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 摘自 《魔得要命王國沒有睡美人》 第一章4/4

 

宮廷魔法師是宮廷一員,會有特定的貴賓席讓他們比對彼此記錄的占星異事,或者趁未出席的魔法師無法反駁,誹謗他們的研究,還可以擺出有點厭世的態度,質疑王室命名日此等場合迷信又荒謬,是否有必要參加。

相對之下,巫仙就如一群截然不同、幻想中的水中生物。

有些巫仙跟魔法師一樣法力高大,所思所為卻更難以捉摸。魔法師得進學院學習多年,而且任何自稱為魔法師的人(通常是男人),通常會帶著鷹馬獸皮製的證書以茲證明,不過唯有魔法師看得到上面的隱形文字。魔法師能製造地震,也能讓城堡在一夜間出現(或消失),只要咒語編得好,效果能維持一輩子。大多數魔法師都受僱於有權有勢的人,監視他們有權有勢的鄰居,向他們示威,以免那些鄰居和他們的魔法師幹出什麼勾當。

(敵對家族的魔法師會到場的慶典,因為預期場面會很壯觀,大家通常都會踴躍出席。)沒興趣這樣賣弄能力的魔法師便待在魔法學院或其他的學院,追求宇宙終極的奧祕(以及與魔法平衡的道理)。這些奧祕似乎十分危險,因此魔法學院院士老擺著陰鬱的臭臉,一副隨時有人會跳出來嚇他們一樣。重點是,魔法師有規矩,而這國家的魔法已經很野了,巫仙更不按牌理出牌。

連王后都在猶豫該不該邀請所有巫仙參加。不用說上數千名巫仙會怎樣,只要數百名巫仙共處一地,就會揚起一大片魔法塵,後果如何無人能知。

王后說:「可是大多數巫仙也住在村鎮中,不是嗎?所以他們或多或少也包含在使者邀請的人之內。」事實上沒人知道該國有多少巫仙,就連目前在執業的巫仙有多少,也沒人知道。大家只認識村鎮中與人比鄰而居、在人面前施法的巫仙。據信,也有巫仙住在森林或沙漠中(甚至可能住在水裡),但這些巫仙很少見,只能假設數目比已知的巫仙少。

當然也有壞巫仙,不過為數並不多,而且自知敵眾我寡,通常比較低調──只有被人激怒時例外,而一般人總是小心翼翼免得招惹他們。好巫仙報酬最高的工作,不少都是修正壞巫仙的惡行;一般說來,惡行都能修正。雖然大家處處提防壞巫仙,卻沒那麼擔心。比起來他們更擔心天氣,像是害怕作物因乾旱歉收,或是嚴冬讓狼群來到鎮上(乾旱或嚴冬若是壞巫仙的傑作,那還好辦,只要找好巫仙修正就得了;真實的氣候多變,誰也掌握不了,即使魔法學院不時集眾人之力嘗試改變,卻也莫可奈何)。

此時國王緩緩說道:「我想……那樣恐怕不夠。」

王后嘆口氣說:「就怕你這麼說。」她的祖國沒什麼魔法,所以仍不大習慣無所不在的魔法和施法者。

魔法有其效用,卻讓她緊張。王后很愛席結,和王室刻意僱用的幾位巫仙也有點交情,但她討厭大部分的魔法師。她很慶幸他們還在氣她瞞著懷孕的事,不跟她說話。

沉默片刻後,王后開口道:「何不……何不請幾位巫仙當我們女兒的教母呢?她有二十一個名字,可以請二十一位巫仙,代表她成年前的二十一年。當天會來八十二個魔法師,二十一個巫仙不算多,這麼安排也能顯示巫仙受重視、受歡迎。我想可以請席結幫我們邀請。」

國王猶豫地說:「請巫仙當教母?要通過議會和主教那關,不大容易。」

席結也在擔心巫仙的事,覺得請二十一位巫仙當教母的主意很好,不過得做好預防措施。

國王說:「禮物容易起爭議,不要送禮。」

王后說:「可是教母要送禮才行!禁止她們送教女禮物,太不禮貌了。」

「王后說得不錯,」席結說:「不過可以告訴她們,只能送象徵性的禮物,像是逗寶寶開心或討父母歡喜的小東西,不要……不要……送大禮。」國王和王后明白,她指的是禮物不能讓公主在靈界中過於顯眼。那種東西該送給英雄,英雄年紀夠大,能決定該不該使用,而且強壯(或愚蠢)到能帶著那種禮物。席結又說:「我想,我們至少要請一個男人來。幾乎沒人記得男巫仙,他們沒受到應有的重視。」

王后對席格說:「親愛的,第一個教母就是妳了。」

但席格搖搖頭,語調中滿是遺憾:「不……不行。感謝您這麼說,但……我和王族的命運已密不可分,不是新生小成員教母的最佳人選。為她找二十一個樂意與王室羈絆的新巫仙吧。在你們身邊有幾個巫仙也很有用。」國王記起他仍是王子時,御廚房的副廚師也是巫仙。這位巫仙聽到一朵用奶油煎過、準備給國王獨自享用的蕈菇說:「別讓國王吃我,不然我會毒死他。」該國統治者不用試毒者,不過御廚房裡總有一、兩位巫仙。雖然得煩勞魔法師找出誰該為毒菇負責,但救國王一命的卻是那位巫仙。

巫仙教母的問題有了共識,王后感到很欣慰;不過席格拒絕當教母,讓她有點失望。席格握住王后的雙手說:「宴席就讓我來辦吧。您想用什麼來吊搖籃?絲綢嗎?什麼顏色呢?粉紅色?藍色?淡紫色?還是金色?」

「金色吧!」王后說:「金色和白色。也許再加一點淡紫色。緞帶上要有白色和粉紅的玫瑰形花飾。」

~連載自繆思出版6/7發行《魔得要命王國沒有睡美人》第一章~正文請依出版書籍為準。

創作者介紹

繆思出版Muses Publishing

繆思靠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