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1聯合晚報/陳建志

 《黃金羅盤》會不會又是一部大而無當的奇幻片?且讓我先這麼說:擔心只有壯麗景觀卻流於空洞的觀眾,倒是稍可放心。本片有種種美妙想像力,思想也叛逆,不但自成一個繁複完整的體系,又刺穿了傳統天主教的霸權。




原著有三部曲,此片才拍了第一部。它與以往的奇幻史詩的最大不同之一,在於少女是貫穿全片的主角。萊拉以女頑童+孤女的角色,打破了過去史詩主角都是男性的傳統。片中的「黃金羅盤」只能被萊拉擁有、解讀。它象徵人類的潛意識與「陰性」的一面。黃金羅盤的圖像、刻度、重重齒輪,彷彿人類心靈的繁複神秘,然而萊拉必須看穿種種假象,運用直覺,直指人心。當具有女巫特質的萊拉真正看進羅盤,也就看進了過去與未來。

萊拉看見了「武裝熊」曾經是王子的過去,同情慈悲,不畏艱險的幫助他復位,是本片最動人的情節。萊拉不但活潑頑皮像男孩,又常撒謊行詐(負面的女性特質?),她會跑去跟篡位的「熊王」說謊,也會反向設計科爾特夫人,並不是「乖女孩」。冒險路途上,這少女騎著王子熊,反轉以前的少年英雄形象。

本片的奇幻創意不比《哈利波特》遜色,尤其是每個人都有個守護精靈,以動物形體出現,飛禽走獸都有,象徵這個人的靈魂。這樣的小型動物就像陪伴自己的寵物,又像耳邊的「警惕聲音」,而這「寵物」又能去與別人的「寵物」互鬥。科爾特夫人的人面金絲猴與萊拉的「潘拉蒙」就有過驚險廝殺。

妮可基嫚飾演科爾特夫人,一個心狠手辣的蛇蠍美人,但在片中她的角色就跟她的美豔一樣平板。這也許是首部曲的非戰之罪,因為她深沉動人的戲要在後面才有—起碼原著是這樣。

本片的「好看度」不及《哈》片系列,原因之一就是人物多半扁平,缺乏神采。但若從奇幻世界的創造來看,本片豁然開朗,另闢蹊徑——分割小孩與守護精靈的「分離機」就像未來科幻片,而「塵」連結各個宇宙又是一種貼近東方的哲學。至於那些浩瀚奇麗又驚鴻一瞥的景觀,如「聖教領土」的華嚴、小狗化蝶的靈動,則再次讓我疑問:也許人們越來越不到美術館的原因,就是像這類的奇幻動畫早已藉著提供觀眾「類崇高」「新美感」的經驗,侵蝕了美學殿堂的磚瓦。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