,臉色很蒼白,連那可愛的小雀斑都快看不見了。妹妹好像不認識她了,竟然瞇著眼看她,遲疑了好一會兒才慢慢露出笑容,叫了一聲:「嗨,瑪德琳。」

 

「這麼久不見了,妳還記得我啊。」瑪德琳用力抱緊了她,眼淚大滴大滴地落在她臉上。索朗有些不自然,僵硬地推開了她,她已經不習慣這麼親切的擁抱了。她們被送到修道院時,她才五歲,兩年的時間過去,這孩子已經忘掉了很多事。不過當她看到瑪德琳帶來的禮物時,立刻就跟她親近多了。

 

瑪德琳給孩子們帶來了蘋果和麵包,是山下小鎮上的獵人們送給瑪德琳的,因為她用精靈字幫他們抄寫聖書。瑪德琳把這些謝禮存下來,準備送給妹妹。孩子們歡呼著,爭搶著食物,瑪德琳看著妹妹大口大口吃著蘋果,覺得自己再怎麼辛苦都值得了。

 

趁著孩子們吃東西的時間,瑪德琳拍打著索朗身上的灰塵,梳理她亂糟糟的頭髮,卻發現索朗的頭髮結成了一團,怎麼也梳不通,她只好從圍裙裡拿出剪刀,把下面打結的頭髮剪掉,然後把剩下的頭髮編成了辮子。

 

她發現索朗身上竟然帶著很多結疤的舊傷,心痛地問她時,索朗搖搖頭說不痛。瑪德琳轉身想去找教導修女,索朗張著圓圓的眼睛,看著她老實說:「妳去找修女嬤嬤們是沒用的,她們煩透了孩子,她們打我的話,我可以跑,她們……

 

索朗指了指兩個更小的孩子,「她們就只會哭。等我長大了,她們就不敢打我了,我就可以去打她們了。」

 

瑪德琳呆住了,她結結巴巴地說:「不,索朗。不是這樣的。妳不能隨便去打人,那樣是不對的,大家應該要相互愛護……」聖書上不都是這麼講的嗎?

 

索朗張嘴把壞掉的蘋果肉吐了出來,迷茫地問:「那她們就可以打我嗎?」

 

瑪德琳無法回答。兩人都模糊地覺得對方說的話不對,但是也不知道要怎麼去反駁對方,連她們自己都想不出什麼才是對的。

 

索朗突然露出了笑臉,問:「瑪德琳,妳把蘋果都給我吃,對我真好。妳就是世界上最愛護我的人吧?」

 

……」這話說得瑪德琳心裡一酸。

 

索朗輕聲說:「如果爸爸沒有死就好了,我們還可以住大房子,過生日可以開宴會,跳舞,我們都還是公爵小姐,哥哥是子爵,姊姊是公主。」

 

瑪德琳楞楞地看著她。如果……就好了……她猛地甩了甩頭,好像要甩掉所有的往事,她聲音爽快地說:「那都是以前的事了。親愛的索朗,即使不做公主也好呀,不做公主我們也可以永遠在一起,在這裡生活和玩耍……

 

索朗的話卻揭破了遮蔽殘酷現實的面紗,把她們赤裸裸地暴露在光天化日底下。她尖刻地,像一個受盡傷痛的大人般尖叫:「妳瘋了嗎!瑪德琳,只有妳才願意整天待在這個窮地方。我才不願意!我們本來就是公主,我們有大房子,有漂亮的衣服。是爸爸死了我們才被壞蛋們送到這兒的。他們都是壞東西!妳明不明白呀?妳就知道給我吃爛蘋果,妳為什麼不想著帶我離開這兒,讓我們重新回去住大房子!」

 

她站起來,伸手撿起一根樹枝,狠狠地抽打著地面,嘴裡恨恨地說:「誰希罕在這兒玩?誰想當修女?是不是沒人要我們了,瑪德琳?我們是不是回不去大房子了?不會有人送禮物給我們,也沒有小馬騎了,還吃不飽飯……我們完了!瑪德琳……

 

她最後直起身子,難過地放聲大哭:「我不想待在這裡。我想回家,我想媽媽,瑪德琳,我不想當修女……

 

瑪德琳望著妹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從沒想過,原來每個人都是透過自己的眼睛看世界,所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感悟,自己的痛苦。

 

原來索朗是這麼想的。

 

索朗的話彷彿一刀刺破了她心裡的魔咒。以前她不敢想的,不願意想的,全部都攤在她眼前。對,爸爸和哥哥被處死了,媽媽被放逐了,姊妹三人被丟進冷冰冰的世界自生自滅,這種失去了一切的「絕望」在兩年後深深地侵襲著她。

 

那天,瑪德琳是哭著回去的。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